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心不悔.pdf

  • 类 别小说
  • 关键字
  • 发 布2014-05-31 19:18:00
  • 试 读在线试读
吃心不悔.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吃心不悔》内容简介:从前有座山,山里有破屋,屋里有个吃货没汉子!她两耳不闻江湖事,一心只管吃美食。他七窍玲珑会来事,一片丹心烹烤鸡。问世间情为何物,唯美食与美男不可辜负!江湖上人人都知怀秀是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恶女,殊不知她其实只是个嫁不出去的大龄“饿”女。她两耳不闻江湖事,一心只管吃美食,却偏偏收了个身份神秘的糟心徒弟。生活能力让人不忍直视的怀秀被徒弟骗下了山,却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别人眼中的上好肥羊。当怀秀还在为徒弟的好厨艺深表欣慰时,殊不知这个向自己拜师学艺的男子不仅另有所图还胆大包天地想要一统江湖,真是名副其实的大胆狂“徒”!更让怀秀没想到的是,自己的一世英名竟然全毁在他双手奉上的美食上!都怪吃货没定力,面对着美食和美男,她怎能把持得住呢?

海报:

编辑推荐
★古代吃货剩女的爆笑出嫁路 看暴娇吃货如何被腹黑徒弟拿下。贱徒不可怕,就怕贱徒会下厨! ★随书附赠精美书签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破屋,屋里有个吃货没汉子! 她两耳不闻江湖事,一心只管吃美食。 他七窍玲珑会来事,一片丹心烹烤鸡。 问世间情为何物,唯美食与美男不可辜负!

名人推荐
这是一本大龄吃货女青年如何掉进美食陷阱的血泪史,一本腹黑徒弟教你如何抱得吃货师父归的驭师秘笈,一本谈论如何靠美食泡妞的终极教科书……集合了时下流行的多种元素的爆笑宝典。 ——桃子MOMO 很喜欢作者活泼的文笔,尤其是角色之间令人捧腹的萌贱对话,让角色的个性鲜明生动很可口。除了主角,配角也让人萌出泪。 ——小飞侠 很喜欢这个故事,萌萌的贱贱的文风,每次看到男女主角的对手戏,都会找到一些莫名的笑点。 ——一个人发呆

作者简介
墨妍湮,生活在江南水乡的“90后”,现在居住在南京,就读于某艺术学院设计专业,喜欢写幽默和温馨的故事,喜欢写作、看动漫和吃美食,性格有些大大咧咧,但极其热爱生活,内心积极向上,喜欢生活中一切美好的事物。

目录
第一章 收徒 第二章 下山 第三章 吃货 第四章 神医 第五章 相遇 第六章 逃脱 第七章 正邪 第八章 被擒 第九章  合作 第十章  闻家 第十一章 真相 第十二章 调教 第十三章 决战 第十四章 尾声

文摘
第一章 收徒 “问世间情为何物,还没有肉来得实在!”月黑风高夜,人迹罕至的虎踞山山顶上,一身红衣的怀秀在院子前拿着刚刚烤好的山鸡,弯着红唇叹道。 一缕烟雾袅袅上升,带着诱人的香气,许多动物闻到了自己的近亲和远亲被烧熟了的味道,吓得躲得远远的。 “好诗好诗!” 怀秀拿着烤山鸡,闻了闻,点了点头。当然是好诗! “谁?”她突然眉毛一皱,手里拿起了一个火把,有些警惕地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自从一个月前她爹去世,就只有她一个人住在虎踞山了。 “姑娘……”一个身穿青衫手拿长剑的男子缓缓走了出来,笑吟吟地看着她豪放的样子。 “你是哪儿来的?”怀秀皱眉看着他。 男子看了看她,毫不介意她的不友好,说道:“姑娘—不,女侠,在下林朝歌,无名小卒,前来虎踞山拜师学艺。” 原来是个拜师的。怀秀放下了警惕,满意地看着被自己烤得香喷喷的山鸡,嘴里问道:“拜师?拜谁?烤山鸡……”其实后面那句话和前面是没有关系的,只是怀秀看着面前的肉,情不自禁地说了出来。 林朝歌自然是把话都连在了一起,笑着看了看满眼只有手上烤山鸡的怀秀说道:“不,在下是来拜怀洪前辈为师的。” 居然有人十分坦然加淡定地称江湖第一魔头为前辈,还面露崇敬。 怀秀的视线终于离开了手上的肉,看了他一眼。此男虽然白白嫩嫩,温文尔雅,却没有手上的肉来得有吸引力。 “你先等着。” 就这样,怀秀把林朝歌晾在了那里。等到自己酒足饭饱,她看了看远处黑压压的树林,幸福地笑了笑。她在虎踞山生活了二十一年,也吃了二十一年,这山还没被她吃空。 “我爹他死了,就在一个月前。你还是拜烤山鸡为师吧。”那次她爹从外面回来,身受重伤,一个月前不治而亡。死前,她爹才把一身内力传给了她。 怀秀从来不知道山下到底有什么事情,只是占山为王,在虎踞山过着自己的日子。 林朝歌皱了皱眉,随即看向她,笑着说道:“你是他女儿,那么我就拜你为师吧。师父!” “停!”怀秀伸出手制止他,“那我不就成了烤山鸡了?” “师父为何对烤山鸡如此执著?” 无知这病没治。 怀秀嫌弃地看了他一眼,缓缓说道:“情不知其所起,一吃而深。你懂什么!还有,不要叫我师父。” “师父教训得是,我会慢慢参悟的。”林朝歌笑吟吟地点头说道。 怀秀:“……”这人缺心眼? “懒得理你,你下山去吧。”说到这里,怀秀忽然侧头打量了他一下,“你是怎么上来的?”虎踞山一般人可是上不来的。 林朝歌笑了笑,嘴里吐出了四个字:“天道酬勤。” 怀秀不得不佩服有文化的好处,单单四个字,轻轻松松地回答了她的问题。 “你怎么‘天道酬勤’上来的就怎么‘天道酬勤’下去吧。”说完,怀秀潇洒地转身离开。 “师父。”林朝歌在怀秀身后叫着,颇有不离不弃的味道。 怀秀加快了脚步。 “你们谁都走不掉!”一个恶狠狠的声音传来。 树影婆娑,一阵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一群拿着火把的人在怀秀的面前一字排开,拦住了她的去路。 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阵仗,怀秀被吓得一愣,但是她没有表现出来。 “来者何人?”她觉得要收回“虎踞山很少有人能上得来”这句话了,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批开挂上来的人了。 人群里,一个手拿大刀面露凶相的人走了出来,说道:“哼!我们是长生殿的人,奉殿主之命来讨《七式绝尘》。” 长生殿?《七式绝尘》?怀秀第一次听到这两个词。从前,她爹嫌弃她没有练武天赋,从不教她武功,也从不跟她讲江湖上的事情。 但是,身为魔头后人的她,气势上不能输给别人。 “长生殿?”她不屑地笑了笑,“你们要,我就给你们吗?当我怀秀是摆设?”她如同王者一般看着面前一群凶神恶煞的人,心中却是十分忐忑。 “怀洪老儿死了,你一个女娃娃我们怕什么!” 怀秀挑眉:“看样子,你们是想动手?” “是又如何?” “就是就是!”其他人附和道,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 怀秀看了看他们,又侧头看了看林朝歌,说道:“你不是想要当我徒弟吗?给你个机会表示一下诚意。” 林朝歌见怀秀把这事推给了他,无奈地朝她笑了笑,说道:“师父,徒儿只会一些三脚猫的功夫……” “你不是有剑吗?”怀秀瞪他。 “拿着剑,看起来……嗯……好看嘛。”林朝歌说得无辜,弯着嘴角,似乎一点也不担心。 怀秀咬牙看着他的剑,说道:“好剑,好贱!”原来拿剑的不一定是高手,还有可能是绣花枕头。 “怎么样,给还是不给?” 怀秀连《七式绝尘》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要怎么给。 林朝歌似乎觉得这局面不够乱,又来插上一脚:“师父,我都叫你这么多声‘师父’了,你就收了我吧。” 一下子被两件事情烦着的怀秀有些暴躁。 怀秀看着林朝歌脸上的笑容,咬了咬红唇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克制住自己的脾气说道:“能别叫我师父吗?我不想收个比我自己还大的徒弟。”她将嫌弃全表现在了脸上,想让他有点自知之明。 可是……她似乎高估了林朝歌的理解能力,不,或许应该说低估了他脸皮的厚度。 “师父芳龄几许?”林朝歌抱着剑,双眼含着笑,沐浴着月辉问道。 怀秀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回答道:“芳龄十八又三十七个月……” 被晾在一旁的长生殿众人不乐意了,带头的人开始拉仇恨。他将大刀往肩上一扛,说道:“江湖上都知道怀秀是女魔头,出了名的凶狠,二十一岁了也没人敢娶。你们能别废话了吗?《七式绝尘》交是不交!” 虽然自己曾经下过山,但是第一次听到自己在江湖上的名声这么差的时候,怀秀一下子黑了脸,大声叫道:“交你个大头鬼!先给我说清楚,我哪里凶狠了!” 林朝歌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随后抱臂笑而不语。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调侃的目光,怀秀皱着眉朝林朝歌瞪去,吼道:“看什么看!我凶吗?” 林朝歌轻微地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师父二十一了吗?居然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他嘴角的笑意无限扩大。 “是十八又三十七个月……”心中亿万只神兽奔腾而过,怀秀气得气血上涌,整个人都不好了。 只怪自己空有一身内力而不会用,若是会用,她现在一定一掌把林朝歌给拍下山。而事实上怀秀也的确朝林朝歌拍了一掌,可让她惊讶的一幕发生了。 她那凭空拍出去的那一掌堪堪划过了林朝歌的侧脸,掀起了一阵风,一扫而过,随后,林朝歌身后那个长生殿的带头人吐了一口血,倒地不起。 怀秀看着那人倒地,又看见林朝歌耳边的一缕头发缓缓飘下,顿时目瞪口呆。 “师父神功盖世。”林朝歌似乎没有被吓到,嘴角微微上扬,在月光的笼罩下,青衫墨发,俊逸无双。 怀秀这才反应过来那一掌真的是自己拍的,心中既惊讶又欣喜,同时感叹:怎么就打歪了呢! 她一双眼看向林朝歌,又弯了弯嘴角,心中想着:趁热打铁,拿他再试一下吧。 她正要动手的时候,长生殿那群人失了领袖,群龙无首,开始有些混乱。 怀秀不耐烦地看过去,冷冷地说道:“怎么样?打还是不打?” 这群人互相看了看,最后有人说道:“好汉不吃眼前亏,下次请四大护法或是殿主来,定不会再吃亏。” “是啊是啊,请四大护法来。” 怀秀长袖一扬,傲然独立,道:“来一个我吃一个,来一群我吃一群。” “走吧走吧。”一群人迅速逃走了。 看着他们败走,怀秀有些得意,伸手拍向远处的一棵树,却连风都没有。 这到底怎么回事? “师父?”林朝歌走到怀秀身边。 怀秀回过神看了他一眼,抬脚就走。 “师父……”林朝歌跟了上来。 “干……干什么?”怀秀想起刚刚的事情有些后怕,僵硬地转过身问道。她真的被吓得有点腿软了,得回去好好歇歇。 但是偏偏林朝歌这个时候又有事。 “收我为徒吧,虽然我不会洗衣做饭,但是可以暖床解闷。”他笑着说道。 怀秀:“……”其实对她来说,还是有个会做饭的徒弟比较实在。 “若是你觉得‘师父’这两个字叫起来显老,那么我姑且叫你一声‘美人师父’吧。” 美人师父?倒是很顺耳。但是,什么叫“姑且”? “暖床解闷我不需要,如果你会做饭,我还可以考虑,还是明天再说吧。”打了个哈欠之后,怀秀加快了脚步朝自己房间走去。 林朝歌得到了怀秀的回答,满意地停下了脚步,月光洒落在他的青衫上,给他的脸镀上了一层雾一般的光泽。他笑着,看了看地上那摊血迹,又看了看那个渐渐远去的红色身影。 怀秀回到自己房间关上了门,立即软了腿直挺挺地倒在了床上。她回想起刚刚的事,还是心有余悸。这武功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她脑中又浮现出林朝歌那张笑脸,抹了把脸哀号。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