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散文苑:一路走来.pdf

文学馆•散文苑:一路走来.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李建军的散文集《一路走来/中国书籍文学馆》是中国书籍文学馆系列之一,《一路走来/中国书籍文学馆》讲述:日常生活中发散出的人生美景,一件件小事中透露出生活的温情;简约的叙事,开阔的境界,不一样的美好情怀;一路走来,一路歌,途经美好,遇见盛放……

编辑推荐
李建军,1965年12月出生,大学文化。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连云港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李建军的散文集《一路走来/中国书籍文学馆》善于从日常生活中发散出人生的美景,看是简单的叙事,总能从他的笔下流露出不一样的情怀,一个个小事中透露出的温情,正是我们日常的生活中所欠缺的。

媒体推荐
“中国书籍文学馆”并非…个场所,它是…套中国当代文学、当代小说的大型丛书。这里的每一位作者都是值得关注、值得期待的。所以“中国书籍文学馆”又真正构成了一个场所,在这个场所中,我们不仅能鉴赏当代文学中那些最为引人注目的成果,更能怀着发现的惊喜,去寻访当代文学中那相对安静的区域,那里或许是曲径幽处,或许是别有洞天,或许是众里寻他干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李敬泽

目录
卷一 吾乡吾土
海里与海外
蟹脐沟
掌心丹
炸狐狸
东山根
牛房
十月“沙光”赛羊汤
三百条鱼一盘菜
吃豆丹
就子
米香
石枕
隔壁阿二
一把手
小村风流
小村即景
后娘
云姑
雪雕
簖上的秋天
卷二 人生至爱
亲亲的外婆
外婆的海口
外公看簖
方向盘
进步
母亲开店
一篮板栗
辣糊豆
沛泽稚语
鸟缘
养狗记
卷三 一路走来
关于名字
千里走单骑
三十五岁是道坎
一路走来
在上海
简单生活
两个故事
虚惊一场
装修记事
表侄小海
月亮船
大忙
光阴的故事
荷塘小记
清明三节
旅途随想
喜欢一个楼盘的理由

序言
“中国书籍文学馆”,这听上去像一个场所,在我的想象中,这个场所向所有爱书、爱文学的人开放,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人们都可以在这里无所顾忌地读书——“文革”时有一论断叫做“读书无用论”,说的是,上学读书皆于人生无益,有那工夫不如做工种地闹革命,这当然是坑死人的谬论。但说到读文学书,我也是主张“读书无用”的,读一本小说、一本诗,肯定是无法经世致用,若先存了一个要有用的心思,那不如不读,免得耽误了自己工夫,还把人家好好的小说、诗给读歪了。怀无用之心,方能读出文学之真趣,文学并不应许任何可以落实的利益,它所能予人的,不过是此心的宽敞、丰富。
实则,“中国书籍文学馆”并非一个场所,它是一套中国当代文学、当代小说的大型丛书。按照规划,这套丛书将主要收录当代名家和一批不那么著名,但颇具实力的作家的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集和散文集等。“中国书籍文学馆”收入这批名家和实力作家的作品,就好比一座厅堂架起四梁八柱,这套丛书因此有了规模气象。
现在要说的是“中国书籍文学馆”这批实力派作家,这些人我大多熟悉,有的还是多年朋友。从前他们是各不相干的人,现在,“中国书籍文学馆”把他们放在一起,看到这个名单我忽然觉得,放在一起是有道理的,而且这道理中也显出了编者的眼光和见识。
当代文学,特别是纯文学的传播生态,大抵集中在两端:一端是赫赫有名的名家,十几人而已;另一端则是“新锐”青年。评论界和媒体对这两端都有热情,很舍得言辞和篇幅。而两端之间就颇为寂寞,一批作家不青年了,离庞然大物也还有距离,他们写了很多年,还在继续写下去,处在最难将息的文学中年,他们未能充分地进人公众视野。
但此中确有高手。如果一个作家在青年时期未能引起注意,那么原因大抵有这么几条:
一、他确实没有才华。
二、他的才华需要较长时间凝聚成形,他真正重要的作品尚待写出。
三、他的才华还没有被充分领会。
四、他的运气不佳,或者,由于种种原因,他的写作生涯不够专注不够持续,以至于我们未能看见他、记住他。
也许还能列出几条,仅就这几条而言,除了第一条令人无话可说之外,其他三条都使我们有足够的理由对这些作家深怀期待。实际上,中国当代文学的丰富性、可能性和创造契机,相当程度上就沉着地蕴藏在这些作家的笔下。
这里的每一位作者都是值得关注、值得期待的。“中国书籍文学馆”收录展示这样一批作家,正体现了这套丛书的特色——它可能真的构成一个场所,在这个场所中,我们不仅鉴赏当代文学中那些最为引人注目的成果,而且,我们还怀着发现的惊喜,去寻访当代文学中那相对安静的区域,那里或许是曲径幽处,或许是别有洞天,或许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文摘
直到弄清了上述变迁之后,这些困惑才被解开:如果以中云台东南端的小板跳为界,中云台与北云台两山之间,是海里;往东,是现在的海岸线;往南的大片平原地带,便是老辈人所说的海外。
海里和海外,其实近在咫尺,根筋相连。
据说,海里最早的居民就是从海外过来的。他们共同的祖辈又都是因为“红蝇赶散”流落到这“在海一方”。
所谓“红蝇赶散”,实则是明朝初年的大规模人口迁徙活动。朱元璋称帝前,张士诚以苏州为根据地,自称吴王,与朱抗衡十余年。朱元璋围城十月,才把苏州城攻破,生擒了张士诚。所以,明朝建立之后,为了防止张士诚原有的臣民不服统治,聚众谋反,洪武皇帝便下令将苏州一带原来支持和拥戴张士诚的士绅商贾没收家产,并将其全家遣散到苏北沿海等偏远地方垦荒屯田、起灶晒盐。当时,这些来自江南富庶之乡的“有钱人”和“城里人”,拖家带口,背井离乡,被驱赶至海角天涯的荒芜之地,该是怎样一幅凄惨情景!因此,他们的后代就把发生在洪武年问的这场劫难诅咒为“红蝇赶散”。
听外公说,蟹脐沟张姓人家的先人就来自苏州闾门外。他们先被“赶散”到板浦以南一带充当盐民,后来兄弟几人渡海到北云台这片山坡上,垦荒种植,繁衍生息。到了上世纪初,海水退至东边十里开外,山脚下淤积的滩地也因雨水和山洪的冲刷,变成了可耕可种的薄田。一个小小的村落,就这样渐渐成形。
随着老辈人的离世,海里与海外的说法已经少有人提。
记得外公讲过有关海外的往事,那是他年轻时的一次惊险遭遇。
大约七十年前,那年大旱,海里一带庄户人家基本颗粒无收。外公眼瞅着家里快揭不开锅了,便将积攒多年的十几块银元从墙肚里掏出来,打算冒险到海外买粮。外公有表亲在海外。他把银元绑在腰间,推着一辆独轮车上了路。沿途经过大板跳、小板跳、马二份及圩丰等地,一路顺畅,就到了四队的老表家。
外公实指望腰包里的银元少说也能买到二百斤小麦,哪知海外这边也受灾严重,原本殷实的老表家同样度日艰难。老表到处张罗,十几块银元只换到两笆斗棒粒子。老表留外公吃了顿晚饭,住了一宿。第二天麻花亮,外公将棒子分装到两个布袋,搬上小推车,又砍了些柴草掩盖在粮袋上面,从原路返家。
到了马二份的时候,正值中午,十几里开外荒无人烟。外公又饥又渴,看到路边有一条小河,便放下车子,跑到河边喝水。等他喝过水,抄了把水洗洗脸,再回过身来,他一下子惊呆了。他的独轮小车跟前站着五六个人,个个身穿羽白大褂,手持盒子枪,吊诡的是他们的脸上都蒙着一块黑巾,只露出眉眼。外公心里一沉,糟了!他撞上传说中的土匪大褂队了,这些人不仅拦路劫财,还杀人不眨眼!
外公撒腿就跑。只听身后一声枪响,接着有人断喝:“站住!再跑就打脑袋了!”
外公吓得赶紧就地趴下,一动不动。
那人又一声断喝:“过来!”
外公抖抖索索地走过去,站到那帮人面前时,已是两腿筛糠。
为首的那人拿盒子枪点着外公的脑袋,说:“跑什么跑?你两条腿能跑过枪子?”
外公结结巴巴,答非所问:“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家里人都快饿死了,这点口粮是救命的啊!”
那人听了这话,诡异地一笑:“看你这劲头,不像快要饿死的人。你是海里哪庄的人?”
外公迟疑片刻,答道:“蟹脐沟张家。”
P3-4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