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不规矩.pdf

历史不规矩.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历史不规矩》是著名学者张鸣教授的最新作品。这本历史文化随笔文风犀利,举凡历史史迹和掌故,俯拾所得皆学问。  在《历史不规矩》中,上至三国两晋南北朝,下至中华民国,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丰富多彩,一股鲜活的灵气贯穿全书。通俗幽默的述说、入木三分的剖析、犀利深邃的评论,以及众多鲜为人知的细节,将五彩斑斓的往事以新的方式呈现在读者面前,为我们描绘出一幅别样的历史画卷,表现出“个人化的历史”和“细节化的历史”的趣味。

编辑推荐
清朝公主的幸福指数有多高?
李二先生是何许人也?为什么说他是汉奸?他到底是不是汉奸?
擦干净脸上的油彩,义和团的真实面目是什么?
从一桩和捕快有关的冤案中能否窥探历史大变局?
风流教坊里的皇帝贵胄如何开创一代盛世?
……
著名学者张鸣教授最新作品《历史不规矩》,大部分文章首次问世!
不一样的历史视角,带给你另类的历史真实!
历史,从来不按历史学家的规矩行事。在不规矩的历史里,隐藏着古今脉通、五光十色的世界……

媒体推荐
张鸣的文章是我一向喜欢的——有思想,有见地,有学问,无官腔,十分好读。
易中天(著名学者,《品三国》作者)
看透枪杆子,了解锄把子,张鸣抓住了这两个要点,中国历史的真相就能说个八九不离十了。我对他的理解,有时候也经常是对我自己的理解。
吴思(著名学者,《潜规则》作者)
现在有学者零零碎碎、点点滴滴在做这个事情,就是告诉你们,你们知道的这些事情在当时不是这样的。张鸣做的工作,就很重要。
陈丹青(著名艺术家,《退步集》作者)
读张鸣的文章既可以作轻松的享受,也可以从里面学到很多近代史的知识,可以说是读史的捷径。
李零(著名学者,《花间一壶酒》作者)
像张鸣这样的教授在民国时并不稀有,而在当今大学里,却太缺也太少了。
丁东(著名学者,《精神的流浪》作者)
张鸣的文章很好读,很好看,更重要的是他很关心社会现实问题,很有见地。张鸣很多很小的文章,但揭示的问题却很深刻。看他的书,可以使我开拓心胸,开拓眼界。
王学泰(著名学者,《游民文化与中国社会》作者)

作者简介
张鸣,浙江上虞人,1957年生,生长于中国的“北极”北大荒,少年时曾从事农工、兽医等工作。初学农业机械,后涉历史,政治学博士,现为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生导师。著述颇多,既有《历史的坏脾气》、《历史的底稿》、《直截了当的独白》、《关于两脚羊的故事》这样的历史另类解读,也有《武夫治国梦》、《乡土心路八十年——中国近代化过程农民意识的变迁》、《梦醒与嬗变——戊戍百年沉思》、《拳民与教民》、《乡村社会权力和文化结构的变(1903-1953)》等学术论著。

目录
不规矩的历史
分科门诊的神仙们
红颜祸水的另一面
冤狱与人证
厂卫之祸蔓延的秘密
滥杀?酷刑?皇帝
清官是一块官场的招牌
假古董就是要当真
可怜的清朝公主
都是工程惹的祸
太平皇帝与太平官儿
清末一桩跟捕快有关的冤案
官逼商奸
中日“文明”的时间差
爱国主义的民间小调
李二先生是汉奸
一种古老思维的借尸还魂
西摩尔联军与义和团脸上的油彩
官本位的源流及滥觞
驴鸣的故事
风流皇帝的教坊
矜持的中国商人
小报的命运
人的脸要长得对得起领导
基督教是怎样进入中国乡土的?
官话与国语
一笔好字的价值
“赌笔”轶事
养个皇帝不容易
做了皇帝,就不能随便出来
高级的马屁有分工
重修圆明园的诈骗案
皇帝的老师不好当
抓赌那点事儿
农民的科举
传说中,一个老实的买官人
西太后禁烟
官帽子大批发
歪招儿抗税
上海铁马路的命运
有线电报这玩意
宫里演戏的风波
祝寿与报效
学生老爷和他们的血性
庚子年,海军未参战
没人敢见外国人了
保大清皇帝公司
京剧?权贵?义和团
拼命自杀的人救不下来
文明而且先进的“电影”
晚清学堂的运动会
一所中学的个性
中国曾经有过这样的战俘营
黄包车和车夫的故事
土包子下山
宫廷如戏场
娱乐至死的曹操
一次特别的“行卷”
陈老莲的画和人
理学之顺臣与清官
帮闲清客灰姑娘
犯了该死罪的人
风流知县的风流罪过
有钱癖的杭世骏
最不走运的状元
数学与赌博
出题是个难事儿
假戏真做的西太后
满人天下里的老庆
一个死心眼的松树
教主做不了政治家
分寸与火候
王韬的外国馒头
当一个疯子遇到另一个疯子
武人也有抬头日
打仗的时候,难免骄兵悍将
当左宗棠命悬一线的时候
胜保之死
别说张勋没帮手
公私之间的段公馆
倪嗣冲的规矩
王拉与陈二
流氓的运气
军阀和神仙的双簧
彬彬有礼的川军
义和团的起源
逝去的民国范儿
历史中的监狱与监狱文化
乱弹总是有理
说说谣言
附录一 1982:择业的困境
附录二 说几本对我影响最大的书

序言
每年写的文字差不多都会结集出版,许多热心的读者和朋友也一直有所期待。但这两年我的文字量,要比往年少多了,发表出来的更少。
历史是我的酷爱。读史料,是我最大的消遣。读了,就会有感觉;有感觉,我就会写。一篇篇有感而发的文字,是对是错我不管,人生在世,不是为了专门说对的话,才长这张嘴才能写字的。况且,所谓对与错,无非是人的判断。很多时候,我宁愿相信一些普通读者的眼光和判断。
今后的岁月里,我还是会写,用写来证实自己的存在。
有些朋友经常在微博、博客或微信上关心我的状况。我还在教书,带学生。
本书的出版,以及附录在本书后面的两篇文章,都算是向关心我的朋友和读者的一个交代。

文摘
不规矩的历史
我们以前学的近代世界史,说宗教改革跟文艺复兴一起,是摆脱封建桎梏,导敛资本主义兴起的一大因素。由宗教改革形成的新教,因此也成了进步的象征。即使不信仰唯物史观的马克斯·韦伯,也认为新教伦理,是所谓资本主义精神的原动力之一。因此,在我们的意识中,文艺复兴形成的人文主义思潮,是和新教伦理相辅相成的,而信仰新教的地区,都应该是资本主义工商业比较发达的。新教是进步的,作为对立面,天主教则是保守和反动的。
可惜,历史从来不按历史学家的规矩行事。十六世纪宗教改革的兴起,实际上是基督教世界的一场道德革新运动。他们反对罗马教廷的腐败和奢华,顺便反掉了跟这种腐败奢华相伴而生的文艺复兴。非宗教的人文主义精神,强调人欲的人学,跟新教格格不入。在最为严厉的加尔文教中,这样的思想和行为,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如果达·芬奇和薄伽丘生活在加尔文统治的H内瓦,命运只有一个,就是被活活烧死。那时的日内瓦,所有人都必须过一种令人窒息的禁欲生活,所有能引起人们感官愉悦的色彩和音乐,郜被加以严格的限制,如果人们被发现有一点点出格的娱乐活动,很容易被人告发,而遭到严厉惩处,直至火刑。路德教虽然相对比加尔文教宽容一点,但生活的禁欲和刻板,也是一样的。唯一的反例,是新教允许神职人员(新教称牧帅)结婚。但是,新教牧帅婚娴,无非是给人们一个样板,目的是让所有人都按牧师的模子生活。现在看当年新教初兴时期的绘画,里面的男男女女,从头到脚,都包裹得严严实实,农服鞋帽无非黑白两色,人人表情严肃呆板。真的没法想象,这些人当年是怎样做爱的。
相反,最早的文艺复兴,背后的支持者,既有意大利的城邦,也有罗马教廷。现在留下的那么多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杰作,不行好些都是给教廷做的壁画和雕塑吗?教廷所属的神职人员,虽然不能结婚,但却从不缺乏情人。在男女之事方面,当年的罗马教廷和后来的天主教,绝对要比新教开放不知多少倍。人的欲望小能得到肯定,资本主义多半是没戏的。就算马克斯·韦伯说的对,新教伦理那种上帝选民的概念,激活了人们争做选民进行世俗的努力,从而发奋工作。如果社会中所有的人都像清教徒这样生活,消费怎么能提升呢?消费上不去,生产了,卖给谁呢?漫说欧洲的手工业产晶没人买,地理大发现带来的各种奢侈的消费,东方的丝绸、茶叶、香料、瓷器以及金银器,谁肯买呢?说到底,工商业的下面,基础就是人欲,人的欲望被压抑了,工商业怎么可能发展呢?
所以,新教崛起之后,工商业发达的地区,未必就一定信仰新教,而信仰“保守的”天主教的,也有商业繁盛的都市,比如巴黎。路德教在经济停滞的北德意志地区,传播得相当顺利。传统的农业地区像苏格兰、波兰和匈牙利,也有不少的加尔文教信徒。宗教改革后的大主教,成立了宗教异端裁判所,干了好些令人发指的事。但他们未必是想阻止科学技术的进步,更在意的倒是宗教体系的完整。他们干的事,新教徒也会干。发现了血液循环的科学家米海尔·塞维图斯,不也是被加尔文送上了火刑柱吗?至少,罗马的宗教裁判所,还没有烧死伽利略。在后人眼里属于十分反动的耶稣会士,也不是一点好事没做。在中国,最早把西方近代文化、几何学、地王甲发现和火药制作技术传人的传教士,都是耶稣会士。
近代中国,新教给人的印象巫为开放和进步,多半是因为新教人士走的是上层路线,热衷于跟中国士大夫接触,在士大夫中的口碑比较好。其实,天主教在传播西方文化、发展教育方面,也一样有积极性。在中小学层面上,天主教办的学校显然要更多。
宗教跟历史进步的关系,相当复杂,没法按照某种规则的框框来捕绘。刻板地将某一部分人划为保守势力,另一部分人划为进步势力,让他们互相打架,然后把历史描绘成进步战胜落后,先进战胜保守的过程,理解起来固然方便,但有时往往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历史是人创造出来的,人是复杂的,历史也是复杂的。没办法,它就那么不规矩。P1-3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