曾文正公家书全集.pdf

曾文正公家书全集.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曾文正公家书全集(典藏版)》是晚清一代中兴名臣曾国藩流传最广的作品。囊括了曾国藩在道光二十年(840年)到同治十年(1871年)前后写给祖父母、父母、叔父母、诸弟、妻子及儿辈的家信,所涉内容极其广泛,小到谈家常琐事、做人道理,大到论治学方法、经邦纬国之道,是曾国藩一生思想经历的生动反映,也堪称世人修身、持家、教子的经典读本。

编辑推荐
《曾文正公家书全集(典藏版)》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

名人推荐
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观其收拾洪杨一役,完满无缺。
——毛泽东 1917年8月23日致黎锦熙信
曾文正者,岂唯近代,盖有史以来不一二睹之大人也已;岂唯我国,抑全世界不一二睹之大人也已。
——梁启超
清代中兴名臣曾国藩有十三套学问,流传下来的只有一套《曾国藩家书》。
——南怀瑾
《曾国藩家书》是一个学者对读书治学的经验之谈,是一个成功者对事业的奋斗经历,更是一个胸中有着万千沟壑的大人物心灵世界的袒露。
——唐浩明

作者简介
作者:(清代)曾国藩

目录
卷一
道光二十年庚子岁二月初九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一年辛丑四月十七日与祖父书
道光二十一年五月十八日与父亲书
道光二十一年六月初七日与祖父书
道光二十一年六月二十九日与祖父书
道光二十一年八月初三日与父亲书
道光二十一年八月十七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一年八月十七日与叔父书
道光二十一年九月十五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一年十月十九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一年十一月十九日与祖父母书
道光二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二年壬寅正月初七日与父亲书
道光二十二年正月十八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二年二月二十四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二年三月十一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二年四月二十七日与祖父母书
道光二十二年六月初十日与祖父母书
道光二十二年七月初四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二年八月初一日与祖父母书
道光二十二年八月十二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二年九月十七日与祖父母书
道光二十二年九月十八日与兄弟书
道光二十二年十月二十六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二年十月二十六日与兄弟书
道光二十二年十一月十七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二年十一月十七日与兄弟书
道光二十二年十二月二十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二年十二月二十日与兄弟书
道光二十三年正月十七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三年正月十七日与兄弟书
道光二十三年二月十九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三年三月十九日与兄弟书
道光二十三年三月二十三日与祖父母书
道光二十三年四月二十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三年六月初六日与祖父母书
道光二十三年六月初六日与温甫弟书
道光二十三年六月初六日与诸弟书
卷二
道光二十四年正月二十五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四年正月二十六日与兄弟书
道光二十四年二月十四日与兄弟书
道光二十四年三月初十日与祖父母书
道光二十四年三月初十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四年四月二十二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四年五月十二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四年五月十二日与兄弟书
道光二十四年六月二十三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四年七月二十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四年八月二十九日与祖父母书
道光二十四年八月二十九日与兄弟书
道光二十四年九月十九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四年九月十九日与兄弟书
道光二十四年十月二十一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四年十月二十一日与兄弟书
道光二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与祖父母书
道光二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与兄弟书
道光二十四年十二月十四日与祖父母书
道光二十四年十二月十八日与兄弟书
道光二十五年己巳二月初一日与兄弟书
道光二十五年三月初五日与兄弟书
道光二十五年四月十五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五年四月十五日与兄弟书
道光二十五年四月二十四日与兄弟书
道光二十五年五月初五日与兄弟书
道光二十五年五月二十九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五年六月十九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五年七月初一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五年七月十六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五年七月三十日与兄弟书
道光二十五年八月二十一日与叔父母书
道光二十五年九月十七日与叔父书
道光二十五年十月初一日与叔父母书
道光二十五年十月二十九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五年十一月二十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六年丙午正月初三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六年二月十六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六年三月二十五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六年四月十六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六年五月十七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六年闰五月十五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六年七月初三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六年九月十九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六年十月十五日与父母书
卷三
道光二十七年正月十八日与祖父书
道光二十七年正月十八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七年二月十二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七年三月初十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七年三月初十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七年六月十七日与祖父书
道光二十七年六月十七日与叔父母书
道光二十七年六月十八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七年六月二十七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七年六月二十七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七年七月十八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七年七月十八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七年八月十八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七年九月初十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七年十月十五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七年十二月初六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八年戊申正月二十一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八年四月十四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八年五月初十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八年五月初十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八年六月十七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八年七月二十日与叔父母书
道光二十八年九月十二日与叔父母书
道光二十八年十一月十四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八年十二月初十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九年己酉正月初十日与兄弟书
道光二十九年二月初六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九年二月初六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九年三月初一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九年三月二十一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九年四月十六日与父母书
道光二十九年四月十六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九年五月十五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九年六月初一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九年六月十四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九年六月二十九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九年七月十五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九年九月二十一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九年十月初四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九年十一月初五日与诸弟书
道光二十九年十二月初三日与诸弟书
道光三十年庚戌正月初九日与诸弟书
道光三十年三月三十日与父母书
……
卷四
卷五
卷六

文摘
版权页:



写至此,接得家书,知四弟、六弟未得入学,怅怅。然科名有无迟早,总由前定,丝毫不能勉强。吾辈读书,只有两事:一者进德之事,讲求乎诚正修齐之道,以图无忝所生;一者修业之事,操习乎记诵词章之术,以图自卫其身。进德之事,难以尽言,至于修业以卫身,吾请言之:
卫身莫大于谋食。农工商,劳力以求食者也;士,劳心以求食者也。故或食禄于朝,教授于乡,或为传食之客,或为人幕之宾,皆须计其所业,足以得食而无愧。科名者,食禄之阶电,亦须计吾所业,将来不至尸位素餐,而后得科名而无愧。食之得不得,穷通由天作主,予夺由人作主;业之精不精,则由我作主。然吾未见业果精而终不得食者也。农果力耕,虽有饥馑,必有丰年;商果积货,虽有壅滞,必有通时;士果能精其业,安见其终不得科名哉?即终不得科名,又岂无他途可以求食者哉?然则特患业之不精耳。求业之精,别无他法,日专而已矣!谚日“艺多不养身”,谓不专也。吾掘井多而无泉可饮,不专之咎也。诸弟总须力图专业。如九弟志在习字,亦不必尽废他业,但每日习字工夫,断不可不提起精神,随时随事,皆可触悟。四弟、六弟,吾不知其心有专嗜否?若志在穷经,则须专守一经;志在作制义,则须专看一家文稿;志在作古文,则须专看一家文集。作各体诗亦然,作试帖亦然,万不可以兼营并骛,兼营则必一无所能矣。切嘱切嘱!千万千万!
此后写信来,诸弟各有专守之业,务须写明,且须详问极言,长篇累牍,使我读其手书,即可知其志向识见。凡专一业之人,必有心得,亦必有疑义。诸弟有心得,可以告我共赏之;有疑义,可以问我共析之。且书信既详,则四千里外之兄弟不啻晤言一室,乐何如乎!
予生平于伦常巾,唯兄弟一伦抱愧尤深。盖父亲以其所知者尽以教我,而我不能以吾所知者尽教诸弟,是不孝之大者也。九弟在京年余,进益无多,每一念及,无地自容。嗣后我写诸弟信,总用此格纸,弟宜存留,每年装订成册。其中好处,万不可忽略看过。诸弟为信寄我,亦须用一色格纸,以便装钉。
谢果堂先生出京后,来信并诗二首。先生年已六十余,名望甚重,与予见面,辄彼此倾心,别后又又拳拳不忘,想见老辈爱才之笃。兹将诗并予送诗附阅,传播里中,使共知此老为大君子也。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