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心欢.pdf

就爱心欢.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就爱心欢》讲述了:
十八岁生日,沈心欢亲眼目睹父亲被谋杀,凶手竟是她至亲至爱的小舅。
他撕掉伪善面具,将她推向万劫不复,一夜之间,她从高高在上的豪门千金沦为人人避之不及的疯子。
镇定剂、囚禁、捆绑接踵而至,她活在炼狱里,真正的凶手却在侵占她的家产。
心中所有的爱转变为浓烈的恨,她已臭名昭著无所顾忌,砸他的婚礼、打他的新娘,他所爱的,便是她所恨的。她不惧牢狱之灾,却万万没想到等来的竟是他的逼婚!
他是她的舅舅啊,他们怎么可以?
当曾经彼此厌恶的人在相濡以沫中滋生爱情,当曾经死去的人再次出现在眼前,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一个叫“欢欢”的女子闯入沈心欢的生活,她们有着一样的小名、相似的眉眼,她终于明白,自己不过是那个人的影子罢了。
《就爱心欢》由苏万万编写。

编辑推荐
苏万万的《就爱心欢》是关于原谅与被原谅的故事。女主人公沈心欢在自己生日的那一天亲眼目睹了男主人公顾君尧将自己的父亲推入大海。沈心欢不相信这是相伴自己七年之久既疼爱又关心自己的小舅顾君尧所为。因此,她对他的行为产生了疑惑。但她却不知顾君尧因往事一直误会她的家人,他和他的姐姐只能隐瞒身份,并随着姐姐嫁给她的父亲而来到沈家……

作者简介
苏万万,80后小射手,没心没肺乐天派,爱八卦爱旅游,资深宅女一枚。喜欢码字,享受写文的过程,以及那噼里啪啦的键盘声。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文摘
站在甲板上,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沈心欢这才明白什么叫做“碧海蓝天”,真的很美。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大海,乘的又是自家的游艇,无拘无束,心情格外的好。更难得的是,这是一次家庭旅游。除了常年忙于工作连面都难见上的父亲外,小妈和小舅也都来了。
在沈心欢八岁的那年,生母病故。三年后,父亲沈修文再婚,娶了比他小十六岁的继母顾兰。多年来,沈修文忙于工作,对沈心欢疏于关心,幸而有顾兰细心照料,时日长了,沈心欢越来越依赖她,还亲昵地喊她“小妈”。
至于小舅……
小舅是小妈的亲弟弟。提到他,沈心欢不由得失笑,她曾经一度偏执的不肯喊他舅舅,毕竟他不过大自己十岁。虽然,这七年里,他代替了父亲的角色,给予她关心和爱护,甚至连家长会都是他去。可是……
“小丫头,一个人想什么呢,这么乐不可支的?”
耳畔传来了熟悉的嗓音,低沉又清冷,沈心欢笑着回过头,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来人正是她的小舅顾君尧。此刻,他从舱内走出来,足有一米八五的身高,沈心欢只能仰望,她在他面前,不像十八岁,倒像个还没发育的小学生,矮墩墩的。
“小舅,你不是和我爸打球的吗,怎么不玩了?”
顾君尧好似没有听见,拿起桌上的冰镇香槟猛喝了一口,这冰凉让他躁动甚至愤怒的心情得到了暂时的平静。
“小舅不舒服吗?”沈心欢关切地凑了上来,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出海,总觉得他怪怪的,似乎满腹心事。
顾君尧却没有回答,只是坐在餐桌旁,岔开话题问:“怎样,这成人礼还喜欢吗?”
十八岁生日要来海边度假,这可是沈心欢软磨硬泡得来的,虽然听闻小舅没少帮腔,但她并不打算这么算了,嬉皮笑脸地摊手冲他道,“喜欢是喜欢,可这是爸爸的,你的呢?”
“什么?”
“礼物啊,小舅别装糊涂。”
顾君尧无奈,笑着说:“不明天才生日吗,少不了你的。”
“那是什么?小舅先告诉我嘛!”这些年来,她的生日他总记得,送的礼物也是最贴心的。
“你就这么想知道?”
他的语调突然一冷,扭过头,一双炯黑的眸子幽深地盯着她的脸,莫名的寒意席卷而来,沈心欢一慌,不由自主地心生胆怯。
然而,这种感觉也只是一瞬,随着顾君尧再次喝起香槟,一切又恢复了之前的祥和之态,以至于沈心欢以为自己刚刚产生了幻觉。
她又开始打量起顾君尧的脸,高挺的鼻梁、性感的嘴唇、如刀削般完美的轮廓弧线,无一不让她流连惊羡,尤其是他的眉眼,剑眉星目间自有一股硬朗狂傲之气,让人觉得他浑身上下都透着男性的野性魅力。
“小舅,”她花痴般的看着他的颜,有些惋惜的问,“长这么帅,怎么就没个女朋友呢?”
“谁说我没有女朋友的?”
“啊?”沈心欢一惊,她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啊,不由得好奇心爆棚,“是谁啊?”
顾君尧却蓦地眉宇一暗,并不打算回答,而是习惯性地掏烟,沈心欢眼疾手快地抢过来,“小舅,抽烟不好!”
他无奈笑笑,起身作罢,却见沈修文和顾兰挽着手出来了,便又坐了下来。夫妇二人靠在护栏边赏着风景,沈心欢也跟了过去,依偎在沈修文身边,偶有海鸥掠过头顶,惹来她惊喜地欢叫。
看着他们,俨然是亲密的一家人。而妻女在侧、事业有成的沈修文更是个幸福的男人,可是,他丝毫未觉,背后有一双充满仇恨的眼睛正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夜幕降临,整个世界一片宁静,海上也不例外。
沈修文酷爱桌球,打完已过凌晨,顾君尧提议去喝一杯,他欣然接受。
舱外空气格外的好,夜凉,整个人也跟着觉得畅快。沈修文喝着顾君尧递来的啤酒,随意地靠在护栏上,看着夜空发呆,享受这难得的安宁。
商场上的事太烦心了,这次也是趁着女儿生日,沈修文才得以出来放松放松。然而,顾君尧却一直和他聊生意,他有些烦了,“出来玩不谈公事。”
顾君尧一向聪明,这么多年来,也一直是沈修文的得力帮手。可是,这一次,他不识趣,居然还问沈修文,“姐夫,别人都说生意场上的人没一个是干净的,这话你怎么看?”
“这也没个绝对。”沈修文随意答着。
“那么,姐夫你呢?你觉得你干净吗?”
漫不经心的询问却带着难以言喻的压迫感,好似审问一般,沈修文不由得面色一红,有些羞恼,“君尧,你喝多了吧!”
说着就要走,可是一抬腿,沈修文就觉得一阵头晕目眩,顾君尧拽起他,笑着说,“恐怕喝多的人是姐夫你吧!”
“你敢在酒里下药?!”
沈修文瞪着顾君尧,怒不可遏。然而,对方没有回答,只是笑,笑得那样坦然、那样无所顾忌,却足以让他毛骨悚然。
“姐夫……”他终于再度开口,脸上的笑意更甚,“七年来,有句话我一直想问姐夫,你,可还记得夏正邦?”
夏正邦!!!
听到这个名字,沈修文犹如晴天霹雳,面色慌乱,连说话都结巴,“你你你……你是……”
然而,还不等他结巴完,顾君尧猛地一推,他人已朝护栏外掉去,栽下了数米高的船身。
“爸——”
P2-4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