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已放下,常驻光阴中:萧红传.pdf

愿你已放下,常驻光阴中:萧红传.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 萧红,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有重大成就的女作家。除了她的作品之外,她那富有戏剧性的短促一生一直为读者所津津乐道。本书是一部关于萧红的传记作品,作者从萧红自身出发探讨其悲剧形成的个人性因素,突出其性格里极为任性的一面,把她作为普通作家和普通女性进行解读。从这部传记中可以看到,一个女性追求爱情、幸福、理想的过程,同时还可以了解到一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以及战争、大家庭知识女性的命运、逃婚、爱情、婚变、婚外情、与鲁迅等现代文化名人的友情,等等。

讲述一个天才女作家对爱与温暖的深深渴望。她率真勇敢、无畏倔强,却又多愁善感、纤柔脆弱。她不堪忍 受没有爱的日子,从一个爱人到另一个爱人,却没有一个真正懂得并联系她的爱人。她品尝爱的欢欣与温暖,但更多的却是无边的挣扎于苦痛。

编辑推荐
1、作者为资深金牌写手,在西祠社区、胡杨林社区、红袖添香等网站拥有一批忠实粉丝。资深的媒体经历,造就了作者广泛的人脉,读者称风约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白落梅、安意如的古典才女。她的文字值得一读!

2、萧红,是民国四大才女之一,“民国文学女神”;是鲁迅眼里的最为欣赏的女作家,她的作品照耀着中国现代文学史的殿堂。与其他作家不同的是,她的人生经历能够映照每个人,她的爱情、她的命运,就像每个人的选择,每个人都会遇到萧红身上的一些问题,即使在当下也会这样。

3、这本书不是跟风,更不是宣传萧红的作品。而是给大家呈现的是一个寂寞的、文艺的、倔强的、最真实的萧红。一个仅活了32年,却完成了很多人一生未完成的东西,其实是死而无憾的。写萧红传记的作者很多,但没有一个像风约笔下写的萧红那么让人心疼。真实性地还原了一个时代,一群精气十足的文学青年,描绘出一段放任自流的时光以及萧红那短暂而传奇的一生。

4、萧红与张爱玲并驾文坛双娇,如果说张爱玲是让我们以作品懂人生,萧红就是让我们以人生懂人生,她短暂而仓促的一生本来就是一部小说,小人物,没出息,不干净,不纯粹,爱情的背后是一地鸡毛。 这本书中将给我们揭秘萧红与四个男人之间的爱恨离殇。

5、一般人认为萧红一生的悲苦是外界环境和遇人不淑所造成的,但是风约这本书里面认为是萧红对爱和温暖的极度追求造成的。因为她拼了命的去求了这世俗的圆满。这本萧红传记里将萧红那种深深的爱的伤感和对于苦难的生命悲悯,悲悯中又对温暖的渴望,表达的透彻明白。非常值得一读。这是一部关于一个女人的爱的作品。带我们走近萧红孤寂苍凉的传奇一生,读懂萧红, 读懂女人, 读懂爱情。

6、书的装帧设计非常精美,整体的装帧设计及版面设计比较舒服干净,讲究质感。适合一些特别讲究美感及细节的读者阅读。

作者简介
风约湘裙,本名姚琪,又名姚霁珊。资深杂志编辑、媒体人,曾主编《跨界》《时尚解码》等时尚人文类杂志。以细腻优美的文笔见长,散文及小说见诸各杂志报刊,出版作品《至媚红颜》《一花盛开一世界,一生相思为一人》《世间女子最相思》等。

目录
第一卷 人间最初的华色
故园烟雨•
一次别离•
离家北上•
逐除族籍•
第二卷 此生最美的华章
初初相恋•
寻常巷陌•
流光轻舞•
别梦依依•
第三卷 一个人与一座城
海阔天空•
双城呓语•
海上潮生•
月光倾城•
第四卷 为君相思暮与朝
芳华转瞬•
东京寂廖•
一曲挽歌•
黄金时代•
第五卷 人世间爱的礼遇
风雨之夕•
莽莽尘世•
夜雨潇潇•
镜花水月•
第六卷 落花无语对萧红
乱世离殇•
一脉平波•
香江月夜•
悲伤离歌

序言
已经没有可以回去的路了,她知道,已经再也没有什么地方,能容得下她回头。
她转过身,望向身后那一方辽远的天空。天色是淡淡的青冥,没有硕大的凉月高悬夜空,亦没有爽辣如刀的风掠过她的发线。香江花月夜,锦绣的不过是别一处风景,繁华的,亦只是另一座城市,与她,却是不相干的。
那一刻,或许,她会想起自己最初的那个名字,那个莹秀剔透却又温婉安然的名字——张乃莹。
然而,在这个烟雾苍茫的夜晚,那个叫张乃莹的沉静女儿,早已遗失在了那一程雨雪零落的往昔岁月里。她以生命中最深切的疼痛、最绝决的转身,将那个叫张乃莹的盈盈少女,留在了故园盛开的玫瑰花丛中。从今往后,人们只会记得她的另一个名字,那个带着命运的凌厉与苍凉的名字——萧红。
萧红,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孤寒的一抹冷色,凛冽寒素,却又含着耀眼的灼烈,如同夜色中兀自流淌的月华,穿透一溪碧水,月色与水色的交界处,是一场寂然狂野的燃烧。
她曾在上海的文坛大放异彩,如明亮的星子点亮了夜上海的天空,在那个战乱的年代,留下了一个女子在战争硝烟里深切的感悟。她以独特的视角与真挚的笔触,将东北大地鲜活的生命气息,以及那整个时代的影子,留在了一篇又一篇杰出的文字里。
然而,更多的时候,萧红却是彼时旧中国的一位过客,四处流寓、居无定所。在她那并不漫长的一生中,她经历得最多的,是离开。一次又一次地离开,然后,再离开。离开了故乡,又从异乡离开,离开了孩子,又与爱人分离,直至最后来到香港,在碧水蓝天处,与她的生命作最后的话别。
她的一生,似一支离弦之箭,阴霾漫天也好,山重水复也好,她只是这样一直向着前方,从不曾有片刻的回顾,直至渺渺入云,将她的故事写进岁月的折痕,写进人间烟火的苍色,留待后世之人评说。
常有人说,性格决定命运。
萧红的一生,或亦如是。
她很执著,亦极勇决。一旦做了决定,必会坚持着一路行到底,哪怕最终落得头破血流的结局,亦终不悔。这份执拗与勇决,是她人生最孤寒时的绝大助力,却也令她少了转圜的剔透。不懂得变通,不晓得适当的妥协,对家族、对爱情、对命运,她从不曾有过一次的退却,却也因此,一次次地将自己逼入绝境,再从绝境中杀出一条血路,似一羽锦色辉煌的凤鸟,必得浴火,方能重生。
比起同时代的一众女子,这样的萧红,大抵是最不好写传的一个。她不够华丽,身边不曾有纷繁如落英的浪漫情事,亦不曾成为被好男子倾慕的娇骄女子;她也不够了悟,总是一再地因了爱一个人而受伤,而愈是疼痛,她便爱得愈发深沉,从不知抽身退步,直至遍体鳞伤;她更不知为自己谋算,朋友遭难时,她全不顾会连累自己,舍出命去陪伴与帮护;甚至,她连眉眼高低都不大识得,为人处世常有笨拙处,往往引人对她生出厌倦之心。
因而,当有人评说,萧红是三十年代文坛的洛神时,倒叫人忍不住诧异。
孤绝如萧红,哪有那般流风回雪、轻云蔽月的仙子情态?她是靠着一腔子热血拼杀出来的。自命运的战场,挣扎着、反击着、受伤着,一路踉跄着,却又义无反顾地前行。命运予她苦难折辱,而她自这命运里,尝出了生命的华美与寒凉。她的文字里有深刻的冷涩,她的情路坎坷乃至不堪,她的人生,亦每多绝望的灰色。
萧红绝非洛神,她只是一朵自尘埃里开出的花,不唯美,也绝谈不上优雅。这一朵孤单的花,生长于宿命的悬崖,孤寂、寒冷,含着略略的悲凄。而即便如此,经历了那样多的苦难与折磨,这一路行来,终究曾有过泥污遍身的困苦时光,这花还是绽放着,桀骜且孤艳,如永夜里清冷灿烂的月华,不惧人间刀剑相逼,唯将一轮素华,挥向人间。
所谓传奇中的女子,不应正是如此的么?

文摘
故园烟雨
一直希望着,能够为她,择一个更好的来处。
那样的来处,应是春风温软的四月,岸边的青柳笼住一层淡绿的薄烟,黛色的山峰宛若温暖的手掌,合住掌心的一泓碧波。水波澄澈如镜,浣过吴地的风花,流过越水的落华,洗去那浩浩春风一路走来的霜痕与雪色,亦将那些生命中原本的苍凉与孤寒,洗作一程春暖花开的馥丽芬芳。
可是,若真是这样的来处,只怕,这世间,便不会有一个叫萧红的女子了吧。
所以,当她来时,没有春风温柔地抚过她的手掌,也没有吴山越水去精致她的容颜。她是注定要这样鲜烈地,以决然的姿势,俯冲进命运的荒漠,如流星一般,划过无尽的岁月。
谁能说,命运是没有预示便开始了呢?一如萧红,她的倔强与任性,究竟是生发于骨子里的,还是上天早就如此安排,我们无从得知。许多时候,一个人的个性,与生活的环境息息相关。生于江南的女子,多温婉聪慧;而生于北方的女子,则多爽快明丽。有怎样的个性便会有怎样的际遇,这样的结语,于萧红而言,正是一语成谶。
萧红的出生地,是在广阔的东北平原。在那个炎炎的六月,凉爽的风拂过呼兰城,似要为那个即将到来的小小女孩,拂出一片安详静美的世界。
那一天,是农历端午节。
却不知,一九一一年东北小城的端午节,人们是如何度过的呢?当这个小小的女孩睁开双眼的一刻,是不是会有温暖的糯米香气,散入她小巧的鼻端?那青翠而略显杂芜的艾草,是不是也曾装饰过她落生时那扇红漆的门楣,将人间最初的华色,映入她的眼眸?
或许,那一天的呼兰城中,并不曾有太过浓重的节日气息吧。人们如往常一般地生活着,有老人坐在树荫下下着棋,有孩童在草丛里追逐蝴蝶,妇人们晾晒衣被、煮水烧汤,准备着一家大小的饭食,偶尔地,她们停下手中的活计,转首望一望耀眼的蓝天。
而在呼兰城南关龙王庙的张家,这一天,却是既叫人欢喜,又叫人哀愁的。
萧红,是张家大院里降生的第一个孩子。她的到来,理应带来足够的欢喜与快乐。只是,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似张家这般的本地望族,头胎生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祖母以及父亲对萧红的到来,是有几分失望的。而更不巧的是,她的生日恰逢端午,这在老一辈的人看来,也是不够吉利的。
然而,这承载着希望与失望而来的小女孩,依旧还是降生于张家大院里。一如张家后花园里的玫瑰,兀自盛放了它的娇艳。没有顾忌地、恣意轻率地开成了繁盛的一树花瀑。那浓烈的红色,红得狂野耀目,红得让人不得不去看它。而在那个盛夏,这一场静默无声的燃烧,似是在为这个女孩的到来,书写着她生命最初的颜色。而那一天的灿烂阳光,锋利阔大,有如一柄薄薄的金刃,斫成她生命最初的篇章。
也许,正是因了这季节过于灼热,而那玫瑰的颜色也格外浓烈,才会让萧红自降生起,便显示出与众不同的地方来。出生后没多久,母亲常会用裹布去包住她的小手小脚,以使她睡得更安稳妥帖,却往往引来她的反抗。柔弱的小女孩,拼命地张手举脚不让捆裹,得了串门的大婶一个“茬子”的评价。
在当地的方言里,茬子是指个性强硬厉害的人物。连牙牙学语还不曾有过的萧红,似是天生了一种倔强的个性。而这种个性,在她年幼时,亦因了祖父的格外宠爱,深深地烙印进了她的生命中。
在偌大的呼兰城张氏家族里,唯一对萧红的到来感到欢喜的,是她的祖父。
祖父是个疏懒的人,不理文章经济,也不懂得经营家业。于家族而言,这样的男子大约是毫无用处的。可是,对于萧红来说,正是这个温和无用的垂暮老人,给了她这一生中最多的温暖。
萧红的童年时光,应该还是快乐的吧。
生于望族的小小女孩,在许多人看来,正是锦绣盈眸的名门淑女,娇养于张家大院里,是真正的大家小姐。而在萧红的眼中,张家大院最令人着迷的,亦是赋予了她最多暖色的,还是那座后花园,以及终日在后花园中打理花木的祖父。
庭院阔大,北方干爽的风在那里穿梭来去,携来远处呼兰河湿润的草叶香气,亦将园中玫瑰的芬芳,一丝一缕地拂向夕阳下闪着金光的河水,拂过整座安静的小城。而那个自降生后便生长于斯的小女孩,便是在这来去不息的春风秋雨里,在这片草木丰秀的庭院中,消磨着她生命最初的光阴。
此际的命运,尚未显现出它冷凝残忍的面目。它理应如刀剑般锐利的手指,此刻正温柔地抚过幼时萧红的掌心,将一些美丽的光景、温暖的回忆,以及些许的温馨与快乐,刻成她掌中淡淡的纹路。
彼时的萧红最爱做的事,便是与祖父去庭院里玩耍。
当春风掠过呼兰河时,庭院里的野草在一夜之间疯长起来,祖父便会携着小女孩的手,一同去庭院里除草。小女孩却是各种各样的淘气:拔掉花苗留下杂草,或是在草丛里追逐蝴蝶,将庭院的一小块地踩得凌乱。春风鼓荡着杨树花,将小女孩快乐的笑声也裹挟其间,那笑声与飞花的背景,便是祖父永远不变的宠溺笑容。
庭院最美的时日,还是在夏天。园中的玫瑰开得华美,小女孩趁着祖父不注意,偷偷地掐了几十朵玫瑰花插在他的草帽上。祖父戴着这一头的玫瑰花回到屋里,说着玫瑰花开得极盛,花香连屋里都那样浓郁,却不知,那花朵恰在他头上的草帽檐儿里,那花香也悄悄地随着他,在屋里四处飘散。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