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事典:战争电影中看历史.pdf

战争事典:战争电影中看历史.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战争事典系列丛书是战争、历史类综合读物,由资深历史、战史作家宋毅主编。《战争事典:电影中看历史》通过剖析电影《铁甲衣》、《天与地》、《大明劫》、《敦煌》及《赛德克·巴莱》,使历史电影爱好者、军迷更好地了解电影背后的真实历史,从而了解历史的脉络。

海报:

编辑推荐
英国国王约翰签署《大宪章》后,人民真的获得了自由的权利吗?被誉为“越后之龙”的上杉谦信与被誉为“甲斐之虎”的武田信玄,在第四次川中岛之战中上演了一场怎样的决战?医人尚有可为,医国如何揽狂澜于既倒?孙传庭怎么被末世王朝拖入了深渊?一个宋朝举人,跑到当时并不属于宋朝统治疆域的河西地区参加西夏人的军队,跟回鹘人打仗,又为了一个回鹘女人,跟西夏统治者反目成仇,这是一个什么故事?台湾的原住民为何为当一个“真正的人”而不惜与强大的日军对抗,以至于几乎全族战殁?……《战争事典:战争电影中看历史》绝不容错过。

名人推荐
填补了国内古战读物的一个空白,为此当浮一大白!——党人碑杨超,央视新科动漫频道总策划总撰稿,SC北朝新科动漫论坛坛主,《中国电视动画》杂志策划
又多了一个发文章的好地方。数年前,与宋毅初次合作,就曾设想一个专门的古战类刊物。今天梦想成真,幸甚!——朱世巍,《东线》系列的作者,国内研究二战东线的战史专家
我很推崇宋毅的战争史品位。 ——骑王,起点中文网审核部主编
让自己多知道点,别以为电视剧就是历史。 ——风流涕淌
精美的排版、详实专业的内容,连我一个对古战毫无兴趣的人都被深深迷住了,无法自拔。 ——raingun,国内研究党卫军的战史专家
这不是一本书,这是一个充满了波澜壮阔、热血豪情的世界。——黑甲螃蟹,古代战争史达人,SC古战版版主,新科动漫版主
希望《战争事典》成为最好的历史文化系列丛书。——宇文若尘,文史作家、编剧
18年前,我曾有幸游历土耳其都市伊斯坦布尔一周,我徜徉于金碧辉煌的皇宫,震撼于圣索非亚大教堂的巍峨,流连于博斯普鲁斯海峡的旖旎,也在鲁梅里要塞前沉吟着君士坦丁堡陷落和古拜占庭文明终结的那段历史……今天,我在宋毅先生主编的《战争事典》首辑中读到了《征服罗马—1453年君士坦丁堡围城战》这一浸润着历史沧桑的雄浑之文,不禁为之震颤,借助作者从容雅致的文字和编者精心的统合,我的思绪仿佛又附着在曾亲手触摸过的那段段城墙和座座城堡上,也似乎亲睹了整整560年前的那场杀伐、那次文明的更替和人类命运令人嗟叹的交替轮回。《战争事典》首辑以独到的视角与力度阐释了战争史爱好者和研究者们孜孜以求的旨趣,本辑的几篇宏文无疑昭示出,无论是爱好、还是研究战争史,其境界无涯、乐趣无边也!——汪冰,《曼陀菲尔传》、《帝国骑士》作者
知识源自阅读,在于积累,《战争事典》毫无疑问从阅读性与知识面上满足了历史爱好者的需求。——顾晓绿,北朝(新科动漫)军普版主、原创文学版主
战非战,是国家大事;争则争,看《战争事典》。——张七,西西河版主,著名评论家
这本精美的杂志讲述了一个个我知之甚少,甚至是闻所未闻的人物和故事,极大地丰富了对古战争史的认知。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此类杂志或图书在国内图书市场还是太少。感谢宋毅主编和各位创作者。能潜心钻研、撰写自己喜爱的那段历史,真好。——小小冰人,著名军事图书翻译专家
和宋毅相识于偶然,但立即被他对古战的专业研究所吸引。宋毅有着非常职业的做事态度、执着的精神追求、非常市场化的营销意识,国内历史、战史研究领域就缺这样能整合各类资源的专家。《战争事典》是指文携手宋毅及其创作团队倾注全力打造的第一本战争题材的系列出版物,指文愿与天下有识之士,打造更多类似的出版品牌,合作共赢。请大家多关注指文图书,多关注《战争事典》。——罗应中,指文图书出版总监

媒体推荐
战争是很好的营销课,兵法和营销有共通,读战争,悟营销,向大家诚意推荐宋毅新作:《战争事典》。——王宇,豆丁网营销副总裁
祝贺《战争事典》成功上市!期望这本军事文化文集能引领我们全面领略波澜壮阔的古战争历史画卷!——刚寒锋,《较量》杂志总编,《号角》杂志联合创始人

作者简介
宋毅:上海作协会员、资深军史作家,曾获《现代兵器》杂志“2009年度优秀作者一等奖”等荣誉,在各大报刊杂志发表文章逾百万字。出版有《那时英雄:隋唐战史》、《壬辰1592:决战朝鲜》、《祖先的铁拳:历代御外战争史》等多部历史、军事畅销著作,广受好评。
赤军:著名作家,1995年开始小说和历史散文的创作,对我国三国史和日本中世史的论述尤见功力,是国内普及日本战国史的先驱者之一。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尘劫录》、《洗烽录》、《生命——神授的权杖》,历史散文《宛如梦幻》、《中国宰相的非正常死亡》、《风云信长传:霸业雄图四十九年》等。
陈杰:浙江大学历史系硕士,资深历史、战争作家,已出版有《幕府时代》三部曲、《日本战国史》、《明治维新——改变日本的五十年》、《红色觉醒——从鸦片战争到南湖红船》等著作,口碑与销量极佳。
黑甲螃蟹:音速论坛、新科动漫论坛资深版主,记者,纪录片撰稿人。
草色风烟:幼居金陵,寄情春秋稗记与写作,犹爱明史,著有《美人何在——红颜探古明代卷》。

目录
前言
铁甲衣——中世纪骑士的荒诞史
天与地——龙与虎的刹那光辉
大明劫——孤独的“英雄”
敦煌——西域汉土的千年悲歌
赛德克·巴莱——告诉你真实的雾社事件
创作团队简介

序言
传说英国国王约翰被迫签署了《大宪章》后,人民获得了自由的权利。这是真的吗?中世纪的骑士真的有以一当百的实力吗?《铁甲衣——中世纪骑士的荒诞史》会告诉你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在日本战国史中,被誉为“越后之龙”的上杉谦信与被誉为“甲斐之虎”的武田信玄从来都是最光辉夺目的主角,这两位天纵奇才在第四次川中岛之战中上演了一场火星撞地球式的决战,详情如何,让我们观赏《天与地——龙与虎的刹那光辉》。
明崇祯十五年(1642)正月,被系于冤狱的前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孙传庭获释,官复原职。他不知道的是,这个国家从上到下已经患上了严重的瘟疫。医人尚有可为,医国如何揽狂澜于既倒?《大明劫——孤独的“英雄”》讲述了孙传庭这样一个被末世王朝拖入深渊的“英雄”。
一个宋朝举人,跑到当时并不属于宋朝统治疆域的河西地区参加西夏人的军队,跟回鹘人打仗,又为了一个回鹘女人,跟西夏统治者反目成仇,这样的故事合理吗?为什么在遥远的西域,居然有汉人的疆土?《敦煌——西域汉土的千年悲歌》会告诉你,汉人在西域千百年的历史故事。
赛德克·巴莱,意为“真正的人”,台湾的原住民为何要反抗日本人的殖民统治?他们为何要为当一个“真正的人”而不惜与强大的日军对抗,以至于几乎全族战殁?《赛德克·巴莱——告诉你真实的雾社事件》一文会让你了解这一切。

文摘
插图:











总之,高坂昌信听闻上杉大军汹涌杀来,一方面派遣部下向主公武田信玄告急,一方面主动放火焚烧了才建好的海津城下町,以示坚守城池,绝不后退一步。
日本战国时代的所谓城池,除京都、太宰府等寥寥数座外,绝大多数都是防御性城堡,堡内只有军事设施和供兵将居住的房屋,所有商业、手工业区及相关人等的住宅区都在城外,即所谓的城下町。攻城方往往焚烧城下町以摧毁城砦的经济实力,同时也会利用城下町内的各种物资。上杉军数量庞大,海津城内的武田军定然不可能出城迎击,只能固守城砦,既然如此,还不如抢先烧毁城下町,以免物资为敌所用。
然而奇怪的是,上杉政虎却并没有立刻攻打海津城,甚至都没有调动兵马把这座城砦包围起来,相反,他率领兵马绕过海津,登上了西南方的妻女山,扎下本阵。
八月十八日,武田信玄得到了海津方面的通报,急忙调动一万六千大军,自根据地甲府踯躅崎馆出发,八月二十四日抵达川中岛地区。当前锋侦察到上杉军登上妻女山扎阵以后,信玄既没有前往攻打,也没有直接增援海津城,反而继续向西,在盆地西侧的茶臼山布阵。
双方的举动都实在奇怪。根据军记物语和后人的分析,政虎之所以不攻打海津城,反而上山布阵,是确知海津城防坚固,一时难以攻克,因此故陷死地,以等待武田主力前来攻山,从而达成他主力对决,一战而底定胜负的目的。他的这一用意被信玄所窥破。于是,信玄既不攻打妻女山,也不增援海津,反而远远西去,是为了引诱上杉军下山攻城,则主力可迅速从茶臼山穿过盆地,渡过千曲川,与海津城形成东西包夹之势。或者上杉军前来攻打茶臼山,则海津城正好断其后路。
然而,信玄左等右等,一向行动迅捷如风,到处搜寻自己本阵,想要砍下自己首级的政虎,此番却出乎意料地沉住了气,呆在妻女山上,丝毫没有下山求战的意思。信玄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于八月二十九日下令拔营起行,全军渡过千曲川,前往海津城。
关于武田军此次离开茶臼山前往海津城的路线,各书的记载大相径庭,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即信玄此举乃是为了引诱政虎下山,从侧面攻打正在移营的己方部队。一种说法,事先已经派人通知了海津城内的高坂昌信,要他随时准备挥师杀出,于千曲川附近夹击上杉军;另一种说法,武田本队兵分二路,一路在北为明,一路在南为暗,就等上杉军冲下妻女山后,好形成南北包夹之势。
然而,正如汉末三国猇亭之战中,刘备也曾使用移营之计,却并未能够瞒过敌将陆逊,陆逊由着敌人移营却自岿然不动,信玄的计谋同样也无法瞒过政虎。政虎就高踞在妻女山上,俯瞰着广袤的平原、千曲川、海津城以及拉成一字长蛇似乎可以轻易将其截断的武田军,丝毫不为所动。
于是,武田主力安然地开进了海津城,总势达到两万,与一万三千上杉军遥遥相望,再度陷入似乎无解的对峙状态。
此时,双方的战场态势非常微妙:武田军主力在海津城,上杉军主力在西南方的妻女山。也就是说,上杉军隔断了武田军与其本领甲斐的联络,随时可以切断其后方补给,而武田军也隔断了上杉军与其本领越后及善光寺后续部队的联络,亦随时可以切断敌方补给。不过,相对来说,越后距离川中岛较近,善光寺更是近在咫尺,而甲斐则距离较远,何况武田军的数量多过上杉军,因此,后勤压力就更加明显。
信玄为此深感苦恼,于是聚集众将,商议对策。武田军据城而阵,上杉军居高临下,都处于易守难攻的态势,谁都不敢抢先发起进攻。难道就继续这么对峙下去吗?有没有什么破局之策呢?山本勘介的“啄木鸟战法”就此火热出炉。
经过反复推敲,信玄最终认可了山本勘介的建议。于是,他将所部两万兵马分为两队,自己亲率本队八千人,预先渡过千曲川,前往一处名叫八幡原的地方埋伏。余下的一万两千人马,则由高坂昌信、马场信房等将率领,趁夜绕至妻女山的后山,准备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发起突然攻击。
最终,确定在九月九日夜间执行计划,即于翌日(十日)的午前时分,在八幡原与上杉军展开决战,南北夹击,务求全胜!
据说武田的探子曾经多次潜上妻女山,探查上杉军的动向,只见阵幕重重、营寨密布,防卫得非常严密。但与此同时,政虎却似乎并没有大敌在前的觉悟,每晚都会召聚诸将宴饮,并且欣赏随军艺人的表演,欢笑声、舞乐声彻夜不息。
然而,这一切全都是假象。事实上,政虎安排有专人居高而望,随时窥伺海津城中的情势,无关大小,全都要向他禀报。据说就在九月九日黄昏时分,部下突然来报,说:“海津城中燃起了炊烟。”
政虎闻报,不禁一愣:“一刻之前,你不是已经禀报过了么?”
“正是,”部下回答道,“一刻之前,正是敌军惯常晚炊的时间,城内确实有炊烟燃起,但此刻却又第二次燃起了炊烟,不知何故。”
政虎双眉微蹙,思考少顷,不禁双手一拍道:“原来如此,信玄终于要动了吗?!”他判断海津城中两度燃起炊烟,定是为了准备翌日行军的干粮,可见武田军在今晚必会有所动作。经过对周边地形的分析,也不知道怎么一来,政虎竟然完全看破了“啄木鸟战法”,并决定将计就计,抢先潜下山去,从雨宫渡口渡过千曲川,与武田的埋伏兵马决一死战。
传说中的“啄木鸟战法”,平心而论,充满了军记物语惯常的纸上谈兵和故弄玄虚意味。细想起来,《甲阳军鉴》等书中相关第四次川中岛合战的前期对峙和最终的战役部署,几乎每个环节都充满了重重疑点,使后人如堕五里雾中,难以索解。
首先,据说上杉政虎驳回了柿崎景家、斋藤朝信等大将的反对意见,一意孤行非要登上死地扎阵的,究竟是什么山?在何位置?
《甲阳军鉴》中称此山为“西条山”,而《甲信越战录》,也包括江户时代各种文艺作品,则写作“妻女山”,据说是因为上杉兵将登上这一死地后,思念远在越后家乡的妻女而潸然垂泪,故此得名。相比较而言,《甲阳军鉴》比较早出,西条山的说法应该更加可信一点,但奇怪的是,西条山的正确位置应该是在海津城的东南方向,而上杉军连夜渡河的雨宫渡则在海津城的西面,万余大军从西条山下来,直趋雨宫渡,怎么可能不被海津城内的守军探察到呢?
故而现今一般认为,上杉军立阵的地方,应该是在海津城西南方向且靠近雨宫渡的妻女山,《甲阳军鉴》是因为读音相近而做了误记。不过,此山当时并不叫妻女山,而名赤坂山,并且近年来确实在山上发现了上杉军立阵的遗迹。然而,二十多年后,上杉政虎的继承人上杉景胜确实曾经在妻女山上扎过营,没有证据说明此遗迹是政虎而非景胜留下的。
更重要的是,这座妻女山的后山(南方)山势陡峭,只有一条很狭窄的道路可以攀爬,武田军又如何会想到用一万两千大军来登山奇袭呢?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其次,政虎登上妻女山扎阵,还可以解释说是为了引诱武田军前来攻山,从而达成主力决战的态势,但信玄同样空门大开,西去茶臼山布营,那就根本说不通了。此处距离妻女山直线距离约为8公里,实在太过偏远,况且政虎若要攻城,在武田主力未到之时便可攻城,又何必等到武田主力偏处一隅之际再来冒险呢?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