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恋万岁.pdf

失恋万岁.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专栏作家唐尧
独立自强,语言犀利,有思想,有个性,还有一个青梅竹马的高富帅男友
然后有一天,她失恋了
总结上一段感情,她在专栏里给出评价:“失恋从根本上说其实是一件好事,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它充分表明你离你的真命天子又更近一步了。”

餐厅老板岳钧楠
英俊、腿长、为人冷淡、说话刻薄,富二代,兼任报纸评论家
最关键的是,受过情伤
在见到唐尧的第一天,他居高临下地拒绝唐尧的情感疏导,“你不必用你那套生硬且苍白的专栏理论来教训我,我没有兴趣,也不需要。”

当失恋遇到失恋,一个自称专家,一个善于傲娇,能催生的就绝不只斗智斗勇,往往还有荷尔蒙。

这是一个简单的爱情故事
或许也并不仅仅是一个爱情故事



编辑推荐
《失恋33天》后最值得期待、史无前例震撼心灵的失恋治愈小说,一部让你继续相信爱、重拾爱的小说。
与《卡萨布兰卡》一样情深不悔的等待,总有一天,注定的那个人会再次推开那扇门,永志不忘。
媲美“北京女病人”庄雅婷的犀利毒舌,爱情就是笑着笑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就笑了,这般犀利。

为孤单干杯,祝失恋万岁

这是一个简单的爱情故事
或许也并不仅仅是一个爱情故事

————
某次电台访谈,某高富帅跑来砸场子。
唐尧:你也是感情出了问题,想要找我咨询吗?
某人:对不起,我单身。
唐尧:那你有何见教?
某人: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有这样极端自私而且邪恶的想法,想要拆散世界上所有情侣。
……
唐尧心平气和送他六个字:贱人就是矫情。

名人推荐
男主是我的菜!!!低调+毒舌,莫名的骚气啊!最喜欢这样的了!
——倪小屁

大爱此文,文风很对我胃口,牙尖黑马唐尧小姐吾深爱之。
——七诀

关于都会男女的心态,描写得丝丝入扣,撒花。
——lan

看这篇文的时候 总有种这是庄雅婷披着马甲在写文的感觉,哈哈~
——a

作者简介

温暮生
江南人士,工科出身
写过专栏,做过编剧,混过广告界,现为独立自由作者
热爱美食与阅读,嗜好动漫与电玩,兼任模型和球鞋收集狂
中学时第一次尝试写作,原本只是兴趣,最后却变成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并乐在其中
愿翻开此书的你也能有个愉快的好心情
已签约出版:《假如爱有天意》《寂寞的恋人啊》

目录

目录
PART 1 1
PART 2 16
PART 3 35
PART 4 56
PART 5 70
PART 6 89
PART 7 105
PART 8 125
PART 9 144
PART 10 157
PART 11 173
后记 永志不忘 194

文摘
PART 01
男人们觉得女人如衣服,当换则换,女人为什么不能把男人当成包?低调好用的是经典款,半个世纪过去还能风采依旧;耀眼新潮的是当季新品,风头一时不错,等过了季,照样该扔则扔。买包要向前看,谈恋爱不应该也是这样吗?有工夫为破掉的A货唉声叹气,干吗不豪迈一点为自己奋斗个万年长青的铂金包?

在很久很久以前,一个漂亮的女孩跟着一个帅气的男孩从山里来到了大城市。
那年,男孩十八岁,在市区的一所名校上大学;女孩十六岁,在学校旁边的餐馆做服务员,一面打工帮男孩攒学费,一面照料他的起居生活。
男孩成绩优异,每年都能拿到奖学金,看着存折上累积起来的数字,他时常对女孩说,等他毕业了,女孩可以拿着这笔钱自己开店做生意,他就去大公司找工作,天道酬勤,总有一天他们能在这座城市里安身立命。
女孩心地单纯,什么都相信男孩。他们俩青梅竹马,彼此情深,在这座陌生的城市,他是她生活的全部,更是她唯一的依靠。
她做过许多工作:给餐厅洗盘子,在市场卖菜,帮大学附近的日租房拉客……赚到的钱都一分一分攒下来,她想在嫁给男孩的时候给自己买一套银器当嫁妆。按照山里面的风俗,银器主富贵,是吉祥物,女子出嫁如果有银器傍身,便会与丈夫和和美美,白头到老。
这个故事说到这里都一直挺感人,但如果从头至尾都这么感人,就没有说出来的必要了。如同世界上大多数的言情小说都有个转折点一样,任何精彩的故事也都需要一个转折点。这个转折点不光要起伏幅度剧烈一些,心惊胆战一些,还必须溅起一盆子的狗血,腥腥臭臭地浇你一身,让你忍不住大骂:我靠,现实这个坑爹的后妈!
四年后,男孩顺利毕业。然而,当女孩满怀憧憬地等着他向自己求婚时,男孩却没有履行当初的诺言。相反地,他拿着四年存下的所有奖学金,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早晨消失得无影无踪。
女孩找了男孩三天,险些就要报警,直到从一名大学老师那里得知,男孩出国了。
老师说他从很早以前就开始申请大洋彼岸某所名校的研究生,并且成功博得对方青睐,录取通知书早在去年就邮寄到了他手里。老师一边说一边不住点头,赞叹男孩是他近年来教过的最有出息的学生,深知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今后的成就必定不可限量。
女孩失魂落魄地回到住处。哭了一夜后,她翻出自己这几年的积蓄,打算离开这个伤心城市回老家。可当她打开存折,发现她原本准备置办嫁妆的数万存款只剩下五毛八了,买个馒头都还差两分。
存折里歪歪斜斜飘下一张叠好的纸,上面只有三句话,是男孩的笔迹,第一句是“对不起”,第二句是“另外找个人好好过日子吧”,第三句是“不要想我”。
女孩本以为自己会痛不欲生,可到了这一刻,她却发现,自己除了麻木,竟然再没有别的感觉。她只是想不通,这个让自己奉献了全部美好青春与爱情的男人为何如此绝情?
没了积蓄,她连回老家的路费都没有,明天会怎么样,她想也不敢想。
这个世界上的人在栽了跟头之后普遍分化成两种状态:一种是趴在地上哇哇大哭,等着路过的好心人伸出援手;另一种是将眼泪吞回肚子里,然后注入线粒体转化成三磷酸腺苷,靠着这股力量,拍拍膝盖自己站起来。女孩庆幸自己属于第二种。
四年滚滚红尘的历练,让她彻底明白了生活的残酷性和人心的不确定性,同时顿悟出“所谓幸福,只能靠自己给予”的道理。于是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她从餐厅服务员变成酒代小姐,变成平面模特,变成富商的情人,又在和富商分手后,拿着分手费与拍卖富商送给她的所有珠宝所得的一大笔资金,入股一家濒临倒闭的娱乐公司——而后,这家娱乐公司被行业巨头帝光传媒集团收购。
那一年,她三十岁,却已经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华丽转身成为帝光传媒的董事之一,身家近亿。
我将抽了一半的香烟按进烟灰缸,拢了拢头发,佩服地赞叹:“你的经历简直比邓文迪的还要精彩。”
刚才故事里的主角名叫胡靖容,这个在社交圈里有“活着的传奇”称号的女人,现在就坐在我对面。她妆容淡雅,五官精致美丽,一头微卷的长发梳成中分柔软地披在肩膀上,搭配一身香奈儿当季的奶白色套装,怎么都看不出已经是三十出头的年纪。如果不是她亲口所说,我绝对不会相信这样一个漂亮自信的女企业家,十多年前会是个洗盘子的打工妹。
“很多人觉得我的成功有运气成分在里面,但我一直相信运气也算实力的一部分。”胡靖容对我勾起嘴角,“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还有最后一个。”我想了想,说道:“不过,这属于我私人的好奇心。关于当初那个男人的后续,我很好奇,从那之后他有没有再联系过你。”
“没有,不过两年前我们却见过一面。”
她简短的回答让我瞬间来了精神。
“这不是什么值得正大光明说出来的事情,不过既然你问了,我就告诉你。”她端起身前的咖啡喝了一口,“两年前,我刚刚加入帝光董事会,而他也揣着博士学位回国,应聘进了帝光传媒总部,成了市场部的一个经理。”
“哦?”我扬起眉,“他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身份?”
“当时不知道,不过后来一次管理级的全体会议,就知道了。”
我想象着当时的场景,只觉得分外有喜剧色彩。
“那他有没有后悔?”我紧接着问,“看见你是他老板,估计他肠子都悔青了吧。”
“后悔?”胡靖容声音带着愉悦的上扬,“他当然得后悔!因为在发现他的时候我就报了警,然后让律师以盗窃罪起诉他。关于他偷拿我存折取钱这事,我早就在公安局里备案了,过去那些年也一直让银行保留着他取款时的录像,板上钉钉的证据,他估计还要在大牢里蹲个七八年才能被放出来吧。”说完,她风情万种地一笑,接着又说:“十年前的几万块,存到现在可是一大笔钱,判他这么些年算轻了,如果不是他怀着孕的老婆差点下跪来求我,我绝对不可能如此简单就善罢甘休。”
我沉默半晌,说不出话。胡靖容这样做无可厚非,从懵懂无知的少女成为深谙权谋的商海高管,她所经历的苦,不是让那个男人坐几年牢就能补偿的。
“其实后来我总想,如果不是当初他把我推上绝路,我也不可能有今天的地位,从某些方面来说,我还得感谢他。”胡靖容指了指我手边的烟盒,“还有吗?”
“最后一根。”我抽出来给她,“只怕你抽不惯这种平价烟。”
“这牌子以前我做酒代时常抽,今天回忆了这么多往事,忽然也想吸一口。”她点燃,优雅地吐了个烟圈,“我发现很多作家都有烟瘾。你们靠这个来寻找灵感?”
“只是提神而已。”我笑道,“我习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写东西,犯困的话,香烟和咖啡是必需品。”
她了然地点点头。
敲完最后一行记录,我合上笔记本电脑,“今天的访问结束了。如果有空的话,胡总介不介意一起吃个饭?我请。”
“不了,晚上还有饭局。”她冲我摆摆手,“哪里能像你们作家这么自由?回去了顺便帮我带句话给陆岩,我帮他卖了那么多报纸,也不见他开张支票给我。”
“一定带到,可惜只怕那点小钱胡总你还看不上眼。”我同她简短地握手道别,然后拎着包走出咖啡厅。
回家时路过报刊亭,我买了份最新出版的《环球星报》,一边走一边翻到第八版,如果我没记错,今天第八版上会有评论员对我刚上市不久的新书的评论。
果然,在某大师得到诺贝尔文学奖的头条新闻下边,那篇洋洋洒洒数千字的评论占据了大半个版面,并且还配了个十分扎眼的标题——“外行人眼里的成功”。
“一直以来,我都很不理解为什么那些粗俗空洞且毫无启发性的励志小说能长久地占据销量排行榜。直到今天拜读了唐小姐的大作后,我才明白,原来他们浮夸故事的能力登峰造极,可以轻易为买书的读者编造梦境。但是,这些作者往往忽略掉了文字对读者价值观、人生观乃至世界观的摧残能力。不知道唐小姐在现实生活中能不能做到像她书里写的那样‘二十多岁便轻轻松松收获事业与爱情’,如果她能做到,我愿意就以上评论向她道歉,如果她不能做到,那我深刻建议唐小姐可以多在社会上滚几圈,了解人生际遇的各种不确定性后,在下本书的标题下面加上六个大字:内容纯属虚构。”
我躺在家里的沙发上,一口气念完上面整段话,对着电话另一头的陆岩爆了一句粗口:“你他×的到底从哪里找来的浑蛋评论员!”
“不关我的事,这次的评论员是上边安排的。”陆岩的声音透着无辜,“其实我有拦过不让发,可主编让我别管。”
“这么说,写评论的是个来头不小的家伙?”我盯着报纸最上方那个评论员的名字,轻声念了一遍:“丘石,好没创意的笔名。”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反正高层有高层的圈子,可能是大人物,也可能是某些喜欢装文艺的‘富二代’,反正花钱搏出位、赚眼球的事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这次刚好撞在枪口上的是你而已。”陆岩试图安慰我,“才一则小评论,你完全不用放在心上。至少从目前的读者反馈来看,都是一片赞扬之声。”
“你当然体会不到我的心情,又不是你的作品被人讥讽。”我翻了个白眼,“算了,看在你介绍胡靖容跟我见面的分上,这次我就大人大量,不与你计较。”
陆岩呵呵笑了两声。

我叫唐尧,是个写专栏的。
这职业说好听点叫“作家”,说文艺点叫“自由撰稿人”,说谦虚点叫“写手”,说下作点,那就叫“码字工”。
刚入行那会儿,陆岩就跟我说过,这行其实远没有普罗大众想的那么风光无限,读者口味的千差万别和盗版市场对著作权的藐视,完全可以让我们“码字工”的身价低于搬砖工、油漆工、木匠工等一系列正儿八经的“工”属性劳动者,如果想混得好并且长远发展下去,不能光有一双勤劳手,还得有一颗玲珑心。
当时我正在某网站连载一本言情小说,因为把握不住潮流风向,人气极其冷清,属于网站里的“低保族”,依靠每天坚持不懈的庞大更新量换取不过几百元的保底稿酬。陆岩在一家三流杂志当编辑,偶尔找我约短篇小说的稿件,他为人亲和,性格又十分对我口味,一来二去,我俩便混熟了,每天必在网上大聊特聊,对当今业内同行与情势针砭时弊。
我和陆岩都有自己的计划与理想,也不甘平庸。手头上的小说写完后,我离开那家网站,开始尝试多元题材写作,努力脱离网络圈,往出版领域转型。陆岩则另辟蹊径,他辞掉杂志社的工作,加入了一个类似于猎头组织的工作室,为各类需要撰文的知名人士提供枪手中介服务,并且看中了我着笔大胆犀利的特点,很快将我招揽到旗下。
头一年,我接到的业务不多,只给一个山西的煤矿小老板写了本自费出版的回忆录。第二年,机遇来了,陆岩凭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拉来一个大单子,给当今正红的新晋影后利妍代笔自传。
那本自传上市后卖得相当火爆,具体印了多少册我不知道,但仅仅靠着这一本书的佣金和利妍私下给的分红,我就赚到了人生中第一套小公寓。陆岩更是以此为跳板,被《环球星报》的主编慧眼识珠,坐进了帝光传媒宽敞明亮的办公室。
正式入职的前一天,陆岩请我在俏江南吃饭。
在这之前,我们聚会的地方仅限于俏江南旁边小巷子里十五元吃到饱的涮涮锅,对于那类人均消费破百的餐厅,我们永远只抱着一种敬畏并且仰视的心理,以有一天能自然且优雅地坐在宽大的白沙发上吃水煮鱼为奋斗目标。为此,陆岩很是得意,当穿着精致唐装的服务生将一盆子水煮鱼端上桌的时候,他还嚣张地递了张小费出去。
我略带鄙视地翻了个白眼,借此来发泄自己内心深处的羡慕嫉妒恨。
陆岩此次可谓一战功成,《环球星报》是帝光传媒雄踞整个行业的当家品牌,里面就算最普通的助理编辑,工资也高得让人咋舌,何况陆岩一进去就是坐正职,听说还会单独负责一个版面。
“原来的栏目是个社会观察性质的,但是很多内容和报纸社会版重样了,我向主编建议不如干脆改成作家专栏,找一些有个性的作家写写读者爱看的东西。”陆岩洋洋洒洒介绍了一遍他现在的工作性质,忽然问我:“这专栏你有没有兴趣?”
我正在吞第三片水煮鱼,被他的问题吓了一跳,“我?给《环球星报》写专栏?”
陆岩笑眯眯地说:“我给主编看过你的书,他觉得,跟那些随大流的作者比起来,你表达东西的方式很独特,也很独到。如果你答应,由我从中引荐,应该是不会有问题的。”
就这样,在庆贺陆岩飞黄腾达的同时,我也攀着陆岩的关系,从名不见经传、最多闷声发大财的枪手,摇身一变,成了《环球星报》的专栏作者。
专栏开创伊始,我重操老题材地写了不少恶俗的爱情故事,反响平平。后来不经意回忆起帮利妍写的自传,她那些烦琐又纠结的男女关系让我感触颇深,于是我笔锋一转,开始探讨都市中人如何在物欲横流的钢筋水泥之间开放自我和寻找靠谱的人生伴侣,没想到居然大受欢迎,遂又在陆岩的促使下很快集结成书,第一次以“唐尧”这个名字,顶着“新励志主义代言人”的高帽,将图书处女作摆上书店的货架。
书籍的畅销让我声名鹊起,同时也给我带来了不少舆论谴责。之前就有一些严肃的文学刊物批判我专栏的某些描写太过直白露骨,就差给贴一个“低俗”的标签。这次《环球星报》上的评论则更夸张,居然说我“内容纯属虚构”。
别的地方就算了,《环球星报》身为我如今的东家,反而让评论员大张旗鼓地跳出来朝自己人开枪,真不知道主编是怎么想的。
门铃传来叮咚一声响,我丢开报纸和电话走过去开门,从外卖员手里接过热气腾腾的披萨,坐回到电脑前。闻着芝士酱浓厚的香气,我开始整理今天收集的资料。
胡靖容是我为专栏新一季主题所采访的第一个人,也是陆岩所能接触到的帝光高层之一。介绍胡靖容给我的时候,陆岩曾告诉我这个女人的故事足够让我叹为观止。之前我不信,可等真正和她见过面、聊过天,我信了。
“活着的传奇”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完全能当我专栏最好的素材与活招牌。
我给新主题取了个简单且直白的名字——“失恋万岁”,我决心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想方设法去发掘失恋的优点,给看报纸的人提供正能量。
一开始,陆岩觉得这题材不讨好。按照他的理论,失恋已经够让人难过了,谁还会再看这些挖人疮疤的东西?碰到心理亢奋的偏激分子,恐怕一看见“失恋”两个字,就会直接飞奔去自挂东南枝了。
我跟他据理力争,先说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我的目的只在于发觉美好的一面,绝不会提到任何阴暗面的东西。又说这主题旨在帮助失意的人们重新拾起勇气,面带笑容地迎接新生活,从某种方面来说,跟我以前的专栏是异曲同工,都以“励志”为基调。
陆岩十分有耐性地听完了我这通长篇大论,末了,他推推眼镜,相当踩人痛脚地对我说:“唐尧,你弄这么个专题,是不是受了商擎的影响?”
这就是我最佩服陆岩的一点,明明是个男人,偏偏有一双比女人还通透的慧眼。
想到这里,我望着吃了一半的披萨,忽然没了食欲。有句老话叫睹物思人,现在我就万分后悔为什么要叫外送披萨来吃,点的还是烤肉味,须知商擎吃披萨向来只吃烤肉味,因为在所有的披萨种类里只有烤肉味的不会放青椒和洋葱,他不喜欢这两种蔬菜。
商擎是我男友,严格来说,前男友。
在我过去许多年的人生里,蓝颜知己有不少,男友却只得一个。我原以为,倚仗着我和商擎青梅竹马二十多年的交情,我们必将情比金坚,白头到老。奈何天底下所有的负心汉遵循的都是同一个原则,当他铁了心要出轨,钢板都拦不住。
其实用“负心汉”来形容商擎不算准确,他比胡靖容那位要懂人情世故得多,至少在刚一拍两散的那段时间,他还曾一天三通短信地想要给我补偿,以求原谅。
这一切的发展想来有些滑稽。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还凑在一起商量第二年把婚结了,婚房买在哪个楼盘,婚礼请多少人,蜜月旅行去哪里,甚至将来第一胎是男孩好还是女孩好。一个月后,商擎告诉我公司给他换了个新助理,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笨手笨脚,让人根本放不下心,得时时刻刻盯着。两个月后,“笨手笨脚”的大学生就这么被“时时刻刻盯着”地盯上了他的床。
起初我不相信我和商擎这么多年的感情会在如此短的时间里物是人非,但后来一想,普通夫妻七年就得痒一回,我们从小到大在一起三个七年,换作别人估计皮都该挠下来了。
撞破他们俩好事那天,我在商擎公寓楼下买了份哈根达斯,一边吃一边走路回家。手机在口袋里振个不停,等我吃完冰淇淋,屏幕上已经显示了三十几通未接来电和一条短信,全是那位男主角发来的,让我回去听他解释。我在回复里打上“再见”两个字,想了想,又删掉,换成“拜拜”,然后按下发送。
我可不想和他“再”“见”。
到了那一刻,我发现我居然一点都不难过,只觉得讽刺和遗憾。讽刺的是我原以为我们都是对方的命中注定,搞了半天,只有我在一厢情愿;遗憾的是我和商擎青梅竹马二十多年,我努力把他往我理想中的完美男友方向打造,到头来却给别人做了嫁衣,想起就心酸。
我找陆岩吐苦水,他说我的状态不像失恋,倒更类似于在商场打折时没有抢到便宜名牌,满怀不甘心。
这倒给了我启发。男人们觉得女人如衣服,当换则换,女人为什么不能把男人当成包?低调好用的是经典款,半个世纪过去还能风采依旧;耀眼新潮的是当季新品,风头一时不错,等过了季,照样该扔则扔。
买包要向前看,谈恋爱不应该也是这样吗?有关专栏新主题的想法就这么冒出来了。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有工夫为破掉的A货唉声叹气,干吗不豪迈一点为自己奋斗个万年长青的铂金包?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