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已婚.pdf

对不起,我已婚.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云上编著的《对不起我已婚》是一部畅销的都市言情小说。《对不起我已婚》讲述了:她初出茅庐,性子火爆,结婚前夕却遭遇男友背叛。他,成熟稳重,是不可多得的黄金单身汉。在遇到他之前,她从未想过会和只见过三次的男人谈婚论嫁。她嫁给他,却收拾好爱情,只想与他过井水不犯河水的婚姻生活,然而爱情总会在不经意中,慢慢降临。因为他一直张开关爱的羽翼,她爱上了他,却忘了他的别有目的。当那个曾经挚爱不期出现后,他的深情统统成了笑话,平地风浪中,这一次她再不会不战而败:我才是你唯一的妻子!

编辑推荐
云上编著的《对不起我已婚》讲述了:方扬是个事事都按部就班的好孩子。读书,谈恋爱,毕业,工作,准备结婚。可结果却是工作失败,男友背叛。命运让她看到相爱几年的男友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决绝地斩断了一切和过往的联系,于是换了新工作,遇到了冯彦均。这个只见过三次面的男人问她:方扬,你愿意嫁给我吗?方扬几番思虑,挑眉应道:嫁你又何妨?于是两人达成共识,看房子,买戒指,结婚。就这样,方扬和这个她并不算熟悉的男人闪婚了,一段本就不算牢固的婚姻就这样变得岌岌可危……她该怎么守护这段越来越不想舍去的婚姻?她该怎么从局中脱困而出,寻求新的开始?

作者简介
云上,江南人士,爱看书,爱写字,我慢慢写,你慢慢看。已出版《宝贝,爱永不迟》、《我在云上想你》、《我只是怕惊动了爱睛》、《许我向前看》。

目录
第一章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第二章 再见,我青春时代爱过的男孩
第三章 我把心停泊进你的臂弯
第四章 感谢那是你,牵着我的手
第五章 苦,冲开了便是淡
第六章 相爱是让彼此做自己
第七章 让时间说真话
第八章 爱久见人心
第九章 还好我们回头,还好爱情发生
第十章 任时光匆匆离去,我只在乎你
番外 孤独无罪

文摘
“来,小方,再喝一杯!”
“好久没看到像小方这么会喝酒的女人了,尽兴啊!再喝一杯!”
“怎么能不喝了呢!这一瓶酒都还没喝完呢!”
烟雾缭乱的酒店奢华包间内,在一桌子脑满肠肥的男人中间,一个娇小的女人显得极为亮眼。
她一身的职业装,.利落的短发垂到肩头,因为醉酒,脸庞泛着令人动容的桃红色,在场的所有男人都眼露精光,笑声不断,劝酒声,也愈发多了起来。
方扬在那群男人的劝酒声下已经喝了大半瓶白酒了,如今酒杯一抵在唇上,她就觉得恶心,已经满到喉咙的酒液好像就要呕出来一般。
可偏偏那群男人就喜欢看她这样为难的神色,劝酒声甚至更响了一些。
要命的是她根本不能推拒,坐在她身边的老板早就说过,如果能拿下这个单子,不仅是年底的红包能多拿,连加薪也是能商量的。
她咬牙切齿,看着又凑到自己唇边的酒杯,她在心里对自己说了好几遍加薪和奖金之后,硬生生地忍住拍桌子的欲望,张嘴一口闷了下去。
圆桌上的那些男人顿时鼓起掌来,笑得那样开心。
空了的酒杯被再度填满,临着她坐的一个男人说:“来,小方,把这杯喝了,咱们的合同,也就成了。”
忍忍忍!方扬捏着自己的大腿,暗自咬牙,刚想接过酒杯,却听到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了铃声。
方扬深吸一口气,对老板低声求道:“老板,我先去接个电话,你看成不?”
老板极其不悦地瞪了她一眼:“没听他说喝了这杯,单子就拿到了吗?喝了再去!”
方扬咬牙,看着那杯满满的白酒,心想:忍忍忍,她可真是忍不住了!
她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冲那给她倒酒的人吼道:“要喝你自己喝!”
老板喝道:“方扬,喝醉了吗?”
方扬冷哼:“老娘没醉,顺便再说一句,老娘我不干了,炒你鱿鱼!你爱让谁喝谁喝去,反正老娘不喝!给我滚一边儿去!’’说罢,一边拿过自己的外套和皮包,不顾一包间的人瞠目结舌的狼狈样子,大步流星地走出了这令人作呕的地方。
等走出包间,方扬被外面微凉的风一吹,觉得自己滚烫的脸颊凉了几分,刚刚义愤填膺的脑袋也清醒了不少,不过她完全没后悔炒了老板鱿鱼!
方扬听手机还在响,掏出来在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时,她微愣,表情一变就按了拒接,见那人还锲而不舍地打过来,她一狠心,干脆关机了。
她眼眶微红,拼命眨了眨眼睛,然后苦笑着套上外套一步一步颓然走开,这下好了,她刚没了男朋友就辞了工作,还有比她更倒霉的人吗? 方扬蹒跚着回家,远远见电梯门要关上了,便伸手有气无力地叫道:“等一下。”
电梯门在快要关上的那一刹那又重新打开。
一进电梯,方扬就感觉到了一种尤其诡异的氛围,电梯内原本有一对男女,女人明显比男人年纪大了许多,却偏偏装得柔弱不堪,已经满是皱纹的手捻着兰花指搭在男人的臂膀上。
由于那女人刻意挡住了,所以她没能看到男人的相貌,她不由得瑟缩了一下,走到了角落,对站在她身前的男人说:“一楼,谢谢。”
那男人按了一楼,却忽然转头朝方扬看了一眼,一双细长的双眸似笑非笑,唇角好像扬着,却又察觉不到丝毫笑意,令人毛骨悚然。
方扬咽了咽口水,这诡异的场景让她连刚才的那么一丝颓然都烟消云散了。
她极力把视线移开,可耳朵却不能闭上,所以,她听见那老女人娇娇弱弱的声音说:“彦均,我好像喝多了呢。”
男人只低低地应了声。
老女人不甘心,继续说:“彦均,等下送我回家哦。”
男人侧过脸看了眼老女人,平静如水的面庞上看不出半点异样:“秦董,我也喝多了,不能酒后驾驶。”
方扬咬唇抑制住想笑的冲动,心里还想着这男人的声音倒是不错。
老女人跺了下脚,将满是白粉的脸凑到了男人的臂膀上:“你舍得让我一个人回家吗?”
方扬别过脸,唇角的笑容是再也抑制不住了,这老女人也太恶心了吧。可下一秒,她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那被叫作彦均的男人忽然抬眸,轻飘飘地扫了她一眼。
以前方扬一直不相信眼神可以杀人,可这回她不得不相信了,这男人的眼神就像一把尖刀,刺得她浑身不爽,当下她不敢再笑,乖乖挪了挪脚步,侧过了身体。
方扬离开的时候那对男女还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她听到男人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说:“秦董,请自重。”
方扬走了几步,觉得身上还有被人看透的感觉,心里不甘,回头冲着电梯做了个鬼脸才走出了酒店。
方扬不舍得打车,走了老远的路,找到了公交车站才坐回了她和陈瀚曾经一起的租屋。
陈瀚是她差点谈婚论嫁的男朋友,过年的时候已经把人带回去让爸妈瞧过了,他们都满意得很,本来两家已经在商定婚期了,可没想到,却在这种时候被她发现了他和别的女人有龃龉。
她记起那天下午本想回来拿份文件,却不巧看到了陈瀚的房门正大开着,他正在那张他们去旧货市场淘来的旧床上和另外一个女人奋战。 那另外一个女人和方扬、陈瀚也算是认识好几年了,应该说,三人在大学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不过方扬和姜可柔的关系一直差到极点,而毕业后姜可柔和陈瀚进了同一家公司。
如果不是那个时候领导的电话打过来非要她马上去酒店,她大概当初就会拎了行李走人,可现在,她还是不得不回去,那个地方是不能再呆了,她向来硬气,既然陈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他们也就算一刀两断了。
毫无意外,回家之后陈瀚在,方扬一进自己房间就把所有的衣服都从衣柜里拿出来扔在了床上,一件一件地整理着放进行李箱,陈瀚急忙伸手去拦:“扬扬,你要干什么?”
方扬觉得自己已经麻木,此时居然也没打他骂他,只冷冷淡淡地说:“你觉得我要干嘛?别拿你的手碰我,我还嫌脏呢!”
“那你听我解释啊!”陈瀚急道。
“我两只眼睛看得清清楚楚的,你还解释什么?陈瀚你给我看清楚,我是方扬,你觉得那种话能骗得了我吗?我不扇你两巴掌算你走运!”
“扬扬,那你打我,你别走啊!”陈瀚拉着她的手就往自己身上打。
方扬把手里的东西一放,双手叉腰直勾勾地看着他:“好,你说要解释,那你说,我听着。”
陈瀚没想到方扬居然真的肯听他解释,搓着手犹豫了一会儿才说:“扬扬,我知道我错了,我喝多了才会……扬扬,你不能原谅我这次吗?”P2-5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