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婴仔.pdf

  • 类 别文学
  • 关键字
  • 发 布2014-06-02 05:54:00
  • 试 读在线试读
红婴仔.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红婴仔》是简媜蓄意贴近育婴实况而写的散文记录片,详述了自己为人母的忐忑心路及亲手抚育新生命过程中各种兴奋、惶恐、期待及挫折的心情。深密温柔,时作动人语。

编辑推荐
简媜以散文知名,其文字曾经入选海内外多种文学选本,获得过台湾岛内三大散文奖。简媜的散文颇具古典文学的素养,传统浪漫的情怀,而又带着现代主义的虚无思想及后现代的解构观。

作者简介
简媜,台湾大学中文系毕业,当代散文名家,著有《胭脂盆地》《旧情复燃》《梦游书》《天涯海角》《红婴仔》等。她下笔一贯摇曳恣纵,自成风格,其血色旺盛过人,却始终维持着一种从容的学院气息。
曾获吴鲁芹散文奖、中国时报文学奖等,是《台湾文学经典》最年轻的入选者,也是台湾文坛最无争议的实力派女作家。

目录
楔子 【密语之一】
一张喜帖

旧衣新婴 【密语之二】
细胞对话 【密语之三】
怀胎九月 【密语之四】
想象我们躺在暖暖的海洋里 【密语之五】

喂食困难 【密语之六】
你的名字里有追寻的力量
做月子
婴儿崇拜
掉脐
婆姐母
蚕豆宝宝
弥月 【密语之七】
铭印 【密语之八】
悠悠扎 【密语之九】
收涎 【密语之十】
断奶 【密语之十一】
大脚小脚丫
营养粥 【密语之十二】
尾随一只爬虫
古早古早,一支螺丝绞【密语之十三】
食婴之岛 【密语之十四】
病 【密语之十五】
大小窝
周岁 【密语之十六】
账簿
父子脐带
小野蛮人
做牛做马 【密语之十七】
妈妈手掌股份有限公司
赤豆刀 【密语之十八】
两周岁
后志

文摘
婴儿崇拜
很少有人看到《摇篮》而不被深深吸引。
那是印象派女画家莫莉索(Berthe Morisot)绘于一八七一年的作品。年轻的母亲坐在摇篮旁,一手托着脸庞另一手轻轻搭在篮边,深情地凝视摇篮里看来即将入睡的小婴儿。她身着亮黑色丝质衣服,微微敞开的V字型领口饰着蕾丝,暗示蕴含奶水的丰腴胸部;棕黄色的长发蓬松随意地盘在头上,慵懒中自有一股喜悦神色。挂在摇篮顶的白色纱帐轻柔地泻下,占去半个画面却不显得沉闷,反而因母亲脸上专注神情的牵引使纱帐宛如世间最柔美的光芒,具有金色阳光的暖度与微风细雨的质感,全心全意拥抱着宁馨儿。
年轻时看这画,眼角微湿。当下觉得,自己这柴头般的身体被不知名的小火点燃了,转身低头看,什么也没,但步履之间却听到衣角处有窸窣的火苗声。
画中,母亲脸上浮着微笑,凝睇的眼神是那么纯洁、坚定且忠贞。是的,忠贞,人们常钻入爱情国度寻找这两个字,看了莫莉索的画,我更相信“忠贞”藏在摇篮里。
欣赏婴儿,是人间至福。
怎么可能那么小?一个婴儿首先打破你的空间感与大小观,那碎片洋洋洒洒造成漩涡,使你迷乱起来。一间五坪的卧室是大还是小?一朵盛放的向日葵是大还是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算大还是小?一阵微风,算大还是小?于是你丧失坐标,从僵化的感官轨道逸出,因而看周遭事物竟有了新的空间感与大小比例;心情也是,放大了一件比绿豆还小的焦虑之事,可是也无限度地重复一朵婴儿微笑在你心中激起的欢愉。
小家伙的毛发茂密,如果别的娃儿的头发可做一管胎毛笔,他的可做半打外加一支唇笔。两道眉毛粗黑,连眼皮上亦散布微毫,如退潮后的浅滩。睫毛紧收未放,像一只敛翅小鸟,静静等待它的季节,时间到了,才要舒翅飞翔。小耳朵宛如刚上岸的贝壳,耳蜗上长了浅棕色细毛,轻轻吹,还会软软地摇曳起来。坏就坏在鼻子,不够挺。还好长得一副大头大脸,田野要是够宽阔,放眼望去,也就不会注意那幢农舍的屋顶是否塌了点儿。
小家伙像爸爸。于我而言竟是惊奇的,如果说长年沉浮于情感险滩,忽然来了一个人,一把拉上岸,因着这份奇缘,那人的脸看起来笑盈盈地像一幅桃花源的话,那么长得像他的儿子活脱脱是一个小桃花源。时而,我的目光忽左忽右瞧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不禁情迷。命运再怎么像一团纠缠的毛线球,它自有一套穿针引线的织法。像个守承诺的老祖母,抖着手打毛衣,该你一件毛背心,不是今年就是明年,不是明年还有后年,她会给你,漂漂亮亮的。
看过小家伙的人都说:这小孩成熟,不像刚落地的。
母亲说,婴儿脸上的五官只是粗坯,做妈妈的要是不满意,趁着“月内手”(坐月子期间)好好帮他捏塑。嫌鼻子塌,就多捏鼻头,要是下巴短,拉一拉就好了。她与阿嬷都相信,坐月子女人的手有神力,能使平庸化为俊美,点石成金。
虽然,婴儿像一座宝藏,每分每秒带来新的惊奇;虽然,母爱也像奶水汩汩而来,但是,若无资深老母在一旁协助,我们两个新科父母一定会呆若木鸡地趴在小家伙旁,瞪大眼睛、聆听“圣旨”(哭声),却不知从何开始伺候他?
以前听说新手父母常跟着婴儿一起放声大哭、心中颇有看轻之念,现在才体会婴儿可不是好惹的。
本来就是啊,生命要一寸寸成长,吃喝拉撒睡,哪一件是好惹的!

◆奶

小家伙出院时,每次喝奶可达七八十毫升,每日吃牛奶五六次,母奶则不定,一有胀奶现象就请他吮吸,所以很难估算一天的食量。我虽希望完全喂母奶,但出院次日即因伤口发炎需服药一周,为了慎重,暂停喂母奶;再加上奶水不够丰沛,所以采取混合喂哺,母奶与牛奶的比率约各半。他不挑食,两样都接受,倒是省得我操心。只要肯吃,就会长大,小孩愿意多吃一两口,对母亲而言都是欢喜的。
说不定因为出生时出现喂食困难,所以才特别珍惜“吮吸”的感觉吧!
我问阿嬷,以前的初生婴儿在母奶尚未分泌时吃什么?
“黑糖水,”她说:“黑糖加开水,用汤匙喂。”
是啊,旧日农村完全没有奶粉、奶瓶、奶嘴、消毒蒸锅、纸尿布、酵素沐浴精、婴儿香自、湿纸巾、爽身粉……彼时的育婴用品真是符合环保。
“你大伯婆会帮我采珠仔草,洗干净,放在海碗里用石头捶出草汁,跟水一起煮滚了,加一点黑糖搅一搅,就这样喂啊!”阿嬷说。
即便到了我这一代,还是如法炮制,等母亲的奶水来了,才改喂母奶。我们家中手足五人,都是吃母奶长大的。
然而,时至现代愿意喂母奶的妈妈似乎不够多,从近三十年来以母乳哺育婴儿的比率急遽下降可见端倪。每个妈妈都知道母乳比奶粉好,但每个人也都可以找到理由不方便喂或懒得喂或无法喂。
“一定要喂!多喂一天算一天,多喂一月赚一月。”这是我给自己的最高指示。原因无他,母奶是随着婴儿诞生才会分泌的玉液琼浆,换言之,这是上天给婴儿的食物,除非情况特殊,否则,一个母亲没有资格擅自丢弃如此珍贵的食粮。
喂母奶的妈妈们都体验过,一听到孩子哭声即会强烈胀奶,常常来不及处理,宛如泉涌的奶水已濡湿衣服,大热天的,胸前一片粘搭,极不舒爽。尤有甚者,只要动念想到孩子,奶水亦汩汩而流,胸口胀痛,如压着两丸铁球的“女薛西弗斯”。
鼓励喂母奶的相关单位总以省事(不必清洗、消毒奶瓶)及省钱(不必买奶粉)……等宣扬喂母奶的好处,其实,如果不是做母亲的坚持要给孩子一份健康与疼爱,喂母奶哪有牛奶简便。
记忆中,童年时我们都曾被母亲“抓”到房间里吸奶——当她胀奶,而初生的小娃娃根本不饿时。我仍记得她脸上的疼痛表情,以及经过“童工”吮吸几分钟后那如释重负、微微吁喘的适意之惑。
当婴儿的自动奶瓶,也不是件容易事啊!
我与小家伙是幸运的。我辞去工作,在家舒舒服服地随他的意供应母奶,那些在产假后必须回到工作岗位的妈妈,即使非常乐于继续喂母奶,也因欲振乏力而逐渐干涸。那是事实,如果一个妈妈躲在臭气冲天的厕所挤母奶,脑子里又急又恼,一会儿浮现主管视她为“哺乳动物”的轻蔑表情,一会儿担心开会的报告还没写完,又想到待会儿得走一个街口向某餐馆借冰箱冻母奶,一走神眼看奶水弄湿衣服不禁咒骂自己笨得要死,门外另一个急着用厕所的人又不耐烦地捶门……不快乐的情绪感染了奶水,那蜜奶像个极害羞的小天使,听到妈妈在抱怨,知道自己不受欢迎,头低低地就走了。终于,奶水一滴也不剩。
走了,永不再来。
无法期待我们的社会拨一点温柔的角落给女人、给一个想要做好分内之事的妈妈。然而不管何等艰辛,即使必须用吼的、用骂的,也要帮自己挣出一点时间、空间,挤几瓶母奶给小宝宝喝。因为,别的事儿可以等,小婴儿不能等,他要长大。
每个娃娃在降世之前,那眷顾的神会交给他一大瓶蜜奶,说:“这是我特地为你准备的粮,你出生后,这奶便寄放在生你的女人身上。”
“我怎么吃得到?”婴儿焦急地问。
神说:“这就不是我的事儿啰,去问你妈妈。”

◆便

小家伙平均每日排便两次,金黄、稀软。我与孩子爸爸是属于“唯恐照料不周”型,一发现他便便,除了以湿纸巾稍作擦拭,还以小脸盆装温水,滴少许沐浴精,为他洗涤干净,擦干后才包上纸尿布。为了避免小家伙发生泌尿系统感染或尿布疹,我一向注意清洁工作。为此,手续也就比较繁复。还好,他不像有的小婴儿一天排便六七次,算起来也挺合作的。即使如此,我们还是闹了笑话。
每一本关于照顾新生儿的书都会详加描述婴儿的排便问题,次数、数量、颜色、形状、气味,简直是一门“粪便学”。要是平日,一定人人闻之皱眉,露出嫌恶表情,只有当父母的人会虚心背诵正常与异常排便的特征,并且紧张兮兮地检视那一摊阿堵物里是否夹带血丝之类的病征。
然而,文字描述与实物毕竟有差距,我们两个“前中年期新手父母”慎重地戴起眼镜,“参”那一包大便,真是“道在便溺”啊!左看右看,有点正常又好像不太正常,请老妈来看,她戴起老花眼镜看了半天,也说不上来。于是,我打电话请教弟妹,当年小侄子出生六天即因肠子问题住院,据说她先看到排便有异状才紧急送医的,因此她应该清楚什么叫做异常?我必须说,文字与言说都是暧昧的,距实物还有几步之遥。
那——,问医生最清楚了。
次日,小家伙必须回门诊,让医生检查。我们保留了一包“黄金”,没想到临出门时,小家伙又排便了,两包“黄金”看起来不太一样,不知该带哪一包?本想两包都带,让医生瞧一瞧最保险了,不过,自己也觉得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粪”(过份)?
带新鲜的那包,反映身体现况嘛。母亲抱小家伙,孩子爸爸提“妈妈袋”(内装尿布、手帕、保温瓶、奶粉盒、奶瓶)及一袋“黄金”,一起去医院。
中午,回来了。我问:“医生怎么说?”
他神情尴尬,“医生说很好哇,很正常呀!”
听这语气,我就知道医生回家后会怎么向他老婆描述“黄金眼”奇遇记。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