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小虎队:地狱里的囚犯.pdf

魔法小虎队:地狱里的囚犯.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海报:

编辑推荐
中国最畅销儿童文学《冒险小虎队》姐妹篇,横扫欧洲的进击版《魔法小虎队》。
最有趣的魔法,最惊险的旅程,最好看的故事!
一本让孩子找到正义与友谊的必读之书。
欧洲每卖出10本童书,就有1本《魔法小虎队》。
随书附送“秘密魔法卡”。


1. 德国著名童书作家玛丽泽•阿洛尔德必定成为中国小读者最喜爱的“老阿姨”。
三十多年来,“老阿姨”多次获得德国青少年文学奖“响尾蛇奖”,德国科学院青少年文学奖,多次角逐“国际安徒生奖”、“博洛尼亚最佳童书奖”等国际奖项,在欧洲深受追捧,每一部新作都会引发青少文坛的热烈轰动。这一次,“老阿姨”为人类世界的小读者带来了巫师朋友,在你的身边,也许隐藏着一个小巫师哦!
2. 《魔法小虎队》是德国“读者陪审团”(6-19岁德国读者每人选出5本最爱图书)评出的“最佳图书”,已被翻译成30多种语言,畅销英国、法国、西班牙、比利时、意大利……在世界各地都有小书迷组成的书友会——“魔法小虎队”。
3. 随书附送“秘密魔法卡”,让小读者在阅读之余,和好朋友一起对抗黑巫师,一起去冒险!
4. 惊险绝妙的故事,别致精巧的设计,活泼生动的插图。让青少读者爱不释手,在书中学会受益终生的哲理!

媒体推荐
“老阿姨”的故事是孩子们最美妙的梦境!来自巫师世界的朋友,带你一起去冒险、一起去探秘,让孩子们在故事中学会正义、勇气、友情……这些善良和美好将令孩子们受益终身。
——《明镜周刊》

故事惊险紧张,构思独特绝妙,是一套让孩子们乐在其中的优质童书!
——《法兰克福汇报》

作者简介
玛丽泽•阿洛尔德

德国著名童书作家。1958年出生于美因河畔的埃尔伦巴赫。她8岁开始写诗,12岁时写下第一部侦探小说,大学时期开始潜心研究儿童图书。1980年起,玛丽泽•阿洛尔德专心为少年儿童创作文学著作,被读者和书评人亲切地称呼为“老阿姨”。三十多年来,“老阿姨”已经出版了180多部作品,被翻译成了30 多种语言,多次获得德国青少年文学奖“响尾蛇奖”,德国科学院青少年文学奖,多次角逐“国际安徒生奖”、“博洛尼亚最佳童书奖”等国际奖项,她的每一部新作都会引发青少文坛的热烈轰动,是欧洲最畅销的童书作家。

“老阿姨”喜欢绘画,痴迷于对动物的研究,沉醉于异国他乡的文化和景色。她的作品充满了对大自然的热爱,构建出神秘的世界,描绘出壮丽的风景,还会讲述少年儿童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和烦恼,深受小读者们的喜爱。

这一次,“老阿姨”为人类世界的小读者带来了巫师朋友,在你的身边,也许隐藏着一个小巫师哦!

目录
目 录
第一章 事出有因/001
第二章 不是爱情的错/019
第三章 荆棘树里的阴谋/047
第四章 常春藤告诉我/077
第五章 殊途同归/090
第六章 造访局外人之山/117
第七章 逃跑计划/138
第八章 如果黑暗有尽头/154
第九章 一个都不能少/172
第十章 地狱没有规则/198
第十一章 兵不厌诈/216

文摘
第二天早晨,米兰达没有来吃早餐。埃琳娜没有在意,她也觉得米兰达需要更多时间来遮一遮她越来越深的黑眼圈。但所有人都吃完早餐了,米兰达还没有出现。
“也许她不太舒服,想在床上吃早餐。”约兰达说,“你快点儿跑上去看看她,埃琳娜。”
就在埃琳娜走到厨房门口时,地板突然开始摇晃起来,发出巨大的轰隆声。厨房碗柜里的餐具叮当作响。埃琳娜扶着墙边稳住自己,惊恐地望着挂在窗上颤动的圣诞节星星。两个天使中的一个倒了,从临窗长凳上滚了下来,掉到地板上,摔得七零八落。
接着震动停止了,一切又安静下来。
“噢,天哪,发生什么?”外婆莫娜说,“刚刚那动静,就好像是世界之蛇在地底下移动。”
约兰达也被吓到了,还一面安慰着一直紧抓着她哭的鲁弗斯。
“也许是一场地震。”埃琳娜在厨房里环顾着四周说,幸好墙壁上没有出现裂缝。
“地震,在我们这儿?”莫娜疑惑地扬起眉毛,“我们待在一块如此薄的地壳上,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感觉到大陆漂移?”
“他们肯定会在电视里对此进行报道的。”约兰达说,她现在已经习惯在傍晚的时候看看新闻。
“前提是地震不只是发生在我们家。”莫娜说,她出声地嗅了嗅,“这闻上去更像是一场魔法地震……”
“那些魔法书!”埃琳娜吃惊地想到。也许是米兰达引起了这次地震,因为她在找解除诅咒的方法?
“我去看看米兰达。”她急促地说,往楼上跑去。
米兰达被吓呆了,两个陌生人突然出现在房间里,站在她面前。她的手里还拿着睡衣,犹豫今天应不应该去上学,她太虚弱了,没有一点儿力气。
这两个男人高大强壮,穿着黑色的长袍。他们的脸几乎无法辨认,因为他们把大衣上的风帽拉得很靠前。
看上去这两个黑袍男人是通过了时空栅栏,因为他们的出现伴随着一场发出低沉轰隆声的强烈地震。
“你们是谁?”米兰达被吓得说话都结结巴巴的,喉咙像被卡住了一样。
“我们要带你走。”其中一个男人抱怨道。
“受玛法尔杜斯的委托。”另一个补充道,“这个名字你不会陌生。”
米兰达拼命地摇头,不断地朝后退:“不!”她叫喊着,“我不去!”太可怕了,那个名字还是出现了。
“这个我们不管。”其中一个男人说,接着他抓住米兰达的胳膊,“我们只遵从我们首领的命令。”
米兰达想要挣脱开,睡衣不小心掉落到地上。但是这两个人的手像钢夹子一样紧紧地抓着她。
“你们弄疼我了!”米兰达申诉道。
“那么就停止反抗。”第二个黑袍男说,“反正也没有什么意义!”
米兰达看见他用一根细棒在空中画了个东西,接着一个闪电划过空中。
房子又颤动起来,地板裂开了,米兰达掉进了一个深深的黑洞。
当新一轮地震摇晃着房屋时,埃琳娜刚好在楼梯上。她紧紧地扶着栏杆等着,直到地震过去,她吓得有点儿腿软,膝盖也打着哆嗦……埃琳娜之前还没有经历过地震。她不确定这场地震是不是自然原因造成的,但她也和外婆莫娜一样,感觉到一股可怕的力量从屋外袭来。更准确的说,从地下!
“米兰达!”当埃琳娜沿着走廊走的时候,她害怕地轻声唤道,“你跟我保证过你会小心对待那些魔法书的!”
她小心地压下门把手,打开米兰达的房门。
房间里空无一人。只有米兰达的睡衣躺在地板的中间。埃琳娜捡起它,把它放到乱糟糟的床上。
“米兰达?”她叫道,“你在哪儿?米兰达?”
她好像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硫黄味。她想把窗子打开,只是外面天气寒冷。
米兰达施魔法了?
埃琳娜环视着周围,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放着莫娜那些危险的魔法书。也许米兰达还在洗澡?
埃琳娜跑到走廊上,敲了敲浴室的门:“米兰达,你在里面吗?”
没有人回应。
埃琳娜打开门。没有人在洗澡。米兰达的牙刷立在架子上。闻上去有股桃子的味道,那是米兰达最爱的沐浴液。埃琳娜摸了摸她的毛巾,还是湿的。所以米兰达不久前还在洗澡。但是她在哪儿?
“米兰达!”埃琳娜大喊道,沿着走廊寻找着。她在自己的房间里也没有发现米兰达。门和窗户都是关着的,米兰达也不可能在阳台上面散步,已经十二月了,外面冷得很。
埃琳娜飞快地跑到楼下,打开厨房的门。
“米兰达不见了!我们必须去找她,现在!马上!”
“慢着。”莫娜说,指了指厨房的钟,“你得去上学了,亲爱的。已经到时间了!”
“米兰达都不见了,我怎么能去上学?”埃琳娜生气了,“她有可能发生了什么,她需要帮助……”
“要冷静,埃琳娜。”约兰达制止了她的女儿,“米兰达的消失有可能不是遇到危险了,也许她就想自己单独待一会儿。你有想过她可能是失恋了吗?她没有胃口,眼睛没有焦点,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这一切可都是典型的迹象。”
“失恋?”埃琳娜不确定地重复道。
“有这样一个人吗?”莫娜马上插问道,“你知道些什么?”
“我?呃……我什么都不知道!”埃琳娜撒着谎,她想到了奥泽比乌斯。也许米兰达还在偷偷地思念着这个年轻的巫师,埃琳娜不准备说什么?米兰达有可能偷偷地出发去见他,让他们的关系更进一步?
埃琳娜咬紧嘴唇:“但是在米兰达的房间里闻上去有一股硫黄的味道。”
“米兰达抽烟吗?”约兰达问。
“当然不!”
“那么。”约兰达说,“也许她施了个小魔法去补救她的爱情了,虽然一个爱情咒实际上不会有太大作用。她取少量的瓦希尔胡桃油效果也可以一样好,这是一种纯天然的植物方法。如果双方有这个准备,那么爱情咒才会起作用,然后这种魔法就会加快事情的发展。”
“当然有一些更强大的爱情咒,但是在这种基础上产生的关系很少会幸福。”莫娜补充道。
约兰达同情地看向埃琳娜:“啊,我还完全没有注意到,你和米兰达也慢慢地进入这个年龄阶段了,爱情也开始扮演一个角色了。要是我想到你们将来也和达芙妮一样,遇到同样的问题……哦,达芙妮总是处理得如此糟糕!”她叹息着。
达芙妮刚刚走进厨房,她已经穿上了大衣,把她的书包挎在了肩膀上:“我怎么了?”
“我们刚刚正问你在哪儿?”外婆莫娜微笑着说,“因为我正打算要送你们去学校。”
“我不和你一起去。”达芙妮马上叫道,“因为有人接我。”她跑到窗户旁,为了能够看到街道,踮起了脚尖,“他已经到了。”
“谁?”莫娜想知道,“又是那个叫亚历山大的家伙,还有他那烦人的摩托车?”
“不是,是十二年级的贝尼,他开着一辆高尔夫。”达芙妮匆忙地回答,“还有,他开车的技术比你好多了,外婆。我走了。”下一秒她已经在外面了。
“调皮的东西!”莫娜气呼呼地辱骂道,“我开车开得非常棒。”然后她训斥着埃琳娜,“你现在弄好了没,还是我应该就这么一直等着你?”
“但是没有米兰达我不能……”埃琳娜想再试一次,但是莫娜打断了她的话。
“你当然可以,甚至必须要去。如果你们俩都不去学校,你觉得会怎么样。接着你们的老师肯定会让你们班的某个同学给你们带家庭作业,我们这儿可能正好需要一个间谍。”
“她肯定会让内尔或者杰娜来……”
“住口!但是如果你觉得安心的话,在你去上学后,我会去米兰达的房间里好好看看的。也许我会发现你的朋友偷偷溜到哪里去了。但是现在已经到时间了,我们必须得走了!”
莫娜伸出她的手臂,打了个响指,接着埃琳娜就已经穿上了大衣,戴上了帽子。
埃琳娜面孔涨得通红,指着头上的帽子:“我讨厌这个难看的东西,你知道的!”她大叫道,马上把这顶讨厌的,还带着厚厚的护耳罩的灰色皮帽从头上扯了下来。
“真是愚蠢!”莫娜说,“这样的帽子才保暖!但是随便吧,现在赶紧走,要不然我们又得迟到了,那样我就又得调整一下时间。我们可爱的人类世界特派员又要登门造访了……”

黑色的隧道仿佛没有尽头,米兰达感觉她正在融化的冰水里穿行,寒冷深入骨髓,直达心脏。这种感觉,就好像有人要将她的灵魂和肉体分离一样。
我一定已经死了,米兰达一直这样想。她很惊讶,死了竟然还有意识。
她已经没有时间概念了,从自己坠入这个黑洞以后,是过了几分钟还是已经几个小时了?
她在黑暗里没有再看见刚刚抓她来的那两个黑袍男人,但是米兰达还是能感觉到他们的存在。他们是玛法尔杜斯的爪牙,来自黑暗的使者。他们用暴力把米兰达抓来,她绝不可能从他们手中逃脱。
正当米兰达觉得这个黑洞没有尽头的时候,隧道的另一头却发出白色的亮光。随着一声低沉的跌落声,她的脚落到了坚硬的寒冰上。
太阳透过云雾,照射到她的脸上。米兰达想用手遮挡下太阳光,但是绑架她的那两人紧紧地钳住她的胳膊。
米兰达眯起眼睛四处环视,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她已经来过一次了。一棵高大的荆棘树在她面前耸立着,它的树枝放肆张狂地伸向天空,一只看不见的乌鸦在某个地方呱呱地叫。
这是几周前黑巫师组织集会的那个地方,想要解放巫师玛法尔杜斯.荷鲁斯。
这两个黑袍男人推着米兰达向荆棘树走去,她险些被一块石头绊倒,但是她身边的那两个人紧抓着她。米兰达一步步走进荆棘树的阴影之中,身后的那两个人开始强迫她跪下。
“在我们的首领面前跪下!”
米兰达感觉到膝盖下面的地面冰冷刺骨,泪水滑过她的脸颊。她知道大声求救没有意义,没有人会听见。
当她抬头看时,这棵荆棘树的树干上开始显现出一张脸。先是长出鼻子,然后是额头和脸颊,最后是眼睛和嘴,这张脸的主人就是玛法尔杜斯.荷鲁斯!
米兰达不能移开她的目光,玛法尔杜斯的眼睛吸引着她,他的嘴唇动了起来。
“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很久了。”
“你要怎么样?”米兰达害怕地啜泣着。
“你偷走了我的自由,所以你,要替我下地狱!”
“下地狱?”米兰达惊愕地问,“不!这不可能!”
“我许给了地狱的统治者一个年轻的生命。”玛法尔杜斯说,“有谁会比你更合适呢?你们和我玩那种卑鄙的把戏,莱昂.布雷德夫的行为不可饶恕,而你,作为帮凶,也要为此付出代价。”
从树干里生长出了两只手臂,越来越长,向着米兰达伸过来。
“放开她!”玛法尔杜斯对他的帮手命令道,“她是我的!”
米兰达感觉到抓着她的胳膊上的力量松了,她站了起来,膝盖不由自主地发抖。
玛法尔杜斯的手突然扣住了她的肩膀,米兰达心中满是恐惧,但是玛法尔杜斯转瞬间就把她吸进树里。
放学后埃琳娜焦躁不安地站在校门口,她不知道谁会来接她回家,如果是妈妈的话,她一定会忍不住把一切告诉她……
突然间,她感觉周围的温度一下子降低了,冷得不自然,埃琳娜不敢细究,只觉得毛骨悚然……
她感觉到大脑深处传来一阵刺痛。
救我!
埃琳娜用手按着太阳穴,她想仔细分辨她听到的是什么……
埃琳娜,他抓了我!
这阵短暂的刺痛简直难以忍受,以至于埃琳娜的眼前几乎一片黑暗。等疼痛减弱了,她深呼吸了好几次才让自己平静下来。她似乎非常清楚地听见了米兰达的声音,难道是她的朋友给自己发送了脑声呼救?
“他抓了我。”埃琳娜重复着这句话,“他”指的是谁?难道是玛法尔杜斯.荷鲁斯?
她觉得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五分钟后,莫娜开着车到了。
“对不起,宝贝,我来晚了。”她说着给埃琳娜开了车门,“我不能决定在这么冷的天应该戴哪一顶帽子。我知道我的发明在人类世界不是特别受欢迎,所以我选了一个特别的样式,只有女巫才看得见。然后我把它制造成我喜欢的样子,所以有点儿耽搁了。”
她戴着一顶平平的帽子,看上去就像个飞着的茶碟。帽子周围晃动着白色的小雪球。埃琳娜再仔细一看,她发现这些雪球是有脚的,事实上它们是毛茸茸的小绵羊,在帽子周围相互碰撞着。
但是现在,埃琳娜对莫娜的新帽子完全不感兴趣。她上了车,把她的书包扔到后座上,满怀希望地问:“有米兰达的消息吗?你在她的房间里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吗?”
“很抱歉,还没有。我已经仔细察看过了,但是我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也许她只是简单地去散个步,弄清楚自己的感觉,或者和别人秘密约会去了。”
“绝对不可能!”埃琳娜摇摇头,“我不太确定,但是我感觉她给我发送了一个脑声呼救。”
莫娜从旁边惊讶地看了她一眼:“但是宝贝,你肯定是搞错了。这种东西只有当女巫在遇到极度困境才会发送的。”
谁知道米兰达发生了什么,埃琳娜担心地想。现在她不得不马上把黑巫师组织集会的事情说出来了。但是她不知道从哪儿说起。而且最好约兰达也在,要不然她得解释两次。对她来说,在莫娜了解全部事情的时候,有妈妈在旁边也许会好些。
就这样,回去的路上她一直沉默着。就在她们拐进夜莺路,快到家时,埃琳娜说:“我必须跟你说些事情。”
“噢,我在这整段时间里都知道你心里有些事。”莫娜说,“是关于一个小伙子的,是吗?”
“完全不是。”埃琳娜谨慎地说,“是关于玛法尔杜斯.荷鲁斯的。”
莫娜紧急地踩下刹车,埃琳娜差点儿被甩出去,还好安全带把她稳住了,要不然她的头一定会撞上挡风玻璃。
“你和玛法尔杜斯.荷鲁斯有什么瓜葛?”莫娜异常严肃地问,“你不会是在研究黑魔法吧?”
“不……不是。”埃琳娜吞吞吐吐。
莫娜不相信地盯着她:“那是什么?快,快说!”
“米兰达被玛法尔杜斯.荷鲁斯诅咒了。”埃琳娜脱口而出,解开安全带要下车,“最近,就在妈妈去了她的研讨会,你去参加女巫研讨会的那个周末。我跟你们说的是我和米兰达去了一趟巫师世界。”她必须保持镇定,“但是我们骗了你们,我们根本没有去米兰达的父母那儿。”
“那你们去哪儿了?”
“我们去参加了黑巫师组织的一次集会。”现在终于全都说出来了,埃琳娜深吸了一口气。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