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指间,刹那芳华:金庸笔下的侠骨红颜.pdf

弹指间,刹那芳华:金庸笔下的侠骨红颜.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众人皆知金庸笔下盛产大侠,却不知他的大侠世界里还有一个女子的世界。那烂漫无邪的女子,听雨打芭蕉,赏明月清风,那驭马挥鞭的女子,豪气如男,剑锋萧萧。
世上总有一些女子,因薄凉的情谊而黯淡了眼眸,也总有一些女子,终身埋葬在孤帆远影的凝望中。在金庸的世界里,这些女子的身影,总是可以循迹,或娇媚,或冷峻,或哀怨,或爽朗,寒眉笑翳山水羡,婀娜清丽尽芬芳。
周盛楠编著的《弹指间刹那芳华:金庸笔下的侠骨红颜》以金庸笔下武侠作品中的女性角色为切入点,用精准且不失细腻的笔触勾画出一幅幅美人图。在那些浪迹江湖的青灰日子里,这些色彩绚丽的女性,为这个武侠世界带去了一抹亮色。《弹指间刹那芳华:金庸笔下的侠骨红颜》中她们的爱恨情仇,音容笑貌,深深地烙印在这些故事里,让后来人或哭或笑,感慨万千。

编辑推荐
周盛楠编著的《弹指间刹那芳华:金庸笔下的侠骨红颜》是一部散文集,共分为“华梦初醒歌未半”“一朵干枯的火”“眉眼作韵的诗”“思念是一种病”“一滴玫瑰红”“花羡君子兰”六大部分,从金庸的小说中选出有代表性的女子如阿朱、王语嫣、黄蓉、赵敏、小龙女等进行阐述,用唯美细腻、华丽清雅的笔触对其性格和命运进行了全新的演绎,不失为一部散文佳作。

作者简介
周盛楠,笔名周阕,1991年出生,祖籍河南。自幼天性烂漫,好读书,能著文。十八岁离开故土,求学于巴蜀之地,爱游历,泛交友,自号桥头老周。因浮生上阕未完,下阕待续,固冠笔名“周阕”,以取“岁月漫长,生生不息”之意。

目录
第一章 华梦初醒歌未半
为你沉醉愿化泥(阿朱)
此情悠悠终成空(香香公主)
你是我永恒的眷恋(小昭)
傲雪凌霜终不悔(纪晓芙)
情深缘浅彼岸花(穆念慈)
林花落,海燕独倚楼(岳灵珊)
伶仃鸳鸯憾江湖(殷素素)
一江秋水向东流(李秋水)
第二章 一朵干枯的火
宁负世人不负卿(阿紫)
火海丹心葬爱恨(李莫愁)
只为那一咬的温柔(殷离)
世间已无梅超风(梅超风)
绝情谷上灯阑珊(公孙绿萼)
应悔娇蛮相思残(郭芙)
第三章 眉眼作韵的诗
绝代芳华为你绽(小龙女)
明月清霜茧中人(周芷若)
碧波婉兮湛清扬(木婉清)
伊人私语梦嫣然(王语嫣)
伴君笑傲江湖走(任盈盈)
海角天涯永相随(双儿)
寂寞荼蘼开无悔(纪晓芙)
青青河畔草(温青青)
第四章 思念是一种病
人间自有情难老(郭襄)
菩提树下情丝长(仪琳)
缁衣芒鞋断尘念(袁紫衣)
黄沙漫漫旧梦埋(华筝)
碧海青天夜夜心(戚芳)
颜清秀淡如菊(凌霜华)
宫廷深深深几许(阿九)
人生自是有情痴(程瑛)
第五章 一滴玫瑰红
倾国倾城恨有余(西子)
画眉不换屠龙刀(赵敏)
但求一生白首人(阿珂)
碧水潭牵一生缘(黛绮丝)
天山暮雪只影去(苗若兰)
沅有芷兮人如兰(李沅芷)
第六章 花羡君子兰
自古情义难两全(霍青桐)
不羡鸳鸯不羡仙(黄蓉)
剑锋萧萧映飞雪(胡夫人)
香消玉殒海棠残(程灵素)
霜雪白马惊少年(骆冰)

文摘
为你沉醉愿化泥(阿朱)
这一场大雨。洗净了天地间的苦难和欢乐,让人忘却了淡如清茶的岁月。
阿朱已经记不得听香水榭里那些花草的名字,那只停驻在青川旁的小船,是否还在莲动竹摆时的江南烟雨中,等待着远行人熟悉的歌谣;那几寸柔软湿润的泥土,在无人问津的水湾旁,是否已生出了嫩绿的青叶。
阿朱忘了。一切与乔峰无关的时光。
雷声滚滚,像岩石进裂。阿朱睁开了眼睛,她像是江南的燕儿,飞入了险峻的山岭,她害怕这样凶恶的天气。回去的路消失在繁密的树林深处,雨水和风霜侵蚀了她的羽翼,她落在山峰的肩上,看着朝霞被东升的太阳映出了浓艳的红。她倦了云海的磅礴。她多想静静地杲在这肩上一隅,待夕阳逐落,用自己的啼声。为周而复始的星辰添一份凡俗的温情。可山峰也会在沉浮中,被风沙侵蚀,被海水掩埋,成了天地间的一道疤痕。
乔峰的呼唤,已渐渐模糊,阿朱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只是替他的着急而心疼。阿朱已说完了一切想说的话,只剩下呼吸的力气,她知道,这一劫,恐怕躲不过。她努力地回想着和乔峰在一起的日子,她不希望,没有完结的往事,停在下一秒。
人生总会有很多相遇,却只有一次相遇,能在刹那间,让风歇雨停,山河永寂。阿朱第一次遇见乔峰,就见证了一出惊心动魄的江湖戏。这戏不同于江南楼榭间琵琶轻语、古琴悠悠的弹唱,而是鼓声隆隆、锣声阵阵的塞北壮歌。
阿朱深深地记得,乔峰自愿为长老代罪,那两支匕首插进乔峰的双肋时,她的心,疼得厉害。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本来已经平息了的恩怨,却需要用乔峰的自残而收尾。乔峰把匕首刺进身体的时候,没有痛苦,而是释怀。他是个爽性的汉子,受不得欺侮,也见不得别人因自己而丧命,四处伤换四大长老的命,值了。和阿朱见到的江南男子不同,乔峰没有翩翩的衣袂和灵秀的眉眼,没有文人相轻的那份孤傲,却有着悲天悯人的济世情怀。这男子,乘兴而醉,驰骋南北,他的一生,就为了图个痛快!
阿朱从没有见过这样的男子,能在天下英雄面前,宠辱不惊,如关外飞鸿,又如闲云野鹤。她想,若是自己来生能做一回男子,也要像乔峰那样地活着,有知己若干,良马一匹。纵横四海,揽云入怀。她在江南待了太久,习惯了那些平淡温润的生活,乔峰的一举一动,却让她觉得新鲜舒畅,哪怕是两肋插刀的场面,在心惊肉跳之余,也觉得有种不拖拉不纠缠的痛快劲儿。
阿朱却不曾知道,这一次相遇,让她一别江南柳绿,璀璨了消逝的年华。
“悲酥清风”让阿朱绵软无力。她不知道自己会被带到哪里,她只是个无关大局的小女子,在西夏人的眼中,死亡大概是她最好的归宿。
茫茫的荒野上,乌鸦的叫声凄厉尖刺,焦黄的土地,阴沉的天空,让人觉得身子单薄。阿朱听着脚镣叮咚的声音,看着西夏士兵的侧脸。浑身的力气被毒药散尽。她已走不动,她的脑海里想象着一切逃跑的方式,却被自己一一否定。毒药的性子太烈。她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
她拖着疲乏的步子,看了看路的尽头,一片荒芜。西夏士兵推了推她,她歪歪斜斜地往前走,心中苦闷,脑袋里思绪万千。她在想,如果乔峰遇见了她,会不会救她呢?她的脸红成了淡淡的桃花色,随即又想,我与他不过是陌生人,这又与他何千?
她脑袋里转过了几个想法,一片红晕在脸颊上展开。与乔峰在丐帮一别后,她竞一直念着他,在这生死未卜之时,她的脑袋里都是乔峰的影子。对于阿朱来讲。能在这样绝望的关头心中留有一份温存,是一件顶幸福的事情。她越想越乱,却又欲罢不能,索性任凭这思绪翻飞,做一个木头人吧。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身后传来,阿朱听见短暂低沉的呻吟,她转过身去。西夏士兵都躺在了地上。一个温柔又刚毅的眼神,让阿朱呆在了原地,乔峰!阿朱的脸烫烫的,占据她身体的,是满满的羞涩和感动:乔峰就真真切切地站在她面前,又像是从梦里面走来,或者,她本身就处在梦境。
P2-4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