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油女官.pdf

酱油女官.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海报:

编辑推荐
一入幕僚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萌文教主【天如玉】《娘子在上》后再刷萌宠下限,【天下同萌】系列直达爆笑沸点!
落魄民女求饭票,摸爬滚打成一品女官
交来使,平水患,除贪乱,定江南
平步青云也就算了,还染指了摄政王!看清楚,是摄!政!王!国民男神有没有!
摄政王抚额:“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爱卿,你真真是……太缺德了。”

作者简介
言情作家天如玉,常驻晋江写作。作品风格以轻松诙谐为主,大气洒脱,积极励志,深受读者喜爱。
已出版《共君一醉》《娘子在上》《我家有个上神大人》《公主出没,群臣小心》《Q恋合伙人》等多部长篇小说。

目录
目录

楔子

卷一:节操浮云
第一章——第十章

卷二:平步青云
第十一章——第二十章

卷三:将子拖走
第二十一章——第三十章

后记

文摘
楔子
梁国已经乱套了。
自从崇光帝于半年前两脚一蹬崩了之后,江山交给了未满八岁的儿子,儿子交给了不到三十的皇后,朝政大权则交给了其十七弟晋王之后,梁国就乱套了。
说起来,梁国传到这一代幼帝手上不过才第六代,正值鼎盛时期,只是先帝这一走,委实匆忙得很,一下子便引发了大动荡。先是边疆外族蠢蠢欲动,接着国内以先帝亲弟——吴王为首的几位王爷因不满晋王辅政而发动了叛乱。
先帝骤崩,幼帝失怙,内忧外患,摄政临朝……
一时间,“天下大乱”成为百姓口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之一。
晋王萧峥受先帝临终嘱托,于国家危难之际毅然决然接手了这般纷乱局面,受封为摄政王,年纪轻轻便担当起总领朝政之重任,实乃大无畏,大智大勇,大大的英雄……
“这些话都是谁说的?给朕拖出去砍了!”
御书房内,小皇帝萧翊在听了礼部尚书对摄政王照例的吹捧之后,摔了一只镶玉青田石砚台,吹鼻子瞪眼,吓得礼部尚书缩着脖子不敢吭声。
“陛下息怒,张大人来是有事要禀的。”
随侍的小太监福贵小声在皇帝耳边提醒,好叫他早些收拾仪态,以免被摄政王的耳目把刚才的话给听了去。
这张大人也是,朝中所有人都知道小皇帝不满摄政王,他还敢在皇帝面前这般吹捧,这不是找骂么?
小皇帝虽然还未满八岁,在宫中见多了尔虞我诈,这点眼力还是有的,更何况李太后更是每日对他耳提面命:皇叔很可怕,接触需谨慎。
所以这一通怒火发完之后,他又元神归位,端着架子坐回书案之后,看向张大人:“卿有何事要奏?”演技之精湛差点让张大人以为刚才那一声狮吼是幻觉。
“起奏陛下,奉摄政王口谕,下臣来通知陛下与青海国女王联姻之事……”
“通……知……”小皇帝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怨念。
有这么跟皇帝说话的么?他是皇帝啊,居然用“通知”这个词,对摄政王用“奉”,对他用通知!
小皇帝脸色潮红,心跳加速,好半晌才幽幽的舒了口气,将思绪放到正题上:“你刚才说叫朕做什么?”
“奉摄政王口谕……”
你一定要如此激怒朕么?小皇帝额头青筋突突直跳,怨念无限。
张大人却毫无所觉,继续洋洋洒洒地道:“王爷言青海国国民骁勇善战,与之联姻可以形成抵御外敌入侵的屏障,如此才可专心应对国内叛乱……”
“啪!”这次摔得是描金檀木笔架,紧接着是书,从《春秋》到《史记》,各类大家文典……
托小皇帝的福,张大人充分接受了一把文化“洗礼”。
“滚!给朕滚出去!”
青海国是什么地方,那里是女子的天堂,男子的地狱。
那里的皇帝和大臣们都是女子,男子却如同大梁的女子一样,只能做最基本的工作,担任最不起眼的职务,还要在家里对女子言听计从。
摄政王居然让他堂堂一朝天子去娶青海国的恶婆娘?
好狠的心呐!
张大人已经被文化的“浪潮”给席卷出门,皇帝犹不解气,桌上的东西能丢的都被丢了,再无可以撒气的东西。他眼角一扫,干脆掀开了右边桌角上的紫檀木盒,一把抓出里面的传国玉玺,举手就要砸下……
“陛下这是在做什么?”淡淡的略带疏懒的声音自门外传来,随之映入眼帘是一道颀长的身影。
来人身着广袖玄端,领口和袖口处以金线绣了腾龙纹样,腰缠镶金绶带,侧垂紫穗白玉珏。漆黑如墨的发丝被整齐地束于金冠之中,眉眼俊逸,顾盼之间自有一股风流之态。只是那唇边微微勾起的笑意,虽然和煦如春风,却叫福贵的膝盖软了一下。
“参、参见摄政王。”
摄政王得了恩典,可免行跪拜之礼。萧峥目不斜视地一路走至皇帝跟前,垂下头来,深如幽潭的眼眸轻轻一转,自他举着的玉玺上扫过,敛去了笑容。
皇帝仰头看他,受这气场压迫,很不争气的膝盖也软了一下。
“陛下真是英明,知晓本王今日要来请陛下用玺,竟早就准备好了。”萧峥自袖中取出一份诏书,平摊在皇帝面前,轻轻抬手:“陛下,请吧。”
皇帝无语问苍天,福贵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的给他递眼色,您就盖了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
皇帝悲愤许久,心情沉痛地缓缓落印,快要盖上之时,一眼扫到诏书内容,正是去青海国求亲的国书,手下一顿,再也不肯按下。
一只手盖上他的手背,微一用力,尘埃落定。
“陛下放心,与青海国联姻只会对我大梁有利,你做得很好。”
萧峥取了国书,微微一笑,转身离去。如同来时那般,步履沉稳,广袖轻拂带出衣袂间的轻响,腰间玉佩摇曳。
皇帝犹自举着玉玺发懵,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一把丢开玉玺扯着嗓子干嚎:“父皇啊……儿臣不干了啊……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

陛下虽然不情愿,与青海国的联姻却是势在必行。
当今大梁国内形势危急,皇帝的亲叔叔吴王萧峻占据江东,与朝廷分庭抗礼,成天散布着萧峥意欲篡位的谣言。
萧峥原本要与之一战,但考虑到幼帝即位不久,根基未稳,届时形势稍有不利,那些大臣们便很有可能会趁机倒戈,还是决定暂时按兵不动。
与此同时,边疆的几个国家正对大梁虎视眈眈,萧峥唯有依靠地处中间的青海国来抵御,这样才能养精蓄锐,届时才好把萧峻等人一锅端。
想的是不错,可是思虑周全如摄政王,也没有想到这次联姻并不如想象中的那般顺利。
青海国女王今年已经十一岁,比皇帝陛下大几岁也就算了,问题是人家是大权在握、十分有主见的……小女王。而大梁却只知有摄政王而不知有皇帝,是以,她很不待见大梁的皇帝陛下。
具体情形是,一月之后,小女王陛下十分委婉地回了一封信给摄政王,言:“汝等以天朝上国之尊求亲于吾等化外之邦,孤心中实为难安……且两国风俗迥异,贵邦轻视女子,绑手折翼,缚足戮志。孤身为女子,莫敢适焉……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此事不妨作罢。”
萧峥接到信,一直在书房中踱步思考良策,愣是整整一天都没有出门,惹得其贴身护卫赵全差点破门而入查探情形。
一直到过了戌时,萧峥才终于打开了门,对赵全道:“本王想到法子了。”
彼时,得到消息的小皇帝正兴高采烈地准备庆贺,李太后更是在寝宫设了酒席准备与儿子欢饮一番,岂料刚入席,摄政王便带着另一封诏书匆忙而来,一把将皇帝陛下提溜进了御书房。
“陛下,本王觉得此时绝不可放弃与青海国的联姻。”
萧峥很清楚边关之外的几个国家也有意与青海国联姻,好打通入关通道,所以无论如何也要阻止了他们。
小皇帝被打断了庆贺大事正不高兴,听了还要联姻的话更加不悦:“皇叔,您究竟要做什么?!”
萧峥眉梢一挑,唇边那抹和煦却疏离的笑意再度弥漫开来,将手中诏书往皇帝面前一摊,点了点桌面:“请陛下用玺,大梁是时候实行一下新政了。”
皇帝撇嘴,对他口中所谓的新政委实不感兴趣。心不甘情不愿的举起玉玺,欲盖未盖之际,又好死不死的扫了一眼诏书内容,心中顿时悚然一惊。
什么玩意儿?要让女子入朝为官?这是什么劳什子新政?
如同很多次一样,一只手盖上他的手背,轻轻用力,尘埃再次落定。
“皇叔……”你疯了吧?
皇帝心中叫嚣,谁来告诉朕这不是真的!
“陛下放心,这只是权宜之计而已,大梁,仍旧是男子的天下。”萧峥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既然青海国认为大梁与之风俗迥异,那便顺应一下她们那边又如何?
萧峥出门不久,皇帝只听他对门外等候的某位官员道:“吩咐下去,明日于全国张榜,摄政王府将招募女幕僚入府,德行俱佳者,举荐入朝为官。”
皇帝惊得一屁股坐回椅子上,世界好疯狂,他不能适应了。
父皇啊,他真的不干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