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莲上舞.pdf

三生三世莲上舞.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那个少年祭司,傲娇哭包,意气风发,手握回楼生杀大权,却幼稚地和花盆打架。
那个少女剑客,身手敏捷,神情委顿,身负一世血海深仇,却时常被他打乱步伐。
那年长安大雪,她的仇敌新婚,他硬拉着她去送礼,假扮新娘闹得人仰马翻,放火烧人家的宴席,狼狈到被大狗追……
那晚烟花绚丽,大雪飞舞,他拉着她漫步在人群中,时不时偷看她一眼。
那般孤高一世的他,眼神中却透着少年初恋般的羞涩和激动,也在那一年,他悄然问她,“如果雪落满头,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能白头偕老?”
青衣少女,身子如蝶在莲上飞舞,荆棘开出的红色花瓣被她凌厉的剑气掀飞在空中,漫天飘扬,如一场纷飞的红雪。
她捧着一捧落梅送到他身前,醉意盎然地望着他,
笑道:“莲绛,我送你一捧红梅落雪吧。”
你送我一捧红梅落雪,我赠你一片无悔痴心!

编辑推荐
1332451人阅读,12574247张月票,10934篇长评,40103条短评…… 2013年3月,女巫的猫在红袖网站上发出《三生三世莲上舞》(原名《蛇蝎弃妃》、《三生三世艳莲杀》)的第一章,瞬间引发女性幻情小说阅读风潮,短短数日更新,该文被各大文学网站纷纷转载,莲绛和十五的三生爱恋、秋叶一澈是否是真正的渣男、碧萝的真假两面与最后结局、人生若有第二次选择,你是选择莲绛还是秋叶一澈等话题被大家津津乐道,被更多的人所熟知和喜爱…… 几经周折,作者几次推翻重写,终于拿出最满意、最完美、不同于网络版的独家结局!
从相互厌恶,到相互倾慕,他以三生情深赌她痴心一颗。
看最深情的妖邪祭司和最无情的复仇少女,执手三生,逆转天命,艳杀天下,最后归处!

名人推荐
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种幸福。
她想爱,不能爱,不敢爱。她可以狠心做到无情,却不能做到绝情……
一次次把他丢下,又一次次把他找回,看着他爱得小心翼翼,不离不弃,她终究愿意放下过往回应他的爱。她希望自己有一日不再肩负仇恨,用最明媚的笑容,对他说:“莲降,我喜欢你”,而这样一个朴素的愿望,却需要两个人携手度过层层难关。 ——华语文坛最知名古言作家天下归元

她拥有所有女人都足以羡慕的妖媚外表。
她拥有连男人都不一定能有的固执性格。
她是北冥弃婴却从小习得一身精湛武艺。
她拥有非常强大的杀手组织名叫桃花门。
她拥有所有医者都梦寐以求的酥骨巧手。
她还拥有一个男人,一个世间女子都不得不爱的男人。
十年间,她爱了,哭了,痛了,伤了,最后,她说她不后悔。
——超人气作者叶紫

莲绛是世上唯一仅有的莲绛。
为了十五,他忍住了不得见光的制约,忍受蔓蛇花滑过肌体留下的印迹。
为了十五,他情愿被魔性吞噬,情愿变成一个身上开满花的怪物。
为了十五,他从冷血无情变得会为一点小事而撒娇吃醋。
为了十五,他竟愿意遗弃自己妖娆万千的外表,去换上一张平淡无奇的脸。
他们错过了八年,八年后再次重逢并相爱。
天不容,他们便想逆天,却反被天浊。他们像是两条交叉的曲线,路途注定布满曲折,注定相遇时便会爱上,爱上了,便会万劫不复……
——《倾世皇妃》电视剧同名小说作者慕容湮儿

爱情究竟是什么,是无悔无怨的付出。她本是长生楼杀手,为了他,她甘愿弃尊严,俯首称臣只为留在他身边;她能一手遮天,只为了归来看他一眼;甚至,她可以为他倾尽全部不惜灰飞烟灭。
他本是南疆的祭司,为了她,他甘愿做替身,敛去自己一身高贵与霸气;他渴望得天下,只为了得到失去的她;甚至,他可以为她堕入忘川成魔,等候千年。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是她的莲绛,而她是他的十五。
——实力派畅销女王夏日紫

作者简介
女巫之猫(abbyahy),中国殿堂级古言作家,纵横华语文坛近十年,屡获各榜单、月票、订阅、鲜花等道具冠军,其文《三生三世彼岸花》为成名之作,一战打响文坛,《三生三世莲理枝》紧随其后再创畅销佳绩。作者经常被模仿,从未被超越,被称为“中国罗琳”最有力竞争者。其人神经粗,比较呆萌,常常语惊九野,难以寻找,生死迷离,擅长刻画邪魅男主,文以虐恋情深为主,心存一世一双人。



目录
第一章 终须离别 第二章 梦中佳人 第三章 踏雪寻卿 第四章 执手进退 第五章 誓言来生 第六章 与君再遇 第七章 初遇亲王 第八章 初入圣都 第九章 步步为计 第十章 迫在眉睫 第十一章 决战在即 第十二章 霜满白头 尾声

文摘
第一章终须离别
水牢里依然阴暗潮湿,周围静得能听到水从黑色的石头上滴落下来,在石板上撞击的声音。
闪动的火光中,十五看到艳妃抱着手臂,姿态优雅地靠在牢门上。
“呵呵……我答应过你,保证她不死。那你答应我的事情呢?”
艳妃的声音阴恻恻地传来。
“没查到。”冷低声道。
“什么?”艳妃一下扑上来,狠狠地盯着冷,“陛下不可能不去查那女人的身份,怎么会查不到?!”
冷握紧身侧的拳头,依然道:“没有任何来历。”
“你是不想说?”艳妃深吸一口气,眼底闪过一丝阴狠,“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最先见到那贱人的。你知道她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你却没有告诉我!也是你将那贱人的护卫带到大冥宫的。那天如果不是你,她早就死了!”
冷依然垂首,“我确实不知……”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艳妃低声道,“给你三天时间,你若查不出那女人的身份,你自己可以开始替她准备后事了。”
冷赫然抬头看着艳妃。
“怎么?”艳妃笑容阴森,“这已经是很简单的事了!我不过是想知道她的身份,又没有让你去杀她或者杀死那小野种。”
“你……”冷眼底燃起怒意,转身离开。
十五退到暗处,隐住气息,看着冷消失,自己提着食盒朝水牢里面走去。
听闻脚步声,艳妃没有回头,倒是冷笑,“还不速速去查?就不怕安蓝沉浸在那噩梦里,一辈子醒不来?”
十五看着地上坐着的女子。整个牢房里,到处丢着被撕烂的嫁衣。此时的艳妃就坐在那些衣服上,低头给自己受伤的手抹药。
这些药,很显然是她命令冷带来的。
“你就这么想知道我的身份?”
地上的艳妃吓得一抖,手里的药瓶子一下子掉在地上。
她一回头,对上了十五阴冷的双瞳。几乎本能地,艳妃从地上爬起来,慌忙后退几步。
她也不知道,怎么会突然这么害怕。
半晌,艳妃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当即整了脸色,靠在墙上毫不示弱地盯着十五,“我迟早会知道你的身份。”
“是吗?我就怕你接受不了我的真实身份。”
“故弄玄虚。”
“那我现在就告诉你。”十五手放在铁链上,慢慢聚集内力,那手指粗的链子竟生生被她捏断。
艳妃面色苍白,震惊地盯着十五。她当然知道十五有功夫,但是她无法理解,眼前这个女人打开牢笼要对她做什么。
十五慢慢逼近,看到艳妃细心涂抹着药的手,低声问:“风尽,你找到合适的右手了吗?”
艳妃如遭五雷轰顶,满脸惊骇地盯着逼近的女子,“不……不可能……你……”
“我什么?”十五挑起眉,冷笑着看着眼前狼狈而害怕无比的女人,“你果然接受不了。”
艳妃盯着十五那张脸,尖叫:“不可能……”她一下想到了莲初,想起了那张和莲绛相似的脸。
“不可能!你生了那小杂种就该死!”
啪!
没等她骂完,十五反手一耳光抽了回去。
艳妃被抽得直接趴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抬起头,却对上了十五杀气四溢的双眼,吓得忙往墙角缩。
“你回来做什么?你不是走了吗?你还想害死莲绛?想害得莲绛被你诅咒而死?”
这是十五的痛处,这是当年她逼走十五的理由。
可这一次,眼前的白发女子却没有任何表情,只有那似地狱恶鬼般的阴森。
“当年我说过,你的存在,才是对莲绛最大的威胁。”十五盯着艳妃。
言下之意,她必杀艳妃。
“你就是为了回来杀我?”
“你还没有资格让我特意来复仇。除掉你,不过顺手而已。”
“那你为了什么?为了莲绛?”
十五眯眼欣赏她脸上的惊恐,“死人不配知道!”
“呵呵……我死了,安蓝也别想活。”艳妃咬牙切齿。
“你对安蓝做了什么?”想起安蓝,十五眼底杀气更浓。
“你应该问冷对她做了什么?”
“你不说更好,否则没有机会让你尝试桃花门一百七十二种刑法。”十五起身,回头道:“进来!”
暗处走来一个魁梧的身影,那人手里拿着一把小小的金锤,缓缓走进牢门。
“柳二……柳二……”
看着来人,艳妃几乎咬到舌头,“你怎么没有死?”
柳二虚弱的脸上,泛起一丝冷笑,“娘娘,小的没死,您是不是很失望?”
“我……怎么会!”艳妃扯出一丝为难而痛苦的表情,“我当时很想救你,但是,这个女人存心要杀你,我没有办法啊。”
“娘娘当时若说一声我是您的护卫,或许我会免于挖心。”柳二蹲身半跪在艳妃身前,看着她虚假的脸,“三年来,我心中一直有娘娘,娘娘又不是不知道。所以我的心,甘愿献给娘娘。只是,娘娘,我一颗真心,却换不得你一点怜悯吗?”
他为了她,背叛了柳家堡,成为了柳家永远的叛徒。他为了她,杀了无数个人,为了她,隐姓埋名。
他依然记得,她挖他心时,那冷酷绝情的样子。
他犹记得,当时被挖心后,绿衣女子拿出一颗护心丹给艳妃,艳妃却为了避嫌选择视而不见。
他甚至记得,当绿衣女子喂他护心丹时,她从他身体上跨过去的决然。
他被艳妃挖了心,而身后那个和艳妃一模一样的女子,却把心替他装了回去。
被挖一次心,看清一个人。
原来,三年来,他在艳妃眼里,不过是一个有利用价值的工具。
而当这个工具威胁到她时,她会毫不犹豫地将其毁灭。
“你还记不记得,她是用哪只手挖的你的心?”牢笼中,披着红色披风的高贵女子冷冷开口。
柳二点点头,“记得。”
“那开始吧。”十五扬唇。
艳妃浑身哆嗦,惊骇地看着十五嘴角的那抹残酷的笑,“你要做什么?”
“你知道我要做什么。”
十五微微眯眼,好整以暇地欣赏着她脸上的惶恐。
此刻的艳妃,才突然想起,昨晚她临走时说:我会慢慢折磨你到你自己求死。
旁边的柳二已经蹲下身子,然后抓住艳妃的左手。
“滚开!”
艳妃一耳光向柳二抽过去,厉声道:“你还不配碰我。”
柳二苍白的嘴角溢出点血沫,可双眼却没有丝毫波澜。
“十五,我是被莲绛关在这里的。没有他的命令谁都不能动我!”艳妃盯了十五一眼,然后朝外面大喊:“来人啊,来人啊……”
“冷刚刚离开。而莲绛,他出大冥宫了。”
“那你就是对我动私刑了。莲绛回来一定不会放过你!”艳妃声音哆嗦,只希望此时谁能出来救她。
“那你得好好熬着等莲绛回来。”
十五声音隐有一分不耐烦,看了一眼地上的柳二。
柳二再一次扣住艳妃的左手,将其压在冰凉的地上,让她丝毫动弹不得。
“贱人,你要对我做什么?”她害怕得大声尖叫。
“鬼手风尽,没有了手,那还是风尽吗?”十五淡淡回答,“当年我断你一只手,是因你对我暗下毒手。今日我再废你左手,是为了安蓝和小鱼儿。”
艳妃睁大了眼睛,泪水滚滚而落,“我对安蓝什么都没有做过。十五,我只剩下一只手了,你已经废了我右手,还要怎样?当年如果不是我,你能有今日?你忘恩负义。”
“若非念及当年旧情,我早在你初来长安时,就将你杀了,哪里还会留得你活着做出这么多害人之事?”十五目光深寒,厉声道:“动手!”
那柳二举起手里的金色锤子,对着艳妃的拇指,啪地敲了下去。
“啊!”
水牢里传来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金锤落下,溅起点点血迹。艳妃浑身抽搐,只觉得灵魂疼得要出窍。
而她的大拇指,已经被敲得粉碎。
她双目狰狞,盯着十五,“我要你不得好死。”
话一落,柳二第二锤又敲了下去。
她食指随着那声咔嚓声,被寸寸敲断。
十五微扬下颌,眯眼看着地上的女人,“你又何曾想要我活过?”
三年前,她本已决心离开莲绛,还他一世安乐,带着腹中的阿初离开,可风尽偏生要赶尽杀绝。若她不做得这么绝情,不将十五逼到死路,十五哪里会做出这等事情。
“唔……”艳妃疼得全身冒汗。
十指连心,这种痛,和挖心之痛有何区别?
更重要的是,十五毁掉的不仅仅是她一双手,而是毁了她毕生心血。
她用了二十五年来学医,没有了手,她就是废物。
“十五,求求你,纵然我对不起你,你不要再毁了我的手。”已明白自己此时毫无抵抗能力,艳妃趴在地上苦苦哀求。
十五走过去,看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忍不住伸出手去触摸。
“如果没有记错,这张脸当年是从我脸上割下来的。那个时候我还奇怪,为何你替我换脸,却要留下那张面目全非的脸。那个时候,你就爱莲绛了吗?”
“二十年前,我就爱他了。”艳妃哭泣,“我爱他,远比你爱他还深,远比你爱他还久。”
“你既然爱他,那为何要投奔蓝禾?你明明知道蓝禾下了那个诅咒,却要让我在月圆之夜去执行任务。这就是你爱他?”
艳妃双瞳无光,似陷入了某种回忆。许久,她眼神突然变得狰狞,恶狠狠地盯着十五,“我恨莲绛!我恨不得他死,恨不得吞他血肉。你知不知道,我从回楼跟随他四处游历,最后长留在南疆,十三年啊。你出现之前,我已经有整整三年,三年没有见过他……”她呜咽出声,布满血丝的双瞳盈着泪水,不甘地盯着十五,“因为,他不需要我了。他不需要我为他把脉看病,不需要我为他煎药施针。他变得越来越强大,而我变得越来越渺小。
“他的世界里,我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了。”她神色惨然,“你知不知道,月重宫后山,有多冷清啊?全是一片片的墓地,夜里,常常能听到各种恶鬼在哭喊。那里的天气阴冷又潮湿,我很怕。然而,我却不能像冷和火舞一样留在他身边。他不需要我,连见都没有想过见我……我二十年的青春都给了他,他却对我弃之如尘。我不甘心啊……我找到了蓝禾,我要变得和莲绛一样强大……”想到这里,她眼里又燃起疯狂的光芒,“我要让他眼中能看到我,让他永远都忘记不了我,更要他再次需要我。”
“所以,你让我出现,让他受到蓝禾的诅咒?然后留在他身边?”
“是。他受到诅咒,必然会想办法解除诅咒,而我又会恰到好处地告知他我和蓝禾的关系。他必然再次求我!”艳妃发出一阵得意的怪笑。
十五不可置信地看着艳妃。难以想象,当年的她预谋这么久,竟然是这个心思,“他如你所愿变得需要你,可你为何又后悔,逼走我?”
艳妃浑身哆嗦,手上的痛全部都聚集在了心口,“是的,他可以不爱我,但是我怎么能允许他爱上其他女人?他那么高傲,那么完美,没有人配得上他。更何况,还是你这样的女人!你哪里配,哪里配他为了你出卖自己的鲜血,为了你甘愿受蔓蛇噬咬之苦?”
十五再也听不下去了,从柳二手里夺过那把小金锤,“安蓝呢?你对安蓝做了什么?”
“哈哈……是她罪有应得。她不相信你走了,非得说是我将你逼走,甚至她竟然试图唤醒莲绛的记忆。”
“你让她失忆?”
“怎么会?是她自己被人强暴,得了失心疯。疯子的话谁相信?”
十五浑身冰凉,恨意像潮水一样卷来。她高举小金锤,狠狠砸向艳妃的中指。
“就是因为你觉得我不配,你就毁了一切?安蓝喊你一声舅舅,哪怕你们非亲非故,她也未曾做过害你之事,你却连她都不放过。”十五喘着气,“那你有什么资格,配拥有这手!”
“啊……”
惨叫不绝于耳,艳妃在地上翻滚,另外一只手企图伸向十五,“我恨你们,我恨莲绛……莲绛,我恨你……我要吞你血肉。”
十五丢开那小锤子,起身看着不停翻滚的艳妃,冷声对柳二吩咐:“去告诉都尉,说艳妃疯了。”
“我没有疯!”她在地上大嚷。她的左手手指全被敲碎,血肉模糊。
鬼手风尽,再也不在。

十五浑身冰凉地走出水牢。门口几个侍卫见她周身是血地出来,纷纷吓得跪在地上。
水牢在地下,隔音效果非常好,可方才那种凄厉的惨叫,他们却听得清清楚楚。
她刚下了阶梯,流水匆匆赶了过来,“有人硬闯大冥宫,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武功非常好。莲绛出去几趟了。但是,大冥宫守卫越来越多,我们硬闯,怕也不行。”
说到底,带着阿初,他们如果没有通道,难以下山。
“我有办法。”十五沉声道,“莲绛回来之后,让火舞传达一下,说我要见他。”
“那艳妃怎么办?要不现在去把她杀了。”
艳妃不死,就是一个祸患。
“不。安蓝怕不单单是失心疯,我怀疑,艳妃对她下了蛊。但方才她死咬着不肯说,我们慢慢想办法。”十五回头看了一眼水牢的两个侍卫,低声道:“此外所有的侍卫都调去了其他地方。若我们离开,要想尽一切办法带走风尽。你且去将东西收拾好,随时准备离开。若是再不行,我们就硬闯。”
就算风尽不死,也不能将她留在此处,让她咸鱼翻身。
“我现在去看一下小鱼儿。”
小鱼儿才是她真正放心不下的。安蓝有冷,可小鱼儿呢?
南苑宫一片喜庆,入园就听到了阿初叽叽喳喳的声音,“小鱼儿哥哥,方才我算了一下,我有三百九十九个老婆。”
十五绕过屏风,就看到小莲初坐在小鱼儿对面,得意扬扬地炫耀自己的老婆多。
“娘亲。”看到十五出现,小东西一下蹦了下来,抓着十五的衣服就往她怀里爬。
十五怜惜地将孩子抱在怀里,抬头,正对上小鱼儿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略带凄清地看着自己。
他长发披肩,神色依然虚弱。
十五并没有替他换心。
小鱼儿看着眼前容颜绝丽的女子,喉咙微涩,试探地问:“是爹爹吗?”
十五抱着阿初走过去,握住小鱼儿冰凉的手,轻轻点点头。
这孩子,到底还是将她认出来了。
“爹爹……你终于回来了。”小鱼儿咬着唇,强忍住不让泪水滚下来。
多年前,初到长安,当时他还小,被三娘藏在柜子里,眼睁睁地看着三娘被碧萝带走。那个时候,爹爹告诉他,眼泪不能解决一切。
阿初未曾见过小鱼儿这个样子——他印象中的漂亮哥哥,虽然很虚弱,但是总爱笑。
他躲在十五怀里,伸出胖乎乎的手,摸了摸小鱼儿的眼睛。
小鱼儿微微一笑。
“小鱼儿,你要跟我走吗?”十五轻声问。
“爹爹,你还要走?”小鱼儿惊讶地看着十五,紧紧地拉着她的衣服,“你不是回来了吗?娘娘他……呢?”
“你娘娘,现在是全天下的皇帝。我带不走了……”十五轻叹,“我只能带走你。”
“爹爹,你一定要离开吗?我以为,我们还能像以前一样。”
十五眼睛微红,“我在这里一日,他就会平添一分危险。”
“那我不离开了……”小鱼儿难过地看着十五,“爹爹走了,没人照顾娘娘。我就留在这儿吧……不能再让娘娘一个人了。”说完,他从怀里拿出那颗凝雪珠戴在阿初的脖子上。
十五长叹一口气。
背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她回头,看到莲绛满身风雪地立在门口,容颜似雪,眼眸闪动地看着自己,“火舞说你找我?”他眼底欣喜难掩,声音亦有一丝喘息,显然是急匆匆而来。
“你衣服湿透了,先去换衣服吧。”看着他的衣衫,十五轻轻说道。
“无碍。”他过来,伸手要拉十五,却发现自己衣衫真的湿透,只得悻悻地收回手,一双碧眸含情地看着十五,“怎么突然找我了?火舞说你提着食盒走了?早餐吃了吗?是不是不喜欢?”他一开口,就连续问了几个问题。
心思玲珑如他,性情温和还是他。
“我只是想让火舞告诉你,今晚在南苑宫一起用晚膳。”
“好。”莲绛开心地笑了起来,那闪烁的眸光里还有一丝受宠若惊。
小鱼儿抬起头,惊愕地看着十五,很快垂下眼眸。
他当然知道十五的心思,这怕是最后一餐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