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小虎队.pdf

魔法小虎队.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海报:

编辑推荐
中国最畅销儿童文学《冒险小虎队》姐妹篇,横扫欧洲的进击版《魔法小虎队》。
最有趣的魔法,最惊险的旅程,最好看的故事!
一本让孩子找到正义与友谊的必读之书。
欧洲每卖出10本童书,就有1本《魔法小虎队》。
随书附送“秘密魔法卡”。


1. 德国著名童书作家玛丽泽•阿洛尔德必定成为中国小读者最喜爱的“老阿姨”。
三十多年来,“老阿姨”多次获得德国青少年文学奖“响尾蛇奖”,德国科学院青少年文学奖,多次角逐“国际安徒生奖”、“博洛尼亚最佳童书奖”等国际奖项,在欧洲深受追捧,每一部新作都会引发青少文坛的热烈轰动。这一次,“老阿姨”为人类世界的小读者带来了巫师朋友,在你的身边,也许隐藏着一个小巫师哦!
2. 《魔法小虎队》是德国“读者陪审团”(6-19岁德国读者每人选出5本最爱图书)评出的“最佳图书”,已被翻译成30多种语言,畅销英国、法国、西班牙、比利时、意大利……在世界各地都有小书迷组成的书友会——“魔法小虎队”。
3. 随书附送“秘密魔法卡”,让小读者在阅读之余,和好朋友一起对抗黑巫师,一起去冒险!
4. 惊险绝妙的故事,别致精巧的设计,活泼生动的插图。让青少读者爱不释手,在书中学会受益终生的哲理!

媒体推荐
“老阿姨”的故事是孩子们最美妙的梦境!来自巫师世界的朋友,带你一起去冒险、一起去探秘,让孩子们在故事中学会正义、勇气、友情……这些善良和美好将令孩子们受益终身。
——《明镜周刊》

故事惊险紧张,构思独特绝妙,是一套让孩子们乐在其中的优质童书!
——《法兰克福汇报》

作者简介
玛丽泽•阿洛尔德

德国著名童书作家。1958年出生于美因河畔的埃尔伦巴赫。她8岁开始写诗,12岁时写下第一部侦探小说,大学时期开始潜心研究儿童图书。1980年起,玛丽泽•阿洛尔德专心为少年儿童创作文学著作,被读者和书评人亲切地称呼为“老阿姨”。

三十多年来,“老阿姨”已经出版了180多部作品,被翻译成了30 多种语言,多次获得德国青少年文学奖“响尾蛇奖”,德国科学院青少年文学奖,并角逐“国际安徒生奖”、“博洛尼亚最佳童书奖”等国际奖项。“老阿姨”是欧洲最畅销的童书作家之一,每一部新作都会引发青少文坛的热烈轰动。

“老阿姨”喜欢绘画,痴迷于对动物的研究,沉醉于异国他乡的文化和景色。她的作品充满了对大自然的热爱,构建出神秘的世界,描绘出壮丽的风景,还会讲述少年儿童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和烦恼,深受小读者们的喜爱。

这一次,“老阿姨”为人类世界的小读者带来了巫师朋友,在你的身边,也许隐藏着一个小巫师哦!

文摘
判 决
莱昂?安东尼奥?布雷德夫爵士因多次违犯《大魔法法典》(其中包括参加黑巫师组织)被处以剥夺自然形态、无限期地以绿鬣蜥(又称美洲鬣蜥)的形态度过余生。
没收其家庭财产,剥夺其家人的贵族头衔。所有金钱和不动产归绿巫师协会所有。
绿巫师协会将支付布雷德夫的家人一笔能够满足日常生活的金钱。禁止布雷德夫家庭成员学习魔法、继承财产和从事公职。布雷德夫家族恢复名誉之时,方可取消该处罚。
绿巫师及灰巫师最高法官
阿诺?诺斯特拉达米
马克西米利安?格拉特沃尔爵士
于3月29日签署

001

第一章 万恶的黑魔法
“埃琳娜,你到底喂爸爸吃东西了吗?”一个声音从楼上传来。
“还没有,我马上就去。”埃琳娜?布雷德夫带着一丝内疚回答。
她的妈妈——约兰达?布雷德夫站在楼梯间,面色苍白且筋疲力竭,看起来和最近一段时间一样。可能她的偏头痛又犯了。
“你要让爸爸饿死吗?”埃琳娜的妈妈用责备的口气问道,“你向我保证过,你这周负责他的饲料!”
“我马上就去花园。”埃琳娜说完叹了口气。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她很不喜欢割蒲公英的叶子时,雨落到她的领子里。但这不是她唯一讨厌的事情。她也讨厌这座小山,自从爸爸被处决以来,她们家必须住在这座小山上。米兰达——埃琳娜最好的、也是目前唯一的朋友,把这座小山称为“局外人之山”,因为这里住的人都和埃琳娜一家一样,被巫师法官剥夺了名誉和外形。这个居住区只有三流的天气,也就意味着每天有十八个小时在下毛毛细雨,而在没有雨的六个小时里也很少见到太阳。
埃琳娜打开露台的门,门又卡住了,这扇门由于潮湿变形了。花园里的植物生长得非常茂盛,这让她想起了外婆还在的时候。外婆莫娜很擅长园艺,她可以和植物说话,而埃琳娜为爸爸摘的蒲公英的叶子常常像她的前臂一样长。不,这不应该是外婆的意愿。如果一切能按照外婆的意愿的话,这些蒲公英的叶子会很短而且像胆汁一样苦,这样就可以很快倒了爸爸的胃口。
爸爸和外婆之间存在着敌意。外婆希望她的女儿嫁给特奥巴尔杜斯?马格努斯。特奥巴尔杜斯出身于一个有名望的家族,家族历史至少能追溯到五个世纪之前,而且他的家族中出过很多著名的巫师。特奥巴尔杜斯和约兰达的婚礼时间都已经定了下来,但后来可疑的莱昂出现了,他迅速赢得了约兰达的芳心。约兰达取消了和特奥巴尔杜斯的婚礼,莫娜也不得不取消对所有客人的邀请。其实莫娜完全可以不同意约兰达嫁给她此生的真爱,让她和莱昂分手。但她发现女儿已经怀上了莱昂的孩子,她只得咬牙切齿地同意了这门亲事。她从来没有原谅过莱昂,约兰达就是因为他才断绝了和未婚夫特奥巴尔杜斯的来往。
雨声潺潺,小草因为湿润而闪闪发亮。埃琳娜跑进花园,躲在树下避雨,但是这没有任何作用,因为树叶间隙也在滴水。当她采了足够多的蒲公英叶时,连衣裙已经湿透了,而头发也湿答答地贴在额头上。
“该死的天气!”
对面那棵长得弯弯曲曲的梨树上落着一只乌鸦,这只乌鸦正用黑色的眼睛盯着埃琳娜。它是间谍吗?如果它是间谍又怎样呢!埃琳娜对它吐了吐舌头。
“你们对爸爸做的一切真的太不可理喻了!这就是我的意见。”
这只乌鸦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它开始整理自己的羽毛,当埃琳娜往家走的时候,它“呱呱”地对她叫。
埃琳娜走进了起居室,饲养箱就在这里。绿鬣蜥正透过玻璃壁漠不关心地看着外面。埃琳娜抬起了饲养箱的盖子,然后把蒲公英的叶子放入还有几块苹果和半个辣椒食盆。
“对不起,爸爸。”埃琳娜抚摸着绿鬣蜥粗糙的皮肤,“我知道,你是无辜的!发生的一切都不公平。现在我们必须住在这儿,住在这座小山上,所有的人都认为我们有罪,我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朋友。妈妈一直头疼,因为报社不再派给她任何采访任务。达芙妮还是一样让人讨厌……但是最糟糕的还是对你的伤害,爸爸!”
这只绿鬣蜥一动不动。爸爸到底能不能听懂她说了些什么?变成绿鬣蜥的他还能不能像变形之前一样地思考和感觉呢?还是他已经完全变成了动物?埃琳娜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她用食指温柔地抚摸着它的后背。“吃吧,爸爸。”她喃喃自语道,“这是多汁的蒲公英叶。外面还下着雨,我特意为你去摘了。”
绿鬣蜥还是没有一点儿反应。埃琳娜叹息着,她的心情很不好。几个月之前她还可以和爸爸谈论一切,爸爸帮助她做作业并承诺向她透露最高级魔法的秘密。现在呢?现在它几个小时一动不动地待在玻璃箱里静静地独自发呆。只有它要挠痒痒和出太阳的时候,才会紧紧靠着饲养箱的玻璃壁并且用力地点头。埃琳娜也向它点头,这样就实现了某种交流——即使埃琳娜根本不知道它在说什么。
太悲伤了!
埃琳娜关上了饲养箱的盖子,去厕所洗手。
厕所的冲水装置坏了,墙上的塑料箱也像外面的雨一样发出潺潺声。厕所没有窗户,地面的瓷砖和下水道盖子的颜色一样——黑灰色。
埃琳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红色的卷发,浅绿色明亮的眼睛,小鼻子和无数的雀斑。尽管这里没有太阳,这些雀斑还是清晰可见。罪犯的女儿看起来就是这样吗?一个支持黑魔法的巫师的女儿?
“不,爸爸不会这么做的。”埃琳娜一边摇着头,一边喃喃自语道。一切都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正当她回到起居室的时候,有东西拍打着窗户的玻璃。埃琳娜吓了一跳,小心地打开了露台的门。
一只白色的鸽子收着翅膀,有些迷迷糊糊地蹲在擦鞋垫上。埃琳娜还看见一只灰色苍鹰在天空一飞而过,鸽子的红色眼睛里明显充满了恐惧。
“小可怜。”埃琳娜弯下腰想要把鸽子捧在手上,看看它有没有受伤。
这时鸽子全身颤抖,身体开始变得模糊不清,羽毛变成了白色旋转的球。埃琳娜的面前立刻出现了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女孩。
“米兰达!”
“这只苍鹰害我差点儿把脖子折断了!”米兰达?勒芬突然说道,她擦了擦受伤的脖子,“它在最后这段路上一直紧紧地跟着我,差点儿就抓住了我——该死的局外人之山!如果这里住着野蛮人,我就再也不来看你了!”
“也许它真的是一只老鹰。”埃琳娜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说,但是那只老鹰已经消失了。她又转向了自己的朋友:“为什么你会变成一只鸟飞来?”
“我只是想练习。”米兰达回答,“我们昨天第一次学习了变形咒。”
埃琳娜叹息着。变形咒!变身成动物。这是高级魔法,她不能学习这种高级魔法。
“你现在不要羡慕我。”米兰达说,“这非常难。你也看到了,刚才差点儿就出事了。”她用手遮住了自己的脸,“也许明天我的肌肉就会因为飞行而非常酸痛。”
“我确实很羡慕。”埃琳娜说,“你不能想象,不能学习变形咒对我来说有多糟糕。我也不能学习许多其他的科目。我讨厌这栋房子,这个令人厌恶的局外人之山,特别是被改变了的一切,自从爸爸……”她没有把话说完。
米兰达安慰地抱住了埃琳娜:“我很理解你。我会帮助你,相信我。”
两个女孩一起进入了起居室,埃琳娜锁上了露台的门。米兰达立刻来到饲养箱前,她敲了敲饲养箱的玻璃壁:“你好,布雷德夫先生,我是米兰达。您还好吗?”
但是这只绿鬣蜥只对它的蒲公英叶感兴趣。
“算了吧。”米埃琳娜疲倦地说,“没用的。爸爸什么都不明白。”
“我们不确定它什么都不明白。”米兰达反对说,“虽然我变成鸽子能飞行,但我还是米兰达,而且知道自己是米兰达。凭什么说你爸爸的情况就不一样呢?”
“真是那样他是会有反应的。”埃琳娜说,“他早就该找机会让我能够理解他的意思了。我们可以创造一种暗语,例如抬起左前腿表示A,轻拍两次表示B,或者是其他什么的。爸爸总是很有创造力。”
米兰达用她的手指轻抚着饲养箱的玻璃壁。“法官一定对你爸爸施加了非常强大的魔法。”米兰达边想边说,“法官当然想阻止你们交谈,阻止你爸爸告诉你他的秘密。嗯……他可能真的完完全全是一只绿鬣蜥了。”
埃琳娜喉咙哽咽得说不出话来。虽然她已经得出了同样的结论,但是她还是很难相信这个事实。爸爸的某些本性一定存在于这只绿鬣蜥中,并且用某种方法一定能接触到他的内心……
“不要这么烦恼了,埃琳娜。”米兰达抚摸着埃琳娜的胳膊轻声说道,“你必须等待。总有一天你爸爸会变回来的……”
“这可能需要十年!”
“哪怕需要十年,哪怕有怀疑,也不会有任何改变。你要不断地告诉自己,你是清白的。现在你也不能改变你爸爸的状况。”
“大家都是清白的。”埃琳娜小声说,“爸爸也是清白的。这一切都是一个巨大的错误。有人散布了关于他的谣言,法官相信了散布谣言的人,惩罚我们一家!这不公平!”
米兰达倒在沙发上,她把双腿搭在扶手上摇晃着。“你真的认为你爸爸是清白的吗?”她用亲密的语气问道。
“我当然相信了!”埃琳娜非常生气地说道,“我敢发誓,我爸爸和黑巫师没有任何瓜葛!”
黑巫师是一个秘密组织,这个组织一百多年之前就被禁止了。据说,这个组织的成员为了研究黑魔法,甚至会到人类世界去偷小孩,并用小孩来进行非法的魔法仪式。
爸爸会做这些事?对于埃琳娜来说真是难以想象。
“那个秘密的护身符呢?”米兰达的声音变得更低了。
护身符!这个护身符让埃琳娜回想起自己如何找到这个神秘的饰品。
爸爸变成绿鬣蜥的第三天,埃琳娜和米兰达一起打扫了饲养箱。米兰达撑开一个大垃圾袋,埃琳娜准备把托盘里沾满沙土的东西倒进去。一个发光的东西引起了两个女孩的注意。埃琳娜用她纤细的手指把护身符从垃圾里掏了出来,然后用水清洗干净。它是一个带有神秘吊坠的银链子,埃琳娜之前从没见过这个护身符。它从哪里来?只有一种可能:为了不被法官发现,爸爸把它吞进了肚子里,然后就被施了魔咒。现在这个护身符当然会出现在饲养箱里了。
埃琳娜和米兰达发誓绝不会对任何人谈起她们发现的东西。埃琳娜把护身符藏在了她房间的床底下,准确地说是藏在了踢脚板的后面。因为踢脚板的后面是空的,护身符在那里很安全……
“法官没有看到这个护身符一定有原因。”米兰达说,“它一定有很强的魔力……”
埃琳娜一边耸了下肩膀,一边点了点头。她突然冷得发抖。她和米兰达曾经听说了很多有魔力的东西,这些东西都带有被禁止的魔力。这个护身符是不是也有这种魔力呢?埃琳娜更加怀疑了。
不,爸爸。她一边痛苦地想着,一边攥紧了拳头。我知道,你是清白的,即使你得到了一个这样的护身符,这件事情背后肯定有很重要的原因。
米兰达用手托着腮:“我们必须仔细看看这个护身符。如果我把它的样子画下来,就能查阅学校的档案,看看是否能够找到关于这个护身符的资料。”
埃琳娜正准备回答,突然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响声。屋子的中间出现了一个紫色的光柱,一个穿着讲究的女人现出身形——埃琳娜的外婆莫娜。她穿着一套紫色女士套装,搭配着百皱裙,一双淡紫色的高跟鞋,当然还戴了一顶帽子,这个配饰必不可少。这顶帽子的装饰是李子,李子中间还插着三根闪闪发光的孔雀羽毛。
“你们好!”莫娜笑着说。她的唇膏和她的衣着色调一致,“希望没有吓到你们两个!”
“确实有一点儿。”埃琳娜说道。但愿她的外婆没有听到她和米兰达刚才说的话。
“对不起。”莫娜一边说一边松了松她的披肩,耳朵上的克里奥式的耳环闪着光。“我可没有耐心敲门。你的妈妈呢,埃琳娜?我来这里,是因为有新消息告诉她。”
“妈妈可能正在床上休息。”埃琳娜说,“她有点头痛。”
“头痛,胡说!”莫娜摆着双手说。埃琳娜看到,她的指甲也涂成了与她服饰相配的紫色。“自从这件……嗯……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以来,她就一直无法从中摆脱出来。但是,现在事情有转机了。”她走到楼梯旁,然后和声细语地说,“约兰达!我是莫娜。有个新消息,你肯定会大吃一惊!”
她没有等女儿回答,而是摆动了一下她的手指,埃琳娜的母亲就被移到起居室的沙发上,她盖着一条睡毯,眼睛上有两块敷布。
约兰达抱怨道:“妈妈,我躺在床上的时候,你就不能让我清静清静吗?”她吃力地坐了起来,然后把敷布拿开。埃琳娜觉得,妈妈看起来像是生病了。她面色苍白,深褐色的头发因为油渍无力地垂耷着。
“哦,孩子!”莫娜一边说,一边坐在沙发的边上。
埃琳娜再一次感觉到,她的妈妈和她的外婆完全不一样。莫娜喜怒形于色,她身材高挑,而且非常重视自己的外表。不论她在哪里出现,总能吸引别人的眼球。与她不同的是,约兰达中等身材,比较丰满,留着朴实的卷发,只有在特殊场合下才会化妆。最近这段时间,她总是穿着慢跑服在家里走来走去。但是她从来不慢跑,因为在她的眼里,没有一项运动令人开心。与她相反的是,莫娜会有规律地在每天早上十点到十一点之间锻炼身体。
“约兰达,你应该第一个知道这个令人兴奋的消息!我们有机会恢复家族的声誉了,我们因为这个……嗯……”外婆蔑视的目光转向了饲养箱,“……废物失去的声誉。”
“莱昂。”约兰达说,“不要叫他废物,妈妈。他叫莱昂。”
“他是个饭桶。他是个草包。他是个窝囊废。”莫娜反驳道,而且说了很多脏话,“他娶你,是为了依靠我们家,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呢?”
“妈妈!”约兰达抱怨道,“不是这样的,不要再说了。”
“无论如何,我刚才去了国家魔法部。”莫娜继续说道,“而且,我得以和高级办公室的巫师交谈了一番。他们正在紧急寻找一个家庭去人类世界,这个家庭将收集现代人类的信息。你一定知道艾德里安?弗赖塔格?茨威格的《与人类交往之道》。这是一本关于人类的权威著作,但是其中的一些部分已经有些过时了,需要更新。谁能比我们做得更好呢?我们是一家人,我们行事低调,而且你还是记者,知道如何跟他人打听消息……”
约兰达怀疑地看着莫娜:“去人类世界?你不是认真的吧,妈妈!”
埃琳娜插话说:“人类世界?”
莫娜转过头来,对她的外孙女笑着说:“魔法部会派巫师长时间待在人类世界。”
埃琳娜深吸了一口气。待在人类世界,这几乎和去火星旅行一样不可想象。埃琳娜知道除了她们自己的世界外还有一个平行世界,不会魔法的人类就生活在那里。一个很薄但很强的结界将这两个世界彼此隔开。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