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与冢.pdf

  • 类 别文学
  • 关键字
  • 发 布2014-05-28 05:36:00
  • 试 读在线试读
墓与冢.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杨英编著的《墓与冢》从两位中国去日本的留学生,王香久、秦思黎与日本学生池田四郎的友谊开始。三个人结义金兰成了异性姐弟。
秦思黎和池田四郎同时爱慕王香久的美貌,聪慧。善解人意。
1937年7月7日日本政府悍然发动了卢沟桥事变,秦思黎毅然回国参加抗日,王香久也在池田的帮助下回到祖国。池田是个热爱生活珍重友谊的青年,他反对侵略战争,他多次向王香久发誓:“我的枪口绝不对着姐姐和她的祖国。”
1938年3月,徐州会战白热化的进行着,身为战地医官的王香久正在帐篷里正为一名军人做手术时,我军阵地丢失了。池田少尉带领日军冲入帐篷,池田念及姐弟情谊,放了王香久等人。
在军国主义的毒害下,池田蜕变成一个杀人狂,他在处理战俘,杀害平民的罪恶活动中屡建“战功”成了一名死硬的法西斯份子。
在徐州会战的最后阶段,台儿庄战役中。秦思黎和池田四郎在肉搏中相遇,秦思黎砍伤了他的脖子,池田戳透了秦思黎的肚子,两个人在奄奄一息中想起了当年的友谊,想起了他们共同的姐姐,池田很后悔。他觉得自己被愚弄了……
战争过去了70多年,年迈的王香久在“英雄墓”凭吊亡夫秦思黎的时候。与前来“鬼子冢”扫墓的池田妻子邂逅相遇,池田妻子正急性发作心绞痛。王香久救了池田妻子的命。从此。两位老人开始了对徐州会战回忆,认清了当年日本军阀的丑劣本质。引出了这段故事。
《墓与冢》告诉了人们:对一个日本人的拯救。代替不了对一个好战的民族的感化,善良的人们警惕吧,军国主义的危险就在我们身边……

编辑推荐
杨英编著的《墓与冢》以无人揭示过的大量资料,描写1938年元月开始5月结束的徐州会战翔实过程。徐州会战在中国抗战史上是及其精彩的一页,也是国共两党密切配合,山东、安徽两省的人民群众鼎力支持的一篇战争杰作!本书以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将战争实况半连成史诗般的长篇作品。同时以前所未有的大量事实揭露了日本军国主人和日本兽军的残忍与卑劣。本书最大的看点是戳穿了日本军阀所渲染的“丛林哲学”“樱花理念”“武士道精神”的邪恶本质!

作者简介
    杨英,北京市劳教局警官、中国法学会法制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著名大墙文学作家。自 1981年在省、市级报刊发表诗歌、散文100多篇。1993年以后编剧法制内容的电视连续剧《大墙内外》、《良知复活》、《脊梁》均由中央台播出,反响很大。

    1995年发表法制小说《爱之魂》、《在地狱与天堂之间》、《在新生与垂死的岔路口》、《执行前的采访》等十几部。

    2000年以后沉淀于多年积累的素材之海。2008年重新崛起,发表了崇尚良知的长篇小说《京城唐八姐》。

目录
卷首语
题记
第一章 缘分乎?冤家路窄耶?
第二章 美女遇上了无名英雄
第三章 战争的机器在高速运转
第四章 同归于尽的滕县战役
第五章 得道多助,世界舆论倾向中国
第六章 日本传遍哀嚎
第七章 洋子杀人找刺激——香久聪敏斗顽敌
第八章 大战之前李宗仁做足了思想工作
第九章 秦思黎再立战功,池田四郎成了杀人机器
第十章 “跟鬼子斗心眼,中国人总是胜他一筹的”
第十一章 庞将军豁出老本张军长捐弃前仇
第十二章 茶叶山英雄殉国,59军乘胜追击
第十三章 日本鬼子的逻辑:胜则奸杀抢,败则求和谈
第十四章 中国人授勋鼓劲,日本人自杀表忠
第十五章 刘士毅先玩空城计,再设伏击圈
第十六章 兵民是胜利之本
第十七章 台儿庄决战之前
第十八章 矶谷廉介贪功冒进,李宗仁巧布战局
第十九章 李白二将和矶谷板垣巅峰对决
第二十章 十三太保扼守台儿庄
第二十一章 孙连仲苦撑危局,汤恩伯作壁上观
第二十二章 昔日金兰如今死敌
第二十三章 装口袋打狗全歼贼寇
第二十四章 四十八烈士
第二十五章 武汉、东京各自举行了记者招待会
第二十六章 对待烈属态度迥异
第二十七章 徐州大突围
第二十八章 王香久再一次遇上了冤家
尾声

序言
墓者,英魂墓也。
冢者,鬼子冢矣。
墓中埋葬着近7000名中华民族的优秀)L-k,抗日将士的忠骨英魂。
冢里掩埋着4000~个为“忠君”而“玉碎”的法西斯亡命之徒的躯壳。
墓与冢座落在中国山东省南部的一个县级大镇——台儿庄。
那是在整整70年以前,这里发生过一场震惊世界、惨绝历史的战争,中国历史上称为徐州会战或是台儿庄大捷。日本历史上称为自明治维新以来最耻辱的一页。
1938年4月6日,在清理战场时,台儿庄守将池峰城将军请示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上将对7000名中国军人的遗体如何安葬……
池峰城将军问:“报告总司令,我军27师、30师、31师共牺牲近7000名将士,这些烈士遗体是否就近安葬,还有日军的4000名遗尸是否火化后就地掩埋?”
孙将军想了想,正要回答,站在他身旁的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徐州会战的最高指挥者李宗仁上将接过话来:“……将我军牺牲的将士查验造册,树碑立传,葬在庄西的那片开阔之地,让他们的灵魂得以安息,以供后人铭记;将那4000多个鬼子尸体按照日本人的葬法就地火化,埋在庄东,让他们的灵魂在那里反省……”孙连仲、池峰城同时喊出:“是!按长官的训示办!”
当地的群众称抗日将士墓为“英魂墓”,叫日本人坟为“鬼子冢”。
本篇纪实小说就此得名《墓与冢》。

文摘
这天早上,她刚刚做完一套陈氏太极准备用餐,突然收到一封来自日本的信函。那信封上是一手娟秀而功底十足的日文片假名书法。下面有几个颇见功力的中国汉字——王香久女士亲启。
王香久打开了信,这是一封充满感激之情的感谢信。
池田盼子委婉而凄凉的声音立即徘徊于耳畔。
“敬爱的王香久女士:我想称呼您为恩姐。您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向您致以日本式的庄重鞠躬。历经长时间的寻访,在贵国政府的鼎力帮助下,我终于找到了您。能与您通信,是我本人和家族的荣幸。
“我是支那圣战中池田四郎大尉的遗孀,我叫池田盼子,现年89岁。那场战争使我们池田家族玉碎了三个年轻的男子,而多了三个柔弱无助的寡妇。我这次去贵国台儿庄就是为了凭吊亡夫池田君的。或许是一种缘分吧,得到了您的救助,使我有了一位恩姐……”
王香久呼吸急促,心率加快起来。她把信往桌子上一拍,自语道:“恩姐?我要认你这么个妹妹吗?你开口是支那圣战,闭口是悼念亡夫,你现在还在怀念那个天皇的宠儿,武士道的亡灵,你有什么资格给我写信……”
儿媳孙冶看到从不发脾气的婆婆如此盛怒,忙来劝慰。
王香久把那封信又是一摔,对孙冶说:“咱们救的那个日本老太太来信了,她是侵华日军池田四郎的遗孀,她现在还把那场侵华战争称为‘支那圣战’,还在悼念她那个刽子手的亡夫,还在为日本军国主义扬幡招魂,她还要认我当她的恩姐,真是厚颜无耻,现在她吊唁池田,和那些日本的高官参拜靖国神社有什么区别!”
孙冶看了看那信,她似懂非懂,然后放在桌上,平和地对王香久说:“妈,您先别生气,我看还是先把人家那份感恩的情意收下,然后再分析一下信的内容,我们要理性地对待这封来信。”
王香久想了想,点了点头:“对,好孩子,你比妈沉稳。”
日本名古屋
买菜回来的池田盼子一眼就看见了信箱上插着的那封由异国寄来的很厚的信。
盼子进屋忙开封阅读。
王香久严肃的声音在信中回响:池田盼子女士,你的一片感激之情让我们感到欣慰,你信中提到了所谓的‘支那圣战’,这种提法是令人反感的。我们中国人从来没有去找你们日本打仗,那场战争是你们侵略中国而引起的,应当叫侵华战争。再者,你讲到你的丈夫和池田家族中有三个人“玉碎”了,这种说法让人恶心!
“在我们中国有句古谚,叫‘宁为玉碎,不求瓦全’。意思是宁为真理而献身,不为谬误而保全。你们日本人侵略中国是为真理而献身吗?你们是为野心勃勃的日本军阀充当炮灰,你们有什么资格把阵亡者称为‘玉碎’。
你在信中称自己是池田四郎的遗孀,这可真是冤家路窄,提起你的池田四郎,可以告诉你,我们是异校的同学,他让我感到又爱、又恨,也让我感到惋惜,我是徐州会战的亲历者,那时我是上尉医官,我对池田的了解可能远远比你详尽。”
池田盼子把信翻到了第二页,第三页……
她拿出了纸和笔,笔尖在信纸上娴熟地书写着。
27天以后
王香久接到了盼子的回信。
她阅读着:恩姐,来信均悉。听说您是一位研究二战史学的专家,又了解我的夫君我希望得到您的指教,更希望得到一些有关我夫君的史海拾遗。说实话,我和我夫君共同生活的时间,包括结婚假期和他立功省亲假期,一共只有23天。那场罪恶的战争毁灭了日本200万个幸福家庭。为了方便联系,我希望今后用电脑取代书信,我的E-mailer电址是:名古屋@料料.com
王香久立即打开电脑,按照E—mail地址开始了和池田盼子的网上联系。
日本名古屋
池田盼子在网上阅读着王香久的电子邮件。
盼子似乎听到了王香久深沉而又严肃的叙述。
这清晰的声音,把人们带回了那段烽火连天的岁月。
那是在中日双方早已开战的1931年。在辽阔的中国土地上,到处能听到这样的歌声:“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无数的宝藏,还有那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九一八、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当时正上高中的王香久在父亲的支持下,从遥远的四川盆地来到了敌国日本。她……
P3-4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