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绝恋3一念倾情.pdf

倾城绝恋3一念倾情.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他毁了她的订婚宴,逼走她的未婚夫。
他说,宁婉,我等了你十三年,不是看着你嫁给别人的。
她说,萧云卿,就算你用一张薄薄的纸把我给拴住,我的心仍然不在你那儿,我一定会让你后悔娶了我。
他说,宁婉,如果我的心掏空了,还换不到你的心,那我就把剩下的这副躯壳也给你,随你处置。你要啃要咬,要撕要扯,要杀要剐要泄恨,我都由你……

他逼她跟他结婚,却在他们结婚一周年时,让她得知小三怀孕五个月。
“今天真是……谢谢你们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今天的。”她笑,昂首转身,却随着汽车的爆炸,尸骨无存。
“娃娃——”他红着眼睛大喊,却再也唤不回她……

还记得那一年,樱花树下,他指尖缠绕着她细腻的发丝,眼神温润地说:
“娃娃,长大嫁我可好?”
“好”字萦绕耳边,却是谁忘了当初的誓言?
樱花树下,幽香犹存。蓦然回首,伊人何在?

编辑推荐
残酷情爱类都市情感小说,《绝色倾城》同系列作品。
甜蜜乐章,豪门绝恋。深情绝情,边缘爱恨。

名人推荐
美丽的城市,招摇的灵魂。空虚的夜色,寂寞的香烟。边缘的爱恨,震撼的真相。最缠绵的伤痛,最深情的绝情。最难以探寻的豪门秘密,最鲜为人知的情色传奇。
——小七


作者简介
恍若晨曦,残酷情爱系代表作家,红袖添香小说网钻石级超人气作者,已创作完成近千万字的小说作品,拥趸过亿。
她喜欢观察生活细节,善于探究百态人生。其作品风格大气,悬念迭起,情节丝丝入扣,广受读者欢迎。
代表作品:《倾城绝恋1名门之恋》《倾城绝恋2爱的契约》《倾城绝恋3一念倾情》


目录
目录

上册:
第一章 订婚宴
第二章 娃娃,不哭了
第三章 不许你哭,只是因为舍不得
第四章 我想要自由
第五章 娃娃,等我回来
第六章 萧云卿,不如……哭出来吧
第七章 逼迫
第八章 娃娃,这就是你的选择
第九章 孩子的父亲
第十章 我陪着你,哪儿也不去
第十一章 生日礼物
第十二章 我的愿望就是你
第十三章 怀孕
第十四章 你不过是个私生女
第十五章 我想让她回来
第十六章 樱花树下

下册:
第十七章 忆晴,忆卿
第十八章 坏人来拐卖我啦
第十九章 我回来了
第二十章 你是我妻子
第二十一章 如果是我家
第二十二章 我叫……萧忆晴
第二十三章 多看袁小琪一眼
第二十四章 娃娃,回来好不好?
第二十五章 失望
第二十六章 你不怕我?
第二十七章 卫家来人
第二十八章 我……怀孕了?
第二十九章 谁要,我都不给
第三十章 娃娃,生日快乐
第三十一章 萧安泽

文摘

第一章 订婚宴
王朝的宴会厅中,与外面的漆黑夜色完全相反,明亮如白昼,映在镶金镀银的装饰之上,整个宴会厅都仿佛洒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衣香鬓影来回穿梭,带起阵阵香风,酒香与胭脂香交织在一起,带着股奢华的味道。
萧云卿端着红酒杯,遥看着宴会厅另一端脸带红晕低头轻笑的宁婉。
宁温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自以为了解地笑道:“没想到我这个妹妹这么早就要订婚了,不过也是,听说凌墨远一毕业就要被安排进市局,前途无量,自然要早早地抓牢了。”
“她现在不是才二十?”萧云卿目光依然看着宁婉,语气平淡。
“是啊。可是凌墨远眼看就要毕业了,就怕他受不了社会的诱惑不是。我爸的意思是,等宁婉一毕业,就跟他结婚。”说着,宁温还幽怨地看了萧云卿一眼,“恐怕以后,妹妹都要赶到我前头了。”
萧云卿嘴角冷冷地勾起,“你要是等不及了就去嫁人,我也不拦着你。”
“哎呀,我不是这个意思,你……”
瞥见那抹娇小的身影离开会场,萧云卿不待宁温说完,冷声说:“我失陪。”
宁温看着萧云卿大步离开,却不敢追上去,只能在原地气得跺脚。
这个男人,总是说走就走,甚至连个敷衍的理由都不给她。
宁婉提着裙子走出宴会厅。今晚她跟凌墨远一起被众多人围着,听着些恭喜的话,笑得嘴角都僵了,穿着高跟鞋的脚也疼得她频频皱眉,便暂时跟凌墨远分开,想着来房间休息一下。
她疲惫地长叹一口气,回手想要将房门关上,门上却突然生出一股反弹的力量。
宁婉吓了一跳,回头见萧云卿单手撑着门,沉着一张脸,一向好看的薄唇也抿着,那双黑瞳幽沉地盯着她。
她心里猛一跳,强压下心头的不安,得体地微笑,“姐夫,有事吗?”
萧云卿的双眼仍然死死地盯着她,目光就像是黏在了她身上似的,向前迈进一步,反手将门关上,“我和你姐还没订婚,叫姐夫早了点。”
宁婉在他的不断进逼下不断后退,本就酸痛的双脚更是发起了抖,“你是姐姐的男朋友,叫姐夫是应该的。”
萧云卿嘴角戏谑地勾了起来,步步向前逼近,“听说伯父今晚要宣布你跟凌墨远的婚事?”
提起凌墨远,宁婉的心情放松了些,嘴角轻轻勾起,“嗯。”
萧云卿原本微弯的嘴角立刻收起,双唇严厉地抿起,“你喜欢他?”
宁婉怔了一下,红晕却悄没声息地爬上了她的脸颊,“嗯。”
他冷嗤一声,向前大跨一步。
“姐夫,我有些累,想先休息一会儿,你——啊——”不知不觉间她已经退到了床边,无路可退,再退后一步,却被床沿绊倒,整个人都摔到了床上。
宁婉挣扎着就要起身,却发现头顶罩上一片黑影,抬头,见萧云卿突然压过来,如野兽看中猎物一样,将她锁定。他的脸离她极近,几乎都要鼻尖相碰,两人鼻息纠缠,他灼热的呼吸尽数洒在了她的脸上。
“姐夫。”宁婉叫道,黑白分明的大眼写满了纷乱,双瞳紧张地颤着,声音却带着警告。
伸手欲将他推开,双手手腕却被萧云卿一手握住,抬高到头顶。他长指扣着她的颈项,低头,双唇抵着她的耳珠呢喃,“宁婉,姐夫不是这么好打发的,没我的允许,谁敢娶你?”
耳珠被他湿润的双唇滑过,温热的气息洒在她的耳廓,生起了一片红,就连颈子都生起了片片小红疙瘩。紧接着,扣着她颈子的手掌下滑,来到她的领口,她颤抖着,感受着他略微粗糙的指尖在她的肌肤上轻滑。
宁婉只觉得肩带勒得肌肤一痛,便听到刺啦一声。
丝质的长裙立刻变成碎布,恹恹地挂在腰上。
“萧云卿。”她的脸愤怒得赤红,羞愤地怒视着他,身子不住地扭动,企图脱离他的钳制。
薄唇嘲讽地轻嗤一声,“终于不叫姐夫了?”
宁婉怒视着他,“萧云卿,别忘了你——唔——”
他猛然罩下,她柔软的唇瓣立即被他侵入,霸道的舌在她的口中肆无忌惮地攻掠着。
“唔……呜呜……”宁婉扭动挣扎,可是双手被他牢牢地钳着。
她感觉自己的力气在一点一点消失,纵使不愿,可仍是阻止不了自己慢慢迷失在他的吻中。
她从没想过有一天会跟他这么亲密,唇齿间、鼻间,充斥着的全都是他的味道。她的下唇无意识地摩挲着他的唇,被高举到头顶的双手突然握了一下,牙齿陡然用力一咬。
“嘶——”萧云卿松开她的唇,抬头看着她。
她的齿上还挂着他的血,慢慢地渗入舌尖之中,一股子腥甜的味道立刻充斥唇齿。
萧云卿在下唇的伤口上舔了一圈,尝到了自己的血腥味道,左手的食指却慢慢地爬上她的唇,同样揉按着她的下唇,“今晚不适合在上面留印子,否则不知道你的小未婚夫会怎么想,嗯?”
刺骨的冰凉立刻从她的头顶浇灌而入,宁婉浑身战栗,想到了凌墨远,脸上血色尽退,“萧云卿,你放开我。你到底是为什么?”
听到她的问话,萧云卿面色一冷,复又低头攫住她的唇,将自己口中的血腥全都度进了她的嘴里,让她尝着他鲜血的味道。
“刺啦——”
身下唯一蔽体的薄薄布料也如雪花般飞了出去,宁婉双眼陡然睁大,眼泪如决了堤一般。
“不可以……萧云卿……停下。”她惊叫道,可是萧云卿却疯了一样,完全不顾她的乞求。“你不能这样,我会恨你的。你不能——啊——”
撕裂般的疼痛,她却宛如感觉不到,如破败的娃娃一般,一动都不动。就在刚才那一刹那,她知道有些东西,随着那撕裂欲死的疼痛,一去不复返。
看她冰冷如死灰的样子,萧云卿那双总是微微翘着的薄唇,紧紧地抿了起来,脸色阴沉得吓人。双手仍然撑在她的两旁,将她困在自己的怀里。伸手,将她脸上的泪痕擦去,动作那么轻,像是怕弄疼了她似的,带着呵宠,可宁婉却没感觉出来。
“为什么?”宁婉紧咬着牙,嘴里的血腥味也不知道是萧云卿的,还是她把自己的牙龈给咬出了血。“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哪对不起你了,你要这么毁我。”
“没我的允许,你怎么敢嫁给别人,怎么敢让凌墨远碰你?”萧云卿冷声说。
“宁婉。”门外响起了宁温的声音,夹杂着咚咚的敲门声。“宁婉,还没好吗?快出来,爸要讲话了。”
萧云卿直起身子,从衣橱里拿出一件备用的洋装丢到她的身上,“不想被人发现,就穿上它。”
“宁婉?谁在里面?你怎么了?快出来啊!”宁温在门外有些不悦地喊道,“今晚可是你订婚,你要是迟迟不露面,可太失礼了,让我们都没面子啊!”
“你要是想让人知道我们在这里做了什么,尽可以躲着去。”萧云卿俯身看着她。
宁婉抓着洋装的手骤然收紧,紧咬着唇退后了几步,双手颤抖着将洋装穿上。
萧云卿突然走到她身边,将她的头发放下,黑色的长发直直地如瀑般垂在后背,映衬得她的肌肤白得恍若透明。薄唇欺近她的耳边,轻声呵着气,“在下面乖乖地等我。”
宁婉身子陡然僵住,惊惧地转头看向他,发现根本无法透过他邪肆的笑容,窥测他一丝一毫的想法。
“萧云卿——”
“宁婉,你再不出来,我可就找人拿钥匙了。”宁温在门外愠怒道。
“来……来了。”宁婉不敢再耽搁,看了萧云卿一眼,才匆匆地跑去开门。
打开门,看到宁温一副怒容站在门口,探着头往屋内看,“你在里面干什么呢?”
“我……有点饿,在下面吃东西不好看,就躲在房里吃一点。”宁婉赶紧用手背擦了擦唇,好像是要擦掉嘴角的碎屑。
宁温半信半疑,又有点不怀好意地问:“我刚才好像还听到了男人的声音,你该不会是在里面又藏了什么情人吧?”
宁婉慌乱地摇头,“没有,我只是觉得被人围着有些烦,躲在房间里吃点东西,看了会儿电视,你……听到的可能是电视的声音。”
宁温脸上疑色稍逝,见她连衣服也换了,想来是因为食物沾到了洋装上,所以才换了一件。她拿出一支唇蜜,“吃东西就吃东西,也不想着补补妆,就这样下去,丢死人了。”
宁婉挤出点笑容,把唇蜜在唇上点了两下,双唇抿了抿,将颜色晕开,让苍白的唇瓣出现一点粉色。
宁温也有些不耐烦,拉着她,“快走吧,爸马上就要讲话了,你不在可不行。”
待她们走到拐角,宁婉忽然一滞,眼角注意到站在房间门口的萧云卿。他慵懒地倚着门框,双手插在口袋,嘴角似笑非笑地勾着,那双凤眼看着宁婉的背影,微微地眯了起来。
那抹冷意让宁婉不由抖了一下,好像突然有股刺骨的严寒袭上了她的身。
宁温没注意到她的异样,压不住心头的妒意说:“你倒是赶到我的前头去了,找了个好男人,家里背景又大,你今晚可风光啊。”
“宁宁。”宁婉正不知道该怎么接宁温的话,就见凌墨远大步朝她走了过来。看着她苍白的脸,凌墨远脸上挂着心疼,“累了吧?”
眼下看着凌墨远毫不知情,对她仍是一心一意的关切模样,宁婉的双手越来越冷。
“怎么这么冰?”凌墨远笑着将她的手执起,放在嘴边哈着气。看到她微红的眼眶,打趣道:“不是回房间哭了吧?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咱们只是订婚,不会让你马上离开家的,就算将来结婚了,大不了咱们隔段时间就回娘家住一阵子,有什么舍不得的?”
“墨远,我……我有件事要……”宁婉话还未说完,明亮刺眼的追光灯突然穿过大半个会场,落在了他们的身上。
会场上突然掌声雷动,所有宾客的目光都落在她和凌墨远的身上。
“该我们过去了,有什么事待会儿再说吧。”凌墨远笑道,满脸的期待,牵着宁婉的手走上了主席台。
宁婉的双脚像是拴了铅块一样沉重,站在台上越发局促不安。突然,她看到台下正笑得阴冷的萧云卿。
就连旁边父亲宁宏彦说了什么,她都没有听进耳朵里,只是感觉耳边嗡嗡作响,隐隐约约,听到了“订婚”两个字。之后,又一阵雷鸣般的掌声,震醒了她。
可是突然间,掌声戛然而止。
萧云卿不疾不徐地朝着主席台走,附近的宾客不自觉地就给他让出了一条道,错愕地看着萧云卿的举动,不知道他现在打算做什么。
“云卿?”宁成旭挡在萧云卿身前,低声警告。
萧云卿却像没听到一般,绕过他走到了宁婉身前。他睨了她一眼,才转向凌墨远。倾身附到凌墨远的耳边,却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我用过的二手货,你确定要娶?”
凌墨远脸色陡变,立刻看向了萧云卿。
萧云卿目光看着凌墨远,手却伸到了宁婉的领口。
“刺啦——”
那身轻薄的布料,再次颓败于他的大掌之中。
只是萧云卿一直挡在宁婉的身前,将她挡得严严实实的,除了台上的人,台下的宾客一丝一毫都看不见。
宁婉轻呼一声,没想到萧云卿竟然会当众将她的衣服给撕烂,长裙挂在腰上,她立刻伸出双臂,挡在胸前。可饶是如此,也让身旁的凌墨远等人,看清了先前被藏在洋装之下的吻痕。
凌墨远竟是呆住了,不敢置信地看着宁婉,没想到温婉干净如她,竟然会背叛自己。
萧云卿长臂突然揽住她的腰,将她揽进怀里,宽阔的胸膛将她给包裹住,却是挑衅地看向凌墨远,“就在刚才,她还在我的身下任我索取。”
他长指点压着她的唇瓣,“这双唇尤其鲜甜美味。”
话音刚落,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低头攫住了她的唇瓣,当众吻住。
宁婉忽觉得唇瓣火辣辣地疼,疼得眼角都渗出了泪,一丝腥甜渗入舌尖。
萧云卿这才放开她,食指轻擦了一下她唇瓣上的伤口,轻声说着只有宁婉明白的话,“这下留印子倒是无所谓了。”
凌墨远眼尖地注意到,萧云卿的下唇也有一道齿痕似的伤口,和宁婉唇上的何其相像。他就算再傻,也知道那伤口是怎么来的。
宁成旭迅速冲过来,将身上的西装脱下,罩在宁婉的身上,挡住她的上身,立刻把她拉离萧云卿的怀抱,护在了自己的怀里。
“宁宁,没事了,没事了。”宁成旭大掌扣着她的后脑,把她的脸埋进自己的胸口,轻声安抚。
宁婉偎进哥哥坚实的胸膛里,才慢慢放松下来,只是身上仍抖得厉害。
“宁总,我看让客人和记者都撤了吧,免得留在这里看笑话。”凌墨远的母亲褚含玉冷冷地说。
萧云卿使了个眼色,袁野便朝着那群记者走去。
褚含玉冷脸看着宁氏夫妇,“今天这订婚既然被打断,以后也没有继续的必要了。我想就算是我们家老凌在这里,也必然是这种决定。”
她目光冰冷,极其不屑地看了一眼宁成旭怀里的宁婉,便拽着凌墨远离开了。
宁成旭将宁婉轻轻地拉离怀抱,转向萧云卿,二话不说,挥拳狠狠地砸向那张让他看着就来气的脸。
萧云卿竟然不躲不闪,就让他打。被打得踉跄了几步,坐倒在地上。他嘴角被打破了皮,舌尖在嘴角舔了一下,将嘴角的血腥舔去。
“萧云卿,你浑蛋!”宁成旭指着他的鼻子怒骂。
“哥,你干什么骂他?”宁温立刻上前,心疼地扶着萧云卿,伸手探向他的嘴角,想要看看他的伤势,却被萧云卿毫不客气地挥开,径自站起身。
那一挥,还带着嫌恶。
宁温被他拒绝,心中来气,突然冲向呆立在一旁的宁婉。
啪!
她一巴掌狠狠地扇向宁婉,力道大得差点把她的下巴打歪。可宁温丝毫没觉得解气,恨不得把她的脸给打烂了,挥手想要再打。
“宁温,你这是干什么。”宁成旭脸色一变,立刻抓住她的手腕。
“你凭什么拦着我。你打云卿,就不许我打她?她勾引了我男人。”宁温怒道,左手气得发抖,指着宁婉的鼻子,“你这个小贱人,真看不出来啊,刚才当着我的面儿还口口声声叫着姐夫,却没想到先前在房间里,却已经跟你姐夫上了床了。居然还想瞒着我,还恬不知耻地跟我聊天,你就没觉得愧疚?”
“宁宁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大家都清楚。她跟凌墨远的感情在那儿摆着,怎么可能随便跟别人上床。”宁成旭瞥了眼萧云卿,“你在这儿怪她,倒不如好好问问所谓的你男人。”
“你们都被她骗了!”宁温尖声道,双眼怒红着,“表面上老老实实的,装纯情,背地里就是一个荡妇。都到了现在,你还护着她吗?你们都被她骗了。我知道,我从小就知道,她就是个狐媚婆子!”
“够了!”宁宏彦怒喝一声,“在外人面前,闹什么闹。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走出宴会厅时,袁野在外面等着,对宁宏彦恭敬地说:“我们虽然管制了,可是仍然担心有漏网的记者在外面藏着,为了保险起见,请各位随我来,从另一处走吧。”
“哼。这都是谁造成的,现在又来充好人。”宁成旭冷声嘲讽。
宁宏彦僵着脸,无比僵硬地点头。他们在袁野的带领下,由王朝的保镖护着,一路无碍地来到他们的车前。
一到家,宁温立即冲进家门,挥手就要打宁婉。这一次,却被宁成旭及时拦住,她连宁婉的一根头发都没碰着。
“你为什么拦着我。”宁温恨恨地怒视着宁成旭,“宁成旭,她是你妹妹,我也是,你凭什么这么护着她?”
“我不护着,难道让你打死她吗?”宁成旭冷声说,“宁温,我知道你的性格,如果没人拦着,你会把宁婉往死里打。”
“我就是要打死她,这个不知廉耻的贱人。”宁温愤怒地朝着宁婉挥舞着手臂。
“好了好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算是打死她也没用。”任依芸也出来拦着宁温,“宁宁,你先回房间去。”
宁婉脸色惨白,双眼无神,呆滞如木偶,就算宁温骂她,她的脸上也没有显露任何情绪。听到任依芸的话,宁婉呆了一呆,眼皮微微撑起,便又如幽魂一般上了楼。
“妈,你也要护着她?爸,你要为我做主啊。”宁温哭道。
宁宏彦被她哭得头疼,厌烦地说了声:“别吵了!”
“是她勾引了云卿,那个她口口声声叫姐夫的男人。她勾引我男朋友,难道我不该教训她吗?”宁温怒道,扯着嗓子用力地喊,想让二楼的宁婉听得清清楚楚。
“你男朋友?”宁成旭冷笑,“得了吧,只有你一个人这么想,一直都是你一个劲儿地往他身上贴,自作多情地到处跟人说他是你男朋友。关于你的身份,萧云卿可说过什么没有?你去当着他的面儿问问,看他承不承认。宁温,哥也是为你好,那个男人,趁现在,赶紧放手吧。”
“够了!说来说去,那还不是怕我对宁婉做什么。自从她出生以后,你就是爱她胜过爱我。”宁温用力一挥手,阻断宁成旭的话。
宁成旭见她已经钻了牛角尖,根本就不听,只能摇头,沉下声说:“总之,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别去打你妹妹的主意。”
说完,宁成旭便上了楼,留下气得发抖的宁温。
宁婉身上还披着宁成旭的西装,外面又裹了一圈被子——她把自己包在被子里,只把脑袋露出来,捂得严严实实的。
阳台的落地窗响起一声轻微的咔嚓声,宁婉紧张地看着阳台,就着台灯发出的昏黄光亮,看到一个人影顺着落地窗闪了进来。
萧云卿。
萧云卿一步步地朝她走过来,她缩在床角,仰视着他,觉得他高得吓人。
“你来做什么?不是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宁婉盯着他,藏在被子里握着被角的手紧紧地攥了起来。
萧云卿嘴角不屑地扯了一下,“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
宁婉张张嘴,不知如何回答,却见他的长指抚上了她的脸颊。被宁温甩了一巴掌,她的脸上露出五道鲜红的指印,脸高高鼓起,还火辣辣地疼。被他轻轻一碰,脸就如着了火一般,疼得她倒抽一口气。
看着她红肿的脸颊,萧云卿双眼顿时眯起,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比硬币大不了多少的小玻璃瓶。打开盖子,玻璃瓶里的白色霜状物透出一股甜丝丝的清香。他用食指挖了一小块,伸向宁婉的脸颊。
宁婉下意识地想躲避,却听到他不悦地命令,“别动。”
宁婉僵住身子,一动不敢动地看着他。当他的食指轻轻碰到她的脸颊时,没有想象中的烧疼,那乳霜一敷上皮肤,透出一股沁凉的舒服感觉。随着他轻柔的按摩,乳霜慢慢地深入到她的皮肤里,原本火辣辣的疼痛感也减轻了很多。
“娃娃。”萧云卿突然叫道。
宁婉怔住,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听到这称呼了,却没想到在这种时候,从他的嘴里吐了出来。家里人习惯叫她宁宁,就连凌墨远也是这么叫,没有人知道她还有一个称呼,是娃娃,只有萧云卿才这么叫。
“记得我为什么这么叫你吗?”萧云卿问道。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