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学.pdf

中国社会学.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中国社会学》(第十卷)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编著,收入国内社会学研究领域知名学者苏国勋、李猛、周雪光等撰写的专文,在“中国经验”、“社会管理思想与社会理论”等社会学研究领域取得诸多进展。

编辑推荐
《中国社会学》(第十卷)是社会学研究前沿论文集,收录了最近几年社会学和人类学领域内关于“社会理论与社会治理思想”、“中国经验”、“经济与社会”等几大热点问题的优秀研究论文和报告,对中国社会制度、社会理论、社会经济等诸多重要方面进行了历时分析和片段式的个案分析,展现了当今学术界对以上诸领域的最新认识,是不可多得的社会学和人类学研究导引。

目录
社会理论与社会治理思想
韦伯关于中国文化论述的再思考  苏国勋
自由与秩序:西方社会治理思想的演进  张旅平 赵立玮
“社会”的构成:自然法与现代社会理论的基础  李猛
知识分子与政治  李钧鹏

中国经验
中国经验的环境之维:向度及其限度——对中国环境社会学研究的回顾与反思  包智明 陈占江
跨体制社会资本及其收入回报  边燕杰 王文彬等
政府内部上下级部门间谈判的一个分析模型 ——以环境政策实施为例  周雪光 练宏
反学校文化与阶级再生产:“小子”与“子弟”之比较  周潇

经济与社会
村企关系的演变:从“村庄型公司”到“公司型村庄”  郑风田 阮荣平 程郁
市场里的差序格局——对我国粮食购销市场秩序的本土化说明  熊万胜
国家、资本市场与多元化战略在中国的兴衰 —— 一个新制度主义的公司战略解释框架 杨典

海外研究
埃及社会运动中的机会结构、水平网络与架构共鸣  周明 曾向红
税收、租金与治理:理论与检验  马骏 温明月

文摘
韦伯关于中国文化论述的再思考
苏国勋
  [提要]本文针对韦伯的《中国的宗教:儒教和道教》一书中西文化比较研究中的得失提出了个人的一些管见,指出由于时代的局限,韦伯像他那个时代的大多数欧洲思想家一样具有“欧洲中心论”的思想倾向,这导致他在论述包括中国宗教在内的东方宗教时显露出极高的睿智和洞见,同时也含有许多曲解和误读。譬如,他判定道教是“纯粹的非理性”,进而把包括儒释道三家学说在内的东方宗教界定为“神秘主义”类型,并与西方的“禁欲主义”宗教—文化类型对列成犄角之势,构成了韦伯视野中的东西方文化—历史比较研究的基本格局。文章认为韦伯对中国文化的这些见解既和他的比较研究的理想类型有关,也与他思想深处源于古希腊的理性哲学和中古希伯来的信仰意识所奠定的欧洲文化统一性具有深刻的联系。

一、巫术、神秘主义是所有宗教的构成要素
韦伯对中国文化—历史的理解可谓瑕瑜互见,既有许多真知灼见和发人深省之处,同时也存在着许多曲解和误读。譬如他将中国文化的总体性质判断为“理性地适应世界”,而把西方文化的性质界定为“理性地支配世界”(韦伯,2004b:332),就是在长时段中对中西文化的整体特征做画龙点睛式的概括,表现出极高的睿智和深刻的洞见。但毋庸讳言,他对中国文化某些细节的认识上也存在许多重大缺失,这里摘引几条:“一般而言,在中国,古来的种种经验知识与技术的理性化,都朝向一个巫术的世界图像发展……的确是有一种巫术性的‘理性’科学的上层结构,涵盖了早期简单的经验知识(其踪迹到处可见),并且在技术上有着不小的才华,正如各种‘发明’所可证实的。这个上层结构是由时测法、时占术、堪舆术、占候术、史书编年、伦理学、医药学,以及在占卜术制约下的古典治国术所共同构成”(韦伯,2004b:273、276)。“中国这种‘天人合一的’哲学和宇宙创成说,将世界转变成一个巫术的乐园。每一个中国的神话故事都透露出非理性的巫术是多么的受欢迎。粗野而不谈动机的神祇从天而降、穿梭于世界而无所不能;只有对路的咒术才奈何得了它们。准此,解答奇迹的伦理理性是绝对没有的”(韦伯,2004b:277)。“在异端教说(道教)的巫术乐园里,具有近代西方特色的那种理性经济与工技,根本是不可能的。因为一切自然科学知识的付之阙如,是由于以下这些根本的力量(部分是因,部分是果)所造成的:占日师、地理师、水占师与占候师的势力,以及对于世界的一种粗略的、深奥的天人合一观。此外,道教所关心的是(官职制的)俸禄化——巫术传统的支柱——下的所得机会。不过,这个巫术的乐园之得以维持住,是因为儒教伦理本就有与其亲和的倾向”(韦伯,2004b:310)。“就其作用而言,道教在本质上甚至比正统的儒教更加传统主义。观其倾向巫术的救赎技巧、或其巫师,即可知别无其他可以期望的。为了整个经济上的打算,使得这些巫师将关注点放在维持传统,尤其是传布鬼神论的思想上。因此,‘切莫有所变革’这个明白且原则性的公式,归于道教所有,是一点也不令人惊讶的。无论如何,道教与理性(不论入世的还是出世的)生活方法论之间,不仅无路可通,而且道教的巫术还必然成为此种发展趋向的最严重障碍”(韦伯,2004b:283)。“道教已然是绝对非理性的,坦白地说,已变成低下的巫术长生法、治疗术和解厄术。道教应允可以为人祈免夭折——被认为是罪恶的惩罚……任何与‘市民的伦理’相近的特征,几乎不可能在道教里寻获”(韦伯,2004b:272-273)。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