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王国:巴西足球史.pdf

足球王国:巴西足球史.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足球王国:巴西足球史》由英国著名足球评论员大卫·戈德布拉特执笔,英文版由企鹅出版集团出版。指文图书独家引进中文版,得到足球评论员段暄、詹俊、申方剑的联合推荐,并由CCTV、新浪体育官方合作伙伴搜达足球总编辑、资深足球媒体人刘晶捷担任总顾问,是一段当代最杰出的足球评论家笔下最伟大的足球王国的历史。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度像巴西这般,将民族身份同踢球和观看足球比赛结合在一起。从一代球王贝利到腐败与内乱,《足球王国:巴西足球史》探讨了以足球为象征的巴西文化中的精华与糟粕。这就是整个故事——关于球员、球迷、政治家、激情的故事。足球被视为一种带来欢乐的事物,而巴西队黄色的战袍是体育与艺术的美妙结合体。《足球王国:巴西足球史》中所记录的是这个国度通过足球运动的激情所折射出来的权威而扣人心弦的历史。

海报:

编辑推荐
巴西足球唯一正史,极具收藏价值
企鹅(英国)出版集团出品,正版授权中文版
致敬巴西世界杯扛鼎之作

足球之于巴西,究竟有怎样的意义和影响?
本书讲述一百年来巴西足球和巴西国家的发展史,试图呈现一个最真实的足球王国!

巴西队曾五次夺得世界杯冠军,是名副其实的足球王国!
巴西是当之无愧的世界足球先生之乡,为足坛贡献了过贝利、济科、罗马里奥、里瓦尔多、罗纳尔多、罗纳尔迪尼奥、卡卡等大牌球星!
巴西队是足球场上最受欢迎的球队之一,黄色的战袍代表着激情、欢乐、动感与胜利!


媒体推荐


从儿时起,巴西就是我在国家队层面上最为支持的球队,算起来已经超过30年了,桑巴足球带给人们的是一种极为特别的快感,所以在全世界很多球迷心中,巴西队都占据着特殊的位置。而《足球王国::巴西足球史巴西足球史》一书,专业却不枯燥,深入浅出地真正挖掘了巴西足球从诞生到今天所经历的一切社会化变迁,人文气息浓厚,值得一看。

——詹俊(著名足球解说员)

这次我出征巴西,解说四年一度的足球盛宴,虽然已经不止一次来到这个桑巴王国,但却无暇去探寻巴西足球的根源所在,幸运的是,这一次能够随身带上《足球王国:巴西足球史》这本书。作者虽然是英国人,但他通过对巴西足球历时数年的挖掘与整理,打造了这本集各种史料于一身的作品,再加上来自搜达足球的专业翻译,是一本值得所有球迷在世界杯观赛闲暇好好阅读的书籍。

——段暄(中央电视台主持人)


巴西足球代表着什么?绝不仅仅是好看那么简单。是什么让这个人口居世界第五的国家视足球为压倒一切的文化,并由此决定和影响着这个国家的政治和经济等各种社会关系?从《足球王国:巴西足球史》一书中,我们可以很轻易地找到桑巴足球从诞生到今天所走的那一条路。

——申方剑(中央电视台主持人)


代表搜达足球接下《足球王国:巴西足球史》一书的编译工作,是一件深感荣幸的事情。深挖一个国家的历史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若想透彻地从一个国家的政治和经济历史中寻觅有限的足球元素,更是不容易实现,但本书的作者大卫·戈德布拉特确实做到了。希望这本书能够成为中国球迷透彻了解巴西足球的窗口。

——刘晶捷(搜达足球总编辑、资深足球媒体人)

作者简介
大卫·戈德布拉特于1965年出生于伦敦,是托特纳姆热刺和布里斯托尔流浪者的球迷。他是布里斯托尔大学社会学教授,同时也是《泰晤士报文学增刊》体育书籍的批评家,多年来一直为杂志《前景》(Prospect)撰写体育生活专栏。
大卫·戈德布拉特非常擅于将运动史用生动形象而通俗易懂的语言呈现出来,他所撰写的经典足球书籍《足球是圆的》广受读者好评。此外他还著有力作《如何看奥运》,于2012年出版。

目录

前言 足球王国的异军突起
第一章 香槟足球:美好时代的足球运动(1889-1922)
第二章 摩登时代?足球与旧共和国的灭亡(1922-1937)
第三章 巴西特色:足球与新秩序(1932-1950)
第四章 巴西利亚和足球:漂亮游戏的发明(1950-1964)
第五章 强硬流派:独裁统治下的足球(1964-1986)
第六章 艺术和梦想的幻灭:实用主义、政治与足球的关系(1986-2002)
第七章 足球帝国归来:卢拉的执政历(2002-2013)
第八章 足球王国的内战(2013-2014)
尾声 2014年2月
注释
参考书目

序言
前言 足球王国的异军突起

(节选)

足球是在体育场里踢的么?不,是在沙滩上踢的。
——卡洛斯·德拉蒙德·德·安德拉德

巴西不需要我们!巴西受够了我们!
我们的巴西在未来世界。这不是巴西。
巴西不存在。真的可能会有巴西人吗?
——卡洛斯·德拉蒙德,1934年

周日下午巴西万人空巷,对吧?
看啊,桑巴舞者,这就是足球王国。
——米尔顿·纳西门托和费尔南多·布兰特,1970年


不管是从人口上还是面积上看,巴西都是世界第五大国。目前巴西的经济水平大约排名世界第6或者第7位,即将赶超法国和英国。然而这个大陆国家却几乎没有确立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力。不管是在复杂多变的全球大众流行文化方面,还是在小众高端文化及科学领域,巴西都仅仅是一股暗流。1巴西美食,或者说是以牛肉为主的南半球地方性美食,均可在北半球国际都市以及少数新兴的巴西侨民散居地(比如马萨诸塞州和伦敦)寻觅到。但比起真正把触手伸向世界各地的中国菜、印度菜和泰国菜,巴西美食显得微不足道。就连曾是巴西代名词的咖啡,也在北半球遭到了意大利咖啡的文化侵蚀。巴西曾经笑傲全球的咖啡产量如今已大幅度减产。星巴克提供的是卡布奇诺,而非巴西式的咖啡被统称为“咖啡西尼奥(cafezinho)” 。在鼎盛时期,全球70%的咖啡均由巴西供应,而现如今供应量还不到三分之一。
音乐和狂欢节或许是巴西最广为人知的两个符号,一般作为主题出现在明信片和图片上。抛开巴西政治和社会背景不谈,这两个符号与里约热内卢的科帕卡巴纳海滩和大西洋沿岸种满棕榈树的海滩一样,代表着热带地区特有的散漫享乐主义,成为巴西在全球旅游市场的名片。这些传统文化名片看似诱人,但其实在全球的受欢迎程度不如从前,比如桑巴舞和融合了桑巴元素的音乐被萨尔萨舞和牙买加瑞格舞抢去了风头,而带有桑巴主题的音乐作为新流行起来的音乐流派,是从一个人口仅占巴西1%的小岛上流行起来的。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波萨诺瓦曾在美国音乐市场上占据一定地位,同时也享有广泛赞誉,但很快被音乐产业定义为一种俗气又过于甜腻的音乐形式——20世纪70年代酒吧、餐馆里的助兴音乐。巴西流行音乐家群星荟萃,为世界音乐贡献了奇科•布科、吉尔伯托•吉尔和卡耶塔诺•费洛索这样的人才,但听众还是更喜欢加勒比和非洲音乐的韵律。非洲裔巴西人的卡泼卫勒舞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流行,如今在全世界都占有一席之地,但与柔道相比大约落后了一个世纪之久,至今还在追赶战后源自东亚的空手道、跆拳道和柔术。
我们并不需要通过诺贝尔奖和评审人的观点来判定巴西的科学和艺术水平,但值得注意的是,巴西人尚未获得过任何一项诺贝尔奖。在社会科学和人文领域,巴西大批高校和资金充裕、涵盖面甚广的科研基金基本上都是在自娱自乐。在全球得到广泛认可的大约只有政治哲学家罗伯托•昂格尔的作品。巴西文学传统毫无疑问十分深厚,马查多•德•阿西斯精彩的短篇小说作品集和若热•亚马多被译成多种语言的文学作品都不算边缘作品,但拉丁美洲的西语文学写作在世界上的地位已超过巴西,代表人物包括博尔赫斯、阿连德, 聂鲁达、马尔克斯和富恩特斯。
尽管巴西是最早启用电影技术的国家之一,也曾阶段性地创造了可持续发展的民族电影产业,但巴西电影给全世界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是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新潮电影运动。即便在那时,巴西电影在世界上产生的影响力也只局限于一小批西欧艺术电影爱好者。近些年,一些优秀的巴西电影也在世界范围内产生较大影响,比如《巴士174》(Bus 174),但对全球票房造成冲击的也只有《上帝之城》(City of God)。和巴西电影牺牲国内市场来迎合好莱坞口味不同,巴西电视行业竞争力更强,在国内市场占据主导地位,技术先进,尽管涉及的政治和社会话题范围比较狭窄,但毫无疑问非常具有“巴西味”。在这个领域,巴西电视剧开创了独特又大众化的电视剧类型,足以与英语国家的肥皂剧相提并论,而不是简单效仿欧洲电视剧。
视觉艺术方面,巴西的绘画和概念艺术在20世纪欧洲和北美艺术运动大行其道时得到多样性的发展,但在伦敦、纽约的交易市场和艺术画廊的影响力依然很低。巴西唯一最著名的耶稣像(张开双臂站立在里约热内卢基督山上)是由一位法裔波兰雕塑家完成的。只有曲线蜿蜒、具热带风情和现代主义的巴西建筑在世界艺术领域真正占据一席之地,而这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一位艺术家——奥斯卡•尼迈耶,以及一座建筑——位于巴西利亚的联邦政府建筑。
但是巴西在一个领域里不但引人注意,更令人瞩目,不止实力强劲,简直是所向披靡——这就是足球运动。耐克对全球品牌商业价值的判断一直令人信服,最近耐克公司打算以高出任何一家公司的出价、超出任何一项运动装备赞助合约的价格来赞助巴西国家队。巴西足协可以为巴西国家队出现在国际足球友谊赛上收取最高出场费。自20世纪70年代起,通过电影和电视报道巴西足球队逐渐被亚洲和非洲所知,巴西队在南半球受到普遍拥护,受欢迎程度甚至超过本国足球队。在东亚和海湾地区,英超联赛球队、西甲劲旅皇家马德里和巴塞罗那队由于进入市场的时间较长在球迷和消费者中有大批拥趸,令很多国家的国家队相形见绌。巴西队是这那些从未进入过世界杯决赛圈的国家的寄托。除了阿根廷和厄瓜多尔,几乎所有国家的球迷在世界杯开赛后都视巴西为第二主队。
尽管1992年里约热内卢承办了重要的联合国环境大会,但在20世纪大部分时间里,巴西在国际组织中做出的贡献寥寥可数。与此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在若昂•阿维兰热成为国际足联主席之前,FIFA是由欧洲人创立并在欧洲人的统治下近70年,但是FIFA现在已经成为巴西全球形象代言人。阿维兰热为世界杯的知名度和经济价值的显著提升以及国际足联在全球政治领域中文化资本的增长做出了重大贡献,他为国际足联带来了巴西统治阶层的独特信条:专横的热忱、无情的庇护式政治,以及为了本集团利益而将公众与个人领域、组织与个人利益之间的界限模糊化。阿维兰热卸任大约20年后,虽然国际足联中的事务决定权已不在他手中,也没有了他的风格,但FIFA却依旧按照他框定的模式运作。
在足球领域,巴西的霸主地位不光是靠品牌价值或广泛支持度,更是因为巴西足球已成为足球运动的黄金法则,即使没有体现在专业足球的日常训练中,至少在大众认知中是这样。自1938年巴西在世界杯上震惊欧洲开始,欧洲乃至全世界的媒体都把巴西足球描述为独特和超凡、兼具音乐和舞蹈性、实用足球和艺术足球的完美结合。尽管可能是老生常谈了,要知道球王贝利那句著名的“美丽的运动”(O Jogo Bonito)2已经成为世界通用语,而很少有巴西俗语得此殊荣。休•麦吉尔温尼对1970年在墨西哥城举办的世界杯决赛的描述是在成千上万首单调的赞美巴西足球的诗歌中最出色的,彼时巴西足球已稳坐全球霸主的位置。他这样写道:
“其他球队的表现令人兴奋,令人尊敬。而巴西队在决赛上的表现让人如此愉悦,这种感觉自然而又深刻,如同亲身体验……巴西队向我们展示了足球运动之所以成为最优雅、最刺激的集体项目的原因。巴西人为他们的天赋而自豪,不难想象他们对这项运动及他们本身都想急切地表达些什么。如果你不爱一项运动,那你不可能成为世界第一。人们坐在阿兹特克球场的座椅上,兴奋得面红耳赤,感受到了某种致敬。”3

文摘
插图:







第一章 香槟足球:美好时代的足球运动(1889-1922)

(节选)

第一只虫子落在好几英里外的坎皮纳斯市,化作一只毛毛虫;第二只虫子也落在附近,化作一只灯蛾毛虫;而皮球落到了地里。就这样,马纳佩带来了咖啡虫,吉克带来了棉花象鼻虫,而马库纳伊玛带来了足球——这就是当今巴西国内的三害。
——德•安德拉德,1928年

如今足球在里约热内卢的重要性,就好比剧院在巴黎的重要性。
——胡奥•卡洛斯,1919年

足球,或是迷倒众生的魔咒,或是阳春白雪的高雅艺术;或是巴西本土反英雄式角色的神奇产物,或是这个国度与众不同的热带都市现代化的精髓。但不管作为何种身份,根据马里奥•德•安德拉德在其史诗般的小说《马库纳伊玛》中关于足球起源的叙述,以及里约当地报纸《记录报》对这项运动的描述,在20世纪的头三十年中,巴西上流社会不仅踢球、观看球赛,而且思索足球问题、撰写关于足球的作品,希望借此代表巴西这个新兴国度的一些重要、甚至是意义深远的东西。1
安德拉德的小说将当地民间传说注入了他的故事中。马库纳伊玛被塑造成一位“没有特定性格的主角”,他是一个拥有多重生命和声音、能够施法让事物变形的角色,他千里迢迢从亚马逊河流域的热带雨林前往里约热内卢和圣保罗,寻找失落的护身符。小说以嬉笑式和超现实的表现形式,大胆尝试将古老神话叙事和零散现代散文相结合,即拉丁魔幻现实主义的手法,在当时这一术语尚未被造出来,书中的象征意义同角色般狡黠多变。足球也许是一种魔咒,但这种魔咒源自巴西本土,并非来自海外。事实上,直到20世纪30年代,安德拉德还是个不起眼的狂热球迷,对着自己最喜爱的球员感叹“好一位绿茵舞者!”还念叨着“让我留在球场里的350个理由”。2
他并不是唯一一位捏造“足球起源于巴西”这一谣传的人。热衷体育教育事业的民族主义历史学家们也曾声称,源自于本土的球类运动为巴西独特的现代运动文化提供了背景和范例。卡洛斯•迭戈的电影《理想国》(1984年)以巴西东北部形形色色的逃亡奴隶和贫苦民众所建立的独立群落为背景,电影中有一个场景是两个男孩正在练习卡波耶拉舞。镜头外,不知从何处飞来一个足球,男孩们即兴将足球融入他们的舞蹈中,而舞步却没有因此被打乱。这样的描述并不属实 ,但这并非重点。
更普遍的说法是,正如巴西的新闻媒体广泛报道的,巴西上流社会记忆中的19世纪七八十年代,奴隶、市区的贫民和码头工人从英国商船水手那里见识了这项奇特而魅力十足的球类运动,他们试图即兴创造自己的玩法,同时出生自富裕家庭的学生也尝试着去模仿旅欧时所遇到的踢球的同龄人。3然而并没有资料显示他们拥有真正的足球或者英足总在1863年首次印刷的规则手册。直到英籍巴西人、圣保罗咖啡世家的后裔查尔斯•米勒从英国公立学校留学归来,巴西人才拥有了上述的两样东西。他于1894年乘船归来,行囊中携带了两个皮球和一本足球规则手册。这两样东西像恐怖的虫子一样迅速繁衍和蔓延开来。
乍一看,巴西帝国并没有肥沃的土壤来孕育足球或任何一项运动。经历三个世纪的奴隶经济,所有形式的体力劳动都带着一种低下的污点;统治阶级鄙视劳动人民,而且在流行病盛行的年代,他们更倾向于避免与大量聚集的人民群众亲密接触。20世纪初巴西帝国里约历史学家路易斯•埃德蒙多回忆道:“这个世纪末以前,我们实际上一直对运动所带来的欢乐和好处视而不见。”“运动”一词实际上早在1840到1860年间就已出现在里约热内卢的报纸上,但它的意思接近于游戏或娱乐,它很大程度上指的是市民对赌博、纸牌和斗牛与日俱增的兴趣。4 19世纪70年代后,城里的上流社会人士前往欧洲游历,而且当时出现了欧洲上流社会向里约热内卢移民的新潮流,受到这些因素的推动,里约市的上流社会开始放松,并参与运动。起初,他们开始学游泳,从养生的沐浴转变为娱乐的戏水活动,并最终转变为游泳竞技。19世纪末,瓜纳巴拉湾浴场林立,不仅供男士使用,还接纳了首批女性游泳爱好者。此外还出现了溜冰、自行车赛和田径运动新潮。因此到1885年为止,里约市已有了两家溜冰场、一个室内赛车场(圣保罗也有一个)、几个游泳池、健身房以及可供男士们击剑、格斗和打台球的俱乐部。板球在英式俱乐部中很受欢迎,但很少有当地人受到影响而爱上这项运动。老牌报纸和杂志用更多的版面来报道体育新闻,而当时新创办的报纸,比如 1891年创办的《体育》和1900年首次发行的《船桨》,除了体育内容其他一概不报道。每家出版社的报刊上都开始刊登体育用品和保健品的广告。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