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芦苇电影剧本.pdf

《白鹿原》芦苇电影剧本.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本书是芦苇编剧作品中第一部公开出版的定稿剧本,根据小说《白鹿原》改编而成,在后来拍摄电影时并未被采用。尽管如此,这部历时五载、七易其稿的剧本所承载的意义是不容忽视的,其凝练的历史感、遒劲的笔力、出色的人物刻画和高度电影化的改编技巧,自有其独立的价值,堪称史诗片剧作范本。
本书所附的别册,特别收录了回顾创作历程的深度对话与创作笔记等内容,希望读者在感受剧本自身魅力时,又能充分领略芦苇在改编这一文学名著的过程中对整体结构、人物塑造和剧情增减等方面的考量,从中了解芦苇是如何理解《白鹿原》,并运用电影化的手法进行艺术处理的。

编辑推荐
推荐一:
本书作者芦苇是《霸王别姬》《活着》《图雅的婚事》等著名影片的编剧。本书是芦苇根据小说《白鹿原》改编创作的剧本,是他第一次完整出版自己的剧本定稿。

推荐二:
剧本《白鹿原》是一部扎实的史诗片剧作范本,无论是剧情还是人物都符合类型片创作规范,是芦苇多年创作经验的集大成者。

推荐三:
本书除完整呈现芦苇版《白鹿原》最终定稿之外,另附别册,收录芦苇与王天兵关于《白鹿原》剧本改编思路与技巧的独家对谈,以及芦苇从未公开的创作笔记。读者在领略剧本的语言与故事魅力的同时,还可以了解到不少从小说到电影的改编技巧。

推荐四:本书由原著小说作者陈忠实题字推荐。

名人推荐
芦苇是中国最聪明的编剧。我通过他编剧的电影开始了解中国——罗伯特·麦基

芦苇是位有良知和责任感的编剧——吴天明

芦苇是位伟大的编剧——乌尔善

作者简介
芦苇,著名电影编剧 , 电影策划人。由他编剧的电影屡获国际大奖,其中《霸王别姬》获第46届戛纳电影节最佳影片金棕榈奖,《活着》获第47届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人道精神奖,《图雅的婚事》(策划与编剧)获第57届柏林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熊奖、独立精神奖。他的剧本《白鹿原》《岁月如织》《狼图腾》等虽尚未投拍或者上映,但一直广受关注。

目录
正册:
《白鹿原》电影剧本/1
出版后记/137
别册:
《白鹿原》的改编艺术/1
《白鹿原》剧本创作笔记/23
电影《白鹿原》影评摘选/145

后记
本书是芦苇老师第一次公开发表的完整剧本。之所以选择首度公开《白鹿原》,自然是有原因的,我们认为这是最迫切需要被看到的一部芦苇剧本。这部作品的问世
历经曲折,为此上演了太多故事,其间前前后后七易其稿。虽然最后未被采用,但是,作为一部改编自经典小说的正剧剧本,它在写作技巧与改编技巧上都体现了作者精益求精的创作态度和厚积薄发的创作功力。在我们就此书稿与芦苇老师接洽的一年间,他在第七稿定稿上又多次校订细节,尤其是雕琢人物台词的方言与措辞,足见其重视。这是芦苇老师编剧生涯的心血之作,不容有憾。网络上虽流传有第四稿、第六稿,但都并非编剧工作尘埃落定的版本,我们曾想收录,以供读者对比推敲,无奈篇幅有限,同时遵从芦苇老师的意见,希望现在的这稿《白鹿原》是一个最完整的最终的焦点最集中的呈现。
  为了能够最大程度地让读者领略剧本的意涵与创作初衷,我们特邀王天兵老师于2013 年10 月28 日、29 日进行了十余个小时“编剧怎样将一部长篇小说电影化”的独家深度访谈,收录于本书附赠的别册之中。在后期编校中,这篇洋洋万言的访谈被浓缩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改编艺术的总体构思,涉及芦苇老师对原著的理解、对主题的把握、对人物的再创造、对剧情的取舍、在对白上的设计、在结构上的铺排与照应;第二部分是针对剧本的逐场分析,摘选访谈中对应的细节同时展现剧本与评述,以突出芦苇老师在重场戏、关键部分的电影化考量。非常感谢王天兵老师的不懈追问,由此引导揭示出剧作改编中的关隘、梳理出“读剧本读的是什么”,对有志于创作的读者而言,这些追问提供了深入学习的专业视角。
  本书别册还收录了廖奔、陈冲与雷达老师为电影《白鹿原》所写的影评。他们从美学以及文学的角度评价了影片得失,其中亦有对于改编的新颖视野。感谢三位老师的授权。
  在本书的编辑过程中,涉及大量关中方言,这既体现了故事的乡土风格,也给编辑工作带来了不小的困惑。感谢对此提供帮助的热心朋友,使我们得以保证此书的品质。还要感谢陈忠实老师为剧本出版所给予的题赠。
  电影的成败,导演与编剧的纠葛,俱已往矣,不再附于书中赘言。关于《白鹿原》电影版剧本与芦苇版剧本的争议及事件始末,读者可移步以下网址进一步了解。
  最后想说的是,谈到剧本《白鹿原》,芦苇所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对得起关中这方水土了”,正是他的乡土情结令他耗费五载、苦心孤诣写作出这部气势恢弘的作品。技巧、经验、深厚的文化底蕴、不懈的写作韧劲、对农民与土地真挚的感情,这都是我们真正想要呈现给读者的东西,也是这部剧本值得被读到、被看到的原因。

文摘
版权页:



县长:“咋能一场空呢?旧学堂废掉了新学堂可起来了么。”
鹿子霖: “新学堂也有科举功名?也能晋身为官?”
县长: “我就是新学堂出来的,才当了县长的!你起身说话!”
鹿子霖正欲起身,白嘉轩又扑通跪下了。
白嘉轩: “请大人开导,这——这今后没皇上了,老百姓的日子咋个往下过呀?”
县长: “该咋过咋过,你往下说——”
白嘉轩: “皇粮咱纳还是不纳了?要是纳,是照着清家的老规矩田亩等级来纳呢?还是有个新纳法?如再遇灾荒年馑,新官家还发不发赈粮了?”
县长: “嗯,你问了个实在,你不简单。”
白嘉轩: “还有。这男人要都剪了辫子成了啥了?要人没人样,要鬼没鬼样,怕先人都不认得咱是谁了。这女人要都放成两只大肥脚片子,还不把人恶心死了,这号货谁还敢要,谁还敢娶?!”
嬉笑声哄然而起,几位乡绅又出来跪下去发问:“‘革命’究竟是啥东西, ‘反正’究竟是啥东西?”
县长合目寻思,田福贤过来附在他的耳朵根子上提醒说:“史县长,唱文戏这伙子听不懂,赶紧上武戏,让这伙子知道民国的辣子也是辣的!”
县长猛拍惊堂木,赫然变色说: “不知道革命?立马就让你们眼见为实,带人!”
田福贤一招手,几名军人把身着清朝官服的老县令拉上来,五花大绑地压跪到地上。
乡绅们乍见蟒袍顶戴,不由自主地纷纷起身下跪,被军人斥责着赶回原位。
田福贤掀掉老县令的顶戴,一剪子剪掉他的辫子递给县长。县长抖动着辫子,说: “革命就是把这猪尾巴割掉,把这民族的耻辱、奴隶的标志都割掉扔到东海里去。啥叫反正?反正就是把反动的封建权力扳倒过来,交到革命政府手里,交到民众的手里。白嘉轩,你在白鹿原是品端行正深孚众望,来,把你的猪尾巴绞了去,立马你就是掌管白鹿乡的乡长!来,过来——”
白嘉轩赶紧护住辫子起身回到原位坐下,声辩着说: “你革人家清家的命哩么,咋个革到我的头上来咧?”
县长: “不革到你头上,旁人不得知道啥叫个革命!”
白嘉轩:“古人圣书上说,发肤受之父母,不得随意损毁,你连古人圣书的命也要革了去呀?”
乡绅嗡然起哄附和,局面一时僵住了。
鹿子霖对白嘉轩作了一揖,如同临危赴难大义凛然地悄声说: “嘉轩兄,你惹下的麻缠大了,这辕门你不上,只有兄弟替你受过,兄弟替你担当了去!”
鹿子霖四处作揖来到前排,对着县长又欲下跪,被田福贤一声喝住。他深躬腰身,说: “多谢大人指教开导,县长跟田官人拥护革命,我就拥护,砍头才不过碗大个疤,我绞个辫儿明个心,拥护拥护!没有二话!”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