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pdf

  • 类 别小说
  • 关键字
  • 发 布2014-05-14 07:00:00
  • 试 读在线试读
花.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该书是香港著名武侠小说作家,也是新武侠四大宗师之一的温瑞安的新作。
《花》由六部中短篇小说组成,内容涉及的五位主要人物皆是江湖角色女子,他们或为情所困、或为情所伤、或因情绝望。美女与英雄的纠葛,与江湖的恩怨情仇被作者描写得淋漓尽致,情节曲折,构思巧妙,读罢不禁抚掌称绝。

编辑推荐
 新派武侠大师温瑞安全新力作。
 一部将写尽江湖儿女情的情感泪书。
 五位绝色侠女的恩怨情仇 。
 荡气回肠的儿女故事,曲折离奇的江湖经历,痛快淋漓的武侠经典。

作者简介
温瑞安,香港武侠小说作家,也是新武侠五大宗师之一,马来西亚华侨,香港户籍。有小说、诗、散文、评论各类著作100多种。其代表作《神州奇侠》、《四大名捕》等被多家电视公司多次改编。

目录
也无不可 (《花》新序)
爱上和尚的她 001
爱上她的和尚 021
绝对不要惹我 041
请借夫人一用 103
请你动手晚一点 165
杀了你好吗 189
比下一个二十年(代后记) 245

序言
也无不可 (《花》新序)



“我因为爱你才杀你”,这句话在爱情+武侠小说里,不但合情,而且合理,更是饶有兴味的重心。把“爱”字改为“骂”、“伤”、“害”……也无不可,甚至,还常以大义凛然、大义灭亲,侠义、正义、道义、理义、公义之名进行赶尽杀绝。是以“爱不得成了恨”、“猪肚反转了就是猪屎”、“妒火中烧冲昏脑袋”的典例。“爱”是永恒的话题,就是它可以转化为恨,为仇,为怨,为嫉,而且也大可升华为大爱无私,深爱无怨尤。
武侠类型的改革刚刚开始,方兴未艾。每个人都做一些,都创一些,新的传统就这样铺展了开来。
总是认为:作品一定先要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但自己感动了并不等于读者也一定感动。现在写武侠小说不只是写幻想中的故事,而且还应该注入自己的经验、观念、创意,特别是情感。固步自封,不如不写。
本书探索的是武侠小说里(或“极度情境中”)的男女关系。爱情,足以化侠骨为柔情。过去的武侠小说,总是杀气太大、戾气太重,毕竟温柔乡总胜英雄冢,只不过真英雄者总是要过美人关,正如英雄亦要过一过英雄关一样。我姓温,但在创作上,我那胆子总要改姓沙(粤语:“沙胆”就是“铁胆”、“豹子胆”的意思)。
这个《花》之系列,是武侠短篇小说,大约成稿于三十年前,从未独立收集在内地出书。武侠不易写,写得好尤难,中短篇武侠,特别考验实力火候。这几个故事,都以传统武侠小说较忽略的女性为中心,而且名字都有“花”,武侠阳刚已久、花甲之岁的我,出本《花》也大可聊以风花雪月、花月春风调和一下。经老兄弟冷血的牛诸子建议,又与时代文艺出版社编辑章伟很投缘,于是奉献“花”一束赠知音,万望读者不弃,与已届耳顺之龄的作者,东风夜放花千树,花开花落两无凭地同享侠情、共度疏狂一段章回小说,江湖传奇。

温瑞安

稿于一九八八年九月廿五日中秋赴“温拿十五周年演唱会”
校于二○○五年九月十八日中秋节,先后与自成一派旧部会聚及六分半堂港区版主相见
修订于二○一三年十一月十九日赴广州网易参观,与雷火小组交流欢畅。

文摘
四 你战为死
可是他现在要离开这里。
至少,他是要让林投花活着离开这里。
他拔出戒刀。
“我们走吧。”他说,“冲出去再说。”
“走?人说‘弃车保帅,壮士断臂’,是大智大勇的行为,可是,弃车之后,帅未必能活,而壮士断了臂之后,可能就充不成好汉了。所以,一个大智慧的人,非到要紧关头,是绝不走这一步的。”林投花说,“今天,我走出这里,以后还能不能回来?拿得起、放得下是高人所为,但拿得起、放不下正是人之常情。就是因为放不下,所以才会有所进取。”
善哉望着林投花,她身段柔弱得仍似崖边的一朵绝美的花,但她说的话,却似崖边的岩石。
“怎么?没想到我长得那么清灵,人却是如此现实吧?”林投花居然还对他眨了眨眼睛说,“你知道吗?人人都传我是爱上你这和尚的女子!”
善哉道:“那是你传出来的。”
“哦?”林投花转盼妆前小镜,用手拢起了秀发,露出一截细细的、白白的、粉粉的、柔柔的颈,“何以见得?”
善哉道:“如果不是你让流言传出来,传话的人早已说不出话来了。”
“你果然很了解我,”林投花仍用手拢着头发,且用纤指握成一束,说:“当年,你在阿牛家里进进出出,不是每次都自背后看我的颈,看得痴了的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时候,我就知道你当不成一个好和尚的了。”
善哉喃喃地道:“我确实不是一个好和尚。”
林投花道:“那时候,张瓦子把我买了过来,在市肆上卖艺,你见了我,就傻在那里。后来,利端明过来调戏我,梁牛先你一步出手,第二天,你却杀了利端明,人人都以为你因为利端明砸碎玉石不付钱而大动肝火,也有人以为你为了利端明会找梁牛麻烦而先下手为强,但只有我知道,你杀人是为了我。”
善哉失魂落魄地道:“我……我杀人是为了你。”
“何止。你当和尚也是为了我。”林投花说,“你杀了人,不出家也不成了。梁牛娶了我,你就借故常常来托梁牛卖花,跟梁牛好像兄弟似的,其实是为了要接近我。后来,‘鹰盟’盟主仇十世见了我,便升了阿牛的职权,让他去跟‘取暖帮’高手拼死,而梁牛一死,仇十世就老实不客气地把我娶了过来,你就再也沉不住气了,冒充是‘斩经堂’的人,过来刺杀仇十世。人人都以为你是为梁牛报仇,也有人以为你要除暴除害,所以才行刺仇十世——其实我心里知道,你都是为了我才做的。”
善哉和尚把戒刀握得更紧。
“仇十世待我也真不错,给我权,教我武功,信任我,可是他杀了阿牛,阿牛虽然粗鲁,不解温柔,但他对我也确是好。你行刺失败,是我向仇十世要求保你一命,留你在‘鹰盟’。后来,我激起‘取暖帮’和‘鹰盟’反目相峙,我趁势手刃了这个丈夫——我的杀夫仇人。”林投花说这些杀人的事,语音仍是像一段一段的歌声般轻柔,“你是从那时候开始,才知道我不是你可以保护得了的女子,所以离开了鹰盟,回到了流金寺。”
善哉和尚握刀的手微颤着。
“你回到了流金寺,很快便没有人敢再轻视你是带罪穿袈的,你不觉奇怪吗?那是因为我的势力,你回到流金寺不久,住持一月禅师便暴毙了,你不觉得诧异吗?那是我着张猛禽下的手,他死了,你便扶摇直上,当上了住持,你不觉得太顺利了吗?那都是我一手擘划的。”
善哉大师涩声道:“你……”
“我也是迫不得已,你是个真正对我好的人,甚至不在乎我对你好不好,不要求回报。我不能把你这种人留在身边、当作心腹,但也不能平白浪费了你这份心意。”
善哉大师猛吸了几口气,力争把话说下去:“你让我当上住持,才开始盛传我就是你所爱上的和尚,那么,对追求你的人,才有搪塞的理由……你……!”
“不错。我是个寡妇,可是,我还是个女人。而且我是有血有肉、有情有欲的。”林投花风清情闲地说,“如果我嫁给其中任何一个,他们都会在得到我以后顺理成章地去得到我的权势。如果我让他们得到了,他们还会一样地爱我吗?盟里一众兄弟,还会服我吗?还会听命于我吗?还瞧得起我吗?不管我嫁给他们其中任何一人,都会得罪其他的人,他们都会联合起来对付我;可是我嫁给的人,不见得会跟我联合起来对付别人。我唯一的办法是:不嫁。那么,他们都会继续追求我,盟里的兄弟们,也会更加服膺我。这是我不得已、不由己的应对之法。”
“但你不能没有借口、毫无对象,否则便应付不了他们要你表态、迫婚,”善哉从握刀的手到说话的语气都是颤抖的,“所以只好放出流言:说你爱上了一个和尚。”
“对。”林投花苍白地笑了起来,带点轻咳,“大家多些恨你,便少些恨我。”
“你就不怕他们杀了我?”
“他们也知道:谁杀了你,我就恨他,所以谁也不希望成为我恨的人。”
“可是,今天,‘孤寒盟’的蔡戈汉杀了过来,他们,不管是‘斩经堂’的淮阴张侯,还是‘取暖帮’的雪青寒,甚或是你的属下猛将‘雄霸天下’张猛禽,都没有过来救你。”
“那你就错了。”林投花盈盈地笑道:“一个人,有一队弓箭手,虽然没有派得上用场,他也总会找个狩猎还是什么名目的,让他的箭手试一试,看箭有没有锈、弓有没有坏、弩有没有断。如果情势告急,只要随时放出七色烽烟,例如,蓝色就是告诉雪青寒,我嫁给他了;红色就是通知淮阴张侯,我是他的女人了;黑色就是暗示虞永昼,他是我的主人了。只要烽烟一起,他们立即会赶来相救。就连张猛禽,只要一见金色烽火,也会带部众全力相救。可是,我什么烽烟都不放;我连烽烟都不放,一样能战尽诸侯。”
她顿了一顿,清清轻轻、吃吃喁喁地笑道:“其实‘孤寒盟’的蔡戈汉也是苦苦追求我的人。我让他立一个功,跟他事先约好,让他假意来围剿我,我要试一试,是谁对我真情真意,并且要拔掉一些像司徒黐、欧阳线这种叛徒!”
她这一次向善哉大师凝盼,眼神里有一种从没流露过的感情抑或是感激之情:
“你却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你却让我失望了。”善哉手中的刀,然落地,“我为你冒死赶来,却始终只是你的玩物、你的傀儡、你高兴就玩的试验。你有没有想过,我也是人,我处处不如你,你处处玩弄我。我可以为你一战,可以为战而死,但不可以把生命当作你的游戏,仅搏你一粲。”
林投花这才感到讶然。窗外的阳光流过她苍寒的玉颊,她的脸显得有些凄惶:“你是真正为我好的人,难道你作战不是只为了我吗?”
“不错,战死为红颜,又有何憾?”善哉长叹,“不过,我可以为你而拼死,再多的对手、再强的敌人围攻你,我也会维护你,至死方休;但我却不能忍受你为考验我的心意而一再戏弄我——谁也不能!”
他哀伤地看着她,带着不忍和心死:
“你不会再见到我了。”
然后他转身而去,僧衣上犹有未干的泪痕。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