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冠军志之阿根廷.pdf

世界杯冠军志之阿根廷.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迭戈•马拉多纳、巴蒂斯图塔、阿圭罗、梅西,这些足坛巨匠闪烁在阿根廷足球的历史之中。他们的成长、成名,成功、挫折紧密联系着阿根廷足球的盛衰荣辱。阿根廷的球星和这支队伍是足球界最能点燃激情与泪水的劲旅,它寄托了太多人对足球的情感。然而,阿根廷队的夺冠之路却如此坎坷。
早年,阿根廷队在南美洲地区称雄,但始终未能在世界杯出人头地,自从1930年首届世界杯惨败于乌拉圭队之后,连续40多年无缘世界杯冠军。1978年,阿根廷首度夺冠,一雪前耻,含恨多年的阿根廷人和世界球迷在这一刻的喜悦无法形容。
是什么让阿根廷队在世界杯赛场屡屡折戟沉沙?是什么让阿根廷队缺席多届世界杯?是什么让曾经强于巴西队的阿根廷队在世界杯夺冠比巴西晚了20年?是谁将阿根廷足球写入了世界版图?既是天使又是魔鬼的马拉多纳,给阿根廷足球带来了什么?超级新星梅西在阿根廷国家队的表现为何远不如在巴萨?2014年巴西世界杯,梅西振翅高飞,阿根廷队胜算有几成?
本书系统介绍了足球运动在阿根廷的出现和发展过程,完整再现了一代代阿根廷足球奇才的成长经历,深入剖析了阿根廷足球风格的形成以及强大的原因所在,让你真正认识“纵使赢不了世界杯,也要赢世界”的阿根廷队。

编辑推荐
1.本次世界杯期间,唯一成系列的世界杯专题书籍。品类齐全,包括七本冠军队的专集以及一本球星漫画集,还有一本1930年以来的全套彩图世界杯纪实。
2.由内地第一大体育媒体集团全程参与——体坛还是国际足联中国唯一合作平面媒体——由周发行量500万份的第一大体育媒体《体坛周报》的资深编辑与记者联合打造,保证了专业水准,独家的深度解读和剖析历届世界杯,使本书具有更强的权威性、广泛的认可度以及足够的可读性。
3.本书由神奇教练米卢与CCTV张斌作序,还有国际足联副主席维拉,著名球星、2014年巴西世界杯全球形象大使罗纳尔多,西班牙著名球星伊涅斯塔等等数十位国际足球名人的联袂推荐。足球评论员刘建宏、詹俊与苏东全力支持。内地的各界关心足球的名人《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作者老榕与自媒体联盟盟主青龙老贼纷纷点赞。
4.本系列图书有大量正版珍贵照片,随书赠送著名球队夺冠具有纪念意义的大幅海报,物超所值。

名人推荐
著名足球教练米卢、CCTV体育频道张斌作序
国际足联副主席维拉,著名球星、2014年巴西世界杯全球形象大使罗纳尔多,西班牙著名球星伊涅斯塔,CCTV“足球之夜”制片人刘建宏,著名足球评论员詹俊、苏东联袂推荐

作者简介
体坛传媒,是以体育、健康、时尚为核心的体育文化产业传媒集团。旗下纸媒体包括《体坛周报》、《足球周刊》、《高尔夫大师》等1报10刊,占据中国70%以上的体育平面媒体市场份额。
创办于1988年的《体坛周报》是中国发行量最大的体育媒体,为广大读者提供专业、权威、周到的体育资讯和信息传播服务。

序言
推荐序一


只有足球可以

张 斌
我们大多数人没有能力追赶时间,只是被时间推着向前而已。四年,要多快有多快,又是一届世界杯即将开赛了。我脑海中不断有一个场景蹦跳出来——清晨,巴黎街头,我快速地奔向国际电视报道中心,还有个片子等着我去编辑。这就是1998年法国世界杯期间我的工作。当时几乎每一天都是这么过去的。对了,还有一个场景——2010年南非世界杯期间,在中央电视台的世界杯系列节目《豪门盛宴》的演播室中,同事告诉我,阿根廷队和德国队比赛的那一晚,北京长安街上的车格外少。大约半个月之后,我们拿到的收视材料显示,那一晚进行的阿根廷队与德国队的比赛是南非世界杯在中国大陆地区收视率最高的一场比赛,而且比赛开始的时间为北京时间22∶00,时间好得不能再好了。
每当这时,就会有很多记忆的碎片被我在脑海中拼凑起来。但总执拗怀旧不是事,会让人嬉笑为老人家的。可是,世界杯不就是不停地怀旧嘛,谁是冠军一定那么重要吗?我们要的不就是传奇嘛。
国际足联说,在南非世界杯期间,全世界最少有60亿人次坐在电视机前老老实实地看了比赛,国际奥委会也会有类似的数据证明奥运会的收视率之高。其实,世界杯与奥运会,不必争个高下,两者是完全不同的庆典。但是,足球作为一项运动很有必要与同类不断比肩,那么,足球这个“第一运动”的称号还有意义吗?闷头发展挣大钱不就成了吗?“第一”的称号其实啥也换不来,不过是我等热爱足球的人的心理感受罢了。这一刻我想起了前皇家马德里俱乐部主帅穆里尼奥的最新格言——“足球,就是人类情感的总和。”
我的这篇推荐序的题目一定会遭到其他运动热爱者的不屑,“只有足球可以”,到底可以什么?坦白讲,我并非回答这个问题的最佳人选。但我知道,世界杯是唯一可以搅动世界,让其在一个月之中为之持续沸腾的比赛。看着欧洲冠军杯比赛深夜里的欢腾,我一直在比对其与世界杯的异同,我依然不是回答这个问题的最佳人选,但我知道那份强大的情感关联的存在感。
读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太多的书,需要我们去选择。我羡慕《体坛周报》的世界杯系列图书的出版,更羡慕他们旗下那些分布在世界各地的足球观察者们,他们身处异乡,在那里足球已是国家、民族的精神血脉。我很少在江湖走动,见识渐少,行万里路的想法总被自己牵绊。我买过英国人写的几个版本的世界杯史话,文字密密麻麻,有些排版很古典,但是坚持每四年更新版本,我想那几乎是英国足球迷们的国民读物了吧。
我期待着,《世界杯冠军志》未来也能有此功效。此书尚不得见,期待它很扎实、很精美,让我们随时可以从某一页翻起就进入一段历史岁月。谢谢所有作者,安静地写段历史,该是很有意思的,你们如若满意了,我们读起来就会饶有兴趣的。在这个夏天,足球也可以让我们重新找回阅读的快乐和冲动,谢谢世界杯。

(本文作者系中央电视台赛事频道编辑部主任)




推荐序二


没有什么比足球更美妙

米 卢
足球世界里最盛大的表演即将在最了不起的足球王国巴西上演。对足球迷而言,没有什么比这更美好了!
相信许多人都知道,我和世界杯有着特殊的缘分,从1986年到2002年,我曾经率领5支不同的球队征战过世界杯,12年前与中国男足一起出征韩国西归浦,这些始终都是我生命中最难忘的回忆。
中国人讲究12年一个轮回,12年过去了,或许中国国家队没有再能获得更多的机会,我本人和世界杯的缘分也没有续写新的篇章,但中国球迷对世界杯的热爱却与日俱增,而作为我和球迷共同的老朋友——《体坛周报》,也始终战斗在世界杯报道的前沿阵地。
在巴西世界杯的舞台上,所有8支曾经成功捧杯的球队都将悉数亮相,豪门对决,快意恩仇。《体坛周报》的朋友告诉我,他们将借此机会推出一套冠军丛书,向所有中国球迷讲述属于冠军们的故事。在我看来,对所有中国球迷而言,这都将是一份意义非凡的礼物,它不仅讲述了许多鲜为人知的精彩故事,更揭示了属于胜利者的成功秘诀。
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足球更美妙的东西了;生活中,也没有什么比享受足球更重要的事了。打开这本书看到这段话的中国球迷们,你们即将欣赏到足球世界里最激动人心的传奇故事。

(本文作者系著名足球教练)




推荐序三


《体坛周报》与世界杯同成长

张敦南

世界杯这项世界上最盛大的足球赛事见证了《体坛周报》的成长。
《体坛周报》创刊于1988年,迄今逾1/4个世纪,无论在国际还是国内,这个历史都不算太久。1998年,第16届世界杯,《体坛周报》才第一次派出记者现场采访,团队规模为3人。2002年世界杯,欣逢中国队历史性出线,《体坛周报》特派记者组骤增至20余人,《体坛周报》也第一次在大赛期间出版日报,并为此广招人才,他们中很多人日后成了《体坛周报》的精英骨干。
虽然中国队此后再未出线,但《体坛周报》的世界杯报道继续升级。2006年,《体坛周报》第一次在世界杯报道中采取“跟队”战术,每支强队都有特派记者全程追踪。2010年,大批外国特约记者加入《体坛周报》报道团队,奉献了“梅西过生日”等独家图文报道。
正是在与国际媒体“同场竞技”的过程中,《体坛周报》迅速成长起来。如今,《体坛周报》是国际足联及世界杯的官方合作伙伴,是法国《队报》等世界知名体育报的版权合作媒体,拥有国际足联金球奖的中国媒体唯一投票权,是“金足奖”评委会成员,2013年还创立了“亚洲金球奖”评选活动。
通过多年建立的关系网,《体坛周报》在国际足球领域做出了真正的独家新闻,如2003年全球首发“贝克汉姆将加盟皇马”等新闻。《体坛周报》的影响力也与日俱增, 2012年欧洲杯期间,德国足协少有地安排国脚专访,当时只让三家国际媒体到场,除了法国《队报》和意大利《米兰体育报》,还有就是《体坛周报》。
值此2014年世界杯临近之际,《体坛周报》与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北京亨通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携手推出《世界杯冠军志》系列图书,尽述世界杯七大冠军之风云,实乃盛事一桩。《体坛周报》的国际足球报道团队从业时间几乎都在十年以上,亲身经历过无数场比赛、无数次采访,他们为世界杯冠军立传,定能提供独到视角。
撰写阿根廷卷的程征是《体坛周报》最资深的国际足球记者。1986年世界杯,他曾现场见证了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和“连过五人”。他和巴西卷作者小中,都是中国现在仅有的阿根廷足球和巴西足球专职记者。
赵威(法国)、彭雷(意大利)、梁宏业(西班牙)、王恕(德国)都是常年旅居欧洲的《体坛周报》记者。每个人的写法都有独到之处,赵威在述史中融入了他对当事人的采访;彭雷的意大利卷集合了各种趣事,绝对让你大开眼界;梁宏业没有拘泥于历史记录,而是将西班牙队、西班牙足球和皇马巴萨的前世今生联系起来;王恕的德国卷重点描述了一些幕后故事,如1974年世界杯上所谓的“贝肯鲍尔夺权”等。
如此系统、深入地梳理世界杯历史,在中国是破天荒之举。看了作者们的书稿,我才发现,很多熟知的“历史”不尽不实。例如1950年美国队1比0胜英格兰队,堪称世界杯史上最大冷门,事后出现了很多嘲笑英格兰队的报道,流传至今。本报驻伦敦记者刘川特地泡在大英图书馆查资料,发现很多“轶事”只是段子。对于想洞察历史真相的足球迷来说,这套书不容错过。
向辛苦写书的同事们致敬,向所有读者致敬。
祝享受世界杯、享受足球!

(本文作者系体坛传媒集团董事长)

文摘

一、 阿根廷队世界杯征战历程

1. 1930年首届世界杯,拉普拉塔河“德比”饮恨
1930年首届世界杯决赛最终演变成拉普拉塔河“德比 ”,而且场内外氛围均是如此,这简直让当时的国际足联官员感到不可思议。当时的交通远没有今天发达,从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前往南美洲看球的球迷人数很少。在这种情况下,拉普拉塔河“德比”则保证了首届世界杯足够的热烈和火药味,也使之成为一次真正的足球盛会。
拉普拉塔河“德比”,是指阿根廷队和乌拉圭队之间的争夺,因两国坐落在拉普拉塔河两岸,“德比”轮流在隔河相望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和蒙得维的亚市举行而得名。第一次拉普拉塔河“德比”于1901年5月16日在乌拉圭举行,那也是南美洲大陆上的第一场国家队之间的足球比赛,那一天是一个非常值得记住的日子。那场比赛乌拉圭队获得胜利,比分是3比2。
阿根廷队在本国土地上打的第一场国际比赛是在1903年9月13日,对手还是乌拉圭队,而且阿根廷队又输掉了,比分依旧是2比3。拉普拉塔河“德比”肇始于此,拉普拉塔“仇恨”也以此为开端。及至1930年的首届世界杯决赛,两支球队再次相遇,“梁子”已经结了近30年,岂是一个恨字了得。
首届世界杯决赛这天,成千上万的阿根廷球迷从拉普拉塔河对岸赶来,涌向蒙得维的亚的百年体育场。后来的统计数字表明,观看这场决赛的现场观众达6万人。可以想象,由于有了拉普拉塔“德比”这一重要因素,国际足联最初担心的上座率和球场热烈程度都不在话下。筹办首届世界杯的时候,时任国际足联主席雷米特力排众议,坚持把比赛地安排在乌拉圭。为此,雷米特得罪了欧洲一些国家的足协,甚至导致了某种抵制,有的国家借口路途遥远而拒绝派遣代表队参赛。在这种情况下,比赛举办得成功与否事关重大,而其中一个重要的衡量指标便是比赛现场的热烈程度。
阿根廷人对乌拉圭队是不服气的,早在1901年两国国家队正式交锋之前,就有各种名义的足球队跨河比赛,例如最初的英国人队VS阿根廷人队、英国人队VS乌拉圭人队、东方人队(阿根廷人和乌拉圭人)VS英国人队。英国人是指那些英国海员、铁路工程技术人员和商行的代表等,是他们把现代足球带到了南美洲。1889年,阿根廷人和乌拉圭人在足球上独立,英国人的身影开始逐渐淡出,布宜诺斯艾利斯队与蒙得维的亚队进行了首次比赛。除了宣誓独立的意义之外,这场比赛也成为拉普拉塔河“德比”的雏形。
从1901年到1930年举办首届世界杯赛这近30年里,现代足球在南美洲完成了它的成形阶段,从幼儿阶段到少年时代,再到成年阶段。其中,1916年是个成熟的标志年,那一年南美洲举办了首届大陆性赛事——南美洲国家队锦标赛,即后来的美洲杯。美洲杯也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大陆性足球赛事,甚至早于欧洲。现代足球这项源自于英国的运动,在南美洲找到了肥沃的生长土壤,英国海员、铁路工程人员和商行代表们播下的种子,已经在这块土地上茁壮成长,并且绽放出迷人的花朵。
首届世界杯共有13支球队参加,这导致分组上出现难题,四个小组中三个组各由三支球队组成,而另一个小组则要容纳四支球队。那么,这个小组的每支球队要比另外三个小组的球队多赛一场,而晋级名额还是一个,这就很不利了,这个小组几乎相当于今天的死亡之组。阿根廷队很不幸,被分配在了这个小组,同组里还有法国队、墨西哥队和智利队。对于这种分组形式,历史上是存在异议的,有阿根廷评论家指出,分组抽签从来都有些说不清的东西存在,至少东道主是不能分在死亡之组的。
阿根廷队接受了这一挑战,挑选了一批当时最优秀的球员组成国家队,跨过拉普拉塔河参加首届世界杯。这条河的河面很宽,至今也没有修建大桥,现在乘坐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出发的巴士船需要40分钟才可以抵达对岸的科罗尼亚港,如果顺流而下直接到达蒙得维的亚,则需要耗时两个小时左右。今天乘坐飞机则很快,两国首都之间的飞行时间只要半个小时。当年球队和球迷都是乘船前往,所以耗费的时间要多一些。
分组赛中阿根廷队的第一个对手是法国队,比赛安排在1930年7月15日进行。这一天,阿根廷队凭借场上核心蒙蒂的一粒进球,以1比0获得胜利。蒙蒂在阿根廷队中的位置相当于今天的后腰,是攻防转换的枢纽,其策动进攻的能力也相当强,堪称阿根廷队的定海神针。在阿根廷队出征前往乌拉圭之前,蒙蒂曾收到乌拉圭球迷的死亡威胁,遂萌生了弃赛的念头,后来在队友们不断鼓励打气之下,还是鼓足勇气前往参赛。不过,据说他始终没有摆脱死亡威胁的阴影,总体表现不及平时的状态。
次役在7月19日进行,阿根廷队以6比3击败墨西哥队。中锋斯塔比勒上演帽子戏法,中场苏美尔苏攻进一球,另一名前锋巴拉略则梅开二度。如果说头一场比赛阿根廷队还没能完全进入状态,那么这第二战阿根廷队显然已变得如鱼得水,充分展现了潘帕斯足球的功夫和魅力。
第三场比赛阿根廷队的对手是智利队,比赛时间为7月22日。智利和阿根廷、乌拉圭、巴西一样,是南美洲最早开展足球运动的国家,1916年的首届美洲杯赛就是这四个国家参加的。不过,20世纪初期的南美洲足坛是乌拉圭和阿根廷争霸的阶段,智利的水平相对低一些,这种情况后来也没有大的变化,直到今天依然如此。阿根廷队以3比1获胜,比较轻松地以三连胜的成绩列在小组第一名,晋级半决赛。阿根廷队的三个进球当中,两个是中锋斯塔比勒攻入的,另外一球由左边锋埃瓦里斯托打进。
四个小组的头名进入半决赛,捉对厮杀,阿根廷队的对手是美国队,乌拉圭队则与南斯拉夫队交手。事情很奇妙,阿根廷队和乌拉圭队都以6比1的比分击败了各自的对手。从这样的比分可以看出,这四支球队被分成了水平截然不同的两个层次,同时阿根廷队和乌拉圭队均已进入极佳的作战状态。阿根廷队打进美国队的六个进球分别是由以下球员完成的:蒙蒂、斯科佩里、斯塔比勒(2球)和佩乌塞勒(2球)。这场比赛是在7月26日进行的。
南美两强如期会师,拉普拉塔“德比”上演在即。
其实,阿根廷和乌拉圭两国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而不仅仅是在足球水平上不相上下。这两国隔河相望,但可算作同宗同祖:人口的血缘关系极为相似,第一批移民都是西班牙人,其后有意大利等欧洲国家移民融入。高乔人①2的故事也发生在两国土地上,那是在这片土地上生长的欧洲后裔的游侠传奇史。两国人的生活习惯也十分接近,都以烤肉和意大利面食为主。文化上也是如此,探戈在两国都算作历史文化遗产,到现在两国还在为最著名的探戈曲《孔帕西塔》的归属而争议,乌拉圭人说作曲家是本国人,阿根廷人说版权卖给了自己。实际上,十九世纪与二十世纪之交,拉普拉塔河两岸正是南美洲最繁华的地方,布宜诺斯艾利斯有“南美的巴黎”之称,乌拉圭则被说成是“南美洲的瑞士”。足球正是伴随这种都市文化和经济大发展应运而生、应运而长的。如果说两国有什么区别的话,那么就是国土面积上的差异,乌拉圭差不多只相当于阿根廷的一个省,当然,是最发达地区的一个省。
尽管这两国有很多相似之处,但在足球上他们相互并不认同,而是形同陌路,甚至不共戴天。似乎唯一超然的是当时的探戈歌曲之王卡洛斯•加德尔,这位享有世界声誉的歌王在世界杯开赛前的7月11日前往阿根廷队探营,弹奏起吉他、唱起探戈为队员们加油。而离开阿根廷队之后,他又去了乌拉圭队大本营探望。加德尔是阿根廷人,被尊为史上最伟大的探戈歌手,他灌制的唱片今天依然能够买到。那时他红透了世界,常年在欧洲、北美以及世界其他地方举办音乐会。他同时还是一个足球迷,常常出现在足球比赛的看台上。1935年,加德尔在一次前往哥伦比亚演唱的旅途中因飞机失事而丧生,年仅45岁。加德尔虽然是阿根廷人,但乌拉圭人说他出生在乌拉圭,两岁时移居到阿根廷,1923年33岁时才加入阿根廷国籍。或许,这正是加德尔先后到这两支国家队慰问的原因所在。
首届世界杯的决赛在1930年7月30日进行。无疑,这是世界足球史上一场十分重要的比赛,首个世界杯冠军将在这场比赛中诞生。但是,遗憾的是当时科技能力有限,不能像今天一样保存下一场足球比赛的全部影像资料,今天人们所能看到的主要是一些文字资料和照片。尽管如此,当时的情形还是可以大致还原。
上半场比赛,乌拉圭队最初阶段占据上风,并于第12分钟由右边锋多拉多率先破门得分,其后阿根廷队扭转了局面,在第20和第37分钟连进两球,将比分改写为2比1。这两个球分别是由右边锋佩乌塞勒和中锋斯塔比勒攻入的。上半场双方的争斗非常激烈,拼得有些眼红。中场休息哨声吹响之后,双方队员在场内发生了争执,后被相关人员劝解开,才返回更衣室休息。下半场易地再战,阿根廷队没能保住领先优势,第57分钟被乌拉圭队中场塞亚将比分扳平。第68分钟,乌拉圭队左边锋伊利亚特打进一个球,比分变为3比2。阿根廷队为挽回局面全力出击,但多次攻门都没能奏效,反而在比赛即将结束时被对手再下一城。第89分钟,乌拉圭队中锋卡斯特罗攻入一球,场上比分变成4比2,彻底粉碎了阿根廷人的冠军梦。乌拉圭队凭借这场比赛的胜利,夺得了首届世界杯赛的冠军。阿根廷队可谓功亏一篑。
来看一下当时阿根廷《体育画报》的一篇评论吧,这是一份创刊于1919年的著名纸媒,今天仍在出版。输球之后阿根廷的一些球迷和媒体对球队进行了指责,而《体育画报》则呼吁球迷冷静,要永远支持自己的球队。文章写道:“我们不能允许那种对阿根廷队怯场的指责,我们明确站在这种污蔑性观点的对立面。他们说什么当乌拉圭队攻入第三粒进球后,蓝白之师的反应是愚蠢之极的,好像这就是他们立论的证据。让这些说法见鬼去吧。所有前往现场观看比赛的足球爱好者都是证人,他们见证了我们的球队一直拼争到最后的一刻。”
关于输球的原因,实际上有不同的说法,阿根廷队当时的右边锋佩乌塞勒多年后回顾了比赛的情形,他这样说:“如果那届世界杯在阿根廷举行,我们一定能够成为冠军。当时有很多因素预示着我们要输给乌拉圭人。最基本的一个背景是,路易斯•蒙蒂受到匿名恐吓之后十分害怕,最后的决赛他根本不想上场,后来在彼得加因和拉兰达尔特(圣洛伦索俱乐
部主席和副主席,蒙蒂来自该队)的劝说下才同意参加比赛。他虽然出场了,但(表现不佳,致使)我们的中场出现了一个空洞。上半场我们以2比1领先,但下半场(足协)领导人洛克特提前告诉我们:‘只要发生一点事,我们就撤下来。’而不是像以前所许诺的那样,要设立一条奥运精神的铁丝网(指不能有任何违反奥运精神的事件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世界杯在阿根廷举行是不会出现的。像中锋斯塔比勒正在晃过(乌拉圭门将)巴列斯特雷罗起脚破门的时候,裁判吹了他越位,可巡边员并没有举旗。还有,(对方中锋)卡斯特罗给了我们的守门员博塔索一拳,当时乌拉圭队正在传中,然后就打进了他们的第二个球。他们的伊利亚特在30米之外远射打进第三个球,而我方门将博塔索正因为肋骨处疼痛,手臂蜷缩着伸不开。”
总体上说来,阿根廷方面除了一部分骂娘的球迷之外,多数人还是认可了球队的努力,把未能夺得冠军归咎于很多场外因素和裁判的原因,而并不认为阿根廷队在技战术上有所失误。这也难怪,当时的战术并不很讲究,南美足球的特点是进攻、进攻、再进攻,球队所研究的也是怎样使进攻更猛烈,而尚不懂得整体平衡和攻守平衡的策略。
阿根廷队打的是“424”变“244”阵型。也就是说,按照“424”布阵,进攻时两个边后卫向前助攻,变成“244”。中场两名球员前后站位,一人负责防守及攻防转换,另一名负责组织进攻,大致相当于今天人们常说的后腰和前腰。
1930年代南美足球的典型打法是“424”,顶在最前面的通常是一位中锋,主要活动区域就是对方禁区,正所谓“禁区杀手”。次中锋不能和中锋抢地盘,跑动路线是纵向的,辅助中锋进攻。至于前腰,则要根据其才华选择活动范围,像有古典前腰之称的里克尔梅活动范围并不大,而天才的马拉多纳则或者在左路冲向禁区施展“上帝之手”,或者从右路中场“千里奔袭”直捣龙门。
两队投入进攻的兵力都很多,也很强,中场无重兵把守,就是所谓的“快速通过中场”。这是南美足球的传统,“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这句话一直是南美足球的信条。当时南美球队在防守上很不讲究,与今天的足球不可同日而语。今天南美足球依然崇尚进攻,但很多球队都吸纳了欧洲球队的防守战术。可以想见,首届世界杯的决赛基本上是双方打对攻,是一场精彩无比的经典之战。
阿根廷队饮恨百年体育场,首届世界杯成就了乌拉圭队的又一座足球丰碑。此前的1924年和1928年两届奥运会足球冠军均被乌拉圭队获得,这也是国际足联主席雷米特力主由乌拉圭承办首届世界杯的重要原因。无疑,乌拉圭队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足球之王。
那么,阿根廷足球当时究竟处于一种怎样的水平和位置呢?就南美地区而言,阿根廷队是公认的与乌拉圭队平起平坐的队伍,两队互有输赢,尤其是在拉普拉塔河“德比”的争夺中。但是那个阶段在重要节点的比赛上,乌拉圭队常常压阿根廷队一头,阿根廷人尽管很不服气,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一事实。譬如,就在首届世界杯前两年1928年的奥运会足球比赛上,乌拉圭队是冠军,阿根廷队获得亚军。还有前面提到的,1901年首届拉普拉塔“德比”,阿根廷队主场获胜;时隔两年之后阿根廷队打主场,那也是阿根廷有史以来国家队比赛的第一次主场,还是让乌拉圭队赢了。从1901年至今已经过去了113年,其间乌拉圭队在国际足坛有些落伍了,阿根廷队在两国之间的较量中赶超上来,双方历史总成绩为,阿根廷队获胜84场,乌拉圭胜55场,双方战平41场。按说阿根廷队可以扬眉吐气了,可是在美洲杯赛上的夺冠次数,乌拉圭队仍以15场对14场领先,还是压过阿根廷队一头。也许,这就叫冤家路窄,乌拉圭队成为阿根廷队真正的克星。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