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尔摩斯探案集4.pdf

福尔摩斯探案集4.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福尔摩斯探案集》由福尔摩斯经典长篇小说《恐怖谷》和《最后的致意》(1908-1915)中的8个著名的短篇组成。走进《恐怖谷》,作者把我们领进了一座有悠久历史的庄园,这座庄园还被一条护城河环绕着。可是,庄园的主人被人杀害于房间之中,死状可怖,头颅被枪击得粉碎。除了死者左手上的结婚戒指和凶杀现场的一只哑铃不翼而飞外,现场并没有遗失什么东西。为什么死者的妻子表情平静不见忧伤?尸体旁纸片上的暗号又是什么意思?谁又曾想到,这一桩谋杀背后,竟然还牵扯出几十年前的一系列阴谋事件?
  《最后的致意》中的8个精彩短篇,老妇收到装有人耳的纸盒,病入膏肓不让华生就诊的福尔摩斯,为国家尽责尽力和德国人斗智斗勇的福尔摩斯……任何一篇都能激发起读者的强烈好奇心,还等什么,赶快追上福尔摩斯的步伐吧!

编辑推荐
《福尔摩斯探案集》是阿瑟•柯南•道尔侦探小说的集大成之作,也是世界文坛中脍炙人口的作品。
小说主人公福尔摩斯成为大侦探的代称,众人崇拜的英雄,他的出现,一度令众多侦探小说的主人公黯然失色。
道尔笔下的福尔摩斯被评为英国小说中刻画最生动的人物之一。
《福尔摩斯探案集》是中国译本最多、销量最大的外国小说作品之一,而福尔摩斯则是家喻户晓的外国小说人物。

媒体推荐
侦探小说“圣经”之作,历经百年,畅销不衰
推理迷、聪明人必备必读的案头书籍

作者简介
阿瑟•柯南•道尔(1859—1930),英国杰出的侦探小说家、剧作家。柯南•道尔生于苏格兰爱丁堡,自幼喜欢文学,中学时任校刊主编,毕业于爱丁堡医科大学,行医十余年,后开始侦探小说写作。其侦探小说《血字的研究》《四签名》发表后,引起了英国乃至世界的轰动,受到众多读者的追捧,与此同时,他塑造的大侦探“福尔摩斯”也走入千万读者的心里,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他的著作也在当时,甚至一个世纪后仍风靡全球,成为世界经典。
柯南•道尔一共写了60个关于福尔摩斯的故事,56篇短篇小说和4部长篇小说(《血字的研究》《四签名》《巴斯克维尔的猎犬》《恐怖谷》)。其作品以严密的结构,起伏跌宕的情节,合乎逻辑的推理,引人入胜的氛围,形象鲜明的人物大获成功。多年来,其著作被世界众多国家翻译成不同版本,同时根据其著作改编而成的电影、电视剧等也不胜枚举。柯南•道尔的此系列图书成为世界最畅销图书之一,柯南•道尔也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侦探小说家。

目录
一、警告 / 2
二、福尔摩斯的论述 / 5
三、伯尔斯通的悲剧 / 7
四、黑暗 / 13
五、剧中人 / 20
六、一线光明 / 26
七、谜底 / 34
一、某人 / 44
二、身主 / 48
三、维尔米萨第三百四十一分会 / 57
四、恐怖谷 / 65
五、最黑暗的时刻 / 69
六、危机 / 73
七、伯蒂·爱德沃兹的妙计 / 76
八、尾声 / 81
◆威斯特里亚寓所奇遇记 / 85
一、约翰·斯考特·艾克尔斯先生
的离奇经历 / 85
二、圣佩德罗之虎 / 90
◆硬纸盒子 / 99
◆红圈会 / 109
◆布鲁斯—帕廷顿计划 / 121
◆临终的侦探 / 141
◆失踪的弗朗西丝·卡法克斯
女士 / 149
◆魔鬼之足 / 160
◆最后的致意—— 福尔摩斯的
谢幕词/ 173
侦探理论课 / 182
侦探化学课 / 182
侦探实践课 / 183
侦探历史课 / 184
恐怖谷(上)伯尔斯通的悲剧

一、和大侦探福尔摩斯的第一次见面
二、演绎法
三、劳瑞斯顿花园街惨案
四、警察栾斯的叙述
五、广告引来了不速之客
六、特白厄斯?葛莱森大显身手
七、黑暗中的一线光明
八、沙漠中的旅客
九、犹他州之花
十、约翰?费瑞厄与先知的会谈
十一、逃命
十二、复仇天使
十三、华生的回忆录
十四、尾声

冒险史(1891-1892)
波希米亚丑闻
身份案
红发会
博斯科姆比溪谷秘案
五个橘核
蓝宝石案
斑点带子案
铜山毛榉案

序言
在阿瑟·柯南·道尔(以下简称柯南·道尔)29岁那一年,《血字的研究》经由他创作面世了,这个侦探故事的灵魂人物夏洛克·福尔摩斯也从此跃然纸上,成为了家喻户晓的经典人物。继《血字的研究》之后,柯南·道尔又创作了一系列如《四签名》《巴斯克维尔的猎犬》《恐怖谷》等福尔摩斯的探案故事,每一部都赢得了众多忠实读者的热捧。
为什么福尔摩斯侦探故事能够吸引一代又一代成千上万的读者呢?这与其故事中设计精巧的悬念和紧张惊险的故事情节是分不开的。作者运用平实的语言,庖丁解牛的方式,把一个个看似困难、迷雾重重的案件,淋漓尽致地剖析、展现在读者面前。这种写侦探故事的方式,自此从柯南·道尔开始,逐渐从一种新的尝试变成了一种流派,但凡研究侦探推理的人,没有一个不研究福尔摩斯故事的。即使不知道什么是侦探推理的人,也一样为福尔摩斯这样的精彩故事所吸引,所以福尔摩斯的故事还带有很高的文学性。
随着柯南·道尔笔下的福尔摩斯探案故事的不断产出,作者似乎也有意慢慢收笔了。而本书中的《恐怖谷》是作者写出的最后一个关于福尔摩斯的长篇经典故事。《恐怖谷》一案中,包含的其实不仅仅是开头的一个凶杀案件,在案中案的情节中,福尔摩斯从一开始的探案者,到后来,更像是一个以旁听者的身份沉迷在一个惊险的故事中。《最后的致意》系列短篇,写于1908~1915年间。相对于前几年写成的那三个系列短篇集,这部短篇集子中,福尔摩斯的探案手法更是纯熟许多,本书精选了其中的8篇经典探案故事。这其中,我们能更多地感受到作者对人性的深刻思考,他的观点已经深深融入了他的著作之中。阅读这些探案故事的同时,我们所收获的不仅仅是破解案件的方法,还能在真善美的人性引导方面受益匪浅。
当我们沉醉于那些惊险、刺激,又充满知识和智慧的故事中时,我们还会发现其中的很多破案小常识、小技巧依旧适用于现在的生活,并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读福尔摩斯探案集,不仅能培养自己敏锐的观察力,更强、更缜密的逻辑思维能力,更能将其中的一些知识用于生活、学习,与此同时,也可以在潜移默化中提升自己的文学素养。
本系列福尔摩斯探案集的特别之处在于,不仅仅为读者们呈现了这百年经典的故事本身,还结合了故事的内容,抓住福尔摩斯办案的关键要点,在每一个探案故事后都设有“雷达情报站”,介绍相关的有趣小知识点。在每本书的最后一个章节,还设立了“侦探学院”板块,里面设计了很多与探案相关的趣味学科知识,如侦探理论课、侦探历史课、侦探艺术课、侦探社交课等。伴随着读完故事后的深深震撼,再走进轻松有趣的“侦探学院”这个知识殿堂,就好像在你享受了一顿美味大餐后,接踵而至一份小甜点,恰到好处的同时,为这顿美味之旅画上完美的句号!还等什么?赶快“享用”吧!

马妮璐于北京
2014年3月13日

文摘
恐怖谷
一、警告
我倒认为……”我说。
“我应当这么做。”福尔摩斯很不耐烦地说。
他这样打断我的话,令我有些不快。我正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他正在看一张刚从信封中抽出来的纸条。
“这是波洛克的笔迹,”他说,“尽管我只见过他两次,但我肯定这字条就是他写的。倘若真是他写的,那就一定有重要的事了。”
他的话引起了我的兴趣:“波洛克是什么人?”
“华生,波洛克不是他的真名,他奉劝我不必追寻他的踪迹。波洛克的危险之处,在于他结交的那个大人物。你还记得那个莫里亚蒂教授吗?在我们眼里他是罪犯,但是在公众眼里,他可是个天才,他的著作让很多人顶礼膜拜。”
我热诚地欢呼道:“可你刚才不是在说波洛克……”
“哦,不错,这个所谓的波洛克是整个链条中唯一薄弱的一环,他还有一点儿起码的正义感,我还是用钱向他换的这些重要的信息呢。”
福尔摩斯再次将那张纸平铺在空盘子上,我站起来,低下头,注视着那些稀奇古怪的文字,文字排列如下:
534 C2 13 127 36 31 4 17 21 41
DOUGLAS 109 293 5 37 BIRLSTONE
26 BIRLSTONE 9 47 171
“福尔摩斯,你从这些字中发现了什么吗?”
“它显然要参照某本书中某页上的某些词来帮助理解,但是我们却不知道是哪本书的哪一页。”
“那为什么会出现道格拉斯(DOUGLAS)和伯尔斯通(BIRLSTONE)两个词呢?”
“说明那本书上没有那两个词。”
“那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是哪本书呢?”
“亲爱的华生,怎么能把密码信和解码放在同一信封里呢?我们的第二封信现在也该到了。”
果然,几分钟后,小仆人毕利进来了,送来那封我们所期待的信函。
福尔摩斯展开信笺,“我们就要找到答案了。”可是当他阅读完信的内容后,眉头又紧锁了起来。
“恐怕我们的期待要化为泡影了。这个波洛克,但愿他没有遭到不幸。”
亲爱的福尔摩斯先生:
他开始怀疑我了。我写信给你的时候,他突然出现了。请把上次我寄给你的密码信烧了吧。
弗莱德·波洛克
“那个人,我猜就是莫里亚蒂教授吧。”
“嗯,这不难猜,但却是个大问题。他聪明绝顶,背后又有各种邪恶势力作后盾。不管怎么说,波洛克显然是受到了惊吓。”
“那他何必写这封信呢?索性洗手不干不就行了?”
“他怕我会去追问他,这样更麻烦。”
“现在仅凭这张纸片就想破解其背后的秘密,怎么可能?”
“先别那么早下结论。”他叹了口气说道,“这封信里的密码来自一本书,这就是咱们的出发点。”
“这个出发点似乎也没什么把握啊。”
“还没有糟到这个地步。这封密码信开头的数字是534,这可是个大数字,如果534是书的页码,那么这就是一本大部头的书了。既然已经告诉了我们页码,C2,不是章节,会是什么呢?”
“是第几栏!”我喊道。
“没错,它应该是一本很厚的书,每页分两栏排版,每一栏又相当长,因为在信中出现了某一栏中标数是293的一个词。”
“《圣经》!”我欣喜地大喊起来。
“可是,我绝不会认为在莫里亚蒂之流的案头上会有《圣经》这本书。而且《圣经》的版本那么多,根本无法保证我们看的是同一个版本。”
“的确如此……”
“华生!是一本年历!而且极有可能是旧年历,因为他一定来不及买最新的。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534页,第13个词是‘这’,第127个词是‘有’,哈哈,好极了!华生,把它记下来。‘有危险—马上—会—降临’,然后是‘道格拉斯’,再下面是‘富有的—乡村—现在—在’,接着是‘伯尔斯通—庄园—伯尔斯通—信任—紧急。’”
“他给我们传达的信息是多么稀奇古怪啊!”我说道。
“恰恰相反,”福尔摩斯说,“这封信的意思是:有些恶魔正在想法对付一个叫道格拉斯的人,正如信上所说,他是一个富有的乡绅。他确信——他找不到‘确信’这个词,只能找到与它相近的词‘信任’来代替——情况已经万分紧急了。”
突然,毕利推开门,把苏格兰场的麦克唐纳警探引进屋来。
见麦克唐纳进来,福尔摩斯微笑着迎上前去。
“麦克唐纳先生,”福尔摩斯说,“我担心,是又有什么糟糕的事发生了吧?”
“福尔摩斯先生,”这位警探会心地微笑着回答。“请原谅我不得不抓紧时间,因为案发后最初的几小时是最宝贵的,只是……”
警探突然停下来,非常惊诧地盯着桌上我草草记下的密码译稿。
“道……道格拉斯,”他结结巴巴地说,“伯尔斯通!这是怎么回事?天啊!”
“是我们刚刚从一封密码信中破译出来的。怎么了?”
“因为,”他说,“伯尔斯通庄园的道格拉斯先生今天早晨被人杀害了!我来请您跟我一起到伯尔斯通去。”
二、福尔摩斯的论述
麦克唐纳先生,我得到一封匿名信,警告我说有危险正在接近某个人。可是现在你告诉我,那个人已经死了。”
他向那位警探简单描述了一下这封信和密码的情况,麦克唐纳很沉默地坐着。
“真是活见鬼了!福尔摩斯先生,”警探大声嚷道,“现在看来,只要找到这个人,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要是能找到的话,我想我也很想见见他,可是他的后台……莫里亚蒂教授……”
警探麦克唐纳瞥了我一眼:“请恕我直言,福尔摩斯先生,大家都认为您对这位教授有一点儿偏见。事实上我也曾经亲自去调查过,但他的确是一个学识渊博、令人敬佩的人啊!”
“很高兴你认识到了他的才华。”
“老兄,人们不能不佩服他啊!他借给我一本书,不怕您见笑,虽然我在阿伯丁受过很好的教育,但仍然无法看懂。他面容消瘦,头发银白,说话时神情肃穆,但是很慈祥。”
福尔摩斯笑着说道:“好!太好了!麦克唐纳,请你告诉我,这次令人难忘的会见,是在教授华丽的书房中进行的吧?你可曾留意教授座位上挂着的画像?”
“一个年轻的女子?”
“是的,那是让·巴普蒂斯特·格鲁兹的油画。1865年,格鲁兹一幅名为《牧羊女》的画作,以一百二十万法郎——也就是四万多英镑的价格在波达利斯竞拍时被人买走。”
“我得提醒你,”福尔摩斯继续说下去,“教授的年薪是七百镑。”
“那他怎么买得起……”
“啊,我去过他家三次,最重要的一次,我偷偷进去查看了他所有的文件。”
“您发现了什么线索吗?”
“一无所获。但是莫里亚蒂极为富有。他尚未娶妻,他的弟弟也只是英格兰西部一个火车站的站长。”
“您的意思是,他有很多非法收入?他的钱究竟是从哪儿来的?”
“你知道乔纳森·王尔德吗?他是一个犯罪团伙的头目,他向伦敦罪犯提供坏点子,并收取15%的佣金。这股势力的幕后策划者是塞巴斯蒂恩·莫兰上校,他和莫里亚蒂一样在世人眼中无懈可击。莫里亚蒂教授每年给他六千镑,用来购买他那些鬼点子。”
麦克唐纳说:“我们说得似乎有点远了,福尔摩斯先生。关于那个化名为波洛克的人发出的警告信,您能否再说得详细一些呢?”
“在这之前我要告诉你,莫里亚蒂的犯罪集团,纪律森严,他用死亡惩罚犯错的人。现在我们可以假定这个被害人道格拉斯是因为在某件事上背叛了他的头头,而被别人告发了。还有另一种动机,莫里亚蒂在参与犯罪活动,瓜分赃物之后,想要无偿占有同伙的财物。两种假设都有可能。但无论怎样,我们都必须去伯尔斯通寻找答案。”
我们坐在马车上,麦克唐纳简要叙述这桩发生在苏塞克斯的悬案。在苏塞克斯工作的怀特·梅森警官是他的好朋友,每次当地警方需要支援的时候,麦克唐纳总是最早得到信息。
亲爱的麦克唐纳警官:
请发电报通知我你今早到伯尔斯通来的车次,我去车站接你。我遇到一个案子非常棘手,请你赶快动身来此。
“那么你是怎么知道道格拉斯先生和他惨遭杀害的事情的?”
“那是随后到来的正式报告中说的,只是提到死者约翰·道格拉斯是被火枪击中头部毙命的,大概在昨晚午夜时分。另外,报告上明确指出这是一桩谋杀案,只是凶手尚未落网。”
“那么,当前我认为只有两点是可靠的——伦敦有一个大智囊和苏塞克斯有人死了。我们就是要去调查这两者之间的联系。”
三、伯尔斯通的悲剧
伯尔斯通是苏塞克斯郡北部边陲的一座村庄,在离这座城镇半英里左右的地方,有一座古老的庄园,叫伯尔斯通庄园。通向庄园的必经之路是一座吊桥,它每天晚上吊起,早晨放下,完全是封建时期的样子。每当夜晚降临,这里就变成了一座孤岛。
在道格拉斯买下它并和夫人住在这里之前,这座庄园就已经多年没有人住了。
道格拉斯总是乐观大度、和蔼可亲、不拘礼节。他看上去很有钱,据说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做过金矿生意。
传闻他的夫人是一个美丽的英国女子,比她丈夫年轻20岁,在伦敦认识了她丈夫。然而,据深知内情的人透露,道格拉斯夫人其实对丈夫过去的生活一无所知。有人说,道格拉斯太太有时显得过分焦虑,每当她丈夫太晚回家的时候,她就表现出极度不安。
还有一个人,叫塞西尔·巴克,是英国汉普斯特德郡黑尔斯洛基市人。案发时他正在庄园里小住。
塞西尔·巴克是个众所周知的光棍,他自己说,他与道格拉斯是在美洲相识的。
他最多45岁,常与主人一起出去兜风,主人不在时就与女主人驱车出游。
巴克与道格拉斯交往甚密,与道格拉斯夫人的关系也非同一般——这种友谊似乎不止一次地惹恼她的丈夫。
老宅子里还住着另外一些人,不过只提两个人就足够了——大管家艾姆斯是个受人尊敬、一丝不苟而又能干的人;而艾伦太太也为女主人分担了不少家务活。
那天夜里十一点四十五分,当地的警局里接到了报案。这个警局的负责人是来自苏塞克斯保安队的威尔逊警官。当时,塞西尔·巴克冲向警察局的大门,匆匆报了案后又回到了庄园。威尔逊警官在几分钟后赶到了庄园,那时时间刚过十二点。此前,他已向苏塞克斯郡当局做了紧急报告。
威尔逊警官到达庄园时,发现吊桥已经被放下,庄园中一片混乱。这时,伍德医生也赶到了,三个人一起走进了那个不幸的房间。
死者仰面平躺在屋子中央,四肢摊开,身上穿的粉红色晨衣下还有一件睡衣,赤脚穿着一双毡拖鞋。受害者胸口上横着一支火枪,枪管在离扳机前一英尺(1英尺=0.3048米)的地方被锯断了。两个扳机用铁丝捆在一起,同时发射,能造成更大的杀伤力。而且显然射程非常短,全部火药都喷到了死者的脸上,他的头部几乎被炸得粉碎。
“什么也不要动,等上边派人来。”警官低声说道。
“几点发生的?”警官说着从怀里掏出了笔记本。
“刚过十一点半,听到枪声时,我正在卧室的壁炉旁取暖。我跑下楼来到那间屋子里也不过半分钟的工夫。”
“当时门开着吗?”
“是开着的。他卧室里的桌子上放着一盏灯,几分钟后,我才把它点上了。”
“你没有看见其他人?”
“没看见。后来我听见道格拉斯太太从楼上走下来,就连忙跑过去把她拦住了,以免她看见这可怕的景象。艾伦太太也来了,她搀走了夫人。艾姆斯赶来后,我们又重新回到那间屋子里。”
“吊桥在夜里不是吊起来的吗?”
“是的,是我把它放下来的。”
“那么说道格拉斯先生准是自杀的。”
“一开始我们也是这样想的,可是你看!”巴克把窗帘拉开,一扇玻璃长窗已经完全打开。“再看看这儿!”他把灯拿低了些,照着木窗台上的一片血迹,像是长靴留下的鞋印。
“你是说有人过了护城河吗?”
“正是!”
“那么,如果你在听到枪声后半分钟内就赶来了这里,罪犯一定还在护城河里。”
“我对此毫不怀疑。我的天,当时我要是跑到窗前就好了!可窗户被窗帘遮住了,所以我没有想到这点。接着我听到了道格拉斯太太的脚步声,我就去阻止她走进这间屋子。”
“可是,”这位来自乡下的警官说,“既然吊桥已经吊起来,他又是怎么溜进来的呢?”
“啊,问题就出在这儿。”巴克说道。
“吊桥是什么时候吊起来的呢?”
“下午六点左右。”管家艾姆斯说。
“我听说,”警官说道,“吊桥通常在日落时吊起来。那么这个季节的日落时间应该是下午四点半左右,而不是六点。”
“道格拉斯太太请客人来喝茶,客人没有离开之前我是不能拉起吊桥的。”艾姆斯说道。
“这么说,”警官说道,“凶手应当在六点前进来,然后藏于某处,直到十一点钟行动。”
“道格拉斯每天晚上都会巡视庄园,那个人正在这里,向他开了枪,之后丢下火枪,从窗口逃跑。”
警官从死者身边的地板上拾起一张卡片,上面用钢笔潦草地写着两个大写字母“V.V.”,下面写着“341”这个数字。警官的手中,卡片被来回地翻转着。“V.V.代表什么?也许是某个姓名的开头字母。”
巴克指了指壁炉台上的铁钉盒子,说,“昨天道格拉斯先生用它来挂油画,我亲眼看见他站在椅子上把这张画挂到墙上去。铁锤就是这么来的。”
“我们还是把铁锤放回原处吧,”警官茫然不解,用手搔着头发说道,“这件事情还是等伦敦的警探来处理吧。”
“瞧!”警官兴奋地把窗帘拉向一旁,“窗帘是什么时候被拉上的?”
“那个时侯刚点起灯,”管家回答道:“大概是下午四点钟。”
“一定有人曾经藏在这儿,”警官把灯放低了些。墙角处,长筒靴子留下的泥印清晰可见。
“巴克先生,你的推测得到了证实。凶手进来之后,首先看到的就是这间屋子,他躲在了窗帘后面。凶手其实是要实施盗窃,可是不巧被道格拉斯先生发现,于是凶手就对他下了毒手,然后逃之夭夭。”
“我也是这么想的,”巴克说道,“但是,我们现在应该趁凶手还没走远,赶快封锁镇子。”
警官想了一会儿说:“早晨六点之前没有火车,所以他不可能乘火车逃走。如果他穿着湿淋淋的裤子走在路上,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在案情水落石出之前,我们最好别离开。”
伍德医生走过去拿起那盏灯,仔细地检查起尸体来。
“这是什么标志?”他问道,“和案子有什么联系吗?”
尸体的接近前臂中间的地方,有一个褐色的奇特标志:一个三角形套在圆形里,线条的痕迹是凸起的,衬着灰白色的皮肤显得异常醒目。
“这不是普通的文身图案,”伍德医生透过眼镜,目光紧盯着标志说,“我从没见过这种标志。这代表了什么?”
“十年来我不止一次地看见这个标志。”塞西尔·巴克答道。
“我也见过。”管家说道。
“好吧,这和案情没什么关系?”警官说道。
管家指着那只手臂说:“他们拿走了他的婚戒!”
“什么?”
“没错,那枚纯金结婚戒指一直戴在主人右手的小指上,上面还套着一枚带有天然块金的戒指,中指上戴的是盘蛇形戒指。现在您瞧,天然块金戒指和盘蛇形戒指都还在,结婚戒指却不见了。”
“你是说那枚结婚戒指一直戴在另一枚戒指下面?”警官问道。
“对。”
这位乡村警官摇了摇头,说道:“依我看,这个案子最好还是交给伦敦的警方去办吧。怀特·梅森是个头脑灵活的人,他很快就会赶来帮助我们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