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红茶的世界史.pdf

一杯红茶的世界史.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一杯红茶溶入了多少人和事?日本红茶达人、茶文化学者矶渊猛,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历经十年长途跋涉,走访世界各国,甚至深入险地,从西方到东方,从宫廷到民间,追溯和探寻红茶的历史和文化。本书以红茶文化国英国为线索,以英国人知茶、买茶、种茶、制茶、到发动茶叶战争,这条英国红茶的发展脉络,串连作者对世界几大红茶(正山小种、祁门红茶、阿萨姆红茶、大吉岭红茶、锡兰红茶,等等)以及普洱茶、乌龙茶等其他茶类品种的历史溯源和实地考察。

编辑推荐
拜访贝德芙公爵府邸,追溯下午茶的起源;
探究英国品茗风尚的形成,得知一段政治联姻也成就了红茶普及;
两次走访武夷山桐木村,听闻红茶鼻祖正山小种的秘密;
深入中国云南各地,品尝少数民族制作的特色茶饮茶食;
沿着茶马古道,在感受历史沧桑的同时,寻访普洱茶和西藏黑茶的真相;
抵达阿萨姆茶园,追忆布鲁斯兄弟的红茶事业;
奔赴斯里兰卡和苏格兰,了解锡兰红茶之父泰勒和世界红茶之王立顿的故事;
走在泰晤士河岸,遥想当年帆船时代的运茶大赛,
可惜竞争不只停留于这种与民同乐的赛事,
各国对茶叶的竞争,最终演变为一场场战争……

媒体推荐
矶渊猛,红茶研究专家,致力于红茶文化普及三十多年,堪称日本第一人。
——日本NHK电视台asaichi

曾八次前来中国考察的日本茶叶专家矶渊猛,于1971年创办红茶专门店汀布拉后开始进口斯里兰卡、印度以及中国的红茶,同时开发活用红茶特征的数百种独创配方。矶渊猛教授除了举办研习会、担任顾问、进行制造外,还是个著名的红茶研究家、红茶散文作家,并为一般民众举办演讲、红茶教室、研习室等。
——网易新闻中心

作者简介
[日]矶渊猛
日本当代最具人气红茶达人,茶文化学者,红茶散文作家。
1951 年出生于爱媛县。1979 年创办红茶专卖店汀普拉。从事红茶研究30 多年,曾八次来中国考察,参加各种红茶交流活动,是当今世界首屈一指的权威红茶专家之一。
主要红茶著作有:《红茶事典》《一杯红茶的世界史》《有红茶的饭桌》《两位红茶王》等。

目录
第一章 英国人知茶 /
下午茶的鼻祖 /
欧洲人憧憬之茶 /
开茶贸易之先河——葡萄牙与荷兰 /
在英国初次饮茶 /
英国VS荷兰 /
武夷(Bohea)茶 /
第二章 红茶诞生之谜 /
中国茶的种类 /
发酵茶之始 /
红茶的故乡 /
世界初闻红茶之香 /
第三章 英国人买红茶 /
在英国受追捧的茶 /
十八世纪的茶礼 /
茶叶进口港埠 /
正山小种的秘密 /
三个虚伪 /
另一个传闻 /
祁门红茶 /
第四章 茶的起源 /
茶的二元说 /
一元说 /
1700多岁的茶树——大理茶 /
茶树王——常绿灌木 /
哈尼族的茶 /
基诺族的吃茶 /
基诺族的竹筒茶和茶的起源 /
少数民族的周末市场 /
传入缅甸的茶 /
缅甸人的阿萨姆侵略 /
英国人对缅甸的支配以及缅甸红茶 /
第五章 茶马古道 /
普洱街 /
茶马古道上的村落 /
西藏的黑茶 /
黑茶的秘密 /
第六章 茶叶战争 /
茶的有害论 /
十八世纪的英国红茶和川宁 /
十八世纪的茶战争——波士顿倾茶事件 /
十九世纪的茶战争——鸦片战争 /
十九世纪的英国红茶文化——茶快船 /
格雷伯爵茶 /
第七章 印度红茶的渊源 /
阿萨姆红茶 /
对中国茶的执着 /
阿萨姆公司 /
布鲁斯夫妻之墓 /
阿萨姆红茶的制法和普及的秘密 /
傣基普罗的茶摊 /
第八章 锡兰红茶传 /
锡兰种植茶叶前史 /
锡兰首个红茶园——詹姆斯•泰勒的事业 /
锡兰茶的诞生 /
锡兰红茶之父 /
立顿的崛起 /
立顿红茶 /
立顿和锡兰红茶 /
斯里兰卡的奶茶 /
第九章 美国人的发明 /
袋泡茶闪亮登场 /
世博会诞生冰红茶 /
柠檬茶 /
美式冰红茶 /
第十章 红茶进出口国 /
非洲各国的红茶 /
爱尔兰红茶 /
第十一章 沏一杯好茶 /
完美红茶的冲泡法
——奥威尔和英国皇家化学学会 /
英国皇家化学学会的十条黄金准则 /
当代英国的红茶情况 /
参考文献 /
红茶年表 /

文摘
第一章 英国人知茶

下午茶的鼻祖
在自伦敦向北100公里处的贝德福郡,有着400年传承历史的贝德福公爵府邸便坐落于此,如今这里也被称作沃本修道院。
“从这里开始就是公爵府邸的土地了。”
当地村民自古以来便保留着这种说法。细细盘问,你会了解到这块土地的面积有3000英亩(约1214公顷)之多,广袤而青翠的原野上,羊群如蒲公英的绒球一般散落其间,茶褐色的奶牛群集于此, 此外还有那些不时会突然跳出的小鹿,我到这里访问是2000年5月的事情了。
第十四代传人罗宾•塔维斯托克公爵如今是这座府邸的主人。然而,在沃本修道院,最为著名的仍然要数第七代传人弗朗西斯•贝德福的夫人安娜•玛丽亚——英国“Afternoon Tea”(午后红茶)传统的创始人。
据说,当时的贵族社会中盛行一种被称为“英吉利早餐”的饮食习惯,早餐多食,午餐采取野餐等形式,往往只是进食少量的面包、肉干和水果,而兼具社交功能的晚餐则往往是在音乐会或戏剧观赏之后。进入十九世纪后,晚餐的时间逐渐后延,一般会在八点左右,因而,午餐与晚餐之间的空腹时光也就开始变得尤为难熬。
有鉴于此,为了防止空空如也的肚子发出声响,公爵夫人开始在下午三点左右至五点之间略微食用一些三明治或烘焙的点心,并同时品尝一些茶饮。她还将前来拜访的贵族夫人们招待至府邸内被称作“蓝色会客厅”的客厅里,用茶和茶点招待她们,这种待客方式后来在贵夫人们当中逐渐成为一种习惯,并作为当时女性们重要的午后的社交场所之一而广泛流传、固定下来。
如今,蓝色会客厅已成为向一般大众公开的旅游景点,可直接进行观光游览。微微泛出绿色的淡蓝色墙壁上饰有金色花纹,天花板上点缀着金色的马赛克,还有由数百枚雕花玻璃组成的玻璃吊灯,熠熠生辉。雪白的壁炉前,摆放着和墙壁同样颜色的座椅和沙发,而被称作“茶桌”的圆形小桌子上,则摆放着历经160年历史仍焕然如新的中国瓷器茶杯和茶壶。
作为安娜•玛丽亚的末裔、第十四代公爵就安娜与红茶文化的话题,接受了我的访问。戴着眼镜、身高约有180公分的塔维斯托克公爵是一位和颜悦色的老人,当时已是有病之身的他,手上仍贴着刚打完点滴之后的橡皮膏。
“十九世纪上半叶的英国,中国风开始盛行,本家族也收集了很多中国制的茶壶、茶碗等瓷器,我想那时候安娜•玛丽亚对中国红茶的强烈的兴趣一定是当时最流行的一种潮流。”
笑容可掬地回答着我的问题的公爵,两年后便去世了,现在的继承人,是第十五代安德烈公爵。

第五章 茶马古道

茶马古道上的村落
我从普洱南下五十公里,访问了位于山上海拔千米的那祠里村。途中发现古道的石板上处处可见四方的小坑。据说这是为了防止马蹄打滑而特意凿出来的,岁月流逝间,不知有多少马儿从这走过,千万次地踩踏后,原本四四方方的小坑,有的也被磨平了。瞧着脚下的这些坑坑洼洼,我仿佛听到马儿的嘶叫和喘息,这是他们为时代留下的足迹。进入那祠里村,扑入眼帘的是小溪汩汩,流水清澈,而女人们在临渊汲水。
村子依山而建,大约有三十户人家,房屋分布在茶马古道两侧。其中一座房屋是李天林的客栈。李先生六十四岁,一家五口人,妻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这家客栈的经营,到李先生这代,已是第三代。听说,之前在此住的人家,经营了四代。
据说这个村子繁荣于三百年前。因为1952年开通了国道,此后很少有人走这条古道了。不过,听李先生说,在他十来岁时,一天还能看见两百匹马走过,多的时候能有五百匹。
马背上驮着普洱茶,从日落到深夜的六七个小时里,是商队休息和喂马的时间,给马提供水和庄稼秆,然后再次启程上路。遇上大雨走不了时,也没有马棚,你会看到古道上几百米的马队就那么站立在雨中。客栈为了商队随时到来都能吃上饭和休息一下,所以一天二十四小时营业,不分白天和黑夜。
茶商多为哈尼族,他们从附近一带的少数民族那里收购茶叶,历尽千辛万苦通过这条茶马古道完成交易。
“这里已不是儿时的景象,所以记忆也变得模糊了,不过,茶马古道还在使用时,村子是非常热闹的,那时我就想一辈子都经营这家客栈。”李先生说,“没想到,到了我这代就结束了……”
李先生和同村的女子结了婚。孩子们步行一个小时左右到达国道,从国道乘公交到城里上班。
玻璃杯里泡的普洱绿茶,黄绿色的茶叶慢慢展开。小口啜着用这里的溪水泡出来的茶,虽然有点霉味,但是回甘、醇香,风味令人回味。今年的新茶刚出来,所以,这个村里的当地人喝的还是绿茶。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