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2个月23天11个小时的环球旅行记:黑水迷踪.pdf

13年2个月23天11个小时的环球旅行记:黑水迷踪.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真实得让人不敢相信!在不借助任何机械的情况下,杰森•路易斯单凭人力,通过皮艇、轮滑、步行等方式,耗时13年2个月23天11个小时(1993年到2006年),从美国东南部出发,穿越法国、西班牙、葡萄牙、大西洋、加勒比海、美国、太平洋、中国、印度、喜马拉雅山、印度洋、阿拉伯、非洲,最后回到欧洲,完成了环绕地球的旅行。
在这个科技进步和体能退步成正比的时代,杰森•路易斯挑战人类生理和心理极限的故事简直就是传奇,难怪《荒野求生》主持人贝尔•格里尔斯直呼“史诗一般的旅行”。 杰森•路易斯“奥德修斯式” 的故事激活了沉睡在我们体内的冒险基因,正如《卫报》的评论那样:“我们很庆幸有路易斯这样的人,也很需要这样的人,他们会一直存在,并将永远存在。听闻他们的故事会让我们心情愉悦。”

编辑推荐
★ 史上最具冒险精神的旅行:在不借助任何机械的情况下,杰森•路易斯及其同伴用13年的时间,完成了总行程为71293公里的环球旅行,被誉为“麦哲伦之后最具冒险精神的旅行家”——单车穿越欧洲大陆、脚踏船横渡大西洋、轮滑横贯北美,泛舟太平洋时遭遇史前巨鳄、在喜马拉雅山脉患上高山病、在北非被国际间谍囚禁,多次徘徊在生死一线……惊心动魄,跌宕起伏!
★ 《荒野求生》主持人贝尔•格里尔斯赞叹 :“史诗一般的旅行……这样的旅行要克服的困难和所需要的耐力,都是鲜有人能挑战的。”
★ 人人影视字幕组热情传播、争相翻译:作者将自身的经历制成电视节目,他们独有的英式幽默和冒险精神打通了无数观众,很快名声大躁、风靡全球。国内最大的影视翻译团队——人人影视字幕组也被其感动,纷纷参与节目和书稿的翻译。
★ BBC等38家媒体争相报道:作者的故事唤醒了人类的冒险基因,正如《卫报》的评论那样:“我们很庆幸有路易斯这样的人,也很需要这样的人,他们会一直存在,并将永远存在。听闻他们的故事会让我们心情愉悦。”

媒体推荐
史诗一般的旅行……这样的旅行要克服的困难和所需要的耐力,都是鲜有人能挑战的。
——贝尔•格里尔斯 《荒野求生》主持人、作者两个人生,一次冒险。
——《旧金山纪事报》
动作、悲剧、幽默及悬疑完美融合,开篇即见,是必读之物!
——《冒险骑行者》
大部分人都应当聆听《13 年2 个月23 天11 个小时的环球旅行记》所讲述的故事。这个故事会代表地球,代表对生活的爱,代表满载着梦想的灵魂,带你完成一次真实而伟大的旅行。但其实,这趟旅程并不只是伟大,而是宏伟壮丽!
——莱斯•斯特劳德
踩着踏板的麦哲伦。
——《蒙特利先驱报》
这样的冒险不可思议、独一无二,这样的书让人爱不释手。这本书完全可以说是21 世纪的《奥德赛》,它用极其幽默的语言,讲述着在极其危险的路上发生的各种令闻者惊悚的大逃亡。
——克里斯•勃宁顿爵士
机智、无畏、不屈、勇敢、令人称奇。当自然法则被置于社会的虚幻法则之上时,会发生什么事呢?让《13 年2 个月23 天11 个小时的环球旅行记》带领你去一探究竟吧。杰森• 路易斯叙述了第一次单凭人力的环球旅行,言语真实而又幽默——既让人为之心惊肉跳,又震撼不已。
——《波士顿环球报》
我们很庆幸有路易斯这样的人,也很需要这样的人,他们会一直存在,并将永远存在。听闻他们的故事会让我们心情愉悦。
——《卫报》
一次非凡的冒险。
——《独立报》
第一次环球航行的伟大尝试。
——《星期日泰晤士报》
一次极为艰巨的任务……堪比奥德修斯之豪言壮语。
——《西方公报》

作者简介
作者:杰森•路易斯,英国旅行家,畅销书作家,摇滚歌手,电视制作人。曾于1993年至2006年进行人力环球旅行,后将其经历制作成电视节目而在英国名声大噪,成为家喻户晓的名人。

译者:人人影视字幕组,主要从事美剧、日剧、电影字幕和耶鲁公开课程的翻译,成员由来自全球各地的影视及翻译爱好者们组成,目前已发展成为国内最大影视翻译团队。

目录
引言
巴黎:一个伟大的构想
英格兰:梦想升起
欧洲:在路上
大西洋:深入碧海
加勒比海:珊瑚、海盗、腐烂的海疮
北美:轮滑在南方

序言
2005年5月13日,17:17,澳大利亚,约克角半岛

快要靠近瞭望点时,我突觉一阵寒气,后脊梁骨发凉,好像有人在后面不怀好意地盯着我。我赶忙回头。
一个有两只凸起的大眼睛和又短又粗的鼻子的家伙正在悄悄靠近我的皮艇!
一种莫大的恐惧一把抓住了我。那是一种原始的、源自本能的恐惧,是人类祖先早在被野兽追赶时就已留在骨子里的恐惧。
还差14 米就要靠岸了,我本想在这段时间里发发感慨,回忆一下刚刚漂过整个太平洋的这段日子。可此时此刻,我却感到一股肾上腺素猛冲到我的双臂,心跳也骤然加速。
要是被这家伙拖进水里,那我就完蛋了……
快跑!我一边发疯般地划桨,一边时不时地回头瞟一眼。短鼻头正在仪态优雅地向我靠近,不慌不忙,越来越近……
终于靠岸了。我一把拉开防水裙上的尼龙搭扣,跳下皮艇,还不忘转身一看。什么都没有!
那可怕的东西消失了!
我满是水泡的双手开始发抖,胃部极度扭曲。太可怕了!是的,我简直无法想象那家伙冲过来的后果……
35 公里的距离并不算短,我划了整整五个半小时,皮艇上有个破洞,所以我必须一边划一边往外舀水。还有太阳!连续五个半小时,太阳像发疯似地向平静如镜的珊瑚海(Coral Sea)上倾倒热浪,仿佛要吸走我身上的每一滴水分。
好了,我终于在天黑之前安全上岸了!
我把行李扔到海岸上——木桨、防水裙,还有防水袋——然后转身去皮艇上取其他东西。
天啊!就在5 米开外的地方,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一只类似于巨型黑山羊似的怪物,它身上像是淋满了沥青,皮肤如盔甲般又滑又硬,活像是低成本恐怖片里的神秘怪兽。
眼下,这怪物正在摇摇晃晃但意志坚定地冲向我的皮艇。我一把抓起船桨,冲向皮艇。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有一点我很清楚:我的淡水、食物、卫星电话都在皮艇里,一旦没了它们,我就只有等死的份儿!
这个小岛是昆士兰海滨的东北端,距离北方的巴布亚新几内亚足足644 公里,四周荒无人烟,距离此处最近的城市是往南193 公里的库克敦(Cooktown)!
我很清楚这里是淡水鳄鱼的天堂,到处都是体型巨大的河口鳄,据说当地人每说一句话,里面就会带上“鳄鱼”两个字。
记得上午出发时,在巨蜥岛研究中心工作的当地人罗素• 巴特勒曾经警告我:“兄弟,那儿有不少鳄鱼……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跟巴特勒的那次偶遇仿佛是上辈子的事了。就在我冲向皮艇的时候,脑子里开始回想上世纪80 年代的迪斯科老歌,我整个下午一直在哼哼老歌: “昨夜,一个DJ 救了我一命……昨夜,我心碎欲死,一个DJ 救了我一命!”
每次一遇上倒霉事,我就会用这种方法给自己壮胆,就像胆小鬼走夜路,哼着小曲,假装一切正常,什么都没发生。
说时迟那时快,我和大鳄鱼从皮艇的两侧同时逼近。它真是个庞然大物啊!根据我当时的目测,这家伙的腹宽至少1.2 米,皮肤是如黑色沥青一般的坚硬盔甲,只有腹下一小片区域呈现出平滑的奶油色。
我以皮艇为盾,用船桨戳了戳它的鼻子:“哟呵,哟呵,滚开,你这混蛋……”
没想到鳄鱼不仅没滚,反而张开巨口,露出两排瓷白的锋利牙齿,宛如深洞般的喉咙紧跟着发出一连串“嘶嘶”声。
到刚才为止,它一直对我视而不见,眼睛里好像只有皮艇。可现在情况不同了!只见它翘起尾巴,张开大嘴,猛地向我扑来。我举起船桨,奋力一刺!鳄鱼一口咬住船桨,一场拉锯战开始了……
我越是用力往回拉,它便咬得越紧。考虑到它至少680 公斤重,这只怪兽只需一晃脑袋,稍一用力,便会将船桨夺走——我很清楚这一点。
绝望之下,我转动船桨,瞄准它的喉咙,用力一推!船桨崩断。我靠!
没办法了,我只好拿着断桨去戳它身体最脆弱的部分——眼睛!
或许是曾经五次试渡太平洋,在海上漂流了13400 公里,又经历了各种狂风、巨浪、逆流和海上中毒事件,海神决定放我一马了。突然之间,大鳄鱼转过身去,溜进了深水。
一股肾上腺素激涌全身,我肚子一胀,猛然呕吐起来……
后来我才知道,自1974 年猎杀鳄鱼的行为被禁止之后,澳大利亚盐水鳄的数量便急剧增加,尤其是在北部人烟稀少的地区。随着数量的增多,鳄鱼的领土意识随之增强,而我的皮艇尺寸跟鳄鱼的尺寸差不多,所以它很容易被其他鳄鱼当作入侵者。
“赶快离开海滩!”脑子里有一个声音督促道。我一把抓起卫星电话,拨通在凯恩斯(Cairns)的野外研究专家约翰• 安德鲁斯的电话。“这群狗杂种,”电话那段传来安德鲁斯的声音,“简直比狐狸还狡猾。不过它们不会爬高,所以你最好找个高点的地方休息。要是发现你在海滩上过夜,它们会在旁边悄悄等你睡着,然后扑上来干掉你。”
确实如此!我听说就在几个月前,一家人在距离巴瑟斯特湾西北不到161 公里的地方宿营,结果在凌晨时分,34 岁的安德鲁• 科尔突然发现自己被一只4.3 米长的盐水鳄拖到水边。情急之中,他的妈妈——60 岁的艾丽西亚——跳上鳄鱼背,想要迫使鳄鱼松开安德鲁。鳄鱼转过身去,用力一甩,打断了老太太的鼻梁和胳膊。幸好安德鲁立刻醒过神来,掏出来福枪连开数下,才惊走怪兽——可我身上没有来福枪啊!
把所有行李搬到一个高坡上的海岬后,天已全黑。我看着红肿的双脚,不由得埋怨自己:“真是个傻子,为什么要把拖鞋扔到鲍勃和谭亚家呢?真是活该!”
海风吹来,我躺到草地上,脑袋一贴上草地,便再也抬不起来了。海上吹来的东南风不仅带来了凉爽,还带来了铺天盖地的蚊子,嗡嗡在我耳边乱飞。没关系!反正我也没打算睡觉,况且下面还有一双狡猾的眼睛在不眠不休地惦记着我,我怎么能睡得着呢?
我摸了摸我的海洋戒指(Ocean Ring)。它还在!记得在离开金门大桥第一次带上它时,我曾经向着大海发誓:“从这一刻开始,我们就融为一体……”真的融为一体了吗?可能是吧。毕竟,太平洋的海神们最终还是为我敞开了大门。
我伸了伸懒腰,睁大眼睛盯着南半球的夜空,开始回想……回想自己到底是怎么跑到这个离家4 万多公里、被上帝遗忘的海岬上,跟欲灭我而后快的蚊子和杀人鳄们共度这个夜晚呢?

文摘
巴黎:一个伟大的构想

大多数人都会接受一种平庸的生活,白天在绝望中求生,夜晚在泪水中绝望。这种人虽然活着,但宛如行尸走肉。
——奥格• 曼狄诺(Og Mandino),《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

在戴高乐机场碰面之后,我们乘地铁前往巴黎市区。史蒂夫一边拉着头顶的拉环,一边提高音量以盖住地铁的咣当声,并说出了我听到过的有史以来最大胆、最让人汗毛倒竖、最激动人心、最不负责任且最能让人心肌梗塞的想法:
人力环绕地球!
这几个字像是停在了半空,然后我像是被施了魔法,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人力环绕地球!你是说要到达地球的另一端,而且不借助任何机械设备,不开车、不坐船、不乘飞机,只凭借双手双脚?
伴随着史蒂夫继续阐述他的计划,各种浪漫的场景开始浮现在我的脑海里:骑着自行车流浪在贫瘠的中亚平原,徒步跋涉在喜马拉雅的冻土上,一天奔波之后在亚马逊雨林中的篝火旁烧烤……怎么过海呢?划船?游泳?踩滑板?史蒂夫有那么多朋友,为什么单单选择我做他的伙伴?我根本没有任何所谓的“探险”经历。没错,我以前也旅行过,高中毕业后到肯尼亚晃了三个月,大学时去塞浦路斯和美国待过一段时间。从16 岁起,我最大的兴趣就是跟伦敦一个不入流的摇滚乐队一起表演,我们的身影几乎遍布伦敦所有的地下舞厅。刚开始大家只是玩玩,感觉有意思而已。但我们的第一次出场——翻唱《道格拉斯前往挪威》,就吸引到了一些业内人士的关注。我想这主要归功于我们演出时大胆个性的装扮吧——头戴维京式头盔,裹一条苏格兰短裙,其他什么都没有!后来我们尝试走正常曲风,推出了一个EP,但反响平平。我们整个乐队一共5 个人,还有两只狗和3 只猫,每天只能挤在郊区两间破烂不堪的房子里。
为了追求音乐梦想,我效力于一家“弹道清洁服务公司”,主要负责给伦敦西区的各种餐厅和酒店清洗窗户。闲暇时候,我和伙伴格拉姆通常会开着一辆50 英镑(约500 元人民币)买来的二手厢式货车在老肯特路上狂奔,车厢上喷着“要清洁,找弹道!”的宣传标语。我们这唯一的交通工具,没有车牌,没有保险,也没有交过任何税费。但从机械的角度来看,车子还是很安全的,除了有一次它后胎脱落,轮胎超过车子直接冲向前面汽车的后备箱之外,基本没给我们添过麻烦。
毫无疑问,史蒂夫不可能是因为我的这些经历而选择我!
我瞥了他一眼:“你确定是我?”
他点了点头。
“干完这件事至少需要3 年时间?”
“是的,但前提是我们得拉到赞助。”
遭遇的难题
抛开初期阶段的成功,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们:整个环球探险项目总预算15 万(约150 万元人民币)英镑,上哪儿去弄这么多钱呢?之后的12 个多月里,我们又向众多可能成为赞助商的机构递交了300 份投资请求,随后这些机构都陆陆续续打来了电话,但全都一致地投了否决票:
“这个想法很棒,确实非常振奋人心。”这是一个著名电池制造商的回应,“若能与我们的商标紧密相连,实在适合。不过,你们所计划的3 年时间实在是有点儿长,连我们的电池都要吃不消!”
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小伙子啊,等你们探险回来,我们都要入土为安了……
还有一份来自一家知名保险公司:
“在目前情况下,敝公司若与两位如此勇敢的环球探险扯上关系,对我们来说风险稍大。”
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要是让全国人民看到你们那破船在岸边1.6 公里处沉没,还看到你俩穿着我们的衣服,这可有损顾客对我们的信任啊……
更多的,则是一些套话:
“我方经过谨慎考虑,很遗憾地通知您……”
翻译过来就是:要饭的,一边儿去,跟别人学学啊,找点儿像样的活儿干……
甚至连理查德• 布兰森(Richard Branson)都拒绝了我们,据他的公关人员说:“理查德凡事喜欢亲力亲为,这事儿也想自己做。”而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靠边儿站!
直到2 月上旬,我们的祈求终于有回应了。“法伊夫香蕉”成为了我们的赞助商,慷慨地向我们提供了3 万英镑(约30 万元人民币)。
不过,凡事有得必有失。因为这笔交易,我们的小船被漆成了黄色,变成了一根超级大香蕉,我们就只好踩着这艘“香蕉男孩”渡过旅程的第一片海域。
这前景,实在太让人难堪,简直无法想象!
向葡萄牙进发
3 天后,我和史蒂夫在圣让德吕兹港(Saint Jean de Luz)的大西洋海岸边重逢,开始了我们漫长的比利牛斯山之行。经过23 公里的攀行,海拔上升了1 千米,山路越来越陡峭,迂回的路面越来越窄,氧气也越来越少,我们尽力克服种种困难,最终到达了西班牙纳瓦拉高原(Auterive Plateau)。
虽然只攀行了3 个星期,但我已经发现,骑着自行车爬山归结起来就是两种感受:超级兴奋和超级痛苦。这取决骑车人的状态、意志力,以及自行车的性能。在长途攀行的过程中,我们一旦停下后再度出发,简直比下地狱都要痛苦,而且爬得越高,就越想下车到路边躺着休息。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自行车肯定是一个恶心的虐待狂发明的最残暴的工具,那个混蛋唯一的爱好就是让别人受尽折磨。
夜幕降临,开始下雨了。我们继续攀行,越来越浓的迷雾慢慢将我们层层包裹,满载重物的大卡车挂着低挡吱嘎吱嘎地经过,前灯照亮一缕缕从路面卷起的令人毛骨悚然的蒸汽,轮胎发出嘶嘶的声音,扬起的灰尘弄得我们一脸脏兮兮的。对许多人来说,这可能是一场噩梦,但对史蒂夫和我来说,这就是大探险:我们越来越接近世界的边缘,接近安逸与苦难之间那根微妙的界线,生命中的一切——幸福或痛苦——都开始变得越来越生动,越来越有趣。
一场暴风雨从北边袭来,横扫峡谷。四处雷声轰鸣,闪电在山口峻峭的石墙上映出奇形怪状的影子。每一次电闪雷鸣过后,周围的景象都会变成白色的印记定格在我的视网膜里。过了一个发夹弯后,我们头顶的乌云幕布终于变成了繁星漫天的夜空。
史蒂夫停下来欣赏着山谷下面的闪电。
“简直不可思议!”我赶到他身旁时,他惊讶地对我说。
我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只能点点头回应。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