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谎言与写作:杜拉斯影像记.pdf

爱,谎言与写作:杜拉斯影像记.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玛格丽特•杜拉斯(Marguerite Duras, 1914—1996),20世纪最有影响、最具个性、最富魅力的女作家。她无时无刻不在写作。《情人》获1984年龚古尔奖,迄今已销售数百万册,让她蜚声国际文坛;她还因《琴声如诉》被称为先锋派和新小说派作家。她在戏剧和电影方面成就卓著,她导演的电影《印度之歌》创造了一种新的电影语言。
从殖民地印度支那的童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乱世,从《343名荡妇宣言》到密特朗执政年代,她见证了20世纪。而她富有争议的情感经历和作品中强烈的自传性,让她一再被推至舆论中心。
有人说,作为一个女人,你可以爱她,也可以恨她;而作为一个作家,她的艺术魅力则无可抵挡,是不朽的。
本书图片来自多位摄影大师的作品,展示了这位文学偶像瑰丽的一生。

编辑推荐

她有着传奇的人生经历、惊世骇俗的叛逆性格、五色斑斓的爱情,她是一位富有争议的作家,一位魅力无可抵挡的女人
杨问她:“谁会记得您呢?”“年轻读者,小学生。”她回答。
她所有的身影,书中一一珍藏
年轻的她,娇小可人,在湄公河的渡船上邂逅“情人”;后来她叱咤文坛,结婚生子,还以全部的热情写作戏剧,拍摄电影,成为法国文化的骄傲;年老的她,成为世界级、“星球级”的畅销作者,脸上满布皱纹。这时她说:“比起你年轻时的相貌,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容颜。”
她不惊不休的精彩语录,书中一一列出
“我这一生都让羞愧笼罩不得解脱。”
“世间任何一种爱都无法替代爱情。”
“如果我不是一个作家,就会是个妓女。”
“所有的男人都是同性恋。所有的男人都可能是同性恋,他们只是还不自知,或者没有向别人讲述证明他们是同性恋的事件或迹象。”
“如果一个女人一辈子只同一个男人做爱,那是因为她不喜欢做爱。但发生一次爱情故事比上床四十五次更加重要、更有意义。”
“夫妻之间最真实的东西是背叛;任何一对夫妻,哪怕是最美满的夫妻,都不可能在爱情中相互激励;在通奸中,女人因害怕和偷偷摸摸而兴奋,男人则从中看到一个更能激起情欲的目标。 ”

名人推荐
1943年,她很年轻、很漂亮,有点欧亚混血儿的模样,她很有魅力,也常常施展她的魅力……是的,她就是这样,已经有一点我们在她身上都见识过的爱操控的个性,她统治着她的小世界,我们都愿意接受,因为我们爱她。
——弗朗索瓦• 密特朗(法国前总统)
玛格丽特是一个谎话连篇的人。
——埃德加• 莫兰(法国哲学家)
对待玛格丽特•杜拉斯的文学没有中间路线。要么为之倾倒,要么厌恶至极。我认为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这种针锋相对从来没有间歇。
——恩里克•维拉-马塔斯(西班牙作家)
杜拉斯,她是一个火球,一个所到之处无不留下温柔灰烬的火球。
——埃玛纽•丽娃(《广岛之恋》女主角)
现代小说的最高成就者是卡尔维诺、君特•格拉斯、莫迪亚诺,还有玛格丽特•杜拉斯。
——王小波
我无法拒绝杜拉斯……文字在杜拉斯的笔下,自由飘忽。她可以随意地变换人称,变换叙述的时间顺序。相同的是一种绝望的张力,始终紧紧地绷在那里。无法松懈的阴郁和悲凉。
——安妮宝贝
她自始至终都在书写,即便是镜头,也是一种书写……她写下了自己的整个人生。
——黄荭(本书译者、杜拉斯研究学者)

媒体推荐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地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1914—2014 杜拉斯的六张面孔
纪念的时刻到来了:百年诞辰(她出生在1914年4月4日)和畅销几百万册的《情人》出版三十周年(1984年龚古尔奖获奖作品)。杜拉斯成了一个经典。被收录进七星文库——她若泉下有知,必定欣喜若狂。她是高中生读得最多的作家,作品被译成35种语言,深邃、丰盈、无限。五十几本书(小说、戏剧、剧本改编)、十九部电影、几百篇报刊文章、系列访谈、尚未发表的电影剧本,甚至还有两首歌词……这一切的共通之处是诗意,“因为除了诗,其他都算不上写作。真正的小说都是诗。”
杜拉斯是作家的代名词,她视写作为命运,视书为护身符。这是她活着或者说抵抗死亡——被孤独围绕的“致命的危险”的理由。如果大家对她进行戏仿或恶搞,那是因为她有自己的风格,在文坛独一无二。她的小音乐有一种咒语般的魔力。有一堆女人的名字(安娜-玛丽·斯特雷特、劳尔·V.斯坦、奥蕾莉娅·斯坦纳、薇拉·巴克斯泰尔……),一串地名(暹罗、加尔各答、洞里萨湖、温哥华……)勾勒出一个特殊的领地,杜拉斯的领地。还有那些被解构、被挖空、深入骨髓的句子,对某些人而言是拿腔拿调,对另一些人而言却是天才的发现。玛格丽特·杜拉斯认定自己是法国最伟大的作家,用她的声音、她的沉默,用最准确、最贴切的笔触,总是那么简洁、凝炼。她说什么呢?大多是爱情故事,从欲望、从激情、从超越爱情的爱情的角度去描绘。
不知疲倦地,她从童年的黑屋子里吐出过去的丝,那个她在印度支那湄公河畔生活过、在森林里游荡过的“荒蛮之地”。“童年总会留下什么东西”,最初的岁月演变为她创作的子宫,写作是她神圣的使命。记忆和想象纠缠在一起,她“虚构”了自己的生活,直到摧毁所有虚构和现实的界限,创造出一个唯一的世界,某种“虚真”。在玛格丽特·杜拉斯之前和之后,人们不再用同样的方式写作。她很清楚,在她的最后一本书《这就是一切》里,她黑夜里的情人扬·安德烈亚曾经这样问她:
“谁会记得您呢?”
“年轻读者,小学生。”
她这样回答。
-----不朽的,必定是不朽的——杜拉斯专题 东方早报
“如果是作家,就要二十四小时都投身写作,否则就不是。”
——给亨利·舒克鲁的《为了一种创造的经济》写的序,1985
“恐惧一直都伴随着写作,无论何地,无论什么民众。这里有一张纸,上面一无所有。世界就从此开始。什么也没有,只有空白。而两个小时之后,它被填满了。这是和上帝竞争。人居然敢创造。你写作,你写作就是和造物主作对。你呀,你在玩你的小把戏。这真可怕。”
——“福楼拜是……”,1982,(见《外面的世界II》)
-----杜拉斯:写作的十个定义



爱,谎言与写作:杜拉斯诞辰百年影像记
被误读,被标签化,被片面化的杜拉斯
100岁的杜拉斯 新京报

作者简介
蕾蒂西娅•塞纳克(Lætitia Cénac):记者,《费加罗报》知名撰稿人,关注当代文化和艺术。著有《她们从来没衣服穿》、《地地道道的希腊》、《加拉•达利,现代艺术的缪斯》。

目录
不朽的,必定不朽的,玛• 杜/ 001
写作的十个定义/ 004
印度支那的童年006
多纳迪厄一家的传奇/ 016
父亲的命运/ 018
母亲的勇气/ 021
中国情人/ 0036
情人和他的分身/ 040
玛格丽特发现巴黎042
一个不循规蹈矩的少女/ 052
理智的婚姻/ 061
四手联弹:《法兰西帝国》/ 064
三个男人和一个丈夫/ 068
战争和痛苦072
暧昧的时代/ 079
《人类》/ 088
埃德加• 莫兰,圣日尔曼德普雷的同伴/ 094
圣伯努瓦街小组096
杜拉斯的小伙伴们/ 104
圣日耳曼的母与子/ 110
母亲之书/ 116
玛格丽特的厨艺/ 122
菜谱越南炒蛋/ 124
激情之地126
情色年华/ 132
成名的光环/ 137
黑岩/ 143
玛格丽特的三个窝/ 150
杜拉斯拍电影154
谁是安娜—玛丽• 斯特雷特? / 162
杜拉斯之季/ 168
街石之下是沙滩/ 173
迈克尔• 朗斯戴尔,副领事/ 186
文学电影/ 188
杜拉斯款式/ 194
扬•安德烈亚或最后的爱情196
米歇尔• 芒索,女邻/ 206
80 年夏/ 210
苦月/ 215
玛格丽特和总统/ 220
死亡的疾病/ 222
你会“杜拉斯体”吗? / 228
光荣的时刻230
绝妙的照片/ 234
皮提亚/ 243
多米尼克• 布朗,女大使/ 246
写作指南/ 248
注释/ 257
关于杜拉斯/ 260
杜拉斯著作/ 电影列表/ 261
参考书目/ 266

文摘
圣伯努瓦街洋溢着不安的氛围。它随着街坊们心的节奏跳动。一场真正的交换舞伴的爱情游戏:罗贝尔继续和安娜-玛丽相好,却依然和玛格丽特住在一起,而玛格丽特的情人是迪奥尼斯,迪奥尼斯也没有为了她而撇下另一个情妇。大家一起住在公寓里,各有各的房间,在钟点酒店幽会。玛格丽特从不隐瞒:她迷恋肉体之爱。这是一门艺术,严肃和悲剧的成分不相伯仲。在她认识迪奥尼斯六个月后,她决定把他介绍给罗贝尔,但没有告诉他两人的亲密关系。会面是在布西科广场。丈夫和情人很投契。建立在相互尊重和欣赏之上的友谊产生了。安娜-玛丽拍摄的一张照片见证了他们融洽的相处。照片上玛格丽特穿着高跟鞋和铅笔裙,就像一个时尚的标杆,站在她生命中的两个男人中间。
就在这一时期,1943年底,1944年初,一直处在观望中的小组才投身到抵抗运动中去。几个月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促使他们做了这个决定:德军在斯大林格勒失利,义务劳动制度的出台,北非解放,盟军在西西里登陆,科西嘉解放……杜拉斯后来坦承,他们之所以会投身抵抗运动并不是想当英雄,而只是闲着想做点事罢了。作为联络员,玛格丽特在“全国战俘及被放逐者运动”(MNPGD)的报社工作。她传送资料,在家里藏匿抵抗分子。机缘巧合,他们这支抵抗运动队伍的领导人是弗朗索瓦•密特朗,化名莫尔朗,恰好是他们法律学院的老同学。罗贝尔• 昂泰尔姆,化名勒鲁瓦,也投身到抵抗运动中,利用他在皮埃尔•皮舍内阁的职务之便,把搜捕者的名单偷出来。小组集会就在杜班街5号他父母家的公寓里召开。他们当中有埃德加•莫兰、乔治•博尚、迪奥尼斯•马斯科洛、雅克•贝内、让•穆尼埃、弗朗索瓦•密特朗……直到1944年6月1日,罗贝尔•昂泰尔姆和他的妹妹玛丽-露易丝被捕:他们落入了盖世太保和辅助警察的陷阱,被关在了弗雷讷。
绝望激发了玛格丽特的毅力,她四处打听他们的消息。在索塞街盖世太保的大楼走廊上,她遇见了夏尔•戴尔瓦(Charles Delval),一个为德国人服务的法国人,正是此人打入了他们的组织。她冲这位秘密警察抛媚眼,后者对她的魅力并非无动于衷。他们一起吃了午饭。她想从他口中套消息,而他想跟她谈论文学。各怀鬼胎,这一诱惑的游戏持续了几个星期。玛格丽特希望托他带包裹给丈夫和小姑子,或许还能保他们出来,为什么不呢?但事与愿违,他们被送去了德国的集中营。整整一年时间,年轻的玛格丽特又体会到了痛苦。这一次,是随时等待死讯传来的痛苦。她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的迪奥尼斯的安慰也无济于事。她又成了罗贝尔的妻子。她沉浸在悲恸之中。解放后,她在夏尔•戴尔瓦一案中作证,后者被判死刑。而更复杂的是,迪奥尼斯和被告的妻子波莱特•戴尔瓦也有私情,甚至在她丈夫坐在被告席上的时候两人依旧卿卿我我。这场私情还有了一个孩子,这件事大家一直都小心翼翼地瞒着玛格丽特。离奇而错综复杂的爱情。
玛丽-露易丝没有从集中营生还:她刚被解救出来就因极度虚弱在埃文斯布鲁克去世。罗贝尔逃出生天,1945年4月,是密特朗在达豪的一间棚屋里找到了他,瘦得只有37公斤。两年后,这位集中营的幸存者在《人类》一书中回顾了那段经历,揭露了纳粹反人性的种种举措,之后他再没提起。过了很久以后,玛格丽特在诺弗勒堡(Neauphle-le-Château)的蓝色壁橱里找到了写于1943年至1949年间的《战争笔记》。她把它们从沉寂中挖掘出来,于1985年出版了《痛苦》。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