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2:清河鬼戏.pdf

民调局异闻录2:清河鬼戏.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沈辣的爷爷七十大寿,连摆七日寿宴,但就在这七日里,村民却一个接一个离奇死亡,这究竟是何原因?
不起眼的大清河底,竟然到处都是金光闪闪的大个金元宝,引得周围几个村子的村民为之疯狂。大清河河底的巨大坑洞里,又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
女子学院失踪案背后隐藏的真相是什么?“鬼道教”为何要参与进来?谁也不曾见过的“天理图”究竟是什么宝贝?为何每个人都对它垂涎三尺!

编辑推荐

2012年底至今,连续18个月雄霸天涯杂谈阅读排行第一位!猫扑网、人人网、百度贴吧疯狂转载推荐!网络总点击超过100000000次!
《盗墓笔记》《鬼吹灯》后悬疑小说新高峰,南派三叔激赏推荐!

塑造了一个悬疑小说新世界:一个专门调查各种神秘、恐怖、超自然事件真相的组织(民调局)以及他们所面对的世界。故事内容超级离奇、超级精彩!行文风格诙谐逗趣、悬念迭生,读之,让人欲罢不能。
我们都听说过,但从未见过!
历史上,各种诡秘案件、邪魔鬼怪自有各种能人异士来对付:帝王家尊崇的天师、寺庙修行的和尚、道士……民国时有【宗教事务委员会】,而现在,则是【民调局】。

千年以来各种骇人听闻、匪夷所思的诡秘案件的细节与真相。

媒体推荐
塑造了一个悬疑小说新世界:一个专门调查各种神秘、恐怖、超自然事件真相的组织(民调局)以及他们所面对的世界。故事内容超级离奇、超级精彩!行文风格诙谐逗趣、悬念迭生,读之,让人欲罢不能。

历史上,各种诡秘案件、邪魔鬼怪自有各种能人异士来对付:帝王家尊崇的天师、寺庙修行的和尚、道士……民国时有【宗教事务委员会】,而现在,则是【民调局】。

作者简介

耳东水寿,原名陈涛,大连人,70后,非专业作家。
《民调局异闻录》一书自从天涯杂谈连载开始,便引发巨大反响,受关注程度堪比当年《鬼吹灯》《盗墓笔记》。至今仍牢牢占据天涯杂谈小说阅读排行第一位。
《民调局异闻录》全书架构庞大,自成体系,风格诙谐逗趣、悬念迭生,读之令人欲罢不能。

目录
目录:
第一章  河底洞坑 / 001
第二章  特别案件处理办公室 / 007
第三章  下坑 / 013
第四章  冰大尸 / 020
第五章  财鼠 / 027
第六章  走魂灯 / 035
第七章  又见杨枭 / 042
第八章  肖三达 / 048
第九章  一人阵 / 055
第十章  逢魔必诛 / 064
第十一章 再见天日 / 072
第十二章 谜(1) / 078
第十三章 谜(2) / 085
第十四章  熟人 / 092
第十五章  香港行 / 100
第十六章  鬼宅? / 108
第十七章  玉塞 / 115
第十八章  画中人 / 122
第十九章  瘟神遁 / 129
第二十章  升级版 2.0 / 136
第二十一章 朱雀女子学院 / 143
第二十二章 典礼 / 151
第二十三章 吴仁荻和邵一一 / 158
第二十四章 玉 / 166
第二十五章 异象 / 173
第二十六章 尸油 / 180
第二十七章 惊变 / 187
第二十八章 地宫 / 194
第二十九章 吴仁荻的乱象 / 201
第三十章  万能油 / 208
第三十一章 陶项空 / 216
第三十二章 前因 / 223
第三十三章 灭祖 / 230
第三十四章 赵敏敏 / 237
第三十五章 追踪 / 243
第三十六章 乱斗 / 250
第三十七章 半尸 / 258
第三十八章 陶赵双亡 / 266
第三十九章 七五年 / 273
第四十章  陶何儒 / 280
第四十一章 傀儡 / 287
第四十二章 阴壁 / 294
第四十三章 濮大个 / 301
第四十四章 文身 / 308

文摘
过了两三分钟后,那股白烟又从洞内飘了回来。再回来时白烟好像有了灵性,先是围着我们每个人转了一圈,转到萧和尚身边时,萧老道用他还在流着血的大拇指,将白烟引到他摆的阵法那里。
白烟没理会那四枚铜钱,直接飘到酒盅里。我在旁边看得清楚,酒盅里萧和尚那几滴鲜血越来越少,眼看酒盅里的鲜血就要完全消失,萧和尚突然将酒盅扣在地上,外面的白烟瞬间消散。
酒盅在地面上抖动个不停,萧和尚压住酒盅,将摆在阵法外围的铜钱逐一摆在了酒瓶的底口。开始酒盅还能轻微地抖动几下,等第四枚铜钱摆上后,酒盅才彻底地安静下来。
我和孙胖子在民调局里看过太多类似的场景,对这样的阵法已经开始麻木了。不过熊所长就完全接受不了了,“萧老道,你这是变什么魔术?”
“你就当是在变魔术吧。”萧和尚龇牙一笑,“这个戏法一般人想看还看不到。是吧,两位领导?”
我和孙胖子同时哼了一声。萧和尚这套阵法应该是拜四方阵的变种,只是不知道最后为什么要扣起酒盅?它里面到底压制了什么东西?我用天眼都看不清白烟里面到底掺杂着什么东西。
看着萧和尚洋洋自得的表情,好像是在等我和孙胖子主动去问他。问他?我心里一阵冷笑,民调局资料室里几十万本资料书籍,我不会……去问欧阳偏左?
孙胖子永远对阵法这样的事提不起精神,“老道,整完了吗?整完了就向前走啊。”
“你们不想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吗?”戏法表演得很成功,却没有换来观众的叫好,现在萧和尚就是这样一种纠结的心态。
“没兴趣。我说老萧,你还走不走了?”我皱着眉头对他说道。看他有些失落的样子,我心里暗笑,叫你不主动说。
倒是熊所长对刚才的“戏法”很感兴趣,“老道,你刚才是怎么整的?教我两手,我回家好逗孩子玩。”萧和尚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你是来学戏法还是下来救人的?你有没有主次之分?都别愣着了,往前走啊!”说着起身不管不顾向前面走去。
熊跋被萧和尚弄愣了,“老东西吃了火药了?刚才还好好的,他这是抽的什么疯?”
前面只有洞口一条路,我们四人走出洞口,再往前走是一条甬路。越往前走就觉得越来越冷。孙胖子走在我旁边突然说道:“辣子,像不像?”他这句没头没尾的话把我弄愣了,“什么像不像?”孙胖子说道:“我们第一次见面,在水帘洞里面的那条路,和现在这条路像不像?”
孙胖子指的是进了水帘洞到鬼脸墙之间的那条路。经他这么一提醒,我才感觉倒真的有几分相似,“都差不多,地下路嘛,都一个德行。”
孙胖子还想说点什么,冷不防走在前面的萧和尚突然停住脚步,孙胖子差点撞到他身上。
“你……”孙胖子刚想骂人,就看见萧和尚的手电光照在前面的景象——甬路的尽头是一个宽大的内洞,里面散落着成堆的元宝,有几个人倒在了洞内不同的角落。有一个高大得离谱的人坐在洞中央,萧和尚的手电照在他的脸上,我看得清楚,这个人的瞳孔已经浑浊,分明死了多时了。
看清了这人脸上的相貌,萧和尚的手电竟然颤抖起来,“冰……冰大尸……”
“什么兵打事?”孙胖子没有听清楚,“老道,你手别哆嗦,晃得我眼花!”说着,孙胖子越过了萧和尚,想走近点看清楚。却被萧和尚一把拦住,“别过去!回来,快点!”说着,连拉带推把孙胖子拽了回来。
“老道,你干什么?我就看一眼,不动地上的金子,都是你的,行了吧?”孙胖子对萧老道很是不满。
“你以为我还有心思惦记金子?”萧和尚嘴上喃喃说道,眼睛却在盯着那具巨大的尸体。
我也走过去,有没有手电的光亮对我来说作用不大。我仔仔细细看了一圈,除了那个巨大的尸体外,再没有看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老萧,我没看见有什么不对。到底怎么了?”我说道。
这时,萧和尚回头看了我一眼,“小辣子,你什么都没看见?”说着他手指向那具巨大的尸体有些惊讶地说道,“你看不出来这具尸体有不寻常的地方吗?”
我又看了几眼,“就是大得离谱,再没什么了。”熊跋也凑了过来,他用手电筒照着看了半天,“这还是人吗?坐着就这么高,站起来能有三四米了吧?”
“你以为它还是‘人’?”萧和尚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不再理熊所长,还是对我说道:“你真的什么都看不见?”
“你自己看不见吗?”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天生的天眼说来就来,我找你下来不就是图个省事吗?”萧和尚说完,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那具巨大的尸体。过了好一阵,他才长出一口气,自己自言自语道:“真的什么都没有,真是邪了门了,这到底是不是冰大尸?一点尸气都没有。”
孙胖子听得糊涂,“老道,你说的冰大尸到底是什么?我在民调局都没有听说过。辣子,你呢?在资料室见过这个什么冰大尸的资料吗?”“没有。”我摇摇头,说道。

“等等,你们说的民调局是什么单位?我以前没有听说过公安系统还有这么一个部门。”熊所长听出不对了。不过孙胖子根本没把这个小所长放在眼里,“公安系统里你没听过的部门多了,你一个小所长插什么嘴?老道你说,这个什么冰大尸到底是怎么回事。”
“冰大尸,是无数死尸、冤鬼的合体。它本身并不算一个生物,一出现就是死的。这是以前朝鲜高丽王朝时的一种邪术,将无数冻死人的尸体施法后放置在一个极阴的地点,用巫术禁锢它们的灵魂,不让它们的灵魂脱离自己的身体。最后在它们的身上施展一种‘嗜术’,让它们相互啃食;通常一个尸体就将另外一具尸体啃食得干干净净。然后再找尸体啃食,到最后,只有一个尸体能‘存活’下去,这时它的身体会变得很大,从里到外都散发出来极阴极寒的死气。这个就是冰大尸了。”
听完萧和尚说完冰大尸的来历,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对,“你说这个什么冰大尸散发着死气?我怎么感觉不到?大圣,你说呢?”
孙胖子向我翻了翻白眼,“辣子,你骂谁呢?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会用天眼的?”
萧和尚低着头,眉头紧蹙,时不时地抬头看冰大尸几眼,“不可能啊?这是冰大尸没错,怎么一点也看不见他的死气?”
后面熊所长不干了,他下来得最早,现在早就被冻透了,正在原地跺脚,“萧老道,到底能不能进去?给句痛快话,能进就进去,看看里面那几个要钱不要命的小王八蛋怎么样了。要是不行也给句话,咱们掉头回去,上去再考虑以后怎么办。快点,别磨叽!”
萧老道不再犹豫,一顿脚,“就这一锤子买卖了!你们三个进去看看。”
孙胖子气得乐了,“呵呵,老道,你倒是打的好算盘,一锤子买卖,我们进去?你呢?”
“你懂个屁!”萧和尚边骂边从衣服里又翻出几样东西,一个小八卦镜,一把铜钱,一捆红绳,一小截香,几张符咒纸。“没有我,你们进去也是送死。”说着就这几样东西摆了个阵法,八卦镜的镜面对着冰大尸的方向,“你们进去,我在这里守阵,只要一有风吹草动,我就让你们回来,保险一点。”
孙胖子将信将疑,眼瞅着萧老道说:“真的假的?一有动静,你不会先跑了吧?”“我是那样的人吗?”“我怎么知道,和你又不熟。”
我把孙胖子拉了过来,怕他就这么说下去就没完没了了。熊所长也跟了过来,萧老道说的话他完全不相信,一个神棍而已,还什么冰大尸的,不就是一具尸体吗?只是碍着我和孙胖子的面子,他才没有出口呵斥。
我们三个进入了内洞之中,没敢靠得冰大尸太近。在洞内转了一圈,地上躺着的几个人正是之前下坑的那六个人。这六个人早已经死透了,他们脸上的表情正是萧和尚在坑口烧纸露出来的那几副遗容。
我故意靠近了冰大尸几步,离得近了还是感觉不到它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在我们三个准备把这六具尸体抬出去的时候,洞里面突然开始剧烈地震动起来。开始我还以为是冰大尸有了什么异动,但马上就看见萧和尚连滚带爬地冲进了洞内,“塌方了!”
外面洞口突然掉落下一堆大石头,把洞口堵得严严实实。幸好萧和尚够机警,觉得不对马上就冲进了洞内。
“妈的,老子命大,这都没死成!都过来搬石头,不在这儿待了,出去再说!”萧和尚大声对我们喊道。
孙胖子看了看洞口的乱石堆,“老道,你怎么整的?能把石头整下来,还没砸着你。老天没眼……”
我正向洞口走去的时候,突然头皮一麻,瞬间有种强烈的感觉,有人在暗处盯着我们。就在这时,熊所长回头要对我说话,却突然愣住了,手指着我身后的方向说不出话来。我回头一看,后面的冰大尸脸上的表情已经变了,正笑眯眯地看着我们。刹那间,一股冲天的死气在洞中弥漫开来。
“它……笑了!”熊所长手指着冰大尸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一把把他拉了过来,“我他妈的看见了!老萧!现在怎么办?”
萧和尚用实际行动回答了我,他抄起背后的猎枪对着冰大尸就是两枪。“砰!砰!”冰大尸晃了一下,随即找到了攻击的目标。
“嗷!”冰大尸狂呼一声,龇着牙就向萧和尚扑去。我和孙胖子掏出手枪对着冰大尸的头部就是几枪。子弹打在它的头上效果并不大,只是弹头的咒文在冰大尸的头上燃起一缕白烟。冰大尸好像连疼痛的感觉都没有,根本不理会我们,只是一味地追赶着萧和尚。
别看萧老道奔七十的人了,身形步法还是相当的利落,比起一般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要强太多。他利用洞内的地形,闪展腾挪,冰大尸离他七八米的距离,就是奈何不了他。
萧老道边跑边气喘吁吁地喊道:“别……干看着!你们……倒是干点什么!”
熊所长没见过这阵势,听了萧和尚的话才反应过来,一把抄起背后的猎枪走了几步对着冰大尸的头部就是一枪。“砰”的一声,他离得近,这一枪打得冰大尸一侧歪,回头看向熊跋时,熊所长的第二枪又响了。这一枪正好打在冰大尸的面门,打得冰大尸后退了几步。
这两枪把冰大尸打出了火,它缓了一会儿,眼睛一动不动地瞪着熊所长。就在熊跋掰开枪管,要换子弹时,冰大尸突然张嘴,一股白色的气体喷向熊跋。

熊所长没想到冰大尸会来这一手,再想躲闪已经来不及,白色的气体喷在他的身上,形成了一团白雾将熊所长笼罩住。随即,这团白雾顺着他全身的毛孔钻进了熊所长的身体里。熊所长双眼一翻,栽倒在地。
“老萧,老熊怎么了?有没有救!”我大声地向萧和尚喊道。
萧和尚趁着熊所长给他争取的这点时间,已经跑到了洞内的另一头,“老熊中了冰大尸的死气。快点把冰大尸收拾了,时间快的话,老熊还有得救。”
孙胖子说道:“你说得轻巧,能收拾早收拾了。”
我和孙胖子对着冰大尸的面门继续开枪,不过还是只能打出一缕缕的白烟,除此以外,没有任何作用。
“没用,冰大尸的皮肤本身就是一个冰壳,你们的子弹根本打不进去,再想别的办法!”萧老道已经换好了猎枪子弹,不过刚才那一幕他还心有余悸,犹豫了一下,还是不敢轻易招惹冰大尸。
我试着将几发子弹打在冰大尸面门的同一点上,不过它的身体坚硬的程度超出我的想象,连续几发子弹的冲击力竟然还是打不穿它表层的“皮肤”。好在冰大尸因为刚才喷出的那口死气好像消耗了点精力,它还没有缓过来。
转眼之间,弹夹打空。我换弹夹的时候,摸到了三叔几天之前给我的那把短剑。脑子里突然闪出了三叔给我讲过的那个画面:吴仁荻一刀豁开了怪物的身体……
我一咬牙,把短剑拔了出来。旁边的孙胖子吓了一跳,“辣子,你想干什么?手刃它?子弹都不管用,你那把匕首能干吗?别乱来,我可都指望你了呵。”
我没空和孙胖子扯淡,趁着冰大尸还没有缓过来,我试试能不能在它身上来一刀,不敢奢望能一刀捅进去,最好能划个口子什么的,我的子弹好向里边打。
我猫着腰刚走了几步,正准备下一步动作,突然冰大尸的脑袋转向了我这边,它浑浊的瞳孔正直勾勾地盯着我手里的短剑。它突然张嘴,对着我又喷出一股死气。
和它的距离实在太近,这一口死气我是避无可避。完了!当时我全身冰凉,双手下意识地挡在头前。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我手中的短剑剑刃竟然将那股死气一分为二,被划开的两股死气瞬间消散。
现场不光是我、孙胖子和萧老道,就连冰大尸也惊呆了。它后退了几步,突然鼻子猛的一吸,刚才钻进熊跋身体里的死气又冒了出来,被冰大尸吸进了身体里。
“辣子,你等菜啊,捅它!”孙胖子也看出来便宜,对我大喊道。
“小辣子,你看着它,别让它乱动,我去看看老熊。”萧和尚三步并作两步蹿到熊所长的身边,测了测他的脉搏,马上开始给熊跋做起心脏复苏术。也不知道他是在哪儿学的,几下心脏按摩术做得有模有样。不过,这一个流程下来,也没看见熊所长有苏醒的意思。最后,萧和尚一咬牙,嘴对嘴对熊跋做起人工呼吸来。
我扫了一眼熊所长的情况,对萧和尚说道:“老熊还有救吗?”
萧老道借着人工呼吸的间歇说道:“老熊的死活不用你操心,你安心对付冰大尸就行了。”
冰大尸对我手中的短剑是相当的忌惮,就连我刚才和萧和尚说话的时候,它都没敢上来偷袭。
它只是不停地向后退去,最后直至退到洞内的一个角落。它不冲过来,我也不敢轻易上去给它一刀,我们距离七八米,就这么一直僵持着。
萧老道那边传来熊跋有些虚弱的声音,“我靠,刚才……怎么回事?老道!你亲我干什么!”
听见熊所长醒了,我不由自主地向他的方向看了一眼。就这么一走神的工夫,可能是感到熊跋的苏醒对它不是一个好苗头,冰大尸动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