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日·武士道.pdf

知日·武士道.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知日·武士道》特集是专门关注日本的超人气媒体品牌「知日」推出的《知日》特集第21弹。

“武士者,须一生悬命于武士道。所谓武士道,就是看透死亡。”被称为日本文化精神核心的武士道,究竟在日本人心中占据怎样的位置?这种为武士设定的生存理念,在一般百姓心中又有怎样的升华?《知日•武士道》特集从武士道的起源发展到重要表征,为你全方位解析武士道!

为你呈现:
义、勇、仁、礼、诚、名誉、忠义、智、克己,武士道精神的九种象征;
战国乱世中维持武士道义的英雄武将,以及那些不得不提的名战;
新渡户稻造——他用《武士道》向西方阐释何为武士道,被奉为武士道经典;
涩泽荣一——提出“士魂商才”,重新定义商人概念,仁义守信又头脑灵活;
野口哲哉——对甲胄情有独钟,将古代武士与现代流行碰撞的前卫艺术家;
宫本武藏——加藤清正承载武士之心的熊本巡礼;
北辰一刀流——真剑胜负的现代风尚。

向你揭秘:
武士的一天如何度过?
切腹,蕴含何种精神内涵?
武士刀,经历怎样的历史时光?
织田信长,有哪些未解的家纹之谜?
忍者,有怎样的秘闻值得探秘?

海报:

编辑推荐
《知日•武士道》特集以日本文化精神的核心——武士道为入口,全方位呈现武士刀、切腹、道馆、家纹、甲胄、忍者、战国武将等与武士道息息相关的关键信息,追溯武士道的历史渊源,访谈武士道研究者,介绍武士电影和书籍,力求全面呈现武士道的文化内涵。

看新渡户稻造如何通过《武士道》向西方人诠释武士道的真谛,战国武将如何在著名战役中奋勇厮杀,古剑道北辰一刀流如何将武士道融入剑法,日本现代商业与武士道有哪些内在联系,前卫铠甲艺术家如何为古老的武士盔甲赋予惊艳的现代魅力,更有家纹的魅力与忍者之迷……

东方之武士道,犹如欧洲之骑士精神。义、勇、仁、礼、诚、名誉、忠义、克己,是一个日本武士奉道的几大要素。若背离这些,通常认为其丧失做武士的资格,要么切腹,要么做浪人,但后者跟畏罪潜逃没有区别。而前者则是汲取了中国儒家思想的养分,切腹相当于“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知日•武士道》

即使武士的时代已经过去,武士道仍然是日本文化精神的核心,他对日本民族性的影响颇深,今天日本人的生活方式、精神信仰中,都留下了武士道精神的印痕。同基督教之于西方,对于日本人来说,“武士道”中自有一套对人生的启发。

认识日本,先从了解武士道开始吧!

媒体推荐
在众多关于日本的杂志中,有一本做得特别知性、特别有深度。它就像它的名字一样,不是要让年轻人的生活、打扮更像日本人,而是要让华文读者更了解日本,这就是《知日》。
——梁文道

日本作为一个经济高度发展的国家,还有很多不同的范畴,可以让我们去推敲、参考,我相信《知日》能够提供这方面的角度,让大家去认识一个全新的日本。
——汤祯兆

日本有世界屈指可数的、高质量的艺术,文化,音乐,希望《知日》能够将这些信息带给中国的读者。
——坂井直树

《知日》几乎收集了华文世界所有“日本通”。如果想分析为什么自己“哈日”,这是好书。
——健吾

这套杂志精选最时尚、最前沿、最有品质的日本话题,让我们深度了解一个不为人知的“非常日本”,每个月买上一本细细读完再坐等下个月特集的到来已经成为不少人的“日常”。从初读的求知和疑惑到合上书本的恍然,周而复始又豁然开朗——哦!原来这就是日本!It's Japan!
——数字尾巴

看知日,了解日本。——西西弗书店

觉得有意思的杂志可以一直出版下去真好。——南京先锋书店

作者简介
撰稿人
刘柠,六十年代出生,北京人。作家,独立学者。大学时代游学日本,后服务日企有年。著有《穿越想象的异邦》《“下流”的日本》《前卫之痒》《竹久梦二的世界》等。

赤军,历史小说作家、狂热的游戏人、理智的乐观主义者、国内知名历史论坛“新•战国联盟”主要策划人之一。其个人主页“宛如梦幻”在网络广为流传,并在国内发表过多部小说和历史散文,对于我国三国时代和日本战国时代的认识和论述尤见功力。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生命——神授的权杖》《洗烽录》等,历史散文《宛如梦幻》《织田信长》《中国宰相的非正常死亡》等,在台湾和大陆均有出版。

汗青,本名叶军,1967年5月生,浙江杭州人。先后于外贸、IT 行业进行自我发展, 现从事文化策划和推广工作。因长期从事策划等文案工作,同时对历史颇有兴趣,因此在几年中积累了不少关于文史方面的著述。

陈伟,财经作家、管理学讲师、畅销书作家,著有《麻辣日本史》等。研习日本文化,喜欢刀锋与文字。

毛丹青,外号“阿毛”,中国国籍。北京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1987年留日定居,做过鱼虾生意,当过商人,游历过许多国家。2000年弃商从文,中日文著书多部。现任神户国际大学教授,专攻日本文化论。

刘联恢,旅居日本多年,现为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汉语学院教师,专职教授外国留学生汉语和中国文化,每年为日本京都外国语大学等学校的暑期访华团做中国文化讲座。

吴东龙,从事设计观察的作家、讲师、设计师,也是课程与书籍的规划者。在多面向的设计工作里,长期关注日本的设计场域,著有《设计东京》系列书籍,作品见于两岸三地。现在是“东喜设计工作室”、创意聚落“地下连云企业社”负责人。

寂地,绘本画家,作家。代表作有绘本《我的路》、小说《踮脚张望的时光》等。

田原,1965年生,诗人、翻译家、日本文学博士。城西国际大学教授,出版有诗集、研究专著和译著二十多种。

受访人
笠谷和比古,历史学者,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教授。专攻日本近世史、武家社会论,著有《武士道——武士社会的文化与伦理》等。

小西真元一之,剑道师匠,1963年出生于东京都杉并区,从小练习剑道。2008年袭名玄武馆馆长,以发展北辰一刀流剑道为目标,广收门生,悉心教导。曾任电视剧《龙马传》、电影《浪客剑心》的剑道指导。

野口哲哉,艺术家,1980年出生于香川县高松市,2000年左右开始用树脂和塑料等材料制造着盔甲的武士。2014年在东京练马区美术馆和京都朝日啤酒大山崎山庄美术馆举办“野口哲哉的武者分类图鉴”展。

滨村知成,“SAMURAI CAFE & BAR士心”店主,毕业于同志社大学,后于英国布拉德福德大学进修,研究环境与战争问题。在日本开设了唯一一家以“武士道”为主题的咖啡吧。

胜又公仁彦,摄影师,1998年毕业于Intermedium研究所,2005年获得日本写真协会新人奖,现任多摩美术大学外聘讲师,京都造型艺术大学讲师。

特别鸣谢
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Gallery玉英、虎韬馆、玄武馆、熊本市、SAMURAI CAFE & BAR 士心、atelier tete、日食记
笠谷和比古、小西真元一之、野口哲哉、滨村知成、胜又公仁彦

目录
武士社会与思想之发展史
武士十五人
隐秘的芬芳 新渡户稻造的《武士道》
当武士道内化为道德律
忠诚、节义、勇猛 笠谷和比古的武士道问答
interview笠谷和比古
切腹:武士道精神的重要表征
一把刀,一段时光
武士刀、武士道与军刀
江户藩士的一天
乱世中的名战 图说日本战国史
霸气与野心:织田信长家纹之谜
甲胄:武士的所在
interview野口哲哉
古流剑道馆:真剑胜负的现代风尚
interview小西真元一之
武士与儒商
追风与暗影,忍者的世界
武士阅读,通往武士道的入口
武士“影”踪,何去何从
熊本 偏远之乡的武士情
武士之心 “SAMURAI CAFE & BAR 士心”
interview滨村知成

别册 日和手帖

Regulars
【photographer】胜又公仁彦 对“都市”与“时间”的思考成像
interview胜又公仁彦
【book】浮世绘:浮沉众生的终极想象
【magazine】太平洋战争中的人与事
《男人的隐居之家•时空旅人》之《太平洋战争为何开始、如何结束?》
【器】tete的手工质感陶器
【manga】温柔宁静之爱
【俳句】以简洁的方式解释灵魂
【料理】蛋包饭
【columns】吴东龙の设计疆界 与空间设计师片山正通一起游东京
【columns】虫眼蟲语 银朱
【columns】告诉我吧!日语老师 春天,期待未来的季节

序言
影片《最后的武士》所刻画的日本武士,是近年来令我印象较为深刻的武士形象。
该片将主观视角设定在被革新的武士族群身上,汤姆• 克鲁斯所饰演的西方人逐步融入日本没落的武士阶层,观众得以和这个西方人一起,从头了解这群“旧势力”代表的武士阶层。
由于影片主角是一群有血有肉的武士,这让观众产生了“自己是武士”的代入感。然而这群武士在历史前进的大潮中,是被革新的对象,他们只是在做徒劳的反抗,以及对自我尊严力不从心的维护;他们倔强地团结着自己的兄弟,保护着自己的孩子和妻子。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幕便是:几个武士在街道上行走,突然被一群政府士兵随意抓住殴打,并被责令跪下,割发受辱。看到这里,你会突然发现,那些被标签上“旧势力”或者“即将逝去的”,不再是一个符号和一个定义,他们通常和新势力一样,各取所需,各为自我信仰而战。
武士有道,可谓武士道,或者武士道精神,一切称之为道的,都是一套准则和价值规范,这里的武士道,便是日本封建社会中武士阶层的道德规范及哲学。
东方之武士道,犹如欧洲之骑士精神。义、勇、仁、礼、诚、名誉、忠义、克己,是一个日本武士奉道的几大要素。若背离这些,通常认为其丧失做武士的资格,要么切腹,要么做浪人,但后者跟畏罪潜逃没有区别。而前者则是汲取了中国儒家思想的养分,切腹相当于“杀身成仁”“舍生取义”。
明治维新之后,武士道精神则被工具化,成为日本近代军人行动的精神源泉。1882年,日本政府以天皇名义发布《军人敕谕》,强调军人应绝对遵守武士道的一些精神,诸如忠节、武勇和礼仪等,将近代日本军人对武士道精神的遵从开始推向高峰。
今天我们看到的日元上的三位人物—一万日元上的福泽谕吉像、五千日元上的新渡户稻造像、一千日元上的夏目漱石像,有趣的是,这三位对武士道都分别表示过赞赏。这大概算是明治时代的日本人受武士道影响之深的佐证吧。
一个时代的更替,我们都会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对新事物的欢迎已经成为我们的本能,对旧事物的碾轧毫不留情,同样也出于本能。有谁会替旧的说话呢?旧等同于该死,应该被代谢掉。
《走向共和》里有一幕,也令我印象深刻:年轻的梁启超去见政治生命已经快结束的李鸿章,梁极力游说李带头变法。这位后辈口中的中堂大人,对眼前这位热血青年感叹地说了句:“一代人只能干一代人的事。”
“一代人只能干一代人的事。”放在历史长河的维度,新和旧都只是一个时间相对的概念。
苏静
@新浪微博:苏静johnnysu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