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紫·完美典藏版.pdf

重紫·完美典藏版.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睥睨六界,绝世风华,他是仙门至高无上的重华尊者,高高在上,任人仰望,任人敬慕,却永远也摸不到,得不到。
冥冥之中,她懵懂地走向他,成了他的徒弟。天生煞气,注定入魔,不能修习术法,没什么关系,只要能陪在他身边就好。可她却无法自拔地爱上了他,无助而绝望,看着他,不敢仰望,又忍不住仰望。
只想在他身边,生生世世地陪着他就好。命运却没有如此慈悲,仙、魔两届的恩怨没有结束,一切,才刚刚开始!
两生师徒,三世成魔。沧海桑田,问情深清浅,爱多恨多?不如闹他个南华山倾,四海水竭,何计来生仙与魔。最怕回首,晴空碧月。归去也,相拥一刻,此心向长河。若星璨,恨逐波!

编辑推荐
晋江网最知名作家蜀客实力巅峰之作,《花千骨》后最经典师徒仙侠绝恋,唐七《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后再掀仙侠小说热潮!
紫竹峰,重华宫里,洛音凡是师父,重紫是小徒弟,为着万世苍生,一人永为仙,一人转世成魔。成仙和入魔不过一念之间,忘却正与邪,留下的只有一种情愫:爱,可怕的欲念,让人为之疯狂,痛也罢,瘾难戒。师徒不能相恋,且他为仙界尊者,她则有天生煞气命定成魔,可是偏偏只因得有爱,她善心未泯,他又决意与之共生死。终结之日来临,一切化作虚无,他只是那个想自私地抱着她的洛音凡,而她也只是那个一刻也不愿意离开师父的重紫。
本书为《重紫》完美修订典藏版,知名插画师猫君手绘海报、书签,作者新增2万字精彩番外,制作精美,独具典藏!

名人推荐
一袭白衣、长发飘然的师父洛音凡,俏皮动人、机灵黏人的小徒弟重紫,他们的形象已然刻在我的心中。原来,爱可以写得这样感天动地,没有痴缠甜蜜的情节,只有一次又一次的无可奈何,却有一种让人为其感动的情丝。—— 橘子控de大米

非常喜欢仙侠的师徒恋,可是除了《花千骨》以及《重紫》外很难找到更好看的。就我本身而言,《重紫》比《花千骨》更好看,重儿的痴,洛音凡的大爱小爱所产生的矛盾都让读者心情激荡。——zhenzhans
他其实深爱着她,两生两世。只不过他茫然,他不熟悉这样的爱,他是与生俱来的神仙,不曾沾染过凡间烟火,可是他最终明白了,也战胜了自己,选择了一个最好的方式,既不负天下苍生,也没有放弃她,从此生死相随,白首不相离。最最美好的结局,最最璀璨的爱情。期待《重紫》的电视剧早日上映。——感动的读者

作者简介
蜀客,晋江文学网超级当红签约作者,致力于非传统言情、武侠、玄幻综合体结构小说创作,风格多变,已出版的玄幻小说作品《重紫》(已签约影视)、《落花时节又逢君》销售成绩斐然,获得数十万读者支持,另外还出版有《穿越之第一夫君》、《小凰不是仙》、《天命新娘》、《穿越之武林怪传》、《落月江湖》、《千金散尽还复来》等作品。

目录
第一卷 朝朝暮暮

第一章•白云之桥
第二章 天生煞气
第三章 重紫
第四章 无奈的师父
第五章 朝朝暮暮
第六章 天机
第七章 人间行
第八章 小娘子
第九章 卓云姬
第十章 回生之吻
第十一章 星璨
第十二章 试剑会
第十三章 风波又起
第十四章 灵台印
第十五章 阴水仙
第十六章 似曾相识
第十七章 欲毒
第十八章 楚不复
第十九章 梦魇
第二十章 劫持
第二卷 万劫不复 
第一章 万劫之地
第二章 魔蛇
第三章 亡月
第四章 虎口狼窝
第五章 地狱仙境
第六章 仙心恒在
第七章 归去来
第八章 承诺
第九章 万劫不复
第十章 终结
第三卷 来生师徒

第一章 遗忘的历史
第二章 来生师徒
第三章 弃剑
第四章 师父的重儿
第五章 初露锋芒
第六章 天山雪
第七章 海底通道
第八章 雪夜梅
第九章 任性的爱
第十章 云姬之死
第十一章 行刑
第十二章 无情
第十三章 冰牢
第十四章 魔道

第四卷 何处归程

第一章 天之邪
第二章 九幽皇后
第三章 梦醒
第四章 遗忘的决定
第五章 冷万里
第六章 毁灭与成就
第七章 天魔现世
第八章 凤凰泪
第九章 祝融果
第十章 雪之哀伤
第十一章 寻找眼睛
第十二章 星殒
第十三章 仙魔对阵
第十四章 相拥一刻
第十五章 尾声
番外一 洛紫篇
番外二 雪阴篇
番外三 魔神归来
番外四 师兄太坏
后记

文摘
两生师徒,三世成魔。
沧海桑田,问情深情浅,爱多恨多?
不如闹他个南华山倾,四海水竭,何计来生仙与魔。
最怕回首,晴空碧月。归去也,相拥一刻,此心向长河。若星璨,恨逐波。

第一卷 朝朝暮暮
第一章 白云之桥
历时二十年的人间浩劫,天魔终于永远消失于六界之中,山河愁云散尽,万物复苏,满目疮痍的大地终于有了一线生机。逆轮魔宫被摧毁,魔族溃散解体,纷纷遁入人间逃避仙门追杀,徒留残垣断壁、荒村死镇和无数个残破的家。死于战乱的百姓不计其数,或是死了儿子,或是死了妻子,有死于魔族手上的,也有死于仙门之手的,新坟处处可见,一派劫后的凄惨景象。
无论如何,一切都已过去,战乱留下的痕迹终将被岁月抹尽,那段噩梦般的日子也终将被遗忘。
街头,几个乞丐有气无力地坐在墙脚,面前破碗内都是空的。
其中有个小孩。
五六岁模样,乱蓬蓬的头发,黄黄的小脸,看不出是男是女。因为脸上没有肉,那双眼睛就显得格外大,整张脸上似乎只剩一双眼睛,却毫无光泽。脏破的衣裳遮不住身体,两条小腿露在外面,瘦骨嶙峋,如枯柴一般,上面还有多处青紫的淤伤。披着破破烂烂的衣裳,整个人活像一根枯萎的草,几乎要被冷风刮跑,让人怀疑这样一个小不点是怎么活下来的。
有人走过,丢下半个包子。
数双眼睛倏地亮起。
几乎是同时,乞丐们全都扑过去,犹如饿极的狗看见肉骨头,混战成一团。
许久,乞丐们才散开。
一个小脑袋从人堆里挣扎着爬出来,大约是怕人抢,两只小手拼命将整个包子塞进嘴里,腮帮鼓鼓的,竟然是那个小不点儿。
大乞丐骂道:“又是这小丫头!”一耳光扇去。
小女孩被打倒在地,滚作一团,却犹自不要命地吞咽着嘴里的包子,噎得直伸脖子。
那乞丐不解气,上去就踢。
挨了两脚,地上的小女孩惨叫两声,猛地抬起脸瞪他,那双大大的眼睛此刻幽深不见底,其中涌动着的,竟是浓烈的杀机,令人胆寒。
谁也想不到,一个小女孩竟会有这样的眼神,这眼神,连恶人见了也要害怕。
周围的乞丐都忍不住后退。
那乞丐也心虚,“总拿眼睛瞪人,我弄瞎了你,看你还瞪不瞪!”说完过去将她按住。
挨打无妨,却不能没了眼睛,小女孩惨叫着,拼命将脸贴在地上躲避。
忽然,一股力量凭空袭来,将大乞丐推了开去,旁边乞丐们看得目瞪口呆。
大乞丐恼怒,“谁!”
“小孩子可怜,怎好欺负她?”
那是小女孩有生以来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仿佛自天上传来。柔和的略带责备的语气,更多的却是怜悯,听在耳朵里,温暖又舒适,像母亲温柔的手抚在身上。
须臾,真的有一只手在轻轻拍她的背。
“起来,不怕。”
感受到安全,小女孩缓缓抬起脸,大眼睛里满是疑惑——别人都不管小叫花的,他为什么要帮忙?
下一刻,她就知道了答案。
从没见过那么好看的脸,轮廓分明,完美得不似人间所有。他双眉微皱,一双凤目正温和地看着她,那样的悲悯。他微微屈膝,半蹲在她身侧,作势要扶她,雪白的长袍拖在地上,黑亮的长发披垂下来几乎到腰间,真如九天下凡拯救众生的神仙。
那一脸不忍的神情仿佛在告诉她,他不仅是来救她,而且是上天派来拯救所有受苦受难的人的。
小女孩看得呆住了。
见她无事,他微微弯起有型的唇,微笑中透着一丝安慰,扶她站起来。
看出他不是寻常人,旁边众乞丐乖乖地躲远了些。
干净白皙的手扶着她,一点儿也不嫌她脏。他轻声道:“受了欺负可以生气,却不该有害人性命之心,知道吗?”
面前的人俯身看着她,一只手放在她肩头,悲伤而怜悯,犹如救苦救难的圣人,又如谆谆教导的亲人。
他竟然看出了她的心思,方才她是真的恨不得那人死掉。
小女孩生平头一次体会到了自惭形秽的感觉,下意识垂了眼帘,羞怯地点头。
他轻轻摊开她的小手,在那手心里划了两下又合拢,“这样,今后就没人敢欺负你了。”
光华闪过,手心依旧空空。
神仙在变戏法呢!小女孩惊讶地眨眨大眼睛,腼腆地看他,有些疑惑。
忽然,一个声音自远处传来,“楚师兄,小师姐在找你呢!”
重任在身,方才感受到强烈的煞气,以为是逃散的魔族要来打魔剑的主意,想不到那煞气竟来自一个小女孩,实在有些不可思议,要不要告诉师父?
他直起身应道:“就来。”冲她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仙门的人。”
“不知道是哪派的。”
“……”
仙门?真的是神仙!小女孩呆呆地望着他离去,直到那雪白的背影翩翩消失在街角。

流光易逝,往往只一转身,匆匆就已过了数年。千里之外,仙钟长鸣,晨雾散尽,南华山巍巍浮在云端,远远望去,峰顶笼罩着淡淡的金光。通往仙山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面前这座大山,时候还未到,山门紧闭,无数人等在门外。
南华派广收弟子,五年一度。仙门收徒向来严格,且以年幼为最佳,正如一张写满字的纸和一张崭新的白纸,更好用的永远是白纸,因此南华派的规矩,通常是七至十四岁以内的孩子才有资格参选。
南华派本就是四方仙门之首,也是剑仙派之首,镇守着通天门。五年前,南华天尊大战逆轮魔尊,终于斩除魔尊,捣毁魔宫,魔族从此无容身之地,再不能横行为害,天尊却也因此重伤身亡,四方同道提起,无不肃然起敬。那一战,更使南华剑仙派成为世人心目中的圣地。现任南华掌教,正是天尊的大弟子虞度,虞掌教目前只有八位亲传弟子,其余都是徒孙辈。他早年说过只收九名弟子,因此众人都在猜测他今年大有可能会收关门弟子,而这个关门弟子的首要条件,就是资质过人,胆识过人。
大人们比孩子还紧张,将叮嘱过的话又反复叮嘱了好几遍,人人都希望自家孩子能好好表现,拜个好师父,若能被掌教和几位尊者看中,那就是天大的运气了。
前来参选的人中,有几个孩子格外惹眼。
他们都穿得极其破烂,没有大人护送陪同。领头的是个小女孩,十来岁年纪,头发像别的小孩一样用红绳子扎了两个角,但由于缺乏营养,干枯没有光泽。瘦削的脸蛋也黄黄的,唯独那双大眼睛光华闪闪,天真机灵,透着几分淘气。
“虫子,你真的要去吗?”
“当然。”
“仙长会收叫花子当徒弟吗?”
“我哪里像叫花子了?”小女孩不服气,低头扯着干净却破旧的衣裳,她已经洗过好几遍了,扎头发的绳子是她捡来的,“神仙大哥给我的法术不灵啦,我要自己去学法术,叫他们不敢欺负我们!”
“虫子,要是仙长们不收你的话,就回来啊。”
“他们一定会收我。”
“你怎么知道?”
“我胆子大啊,”小女孩挺胸,“他们喜欢胆识过人的,我胆子很大。”
“对哦。”小乞丐们都点头。
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大道上,一辆华丽的马车行来。马车缓缓放慢速度,最终停在山脚下。穿着不凡的车夫先下车,搬了个脚踏放好,须臾,车内出来一位小公子,锦绣边的紫衣,小小金冠,腰间束着条雕花镶金带,一看便是出身于富贵人家。
小公子年纪还小,不过十二三岁,那长相却已了不得,依稀竟透出美男子的风采。长眉如刀,目如秋水,只是一张白白净净的小脸绷得紧紧的,神情似乎很不耐烦。他先是站了片刻,居高临下地向四周扫视两眼,然后才下车,举止很是文雅,一派少年老成的模样,可见教养良好。
车内紧跟着出来个穿着华贵的妇人,黑色长披风,握着条十分精美的手绢。和别的大人一样,她也拉着小公子柔声嘱咐许久,末了又取出封信放进他怀里,“你爹的信,记得交给虞掌教。”
说话声虽低,周围却已有不少人听到,人们都议论起来。
小公子脸色越发难看,勉强点头,“知道了,你回去吧。”
妇人不放心,“等山门开了,我再走。”
小公子沉着脸不说话。
“虫子,他爹认得虞掌教。”
“他们有信,虞掌教肯定要收他当关门弟子了。”
仙长们也喜欢有钱人吗?小女孩有点泄气,对方既然有信,多半是和掌教有交情。她撇撇嘴,哼了声,“仗着爹娘说情,当虞掌教的弟子有什么了不起,我要当督教闵仙尊的弟子!”
南华派除了掌教,还有一位督教与一位护教。这位督教仙尊大名闵云中,是南华天尊的师弟,比掌教还要高出一辈,当今南华派数他辈分最高,其择徒教徒之严尽人皆知,门下弟子则个个都大有名气,他也是唯一一位敢与掌教抢徒弟的人,但凡有资质好的,他都会先收归门下。
她说的声音太响,小公子显然听到了,气得小脸青一阵白一阵,待他转脸看清楚之后,目光立即由愤怒变为不屑。
见他瞧不起自己,小女孩正要再气他,忽然听得耳畔轰隆一声。
众人同时朝山门望去。
面前的山门已经消失,不,是整座山都消失了,先前看到的漫山郁郁葱葱的树木也跟着失去踪影,竟变作了万丈悬崖!
悬崖深不见底,茫茫一片,但闻风声隐隐,险恶至极。
上面有座桥。
那是一座白云铺就的桥,一眼望不到尽头,桥面仅有三四尺宽,虽说行走足够,可是这么高的悬崖,周围又没有护栏,万一不慎失足摔落,必定要粉身碎骨了。
仙长们当然不会伤到孩子,无非是设置第一道关来考验他们,大人们心里明白,纷纷催促孩子上路。无奈孩子们只相信眼睛看到的,哪里知道是幻术,一个个都吓得白了脸,有胆小的已经哭起来,无论如何也不肯过去。
“虫子,这怎么过去?会摔死的!”小乞丐们惊叫。
小女孩白着脸,迟疑了一下,旁边忽然传来一声嗤笑,再看时,那小公子已经率先走上去了。
仙长们要收胆识过人的徒弟啊!小女孩记起来,连忙朝小伙伴们道:“天黑了我还没回去的话,肯定是南华仙长们收我当弟子啦,也可能……摔死了,你们就自己回去吧。谢谢你们陪我走了这么远。”他们自千里之外赶来,一路行乞,走了整整三个月。
小乞丐们点头。
小女孩有点伤心,再不看众人,咬牙踏上云桥,一脸视死如归的模样。
见有人带头,后面一些胆大的孩子陆续也跟了上去,当然更多的小孩死也不肯去,那些大人们无奈,气得纷纷骂“没用的东西”,最后只得带着他们回去了。
毫无意外,第一关就淘汰了一大半人。

南华仙山,数千弟子等候在门外,六合殿上,几十名大弟子恭敬地立于两旁,殿上并排坐着三位仙长。
中间一位三十来岁,穿着青色长袍,白净面皮,面前竖着柄青蓝色长剑,剑尖朝下悬浮于半空,仙气环绕——六合剑之主,除了当今掌教虞度再无别人。
左边那位五十多岁,黑袍,下巴几缕胡须,目光冷厉,十分威严,手中亦执了柄暗灰色长剑,形状古怪至极,剑身浑圆无刃,层层竟如宝塔。
右边座位上却是个七十几岁的老头,须发皆白,面容和善,手中只拿着一卷黄旧古雅的书。
还有个位置一直空着。
殿前大铜镜上清晰地显现出孩子们在云桥前迟疑的场景,三位仙长面上不见波澜,不紧不慢地用茶,眼睛却都不时地朝铜镜上瞟。
右边年纪最大的白发老头先开口笑道:“孩子们都还小,师叔设此一关,是不是太难了些?”
左边神情威严的黑袍老人道:“宁缺毋滥,贪生怕死之徒要来何用!”
掌教虞度笑而不语。
黑袍老人忽问:“音凡不来?”
虞度答道:“或许会来。”
黑袍老人皱眉,“他还是不收?”
虞度道:“这两年九幽魔宫兴起,有壮大之势,他身为护教,责任重大,一心修习剑术,自然无暇,少个人与师叔抢徒弟岂不更好!”连他也称黑袍老人为师叔,可见那老人便是督教闵云中无疑了。
闵云中道:“话虽如此,也要有人传承衣钵才是。”
二人说话间,白发老头忽然“咦”了一声,赞道:“这两个孩子不错!”
大铜镜上,两个孩子一前一后走上云桥。当先的是个紫衣小公子,装束不凡,满身贵气,神情傲然;后面那个年纪更小,竟是个穿着破烂的小女娃。
小女娃面有怯色,明眼人都看得出她害怕至极,两条小腿却仍旧一步步朝前走。
历来过关的女弟子很少,想不到这次倒出了个胆量特别大的。虞度双眼一亮,嘴角逐渐弯起,就连闵云中那张不常笑的脸上也浮现出两分欣赏与自得之色。有眼光的人都已看出来,这两个孩子筋骨奇佳,要认真比,那小女孩反而更胜一筹。仙门中,好徒弟比稀世宝贝还重要,二人都在庆幸这两个孩子没有去别处,而是来了南华。
闵云中不慌不忙地取过茶,“这回有两个,掌教还要抢吗?”
虞度笑道:“师叔要哪一个?”
闵云中似是不舍,半晌大方地一挥手,“女娃虽说麻烦,我座下却还没有一个女弟子,这回就破个例,那男娃娃让给你吧。”末了又补一句,“看看再说。”
白发老头叫苦,“两位又忘记我了,可怜我天机处无人。”
闵云中道:“这两个孩子资质非凡,要他们去学卜测占算,太可惜。”
虞度亦点头。
有这两位在,好徒弟总是轮不到自己,白发老头早已料到这结果,无奈叹气,“两位是看不起我天机处吗?”
虞度笑道:“师弟莫多心,下回让你便是。”
掌教言出必行,唯独这句话是次次都不算数的,遇到好的又找借口抢走了,白发老头苦笑。

云桥上,紫衣小公子独自走在前面,大约是感觉到不对,忍不住停了脚步回头去看,果然有人紧紧跟在后面,竟是先前那个穿着破烂的小女孩。
小女孩白着脸,大眼睛盯着前面的他,两条腿微微颤抖,却仍坚定地朝前挪动,似在努力追赶。
从未见过这么胆大的女孩子,小公子有几分意外,终于收起蔑视之色,上下打量她。
小女孩误解他的意思,立即挑衅地嘟起嘴巴,大步走过去。
小公子愣了下,哼道:“丑丫头。”
小女孩亦重重地哼了声,“靠爹娘说情才当南华弟子,不羞!”
小公子怒道:“你说什么!”
小女孩指着他怀里,“你本来就拿了信。”
“我不用信,也照样能当南华弟子!”小公子涨红了脸,一甩袖子,大步朝前走,“丑丫头,有本事就跟来。”
“谁怕!”小女孩快步跟上去。
脚下看似松软的白云,其实踏上去十分硬实,和走在地面上没什么两样。两个小孩一前一后又走出数十米,前面的深渊连同云桥忽然都消失了,但见一片深蓝色不见边际的汪洋大海,波涛起伏,耳畔是阵阵风声、海浪声、海鸟鸣叫声。
二人停住脚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