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歌嘹亮.pdf

军歌嘹亮.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本篇小说以1948年“辽沈战役”、“东北剿匪”、“朝鲜战争”、“军事大比武”、85年百万大裁军和九十年代军事演习为背景,用独特的视角叙述了主人公高大山的传奇人生,以及家庭和感情故事,反映了共和国的历史与军队的发展史,表现了军人对理想与信念、战争与和平、婚姻与爱情选择的心里历程。

编辑推荐
在战场上,要么忍,要么狠!对敌人容忍就是对自己残忍!
在婚姻中,要么不爱,要么深爱!认定了,死都不放手!
人——无论战争还是和平,活着就要对得起生命!
中国“编剧作家富豪榜”上榜编剧—
石钟山倾力巨著

媒体推荐

作者简介
石钟山,当代作家,现为武警总部政治部专业作家。其作品曾获《小说月报》百花奖、解放军“文艺新作品奖”,并在《十月》《人民文学》《上海文学》等众多刊物上获奖。迄今已发表长篇小说9部,中篇小说50余部,短篇小说100多篇。根据其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激情燃烧的岁月》红遍大江南北。后又有《石光荣和他的儿女们》《角儿》《红颜》等多本小说被改编成电视剧。

目录
军歌嘹亮
第1章 高大山醉酒打胜仗1
第2章 拯救秋英
第3章 不想只做妹子
第4章 认媳妇还是认妹子?
第5章 高大山回家“探亲”
第6章 孤身一人闯匪窝
第7章 林家酒铺里的女军医
第8章 秋英寻夫
第9章 恋爱如打仗
第10章 结婚竞赛
第11章 怎能一夫两妻?
第12章 童养媳与婚姻自由
第13章 我—要—娶—你!
第14章 劝婚
第15章 不想上炕
第16章 林医生结婚,秋英大喜
第17章 “我要跟你离婚!”
第18章 高大山战场救林晚
第19章 生了个“儿子”
第20章 高大山生死未卜
第21章 “幸存”的消息
第22章 医院相见
第23章 高大山站起来了
第24章 高大山的儿子在哪里?
第25章 闺女就闺女吧!
第26章 “你要背后找女人,我就捅死你!”
第27章 高大山有儿子了
第28章 炸弹换白菜
第29章 一棵白菜
第30章 生产自救
第31章 王大安来了
第32章 王大安的绝笔信
第33章 假笑的高大山88
第34章 秋英罢工
第35章 “叛徒”高权
第36章 靠山屯的大奎
第37章 秋英也当官?
第38章 新官上任
第39章 秋英上报纸
第40章 终于升官了
第41章 向高大山敬礼!
第42章 要酒壶还是要司令?
第43章 父子相见
第44章 把大奎撵走!
第45章 高大山“劫持”林晚
第46章 高大山怒掀饭桌
第47章 狗剩行贿被拒
第48章 突破口——秋英
第49章 畅饮叙旧
第50章 高大山暴怒
第51章 秋英写检查
第52章 高敏有了心上人
第53章 高敏不理建国
第54章 秋英囚禁高敏
第55章 绝食
第56章 生活不是梦
第57章 没有爱情的婚姻
第58章 婚礼,高大山缺席
第59章 高权醉酒
第60章 写检查
第61章 高大山“被俘”
第62章 擅改方案,连长被撤
第63章 高权谈恋爱
第64章 偷剩饭的贼
第65章 真相败露
第66章 送高权去当兵
第67章 军营里的公子哥
第68章 魔鬼训练
第69章 “为什么没有我的信?”
第70章 高权当逃兵
第71章 一个真正的兵
第72章 高大山当姥爷了
第73章 秋英退休
第74章 高权牺牲
第75章 治愈伤痛
第76章 王铁山要截肢
第77章 重提旧情
第78章 大裁军
第79章 不想脱下军装
第80章 最后一支军歌
第81章 光杆司令
第82章 高敏离婚
第83章 最后一个当兵的人
第84章 初到干休所
第85章 军号风波
第86章 高大山绝食
第87章 “作战室”里的作战会议
第88章 唠嗑
第89章 一家团聚
第90章 高敏心中只有王铁山
第91章 又当了回司令
第92章 儿子给老子上课
第93章 回靠山屯

文摘
第9章 恋爱如打仗
桔梗哪里料到,她心中的丈夫陈刚,正喜气洋洋地忙着指挥他的战士帮他布置新房,他准备跟杜军医结婚。屋子里,又是贴喜字,又是挂灯笼,弄得他自己的战士都有点纳闷儿,心想:“营长,你和杜军医还没登记,咱这会儿就把喜字贴出来?”
从陈刚门前经过的高大山,也感到莫名其妙。
他说:“老陈,干啥呢?”
陈刚说:“干啥呢,你不都看见了?胜利了,不打仗了,我要娶媳妇!”
高大山连忙下马,走进陈刚的新房,里里外外地看了一眼,然后回头目不转睛地盯着陈刚。
陈刚说:“这么瞅我干啥?”
高大山说:“我瞅你又咋的了,你又不是老虎。”
陈刚笑了笑,说:“我就是老虎。”
高大山看不惯陈刚的那种笑脸,转身就又回到了马上,对伍亮说:“伍子,走!不就是娶个媳妇嘛,这也值得高兴?”陈刚在后面笑得更开心了,他说:“高营长,有能耐也赶快搞一个!仗打完了,大家都争着抢着搞对象,结婚入洞房,你要是晚了,可就只能拣剩下的了!”
走没多远,高大山果然被陈刚的话给牵住了。高大山对伍亮说:“这个陈刚,他是不是瞧不起我?”
伍亮一听笑了,说:“营长,人家这是结婚,又不是打仗!”
高大山说:“都进入和平年代了,眼下结婚就是打仗,咱们也得赶早朝前冲!我高大山打仗没输过他,娶媳妇,也不能输给他!”
高大山打马直奔师部,他想找师长谈谈结婚的事情。
师部里,团长正跟师长谈论陈刚等人申请结婚的问题,不想,突然有人大喊一声报告,便闯了进来。吕师长回头一看,是高大山,还没来得及动嘴,高大山先说话了。
高大山说:“师长,我要结婚!”
吕师长看看团长,不由笑了起来,他说:“哈哈!哈哈!喜事都挤到一堆了,连高大山也要结婚了,对象是谁呀?”高大山说:“还没有!请师团首长先批准我结婚,像陈刚那样也给我一套房子,我这就去找对象!”
吕师长忽然生气了,他说:“高大山,没喝酒吧?”
高大山说:“没喝!保证没喝。”
吕师长说:“没喝你给我滚回去。连个对象还没搞到手,我批准你结啥婚,还想要房子!”
高大山说:“报告师长,找对象耽误不了!我都想好了,速战速决,你一边批准我结婚,给我找房子,我一边去谈对象,到时候,保证请你主持婚礼,喜酒我也让你们可劲儿造!”
吕师长忽然想起了什么,对高大山说:“高大山,我问你,是不是看见陈刚布置新房,你就着急了?同志,这不是打仗,你回回都要跟人家争个高低,这是结婚过日子,不一样,懂不懂!”
高大山说:“报告师长,我看没啥不一样!战场年代攻山头,和平年代娶媳妇,都是进攻,我高大山都不能输!”
团长这时说话了,他说:“好好好,高大山同志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就是自己不说,组织上也在考虑你的婚姻大事。你说吧,是要组织上帮忙,还是凭自己的能耐谈一个?”
吕师长说:“他有啥能耐?”
高大山一听急了,他说:“师长,你也别拿土地爷不当神仙。你们告诉我,陈刚的对象是不是组织帮忙的?”
吕师长说:“人家是自己谈的,自由恋爱。下手比你早!”
高大山就更不服气了,他说:“比我早又咋啦?早种的庄稼不一定早收!”说着他一个敬礼。“报告师长,我也要自己谈,自由恋爱!我今天就去谈,谈好了明天你们就批准我结婚,给我找房子,后天我就办喜事,行不?”
吕师长说:“高大山,今天你要是有能耐找到一个媳妇,我就明天批准你结婚!”
高大山又是一个军礼,走出了门外,对伍亮说:“上马!”
伍亮说:“营长,咱们这是去哪儿?”高大山说:“去哪儿?谈恋爱去呀,还能去哪儿?”
然后打马往师部医院狂奔。
高大山要找的当然是林晚。而这时候的林晚,正在医院旁的白桦林,和王大安走在一起。看着她那蹦蹦跳跳的样子,王大安不由问道:“小林子,这两天挺高兴的?碰上啥喜事儿了?”林军医说:“你说啥呢!我又不是小杜,马上就要和陈营长结婚。我能有啥喜事?”
王大安说:“不见得吧?万一也有个赵营长李营长呢?”
林晚默默着,没有回话。
王大安忽然就认真了起来:“有没有?要是没有,我可就发起进攻了!”
林晚还是没有说话,她只是低着头,捡她的小花。
王大安心里急了,他说:“小林子,我们都是革命战士,革命战士也会有爱情生活。我现在以一个革命同志的名义正式问你,到今天为止,有没有你心中已经看上的人?”
林晚这时抬起头来,脸一下红了,刚看了王大安一眼,就又闪开了。
王大安连忙将脸转开。
“好,我不看你。你说吧!”
“有!”
“谁?能不能告诉我?”
“不能!”
林晚说着,一边唱着歌一边快步地往前跑走了。看着远去的林晚,王大安原地站着傻了,他心里想:“除了我,她还能看上谁呢?”
忽然,林晚在前边的林子里瞅见了跨马飞过的高大山,她一下就愣住了。看着她那痴痴的样子,王大安慢慢地走到了她的身边,他说:“我知道你心里看中的人是谁了!好,我祝你们幸福!”
说完,王大安走了。林晚想跟着王大安一起走,可走不到两步,她自己又停下了。
她看到高大山已经远远地看到了她。
高大山问了一声伍亮:“伍子,你看我今天咋样?”
然后把马交给了伍亮。
伍亮说:“昨天咋样,今天就咋样!”
高大山说:“你就不觉得我今天特别精神,像个冲锋陷阵的样子?”
伍亮装着打量了他一下,说:“没看出来!”
高大山丢了一声没眼力见儿,就朝林晚走来了。
望着越走越近的高大山,林晚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她的脸在阵阵地发烧。
高大山啪的一个立正,向林晚行了一个军礼,说:“林晚同志,你好!”
林晚有点慌乱,还礼说:“高营长,你好!”
高大山眼睛紧紧地盯着林晚的脸:“林晚同志,我是高大山,中国人民解放军四野十七师183团三营营长,1934年参加革命,共产党员,立过大功三次,小功十八次,今年三十一岁,未婚。我决定,从今天起开始和你谈恋爱,请你同意明天和我结婚!”
林晚吓了一跳,脸色都变了,她突然一声惊叫,转身跑开了。
高大山并没有就此罢休,他大叫着:“哎,哎你别跑呀!你跑啥哩……”随后追去。没多远,就站住了。伍亮跑过来,问:“营长,你咋的人家啦?”高大山生气地说:“我咋的她了?我是一个革命军人,一个堂堂的男子汉,我能咋的她!我就说我是高大山,决定跟她谈恋爱,请她同意明天和我结婚,她叫一声就跑了!这种知识分子……”
伍亮纳闷儿,问:“就这些?”
高大山说:“可不就这些。”
伍亮觉得不对,他说:“这么说她不该跑啊!……哎,我明白了,肯定是你的嗓门大,把人家吓住了!营长,你当这还是在战场呢,扯开大嗓门吼一声,缴枪不杀,人家就乖乖地举手投降?恐怕谈恋爱这种事,这么做不行!”
“那你说咋才行?好像你比我还有经验!这种事,搁谁都是大闺女上轿——头一遭儿!”他心里说:“我还就不服这个气了!战场上多少硬仗我都打下来了,我就不信我高大山要谈恋爱了,就不行!”慢慢地,他朝林里的林晚走去。
林晚那一跑,把自己给跑累了,她靠着一棵树,直喘大气。她看见高大山追了上来,却不愿再跑了,她愣愣地看着高大山,没有作声。
这一次,高大山的嗓门果然低了下去,就连脑袋也是低低的。
“林……军医,我向你检讨!我的嗓门大,刚才我的话要是吓住你了,请你原谅!我给你道歉!”真的给她深深地鞠了一躬。他说:“林晚同志,谈恋爱谈恋爱,恐怕先得谈……好吧,不管咋说咱们也是老战友,大军入关时就认识了,我高大山是个直人,谈话不喜欢拐弯抹角,我今天来,就是想向你求婚!我还有一句话要对你说,自打头一回看见你,我就忘不了你了!就想娶你!我觉得你这人好,爽快,合我的脾气!对了,你们家的酒也不赖,你的酒量也大……你甭误会,娶老婆当然首先要考虑人品好不好……也就是说,打见到你的那天起,我心里就觉得你是我高大山的老婆了!我这人没啥文化,可是我也有不少优点,我革命意志坚定,作战勇敢,对党和人民忠心耿耿,认准是对的事情一定去做,碰上多大困难也不会屈服。我……你咋啦?”
林晚的眼里,忽然就涌出了泪水来。
第10章 结婚竞赛
高大山因此不安起来,他说:“林晚同志,是不是说着说着我的嗓门又大了……要不,我再给你鞠一躬?”
林晚说:“我没啥,你……要是还有话,就往下说吧!”
“当然了。”高大山说,“你可能觉得,我今天头一回来求婚,就要你明天跟我结婚,性子太急了!可是不这样不行啊同志!来前我都向师长拍过胸脯子了,说我今天一定能找到对象,让他明天就批准我们结婚,给我们找房子,后天就办喜事!我高大山是个军人,对上级说话就是立了军令状,说今天找到就一定得找到,不然我就在首长面前白拍胸脯子了!再说我们二营长陈刚这几天也要结婚,连新房都布置好了,对象就是你们医院的小杜军医。我高大山跟他陈刚是老战友,也是老对手,多少年在战场上从没输给过他,现在不打仗了,要娶媳妇过太平日子了,我也不能输给他!我是军人,你也是军人,上了战场咱就不能打败仗,你说是不是?”
说着说着就抬起头,高大山目光炯炯地盯住了林晚。
林晚被他的热烈和真情所感染,脸上渐渐现出了笑容。
高大山说:“林医生,我的话还没完。我打算今天和你谈恋爱,明天找房子,后天结婚,还有一个原因。这件事除了我的警卫员伍亮,谁都不知道。因为今天要跟你谈恋爱,后天我们就要结婚,必须讲给你听听……”
林晚脸上的神情不知不觉变得专注起来。
高大山说:“林晚同志,整个十七师,上到师长政委,下到战士,都知道我高大山十五年前参加抗联时就没了家,没了一个亲人!其实不是!我还有个妹子叫小英,三岁那年掉进冰窠子里,我到屯子里喊人……回来就再没有找到她……”
说着,他猛然打住,眼睛湿润了。
林晚同情地望着他,不知如何是好。
高大山说:“当时我觉得她一定死了……我回屯里喊人时叫狼拉走了……可我也一直怀疑她没死,她会不会让好心人救走了!大军入关后,我在战场上救了一个女的,她就叫英子,她说她身边的亲人都死光了,也只剩下了她一个了!不知道为啥,我又老觉得她就是我妹子!我越是不这么想就越要这么想,这回我再不能把她丢了,再丢了她,我就再也找不回来她了!”
有泪水从他的脸上悄悄地落了下来。
林晚不觉问道:“高……营长,她眼下在哪儿?”
高大山说:“关内。当时部队正在南下,我不能带她走,认了她以后把她寄放在当地老乡家里,那会儿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胜利,给她一个家,现在胜利了,全国解放了,我只要结了婚,有了一个家,就能去把她找回来了!”
“那你为啥还不去?”林晚倒替他急了起来。
高大山说:“林晚同志,只有你同意和我结婚了,我高大山才会有一个家,我也才能去接她回来,也给她一个家!”
林晚的脸一下红开了,她没吭声。
高大山不觉有点急了,他说:“我说林晚同志,我把啥都说了,是死是活,是杀是剐,同意还是不同意,你得给我一个痛快话儿!”
林晚看了高大山一眼,说话了:“高营长,你是全国闻名的战斗英雄,人人都知道你,可……可这是谈恋爱呀,今天就让我答应你,我……我办不到……”
“好,谈恋爱也行,你们知识分子就是事多。要不这样吧,你先跟我去见师长,就说咱们的事就算定下来了,先让他批准我们结婚,给我们找房子,我们再慢慢谈,你要谈多久,咱就谈多久,两不耽误,你看如何?”
林晚点点头。
两人一齐来到了师长面前。吕师长一听,笑了,说:“有你这么谈的吗,结婚不批,房子有的是,你愿意挂灯笼你就挂去,啥时候小林子亲口说要和你结婚了,我再给你出介绍信。”
高大山一想也行,就找李满屯打开了陈刚隔壁一套房间,进去了。
陈刚觉得莫名其妙,抓住李满屯,问:“满屯,不,李助理,老高这是干啥呢?”
李满屯笑笑说:“你干啥他就干啥呗!”
陈刚还是不明白,他说:“满屯你说啥呢,我干啥他干啥?总不是我结婚,他也结婚!”
李满屯说:“人家可不是要结婚?先谈后结。”
陈刚不由生起气来,他说:“不像话!这高大山怎么又是战场上那一套,悄没声地就抄了人家的后路!”他突然大喊了一声:“小刘!”把自己的警卫员叫了过来。
“咱们俩现在开始,兵分两路,一分钟也不能放松,我这就去师部找团长,要他马上跟师里打电话,批准我结婚;你去师医院告诉杜军医,就说结婚的日子提前了,明天就结,叫她做好准备!”
小刘说:“营长,这是啥意思呀?”
陈刚说:“啥意思?高大山!不能让他赶到我前头!”
小刘说:“是!”
两人分头出门去了。
高大山的新房装好那天,二营和三营的战士,一边用留声机给陈刚放着《婚礼进行曲》,一边使劲地敲锣打鼓,用唢呐拼命地吹着《百鸟朝凤》,一声盖过一声,那热闹的气氛,被正好找来的桔梗和秋英远远就听到了。
“这是谁在结婚哪?”桔梗问道。
给她们带路的战士说:“不是,是二营营长陈刚、三营营长高大山在进新房。”
桔梗一听怪了,她说:“我来时没给陈刚打信呀,他咋知道我要来,还提前就准备了新房呢?”
带路的战士不觉奇怪起来,他说:“咋?你们来陈营长高营长不知道?”
这一说,秋英的脸色变了,她说:“大姐,错了!”
桔梗说:“啥错了!”
秋英说:“咱们来晚了,陈大哥和高大山要跟别人结婚!”
话刚说完,秋英身子一软,就倒在了地上。吓得桔梗和战士忙把她扶起。
桔梗大声地喊叫着:“秋英妹子,你醒醒!你醒醒呀!……”战士也跟着不停地喊:“嫂子!大姐!你醒醒!”他知道是自己的话把秋英给吓住了,连忙告诉她们,说:“高营长和陈营长还没结婚呢!这是他们营的人正在给他们闹新房呢!”
秋英的眼睛突然就睁大了起来,她说:“大兄弟,你说,他们真的还没跟别人结婚吗?”
战士说:“没有!要是结了我们就该知道了!”
秋英的身子一下坚强起来,她拉了一下桔梗,说:“大姐,咱们找他们去!”
桔梗也早就生气了,嘴里说:“这个栓柱,挨千刀的货,我找到他,先问问他,他还有良心没有!他跟别的女人结婚,我咋办?我跟他没完!走,咱们哪儿也不去,就去把他们给别的女人准备的新房占住!呸,想瞒着我娶别的女人,休想,除非打我桔梗的尸身上踏过去!”
两个女人抛开带路的卫兵,自己气势汹汹地往新房走去。
陈刚当时不在新房,他正在团长那里说跟杜军医结婚的事。
团长告诉陈刚:“你和小杜结婚的事师里已经批准了,明天就去办结婚登记,让政治部给你开介绍信。”
话刚落地,陈刚的警卫员跑了进来,说:“营长,不好!出大事了!”
陈刚说:“啥大事儿?”
小刘说:“你媳妇来了!”
陈刚说:“胡说!”
小刘说:“真的!开头我还以为是你娘来了呢,看上去岁数挺大的!可后来她自己说,她叫桔梗,是你自小的童养媳,到部队圆房来了!”
不等团长说话,陈刚一把就拉住警卫员,飞出了门外。
“就她一个?我爹没来吧?”
“你爹是没来,可跟她一块来的还有一个,也是到部队找男人结婚的!”
“一个我都受不住了,还有一个!这会儿她们在哪儿?”
“在新房里,她还口口声声说,只要进了那个屋子就不打算出去了,说你要是敢跟别的女人结婚,她就寻死,她连上吊的绳子都找好了!”
团长早已悄悄地站在了他们的身后,他一脸怒色地告诉陈刚:“我都听见了!看你把事情闹的?叫你回老家处理好了再回来和小杜结婚,你说你处理好了!这是处理好了吗?我收回刚才的话,这事没办好前,师里和团里不能批准你和小杜结婚!”团长突然盯住了小刘:“你说另外还有一个,他是谁?”
小刘说:“是高大山的。”
团长的脸色不由沉了下去。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