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病.pdf

公主病.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公主病》讲述了大启朝经过政变,先皇驾崩,二皇子继位。唯一的公主慕容绯被南溟少主朱子带离宫中,在民间过了近三年时间,朱子对阿绯百般疼爱,当朝大将军傅清明的到来打破这份平静,原来傅清明才是阿绯的驸马。在傅清明引导下阿绯发现了朱子的秘密,同时也知道朱子在她身上下了蛊。朱子发现傅清明来到,被迫逃离。伤心的阿绯茫然之际,被傅清明威逼利诱带着回京。阿绯见到疼爱自己的皇叔祯雪,往日的记忆一点一点恢复,阿绯发现父皇的死跟傅清明有关系,便设计要对付傅清明。皇叔的态度暧昧不明,从小跟阿绯一起长大的国公爷厚待步轻侯和曾经为阿绯老师的侍郎方雪初一心要帮助阿绯,皇帝京内的几股势力角力,傅清明被合力设计,重伤垂危。而另一方面阿绯发现皇叔其实早就病故,现在的皇叔是朱子假扮,阿绯费尽心思逃出京。

编辑推荐
《公主病》
晋江畅销言情天后八月薇妮继《花好孕圆》《我的如意郎君》后最新古言力作!
傲娇侠气的公主VS忠犬腹黑的将军。
赠送台湾著名漫画家依欢绘制,八月薇妮签名的精美海报。
超值赠送两万字超长番外!
不可否认这世间有的人就是天生好命。
可究竟滋味如何,那便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真夫君?假夫君?系我一生心
真皇叔?假皇叔?负你千行泪

名人推荐
缘结守---相遇是缘分结下这场缘分再用尽一生守护。
可惜的朱子做到了开端却在最后用尽一生守候!
良好的情缘之于两人是良性的作用,进而让周遭的人都感染了好的氛围,也就是说这两人的爱情是种善缘可以渲染并帮助周遭的人成长得到正向能量回报。而不被大家祝福反而被排喧阻碍的情感,强行在一起除了让两个人彼此受伤之外,周遭的人都会被波及,朋友做不成反而成仇家,甚至很多原本好的事物也会因此变质进而变得更难堪。
朱子对宝贝绯的感情深不可测,甚至随时有着破釜沉舟的决心。
他可以为宝贝绯放弃一切,尽管在他与所有遗民都认为的那种融入骨子里的复国决心。
可是他对爱情的渴望令人感到深沉般的飞蛾扑火。
那两年妙村日子该是多么惬意?!
他与宝贝绯就像平常小老百姓一样男主外同时男也煮内,男耕女织=男耕作打杂糊口养家做菜,女的编织梦想浮生若梦逗逗芝麻糕吃饱睡饱...
我又不禁想起那个吃了很快乐且因为吃的太撑回回都让朱子帮他揉肚子的宝贝绯,还有这场回忆画面,那种平淡自若的优闲时光....
朱子说宝贝绯其实不用吃撑他也能帮她揉肚子...
我想宝贝绯的神脑回路对于目前的现况,伤心难过一定有,但是要纾解开自己必定很艰难,因为她从未真正认识了解自己内心的想法与探索内心世界。
还有更多的是宝贝绯没办法排解自己对于真实答案的预想与猜测带来的忧伤。
死了便会一了百了,但是伤痛深埋心底,她不知该怎么办!
就像现在的朱子痛不会比她少,他想做的说的其实是件简单的梦想,可是偏偏能够被祝福的身分与人物就不是他也从头到尾没他什么事情。
我心真痛!
傅大神是老天眷顾的,从来尽管他与宝贝绯是政治婚姻,但是他必须非得与宝贝绯在一起不可。
大家眼中心理的政治需求目的也好,他自己爱慕的心意也罢,全国人民爱戴傅大神的心之所向与良才得匹配公主,种种条件都驱使他必须与宝贝绯成婚。
傅大神跟朱子都爱她,可是条件环境摆在那,朱子先天就不足了!
而傅家多么忍辱负重即使被皇帝猜测杀害却不叛国依旧待公主好依旧是大启国栋梁。
有时命运常常开大家一个玩笑。那个玩笑还让人笑不出来,心碎了继续死撑忍着,翻不过越不过那道名为痛苦的山,便只能日夜撕扯煎熬,就像那个疯纸蝶一样。
有时我也会觉得朱子至少曾经拥有过,毕竟他的身分摆在那,是未来的王上。
到时候不仅是心中幻想渴望,多少东西他都必须被迫丢掉,宝贝绯跟着他除非是当平民百姓,否则若为王后必然不得善终。
躲得过暂时却躲不过宫中险峻与人心阴谋叵测。
就像异国婚恋一样,就算大启国一直与南溟交好,却绝对不会做出于未来有伤害或是对现况有偏移的决策。
所以朱子的愿望终究被辜负!可怜生不逢时--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
((爱上我,累了你,让你伤心忧心流眼泪。))--宝贝绯好腻害啊!XD
薄衾小枕凉天气,乍觉别离滋味。辗转数寒更,起了还重睡。毕竟不成眠,一夜长如岁。
也拟待、却回征辔,又争柰,已成行计。万种思量,多方开解,只凭寂寞恹恹地。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
网友:kikiathena

作孽啊。多久不更新,一更新就给个这个揪心的开端。
说的对啊,会双死的,不仅仅是鸳鸯。
祯雪对阿绯来说,是个亦兄亦父的存在吧。
傅清明是对等的另一半,可以‘欺负’她,她也可以‘欺负’他,两人之间是对等的爱情关系。
而祯雪对于阿绯来说,却是一个永不索取的港湾。
祯雪只要阿绯好,阿绯可以跟他撒娇,可以向他求助,可以找他寻求安慰,他却从未向她索取。
也许祯雪是爱阿绯的,但他认为阿绯值得更好的人来爱,所以他选择了以皇叔这个身份来担当——或者说皇叔这个身份让他只能担当——阿绯的父兄角色。
爱一个人是没有错的,错在为爱寻求不应该的回报。
祯雪爱阿绯,这个爱可能有男女之情,阿绯爱祯雪,这个爱不涉及男女之情,是对那些对自己好的人的维护和关心;祯雪不可能成为阿绯的夫君,为此他扮演了父兄的角色且不求男女之情的回报,他真的是个好男人啊~~~(阿绯本来就不能选他,会乱伦,暂不提)
傅清明爱阿绯,这是爱情,所以傅清明向阿绯索取妻子这个身份,阿绯爱傅清明,这是爱情,所以阿绯要闹傅清明、寻求被宠爱的感觉;这种情侣间的吵闹、亲密是爱情的标志,吵闹是为了确认爱情的存在,亲密是证实爱情的存在。
风梦蝶爱祯雪,这没有错,错在她一定要祯雪的回报。爱是一个人的事,相爱是两个人的事,要把一个人的事变成两个人的事,肯定得要另一个人同意不是。有时候听人说“我很爱很爱ta,ta却……”我就很无语,你爱ta是你的事,ta不爱你是ta的事,为什么要想着去决定他人的事情呢。
朱子爱阿绯,阿绯失忆的时候也挺爱朱子(失忆的人是有权利爱上别人的,就算没失忆,移情别恋也是你的权利),那时的朱子对阿绯的索取大概就是让阿绯陪着他。
之前朱子利用阿绯设计了傅清明,赢了傅清明,却输了阿绯。
阿绯的性子里有侠气,是很难容下这等阴损的事情的。
休说阿绯是还爱着傅清明的,只要阿绯不非常恨傅清明,这么设计傅清明,阿绯肯定要有阴影的。
阿绯前几章就在纠结这个问题:如果傅清明是该死的,那我这么做也许勉强说得过去;如果傅清明不是该死的,那我这么做就对不起傅清明了。她纠结了,那么就去找祯雪寻求慰藉。现在又发现祯雪约莫是已经不在了,而好像并不是坏人的傅清明已经被自己害了,朱子也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只给自己做饭的朱子了,她的心里充满了自责、愧疚和后悔。
那个无论自己做错了什么都会原谅她、包容她、安慰她的祯雪已经不在了;
那个自己做错了会被教训一顿然后帮她善后的傅清明也已经不在了;
那个任打任罚、任劳任怨的好厨师朱子也不再了;
突然发现已经失去了可谓生命中最熟悉、最重要的三个人的阿绯太伤心了。
她不知道怎么面对已经不太熟悉了的朱子;她不知道怎么平复心中对傅清明的愧疚;她也不知道祯雪的死她该找谁负责——所以当风梦蝶提醒她祯雪的离去后,假装坚强的阿绯再也坚强不下去了。
阿绯是个好女孩,除了好女子必备的善良之外她难得的还有侠气。好的女孩子都应该幸福的,朱子基本出局了,祯雪也被八月炮灰了,那么接下来傅清明大神——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网友:seraph_fd

作者简介
八月薇妮,晋江文学城当红作家,各种题材均有涉猎,尤爱古风。文笔流畅,描写细腻淡雅又不乏香艳,善于营造桃色的古典氛围,相信笔下每个故事都有自己的灵魂,故事的主人公会在属于他们的世界里真实地存在。至今完成十余部作品,已出版《我的如意狼君》、《花好孕圆》、《第三种绝色》等。拥有一大批读者粉丝群,大家称其为“爱情世界中的完美主义者”“情节永远尊重读者智商”。

目录
《公主病(上)》目录:
第一章公主娘子·1
第二章将军威武·20
第三章第一美男·43
第四章恐别倾城·61
第五章万千宠爱·82
第六章春水桃花·103
第七章又见皇叔·117
第八章强行侍寝·141
第九章宫里战争·167
第十章最爱的人·187
第十一章两情相悦·208
第十二章一念执著·231
第十三章殿下出马·252
第十四章忍痛割爱·271
《公主病(下)》目录:
第一章 行宫之夜·1
第二章 为龙为虎·15
第三章 真相惊心·34
第四章 南溟狂女·51
第五章 温柔怜爱·65
第六章 只是孩子·82
第七章 神魂颠倒·96
第八章 火蝶焚情·109
第九章 逃之风景·127
第十章 暗中守护·145
第十一章 翻山越岭·160
第十二章 历险虢北·177
第十三章 重归于好·197
第十四章 夫妻同心·220
番外救姻缘·253

文摘
版权页:



第一章公主娘子
宋守晚上回来的时候买了一尾鱼、两块豆腐,用草叶子包好提着往家走,大老远的就看见阿绯蹲在门口,双手捧腮,不时地摇晃着头,活像只小狗。
阿绯有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水灵灵的格外漂亮。她的眼神又好,清楚地望见宋守提着一条鱼,随着他走动,鱼尾在薄暮之中打了个晃,竟有那么几分撩人。
阿绯对那条鱼一见钟情,口水顿时就先涌了出来,从原地跳起来扯着嗓子叫:“相公,相公!”铆足了劲地跑上去,先抱着宋守亲了一下,然后注意力就全转到他手中那尾鱼上去了。
“相公,这鱼真肥!”阿绯垂涎三尺。
宋守听出了明显的咽口水的声音,阿绯看着鱼的时候眼神格外不同,有点像强抢民女为乐的恶少看见如花似玉的良家女子,那种恨不得一口吞掉的感觉如出一辙。
不过宋守觉得阿绯前生一定是只猫,对鱼总是情有独钟,不管是什么种类的鱼,她见了总会眉开眼笑,口水横流。
宋守道:“我特意嘱咐了卖鱼的小哥儿,留了这条肥的。娘子,你想吃红烧的还是清蒸的?”
阿绯皱起眉,觉得这个问题很棘手,实在让她难以选择,从路上一直走到门口,阿绯才期期艾艾问道:“相公,可不可以一半红烧,一半清蒸?”
宋守似笑非笑地望着她:“不过我记得前日你说要吃油煎的。”
阿绯的口水又涌出来,抓耳挠腮地懊悔:“是啊,我居然忘了,油煎好像也不错……”
宋守敲了一下她的头:“这鱼是新鲜打上来的,又太肥了……清蒸最好,明天再吃红烧的。”
“也好也好,那就明天再吃红烧的啊。”有人替自己选择了,阿绯立刻举手同意,又带点希冀地望着宋守,把“红烧”两字咬得重重的,生怕他忘了。
宋守看着她的眼神,声音柔和下来:“知道了……后天再买鲫鱼,给你油煎了吃好吗?”
“好!”阿绯立刻意气风发答应,眼神又闪闪发亮。
宋守看着这双眸子,就好像看到了漫天的星光。
宋守提着鱼进了厨房,见中午留着的零嘴果真都被清扫一空了,宋守不知道是该为自己精进的厨艺表示得意好呢,还是为阿绯的饭量表示担忧。
阿绯亦步亦趋地跟进来:“相公,油炸的小鱼很好吃,明天你再给我做点好不好?”
宋守笑着摇头:“好,只不过别一口气吃太多,一刻钟吃一条,还要记得喝水,不然会嗓子疼。”
“我知道,我当然照做了。”阿绯答应,大眼睛闪烁,明显带几分心虚。
宋守只扫一眼就看得极清楚,却不说破:“听话就好,那我明天再给你炸,你早上起来就能吃了。”
阿绯欢喜雀跃,在宋守身边转来转去:“相公你对我真好。”如果她是小狗,这一刻尾巴就会摇成一个风车。
宋守正在摆布那条鱼,鱼在路上就已经往生极乐,但是杀鱼的样子仍旧不免有些凶残,飞鳞溅血的,惨不忍睹。
宋守便道:“记得我对你好就行了……去洗手吧,乖乖坐着,一会儿就能吃了。”
阿绯嘻嘻笑着,凑过来在宋守的脸颊上亲了下,就跑了出去。
宋守回头望着阿绯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嘴角带着笑,眼中却透出几分落寞。
妙村的人都知道宋守是个绝世好男人,生得高大英俊。通常长得不错的男人都很有草包的嫌疑,但宋守不同,宋守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又能干又顾家,还很疼自家娘子。
但这样的绝世好男人的娘子,偏是个好吃懒做的,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还有点呆,唯一的优点是很能吃也很会吃,非要再说一点好处,那就是长得不算难看。
妙村的人提到阿绯,通常都会说“宋守那个绣花枕头的呆娘子”,不过阿绯脾气有些古怪,不管听到什么样的话都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唯一能惹她发火的似乎只有两件事:第一是吃不饱,第二是没吃到好东西。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