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处理仇人的骨灰.pdf

如何处理仇人的骨灰.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如何处理仇人的骨灰》内容简介:这是一部在民间流传已久,只闻其名却不见内容的奇书。此次出版的大陆版《如何处理仇人的骨灰》除了收入香港版的内容外,还从作者钟伟民10年里在香港报纸上刊登的3600篇专栏文章的中精选了近百篇。霸气外露的他天天写,激进的报纸天天登,这些文章形散神不散,包罗万象。有对男女情爱问题的深刻思考,有对敏感政治问题的辛辣笔伐,有对无耻文人的无情批判,有对当代生活的细腻品咂……最重要的,是将社会中所有的荒诞事和所有荒淫荒谬的小人,都当做自己的仇人,用文字消灭他们,用笔将他们的骨灰清扫。《如何处理仇人的骨灰》中,绝对没有假仁假义的虚伪和故作文艺的虚无,有的都是让民众大呼过瘾的犀利文章。《如何处理仇人的骨灰》总共收入了165篇文章,近400页内容,精美开本,并请顶级设计师SOMA设计封面,从内涵到外表全部做到最精最细,让读者一次性看过瘾。

编辑推荐
《如何处理仇人的骨灰》此前已在民间流传已久,影响甚广,按作者钟伟民的说法:“凶残如我的读者,个个要看这本书。”现在,这本早已名声在外的《如何处理仇人的骨灰》正式与大陆的读者见面了,相信读者在读过这本书,体会到钟伟民“文火煮文人”“笔扫仇人骨灰”的功夫后,一定会赞不绝口。如果在读过《送你一颗子弹》和《佛祖在一号线》后感觉意犹未尽,那么《如何处理仇人的骨灰》一定能成为读者新的最佳读物。

名人推荐
凶残如我的读者,个个要看这本书。——钟伟民

媒体推荐
集龙应台、李敖、冯唐、刘瑜风格于一身,香港顶级作家钟伟民最受争议的作品大陆首次出版。
——《国际文艺》

有钟伟民在的地方,就有江湖;他动一动笔,就有争斗。爱他的视他为瑰宝,恨他的却除不掉他。钟伟民专栏随笔十年精选,165篇文章篇篇入心,乃现代人心灵顽疾的灵丹妙药。
——莫罗丹

作者简介
钟伟民,香港及澳门地区著名专栏作家,曾每天在香港某著名激进日报上“指点江山”、“拨乱反正”,众人捧,歹人骂,十年如一日,一时间在文化圈里人人皆知。钟伟民的经历相当传奇:15岁才小学毕业的他没考上中学,只能在码头做工、读夜校。17岁时进入《明报》,成了金庸的秘书,还有机会跟随董桥做事。此后,钟伟民开始写诗,从1979年开始连续三次获得香港“青年文学奖”,好友张小娴更是在她的成名作《面包树上的女人》中借用了他的诗。初露锋芒的钟伟民受到了余光中、黄国彬等名家的大力赞赏,还被香港岭南大学文学院院长梁锡华保送入校读大学。或许因为这件事,很多所谓的“专家”开始批评钟伟民的作品,当时年少的钟伟民撰文反驳,引起了整个文坛的大震动,史称“第一次钟伟民现象”。后来,钟伟民开始写小说,结果又是成绩斐然。他的小说《雪狼湖》不仅出奇精彩,还被改编成由张学友主演的音乐剧,现在已经成为华语音乐剧中无人不知的经典。此后,他的小说《花渡》更是和龙应台的《亲爱的安德烈》一起,获得首届“香港书奖”。不过,最讨读者喜爱的还要说是钟伟民的专栏随笔。特别是这本《如何处理仇人的骨灰》,多年来未曾在大陆出版,却在民间上被大家热烈讨论,成了一本“看过的人都说好,没看过的人都在找”的奇书。

目录
引言
说退
让时间治疗心碎
袜子怀孕了
虫洞
遗留在停车场的吻
办公室瘟疫
亲爱的,明天再说
猪朋患上『恐丧征』
瘟鬼
暴龙
慢吞吞
该登的,还是要登
碉堡里的弱肉
当爱情转淡
当想像变成现实
当男人爱上蜡像
新生
爱情是一枚芒果
爱把你活埋
爱上双鱼座女孩
给我一张回程票
琵琶鱼的爱情
提早回来开会
婚姻屠场
唯有业随身
做一个大南瓜
蚊香与烟花
海,不一定都住着鲔鱼
原来都消化了
原来为了求输
原来是条死鱼
风度·风范·风骨
阿卯出门去讨债
拒绝不快乐
啱啱好
悲伤
射它的左眼
表妹呢?
忽然都是老朋友
那块误人的糖霜蛋糕
见鸡是鸡
男人的逻辑
男人的贞节牌坊
没有『标准』的年代
我最爱你
我们看塌楼去
我的茶道
我不敢随便爱你
我不妒忌
死心塌地
安眠与安息
如何处理仇人的骨灰
好想做富二代
在爱和恨的交界
名店
生活态度
永远
木棉树下
什么是『优雅』?
什么叫『雍容』?
什么人最需要爱情?
女魔头
大师的下场
一场动人的凭吊
一个痴人在说梦
『电话车』和『电脑床』
『无中生有』大法
『思考』方法
对催人岁月的抗议
画中人
那永恒的回眸
变态朱铄的大棍
艺术与环境
兽非兽,人非人
宠辱皆惊
鹅脚长,鸭脚短
还是再守孝三年
讲道
餐桌上的刀
萤光鱼
激情之后
潘太太和她的女儿
坟场里的红树
睡佛
摸黄河
路环旧事
伪善杀人
解剖伪善大墨鱼
脚臭
现代参婆
爱你的蜜管够深
树上掉下来一个和尚
煮好一锅粥
无知
减肥论
换心
提防地主
恶性循环
单亲猫
最怕听自己唱歌
竟然这样『请客』
脱发
习惯的爱,爱的习惯
教你如何摧残她
从杯子里跳出来
鬼婚
高帽害人
记得扣紧安全带
茶艺之父
恐怖茶杯
恐怖抽屉屋
弱智朋友
射杀诗人
脱发
农家乐
苦日子
来陪朕看雪!
皆有杀心
拜肚子
便宜货
非礼
非常恐怖个案
迎进一支冷箭
夜海上一串号码
咒朋友
来了个萧廷良
即食的人生
衣橱里那一片月色
老师吃掉小飞侠
老老实实学中文
死相观察员
在密室里放毒
回忆里,草色常青
再见大冰箱
奴才作者
毛姆的启示
手痕之误
手的故事
不是请,是叫!
小声点好么?
女孩久居地下室
要人权,也要猫权
非常恐怖个案
读者爱看
说氹仔
悲情动物
有空多读书
下一盘文字棋
一室中国气
『症』字害人
昆德拉先生谈旋律
自卑潜水人
读得快,好世界?
女人爱上大蜡烛
可敬的人
女人是水,水能覆舟
九同人
女人三十
悲情动物
给我最后的温柔
防盗眼
红灯笼
等着你靠近
云儿坐在棺上哭
文艺片遗失了
吃人升降机
奴婢·驴马·工具
四个守夜的阿婆
人鱼故事

序言
二零零六年编散文集,十年剪报三千六百叶,葳葳蕤蕤没看头的,都剔去了,留了四五百篇辑成六本书。八年后,北京时代华文书局的朋友要撮成一册出大陆版,六合归一了,得有取舍,得再一次去芜;原来芜,是去不尽的。到底是香港报纸的文章,要全国人看得有味儿,有咂摸劲儿,港腔,得收敛。要不走神儿,掩卷能会心一笑或一叹,难为出版社的兄弟去拾掇了。
六本书,六个书名,但就是第二本《如何处理仇人的骨灰》的书名流进了大陆。凶残如我的读者,个个要看这本书。这下好了,像一个刽子手未出场,吃饭的家什却做了预展,到真见了我用文火煮文人,做起细剐的活儿,能喝一声彩,赏几个铜板就万幸了。
年过知命,据说,不宜毛躁,宜倚一柄花锄,悠然去见南山,为日薄西山,做一点“心理准备”。霜降前,搬回滨海旧居,山水日恶,风景,不是从前的风景了。不想看,就在窗前修栏,在门外筑篱,然后缠上一串藤,然后,又一串藤……然后,屋就慢慢的,慢慢的,黑了。黑了好,专心点灯写作。
这几年,都在写小说,小说楔了些枝节:春日游山,病文家捡到碗口大一块石头,石头黄白二色,像饭团着了芥末。他当传家宝封藏书柜月余,某天,开门取书,一股屁气扑面,充塞斗室,镇日不散。“书柜放屁了!文学的盛世,学者放屁,我府上大书柜也放屁!”他乐得沿街呼告。每隔一月,就头上簪花,柜顶挂红,大开柜门招呼朋党来“赏味”。登门逐臭者众,按月赏味,改为朔望送香,再改为七日一开,每天一开,屁味,就淡不可闻了。但翕张着鼻翼,络绎来朝圣者不绝。最后,柜中薰沐过屁气的“书写物”,也连带受到青睐。
“你藏的,是一块雌黄石,硫化物会释出臭味。”识者把事说破了。病文家闻言,立眉吊眼,怒斥:“荒谬!这分明是屁!我和病友们写的书,通统是屁!”小故事,照例有微言,无大义,像这部集子里的文字。信手剁一下那些文化寄生虫娱众而已。
我也写诗,写过一句:“岁月,剉礁石成砚台。”如何处理仇人的骨灰?磨细了,也做一方砚,如何?兴到,就用狼毫,把这仇人撩得痒痒的。痒痒的,偏不能搔。不过,怕仇家一闭眼真如灯灭,趁没死透,先撩他们一下也是有的。以前,我的专栏叫《狼的心》,明摆着是一颗应景也应物的黑心。

钟伟民
2014 年元旦

文摘
办公室瘟疫
真是千古不解之谜:有种东西,到了不同机构,总出掌高位,但没多久,这机构就势衰,就倒闭;这种东西,却总在人家的基业崩坏前,挟最大的利益离开;“离开”,不管是被驱逐,还是临难出逃,总之,这种东西很快就再受重用,到另一个不幸的机构传播恐怖的“人瘟”。
根本就是一团流动病源,华衣里,藏着最可怕的瘟疫。
“瘟疫头儿”的往绩,难道新雇主不知道?难道就没有头脑稍为清明的老板?应该都是知道的。只是过分自信:“一物治一物,过去那几个老板没我的大能,不知道取其长,避其短,不得善终,是应该的;在我英明管治下,这东西,不可能为患!”就这样,瘟疫头儿来了。
第一步,开始换人,换上同病相依的食肉菌;瘟疫班子组成,旧人还不知难而退,就要承受一切错失。
“我早说过要除掉这伙人,老板你虽然英明,就是太仁慈;你如果还姑息他们,我实在好难大展拳脚,改弦更张。”“是我不对,你这就放手大干!”老板,原来第一个受感染,已变成丧尸。
人,是各种机构最重要的资源,但瘟疫害人。为了私利,他不断去除异己,有能者,都纷谋高就;这些人,还能对瘟疫头儿有什么好评?恶评如潮,这样的人渣,用什么方法攀附?怎样开始缠死那些可怜乔木的旅程?
除了那身华衣,瘟疫头儿,还有一条非常灵活,专攻一点的舌头。认准了宿主,他就向宿主身边红人下手,找出他们最软弱最敏感的地方,舒服啊,自然投桃报李,克尽提携后进之责。
“我服务过的机构,忽然烂而臭,根本与我无关;我服务你,用上真功夫,那可不同……”瘟疫头儿得遇明主,马上启动那条舌头。“你真厉害!”老板好受用。“厉害还在后头呢。”瘟疫头儿笑了,真是淫贱不可方物。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