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Bob来敲门2:伦敦街猫Bob眼中的世界.pdf

当Bob来敲门2:伦敦街猫Bob眼中的世界.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下一个充满未知的街口
定有一只陪我浪迹天涯的喵
2007 年的一天,朝不保夕的流浪汉波文遇见了受伤的流浪猫Bob,倾尽所有救治了它。从此一人一猫患难与共,成为感动全球的励志传奇。然而生活充满变数,人生考验并未结束。在全球读者的殷切期盼下,《当Bob 来敲门2》继续深入讲述波文和Bob 之间的故事。
波文不加粉饰地陈述自己脆弱和堕落的一面,年幼时家庭的破碎和漂泊的生活让他一度意志消沉,在毒品中寻求慰藉。在街头卖艺时,他是一个毫无存在感的社会边缘人,饱受白眼。即使遇见Bob 后,他仍是一个时常陷入绝望的瘾君子。就在戒毒取得重大突破时,他的腿突然开始抽搐和僵硬,疼痛如电流冲击他的意志。街头的谋生环境并不友好,有人指责他利用Bob,有人把他赶出生存地盘……麻烦总是蹲在下一个路口等着他。
Bob 具有让人惊讶的街头生存智慧,能够引起无数路人围观,让波文看到陌生人的善意;他的搞怪和贪吃让波文看到了快乐;他甚至会用特殊的方式感应和治愈波文的身体。在波文生命中曾长期缺席的“信念、希望和爱”,化身为这只淘气、贪吃、精明、偶尔闹脾气但永远忠诚的猫,谱写一出戳中你泪点的人生反转剧。

编辑推荐
编辑推荐1:如果生活为你关上一扇门,Bob就会为你挠开一扇窗。在遇见Bob 之前,这个世界冷酷无情,是一处绝望之境;通过Bob 的眼睛看到的世界却是如此不同。
感动全球的人猫故事,被译成18国语言,销量逾50万册。 编辑推荐2:无论你的拯救者是你的猫,还是你的朋友或恋人,他们都不能帮你上天堂,但可以帮你在人间,一起合力对付爬满了虱子但仍有希望的生活。 编辑推荐3:这是一个温暖而辛酸的励志故事,Bob 就是上帝派来的礼物,他让生活中的那些艰辛迷茫统统化为希望和力量,传递给每一个与他“give me five”的人。

作者简介
詹姆斯•波文 落魄街头艺人华丽转身
励志畅销书作家
詹姆斯•波文,英国流浪艺人,曾经为毒瘾所困扰,但在他遇到Bob 的那天,也同时找回了真正的自我。在Bob 的影响下,波文成功戒毒,让自己的生活重新步入正轨。他是畅销书《一只名叫鲍勃的流浪猫》和《伦敦街猫记:当Bob 来敲门》的作者。
Bob,原为流浪猫,具有天生的灵性和魅力。自从和波文搭档

目录
第1 章 小小守夜猫 1
第2 章 天使区惊魂记 9
第3 章 Bob 牌自行车 20
第4 章 当傲娇猫遇见乖萌狗 31
第5 章 楼道里的幽灵 40
第6 章 一袋垃圾引发的惨剧 47
第7 章 “吃六顿晚餐”的猫 57
第8 章 人猫情未了 68
第9 章 Bob 的夜间派对 81
第10 章 现代版“双城记” 89
第11 章 两只酷喵 104
第12 章 Bob 欢乐多 133
第13 章 头号公敌 143
第14 章 失控的人性 151
第15 章 上天派他来拯救我 160
第16 章 喵星人治愈人类 173
第17 章 梦想在靠近 180
第18 章 等待Bob 189
后 记 迎接新世界 195

序言
喵能量扩散

囧之女神daisy
情感专栏作家、豆瓣红人

他不能帮你上天堂,但可以陪你在人间
很幸运,我是Bob 系列书第一本《当Bob 来敲门》最早的读者之一,还为该书写了推荐。那是个感人的故事,与家人疏离、贫困潦倒的流浪艺人詹姆斯• 波文,于困顿中遇到了一只生病的猫,并收养了他,给他治好了病,还给他起名为Bob。Bob 有特别的灵性,和波文一起上街卖艺,大受欢迎。波文的生活因为有了Bob 起了很大变化,他不再做身份介于合法和非法间的街头艺人,而是有了一份堂堂正正的合法工作:《大志》杂志的街头贩卖员。他戒掉了长达10 年的毒瘾,和家人恢复了联系,理解并原谅了彼此。这个人猫组合越来越受欢迎,最后出了一本书。
听上去很温暖是不是?如果事情到此结束,那就只是一个人们非常爱听的正能量鸡汤故事:从前,有一个苦命人,后来,他被拯救了。但几个月后我收到了《当Bob 来敲门2》,相对于前一本,波文在这一本里更真实而直白地描写了一个贫困潦倒、麻烦不断的社会边缘人士,带着自己的猫,在伦敦这个大都市里艰难却充满希望地生活。这种真实本身,比起“被拯救了”这个皆大欢喜的结尾,更让我动容。
即使在有了Bob 之后,波文的生活也非常艰难。他们的确大受欢迎,收入比过去多很多,但依然很少——有一次他们因为交不起暖气费,不得不一回家就窝在被窝里,熬过湿冷的英国严冬。有了Bob 之后,他们受欢迎的情况引起了其他街头艺人和杂志小贩的嫉妒,很多人不断地想出各种冠冕堂皇的怪理由,把他们赶到别的地方去,波文只能忍气吞声,可最后还是失去了这份难得的合法工作。最严重的一次是,波文的腿上有了一个小血栓,后来越来越严重,他只能用自制的木头拐杖勉强走路,疼痛难忍,但他不愿意去医院,因为担心自己交不起医药费;何况治疗还会耽误每天的工作,使收入更少。还有很多诸如遇上抢劫,差点没命了之类的事情,都在告诉你一个铁一般的事实:你看,即使你终于在这个广阔的世界上遇到了拯救自己的那个人(或那只猫),也不代表麻烦就此完结,生活永远是麻烦不断的,就像《天气预报员》里的父亲所说,“‘容易’这个词,从来不会出现在成年人的生活里”。遇见Bob 后,波文的生活仍旧艰难,各种狂风暴雨是不会对苦苦新建的小木屋手软的。
即使戒掉毒瘾,和父母恢复了关系,甚至出了一本书,人生第一次纳税了,往远了想,波文的生活看起来还是危机重重:他有天生的双相情感障碍症,无论他主观上多么不愿意,他的生理状况注定让他比普通人更敏感,更容易沮丧,有自毁的倾向;他已经33 岁了,几乎没有学过任何主流的社会谋生技能,也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工作经历,再找一份工作困难重重,而他的守护天使Bob,注定比人类更短寿,很有可能在未来某一天先于他死去。
但是这又怎么样呢?幸福从来就不是一个终点。你通过一条“way”到了那里——不,不是这样,幸福就是那条“way”本身。在和Bob相守的过程中,他更了解自己和这个世界,也更接纳了自己和这个世界,从一片黑暗和冰冷中,找到了面对明天的勇气。生活永远是千疮百孔的,但知道怎么应对这些千疮百孔,不断地处理下一个不幸或是幸事,这种在苦海里的见招拆招,就是那条叫幸福的“way”本身。
无论拯救你的是你的猫,还是你的朋友或恋人,他们都不能帮你上天堂,但可以陪你在人间,一起合力对付爬满了虱子,但仍有希望的生活。

喵能量扩散

埃索土猫
行动亚洲动物保护团队中国区事务总监
深圳猫网创办人

你的Bob 在哪里?
Bob 是一只猫,在伦敦街头流浪。曾经的波文很迷茫,在街头浪荡,甚至成了瘾君子,放弃了家庭,丢失了自己的身份,找不到自己的归属。在遇到Bob 的那一刻,流浪的波文被打动,从此他们的生活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Bob 不再独自流浪,波文奋发图强,只为一起有个家。
2001 年我遇到了我的“Bob”,臭咪和短短,它们改变了我的一生。
一天,先生回家告诉我,要养一只猫,当时臭咪就被他托在手掌上。那时的它才刚满月,对我这样一个曾经拿动物做试验的医学生来说,臭咪就是只灰老鼠,爱上它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好在我爱好摄影,随着时光流逝,看着它在我的镜头前慢慢长大,我也渐渐觉得有趣起来。我怕臭咪寂寞,领养了因车祸失去尾巴的小公猫“短短”,带着臭咪去相亲的先生说:“短短很喜欢和臭咪玩,臭咪似乎没有排斥和短短在一起。”
几天后,短短就融入了我们的家庭,它是臭咪唯一没有排斥过的猫,也从来没有被任何猫或者人排斥过。它总是宛若爱心大使般,和谁都很友好,我的父母公婆都变成了它的粉丝。可是,臭咪和短短在一起的幸福生活并不长久,这也成为我每次想起都难以释怀的回忆。
因为臭咪和短短,先生、我以及几个爱猫的深圳人在2002 年8 月成立了深圳猫网,从此就常常参与救助,经常将流浪猫带回去寄养。臭咪却无法容忍我们养别的猫咪,在家里闹脾气,绕着屋子狂叫,甚至不愿回家。救助的热情使我们忽略了臭咪的情绪,我们以为习惯就好。谁知道,在2003 年6 月,臭咪离家出走后再也没有回来,我们到处找也没找到。通过反思,我对猫的情感有了新的认识。我翻阅了大量关于动物感知的书籍,终于幡然醒悟,可已经太迟。
臭咪的离开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无论是对谁,只有站在对方的角度去体会对方的感受,才能做到真正关怀。短短和它的新伙伴们陪伴了我10 多年,我深刻地体会到“动物和人一样有情感”这一点,也从此踏入动物福利教育和生命关怀人道教育领域。我的Bob 们——臭咪和短短改变了我的一生,和它们相遇是我的幸福。生活还在继续,Bob 们会一直守护着主人,指引他们走过生命的困苦、疾病,甚至死亡……
你遇到你的Bob 了吗?

文摘
第8章
人猫情未了

痛苦能让人胡思乱想,其左右人思维的力量巨大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尤其是在深夜,当我躺在床上孤枕难眠的时候,就极易产生幻觉,最疯狂的想法也总是在这个时候冒出来。有一次,我幻想自己惨遭截肢。我想象自己肿得像萝卜一样的大腿被假肢取代,不知为何,这样的想法竟然让我深感欣慰。
还有一次,我一瘸一拐地穿过超市停车场时,看到了一台空轮椅。一个男人正在一辆小货车车尾放置液压登车桥,帮助轮椅的主人下车。我不由自主地开始想象,坐在轮椅上,到哪里去都是那么的轻松自如,这真的很诱人。有那么一瞬间,我竟然想偷走它,但旋即就克制住了,我为自己冒出这样的念头而感到无地自容。
生病的时候我总会想起Bob,如果没有他,我的日子会变成什么样?腿脚越是不灵便,我就越是觉得他会离开我。我想象他跑到了隔壁老人家,过上了备受娇宠的日子。我还会想象他跑到了贝尔家里,惬意地躺在阳光明媚的屋顶上,而我只能形单影只地蹲在街头兜售《大志》。
这样的想法并非空穴来风。住在贝尔家时,我大部分时间都独自一人在房间里睡觉,对Bob 也不像平时那么有耐心。有时他会悄悄跳上床,蹲在我旁边,用脑袋蹭我,示意我陪他玩投掷零食的游戏,但我往往没有精神理会他。有时他会匍匐在我腿上,这令我无法忍受。我的腿肿得厉害,呈现猪肝色,Bob 卧在上面会令我疼得生不如死。
我赶他走。他不情愿地从我腿上跳下来,走出卧室,转过身,用失落的眼神看着我,似乎对我失望透顶。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他开始到别人那里寻求慰藉。
一天早上醒来,我决心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胡思乱想只会将我拖进颓废的深渊,我必须做点什么,振作起来。这么拖下去不是办法,我要知道右腿究竟为何如此剧痛,并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我穿好衣服,抓起拐杖,前往当地的外科医院,去做一次彻底的体检。走进诊疗室,医生开玩笑说:“波文先生,你的拐杖很特别。”
“需要是发明之母。”我耸耸肩,笑道,然后把那根锈迹斑斑的钢管靠墙放好,慢慢爬上检查台。
“情况不太妙,至少一个星期,你的腿最好不要承受任何重量。”他仔细检查了一番说道,“你恐怕得向单位请个假,方便吗?”
“没问题,我的工作是到街上去卖杂志。”我说道。
“那就好,这段时间你必须想办法时刻把脚吊高。”他说,“血凝块是造成你腿部剧痛的罪魁祸首,你得做一次血浆D- 二聚体检查(D-Dimer blood test),确定血凝块的具体位置。”
我点了点头。
他看了看那根靠在墙上的钢管,说:“另外,我得给你弄一副像样的拐杖。”
我突然想起在停车场看到的那台轮椅,忍不住问道:“能帮我弄一台轮椅吗?”
“恐怕不行。”医生努了努嘴,说道。
他为我弄来了一副带橡胶握柄和减震器的金属拐杖。我开始拄着拐笨拙地四处走动。我能想象出自己的走路姿势有多难看,看到我的人一定会觉得我是一个笨蛋。想到这里,我感到万分沮丧。
可是我没有时间自怨自艾。次日一早我就马不停蹄地赶到医院验血,整个过程并不像我现在说起来那么轻松。对一个正在戒毒的瘾君子而言,做血液样本检查简直难于上青天。
我卷起袖子,两只手臂上都是千疮百孔,医院的实习护士根本找不到我的静脉。
“还是我自己来吧。”我说。
她眼神复杂地看了我一眼,我当然明白她眼神里所包含的意思。她把针头递给我。我找到腿上的静脉,将针头扎进去,朝她点点头,示意她可以提取血液样本了。瘾君子总得忍受各种各样的屈辱,但我要坚持住,不能让它影响我。
几天后,我打电话到医院,医生告诉我,我腿上有深静脉血栓。“你腿上有一个血块,具体情况还需要进一步核查。你得去伦敦大学学院附属医院做一次超声波检查。”
我一直觉得往返于澳大利亚和伦敦的长途班机会对我的身体造成不良影响,血栓的形成证明了我的猜测是正确的。我知道,深静脉血栓会带来各种各样的并发症,其中最要命的就是导致冠状动脉硬化和中风。
想到这些,我也难免感到不安。在等待超声波检查的那一周里,我虽仍然坚持带Bob 去卖杂志,但不像平时那么卖力了。我真怕一做什么大动作就会引发中风或心脏病。我甚至不敢过多地和Bob 交流。他会时不时地看看我,等我拿零食出来,像往常一样表演节目。可是当时的我完全没心思,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现在我很后悔,觉得自己当时实在太自私了,Bob 一定非常失望。
检查那天,我忍着疼痛,几乎是把自己“拖”到了位于尤斯顿路的伦敦大学学院附属医院,从在超声波检查室门外排队的孕妇身边经过,她们个个都喜气洋洋的,我也不好摆着一张臭脸,勉强冲她们笑了笑。
一个医护人员领我进去,在我大腿上涂抹了大量类似果冻的东西——和他们在那些准妈妈的肚子上做的一样,然后让我平躺下来,启动了超声波仪器。
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我大腿内部长了一个长约6 英寸的血凝块。
“一开始应该只是一个很小的凝块,但天气太过炎热,你又经常走路,随着时间的推移,凝块不断变大,变成了现在这样。”医护人员说道,“我给你开一种有助于稀释血液的药,可以逐渐化开血块。”
听说只需药物就能解决问题,我顿时松了一口气。
医生给我开了一种供中风患者服用的抗凝血药物。我并没有仔细阅读说明书,因为我根本没想过这种药会有副作用。
连续服用了几天后的一天,大约是凌晨5 点的时候,我起床上厕所。屋子里漆黑一片,我突然感觉腿上流着什么液体。我打开浴室灯一看,吓了个半死,血流得满腿都是。回到房间,我打开灯,发现床单和被子也沾满了血,一片腥红。
在角落里熟睡的Bob 也醒过来了。他察觉到了不对劲,立刻冲到我身边来。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由此看来我必须去一趟医院。我穿上牛仔裤和外套,出了公寓,朝托特纳姆高速公路跑去,在那边停靠的公交车已经开始运营了。
到达伦敦大学学院附属医院后,医务人员立刻把我扶了进去,对我进行检查。据他们说,我的血液被抗凝血药物稀释,从我过去注射毒品时留下的针孔里流了出来。
我在医院里住了两天,他们为我换了一种药物,没有此类副作用。这对我来说的确是个好消息。然而这种药物不能口服,只能通过特殊工具注射到胃部,而我需要把这种药物带回家,坚持注射半年。
自己往胃里注射药物,这真的很可怕,将长长的针头穿透腹部肌肉插进胃里,整个过程我都能清楚感觉到,尖利的针头一层一层突破了身体组织,真的很痛苦。
而且,更重要的是,我讨厌注射器和针头再次变成我生活的一部分。
我连续注射了几周,却完全不见好转,就算是拄着拐杖也寸步难行。我开始感到绝望,想象如果没有了腿,无法自由行动,那将是怎样的生活?
我回到伦敦大学学院附属医院,向那位了解我病情的医生说明了情况。
“你最好在一周之内住进医院,这样我们才有机会进一步了解你目前的临床情况。”他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电话。
我对这样的安排不太满意。如果住院我就无法工作了,而且之前我已经住过两天院了,耽误了不少时间。但我心里清楚,不能任由病情恶化。
“医院明天才有床位。”挂掉电话后,医生对我说道。
当天晚上,我回到家里,向贝尔说明了缘由。她同意替我照看Bob,我甚感安慰——至少Bob 在贝尔家过得还算开心。第二天早上我早早起床,收拾了一些东西,来到了医院。
我很缺乏耐心,算不得是个好病人。最初几天,我整宿整宿地睡不着觉,即便吃了安眠药也无济于事。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万一再也走不了路了怎么办?万一身体从此坏掉了怎么办?万一《大志》杂志社把天使区地铁站的销售点转手给别人了怎么办?而且,现在的我根本就住不起医院。长此以往,金钱是个大问题不说,Bob 该怎么生存下去?我很担心他。
或许我们该就此分道扬镳?这样也许对彼此都有好处。我和Bob 在一起已经两年半了,成为了彼此最忠实的朋友。但我知道,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在过去几周里,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伙伴,而且,如果我的病情持续恶化,继续陪伴他将成为一件无比困难的事情。
我想问问贝尔,或者是隔壁那位好心的老人是否愿意收留Bob。
我当然不愿意失去他,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之间的情谊坚如磐石。我的生命里只剩下Bob,再也容不下别人。我知道,如果不是他陪着我一路走来,我将很难控制自己,也很难坚持戒毒,有的时候我甚至得靠他才能保持理智。换句话说,有了Bob,才有我今天拥有的一切。
现在,我必须做出选择。但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一想到Bob 会离我而去,我就心如刀割。突然,我想到,如果这么难抉择,不如将决定权交给Bob。
还是那句话,是猫选择主人,而不是主人选择猫。我能和Bob走到一起,就是他的选择。虽然我不知道他是看中了我什么才愿意留下来陪在我身边。我一直坚信,种善因得善果,或许是因为我曾做过什么善事,现在才有幸得到他的陪伴?不,应该不是,我可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善事。我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待,让他自行决定,是否愿意继续和我走下去,从今以后生死相依。
Bob 没让我等太久,他很快就给了我答案。
最新一轮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告诉我,治疗效果之所以不显著,是因为药物剂量不够,希望我能在医院多住几天,以便观察我是否会因为增加了药物剂量而产生不良反应。贝尔到医院来看望我,给我带了几本漫画书。她告诉我Bob 很好。
“除了隔壁的老头儿之外,应该还有人在喂他,”她笑着说,“他胖了一圈,真是没辜负‘吃六顿晚餐的Bob’这一绰号。”
医生为我加大药量后没几天,那该死的血栓终于开始消融了。
我的腿逐渐消肿,颜色也慢慢恢复正常。医护人员发现我有好转,便催促我起床走动:“波文,你整天躺在床上可不好。”
他们坚持要我下床走动,一天至少要在走廊里走两个来回。
我下了床,重新站了起来,我感觉到双腿又能像以前一样将我支撑起来了。虽然还有些疼,但和之前那锥心刺骨的剧痛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我顿时觉得走路变成了一种乐趣。大约一个星期后,医生就让我出院了。
我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贝尔,她说她会在傍晚的时候到医院来接我。
办理了出院手续,我脱掉了病号服,穿上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行李,一瘸一拐地走到了尤斯顿路口。我仍然拄着拐杖,但这只是一种防护措施,现在的我已经不需要它的支撑了,就算直接走也不会觉得疼。
贝尔突然发来短信,说她在外面等我:“我没法儿进医院,见面了再跟你解释原因。”
我们约定在医院大门外的现代艺术雕塑前见面。
那是一块重达6 吨的巨大磨光卵石,我听医院里的人们谈论过这件艺术品,医院为买下它花费了数万英镑。我靠在上面休息了一会儿,因为突然脱离了拐杖,走路变得十分费劲儿,一小段走廊似乎有数英里那么长,走完我就气喘吁吁了。
我出来的时候贝尔还没到。这会儿正好是下班高峰期,路上很堵,贝尔没法按时到达实属正常。我原本已经做好了等一段时间的准备,谁知她一会儿就到了,站在马路对面的公交站上,提着一个大包。
我并没有留意那个包,等她走近我才发现,包的拉链是敞开的,里面冒出了一撮姜黄色的毛。
“Bob !”贝尔走到跟前时,我看到Bob 的头从包里伸了出来。一听到我的声音,Bob 就迫不及待地从包里挣脱出来,把前爪搭在贝尔的手臂上,后腿一蹬,猛地一跳。
在我们距离几英尺时,Bob 加快脚步朝我冲来。自相识以来,这是他跳得最远的一次,他这一跳说明了一切。
“你好,伙计。”我踉跄着向前走了一大步,一把接住他,把他紧紧搂在怀里。他像帽贝粘住石头那般紧抓着我不放,然后又把头埋进我脖子里,蹭我的脸颊。
“这就是我不能进医院接你的原因,希望你不要介意。”贝尔喜形于色地说道,“他看见我打包你的东西时就坐不住了,好像知道我要来接你似的。”
我对我们未来的怀疑在那一瞬就全部烟消云散了。回家路上,Bob 始终黏在我身上。他不愿意坐在我旁边,有时直接趴在我的大腿上,有时又爬上我的肩膀,心满意足地叫唤,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他仿佛再也不想和我分开。而我对他也同样依赖。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没看清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事实:Bob 不仅不愿意离开我,还一直希望缓解我的痛苦并帮助我尽快康复。
他不仅不轻易来打搅我,还尽其所能地照顾我,可我全然不知。贝尔告诉我,我在房间里睡觉的时候,Bob 经常进房间查看我的状况,还喜欢躺在我身上,把耳朵贴在我胸口,像医生一样听里面的动静。贝尔笑着说:“他还会用爪子拍打你的额头,等着你回应。我猜他只是想确认一下你是否还活着。”
“他趴在你腿上是为了充当止血带,减轻你的痛苦,”她说,“你没发现只要他在身边,你从来就没有机会长时间躺在床上。因为他知道你哪里痛,想为你做点事。”
我一直忽视了这一切。而且更糟的是,在Bob 试图帮助或安慰我时,我总是赶他走。我实在是太自私了。
正如我需要Bob 一样,他也同样需要我。之前的我竟然忽视了这一点。
经过几周休养,我迈出了近年来——甚至可以说是我前半生最重要的一步。我的戒毒顾问对我说:“詹姆斯,你终于脱离苦海了。”“对不起,我没听懂,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再给你开最后一个疗程的药。吃完后,你的毒瘾就彻底戒掉了。”
我在这家诊所就诊已经好几年了。刚去的时候,我的情况非常糟糕,被魔鬼一般的海洛因缠身,半条腿已经迈进了棺材。在戒毒顾问和医护人员的帮助下,我才慢慢从深渊的边缘走出来。先戒掉海洛因,然后是美沙酮,最后在新药丁丙诺啡的帮助下完全戒掉毒瘾。
我服用丁丙诺啡已经有6 个月了。都说丁丙诺啡是特效药,的确,对我很管用。它逐渐减轻了我对毒品的渴望,没有任何副作用。在戒毒顾问的指导下,我慢慢减少丁丙诺啡的用量,从开始的8 毫克,到6 毫克,到4 毫克,再到2 毫克……现在的我每次只服用0.4毫克。整个过程比预期顺利得多。
离开诊所的时候我仍然有些担心。
我本该高兴才是。但我仍然紧张不安,觉得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有点害怕未来的生活。
第一天晚上我就开始出汗,并伴有轻微的心悸。但与当初停用美沙酮时的感觉相比,只是小菜一碟。当时那种感觉才真叫人难受呢,仿佛被地狱业火焚烧一般。
这使我更加害怕。因为我总觉得如果轻易停用药物,一定会有副作用,一定会有糟糕的事情发生。
但什么也没有发生。
Bob 总是能察觉我的情绪波动,他没有刻意做什么,只是卧在比平时更靠近我的地方,用头摩挲我的脖子。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像往常一样,和Bob 回到了位于托特纳姆的公寓居住,我们已经适应那里的生活了。能够正常走路,骑自行车载着Bob 四处闲逛,我觉得非常开心。
我打开最后一次药的铝箔容器,发现里面只有一片药。
我把药丸挤出来,放进嘴里,等它全部溶解后,喝了一大杯水。我把铝箔纸揉成一团,扔到地上给Bob 玩。
“好好珍惜了,伙计。这可是最后一颗能扔给你玩的铝箔纸球了。”
那天晚上睡觉前,我觉得这一夜又会过得很辛苦,肯定又要睡不着了。我认定自己会因为对药物的依赖而饱受痛苦的折磨:做噩梦、幻觉,辗转反侧一整夜。
可是这些都没有发生。也许是过度焦虑让我身心疲惫,躺下去的时候,我十分清醒。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心想:太好了,我的毒瘾终于戒掉了。我望向窗外,天气虽然不大好,但还算晴朗。就像我戒掉美沙酮那天一样,天空似乎变得更明亮、更耀眼了。
我知道,未来的路还很漫长,而且不见得会比现在平坦。我经常会觉得紧张、沮丧,甚至缺乏安全感,我知道,只要遇到那种情况,我又将面临毒品的诱惑,希望借助毒品麻痹自己,排解痛苦。
这也是我一开始染上毒瘾的原因。孤独和绝望令我无所适从,只好与毒品为伴,聊以自慰。但现在我下定决心不再让悲剧重演。生活虽然充满坎坷,但总比我做瘾君子强千百倍。染上毒瘾的我看不到未来。现在的我至少看清了前进的方向,知道自己要走怎样的路。
自那天起,我每次软弱的时候都会对自己说:“坚持下去,我没有露宿街头,也并不孤独,根本不至于绝望。”
我仍坚持去见戒毒顾问,我知道,很快就不再需要这种会面了。大约过了一个月,我最后一次去了诊所。
他送我出门的时候说:“你可以不用再来了,祝你好运。常联系啊。”
自那以后,我就再没见过他,也再没听到过他的消息。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