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自传丛书:我的半生.pdf

中国现代自传丛书:我的半生.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1942年,陈鹤琴50岁时,写成了他的自传《我的半生》.他用鲜活的语言生动地描述了自己的家世、童年、中学时代以及海外留学的生活,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孜孜以求、奋斗自强的青年,一个家道中落的杂货店主的儿子,先后考入清华大学,后又留学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哥伦比亚大学的成长历程,以及学成归国后毕生致力于中国师范教育与儿童教育的不平凡人生.陈鹤琴主张“教活书,活教书,教书活,读活书,活读书,读书活.”他提出“活教育”的口号,并率先垂范用“活教育”来改革中国教育,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陈鹤琴的卓越贡献,被誉为中国幼儿教育之父,他的一系列教育理念和实践,已经成为中国教育特别是幼儿教育的宝贵财富,至今影响着当代教育.

编辑推荐
《我的半生》是陈鹤琴教授的自传,真实可感.虽是个人人生记录,但也从一个侧面再现了宏阔的历史风云,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史料,因而具有其他类作品无可比拟的特殊魅力.
  陈鹤琴被称为为中国幼儿教育之父,为中国幼教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他创立了中国化的幼儿教育和幼儿师范教育的完整体系,他从事的幼教事业是全面的、整体的,从托儿所、婴儿院开始,到幼儿园和小学;在师资培养方面创办了中等幼师和高等幼师专校.陈鹤琴为了配合幼儿教育与儿童教育的需要,还创办了儿童玩具、教具厂,制作了多种型式的玩具与教具.为了丰富儿童的知识,编辑出版了大量语言活泼,图文并茂不少儿童课外读物.

作者简介
陈鹤琴(1892—1982),浙江上虞人,中国近现代教育家、著名儿童教育家、儿童心理学家、教授.1911年入上海圣约翰大学,后转入清华学校高等科,毕业后公费留学赴美,先后入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获教育硕士,后转攻心理学博士学位.
  1919年,返国于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任教.1923年,创办鼓楼幼稚园,并兼东南大学教务主任.1927年3月,主编《幼稚教育》(月刊);6月,任南京特别市教育局第二科科长,主管普通教育.1929年9月起,任上海工部局华人教育处处长,达十一年之久.翌年7月,发起中华儿童教育社,被推选为主席.1934年夏,赴欧洲十一国考察教育.1938年7月,和陈望道等共同发起上海语文学会,提倡拉丁化新文字运动,被推为理事长.翌年6月,与陈选善等共同发起上海市成人义务教育促进会,任理事长.1941年元月,主编《活教育》(月刊).抗战胜利后,返上海任教育局督导处主任督学,创办上海市立幼稚师范学校.1947年2月,创立上海儿童福利促进会,任理事长;3月,筹创上海特殊儿童辅导院,兼任院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先后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文教委员会委员、华东军政委员会文教委员、文字改革委员会委员.1953年,全国院系调整后,改任南京师范学院院长.1979年,任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被推选为中国教育学会名誉会长、全国幼儿教育研究会名誉理事长、江苏省心理学会名誉理事长.陈鹤琴提出活教育理论,重视科学实验,主张中国儿童教育的发展要适合国情,符合儿童身心发展规律,呼吁建立儿童教育师资培训体系.编写幼稚园、小学课本及儿童课外读物数十种、设计与推广玩具、教具和幼稚园设备. 一生主要从事于幼儿教育研究与实践.

目录
卷头语
序一 行年五十尚婴儿
序二 永远微笑的儿童教育家
序三 为国争光的“大脑”代表
序四 二十年的老师
序五 中国的福禄贝尔鼓楼幼稚园创办者
序六 以研究学术精神来办理教育行政的陈老师
序七 可敬的华侨童子军队长
序八 斑白的儿童
第一章 我们的祖宗
第二章 我的二哥
第三章 我的童年
第四章 中学时代
第五章 大学时代
第六章 游学时代
第七章 游学生活

序言
卷头语
  去年夏天,朱君泽甫很恳切地对我说:“我愿追随先生数月,把先生的生平言行,详细记录下来,以做青年的宝鉴.”
  我说:“我的言行那里可以做青年的宝鉴.况且,我如此之忙,那里有时间来顾到这些琐屑的事情呢!”泽甫的盛意,只得心领而已.
  到了秋凉,告假赴甬休养.朱君铭新想我客居无聊,就来书怂恿我从事著作.他说:“‘我之一生’,确是个极好题目.把一生的事略回忆一下,真够味儿.况且你五十岁时,可以把这本书送给老太太做一份寿礼,何等光荣!”
  这一句话,打动了我的心弦,泽甫把我的言行做青年的宝鉴,我是不敢当的.铭新叫我做份寿礼送给我八十四岁的最慈爱的老母亲,那我不敢推辞了.
  写的动机虽然有了;但是书的名称、内容、体裁都是有问题的,而且我的文笔非常笨拙,这种编著重任能否担当得起,也是个问题.思考再三,不敢动笔.
  圣诞节前,我感于佳节之无聊,就从上午九时到下午三时,一口气把《圣诞老人》这篇文章写成功,写了之后,觉得这种故事式的写法,也可以应付,就想把我的生平从头至尾写出来,以作为我七个小孩子做人的参考.
  圣诞佳节是在叶运隆兄家里度过的,叶师母问我:“你的传记写得怎样了?”我说:“最近只写了一篇《圣诞老人》.对于写传记,觉得实在不易着笔,我有什么东西可以传给后世,值得记下来呢!”
  她说:“你的童年,你的求学情形,你的奋斗经过,你的事业,你的处世接物,都值得纪念,值得流传,值得做青年的模范.”
  我说:“我有两个理由,要写这本传记,第一个理由是我可以借此告诉我的七个小孩子,使他们彻底的认识我;第二个理由是我可以借此做我自己下半世的借镜,所谓检讨过往,鞭策来兹,若把我作为青年模范,那似乎有点不配呢.”
  关于书名,铭新建议为《我之一生》,当初我看了这个名称,就感觉到我的一生还没有完,如何可称《一生》呢?
  我虽年近五十,而精神饱满,自觉犹如二十来岁的青年,倒不如称《我之半生》来得好,但仔细一想,这个名称也不妥当.黄君仲苏建议两个名称:一为《行年五十》,一为《五十之年》.这两个名称都是很文雅,也很确切,但觉其太多,还不若《五十回忆录》这个名称,来得直截了当.
  今年春游重庆得逢故旧陶行知兄,请其为《五十回忆录》做一篇短序,并将这本自传题名来源说了一遍,他说:“《我的半生》比《五十回忆录》来得新颖,来得确切,来得有意义.顾名思义,半生事业还在后呢!”
  书的体裁也是很难定夺,传记式的叙述似乎嫌太枯燥.故事式的描写,倒来得活泼生动.遂拟定纲目想仿照《爱的教育》的体裁,一个小题目写一短篇.不料连写了几篇,篇篇都是很长.不得已只有在篇中再行分段而已.
  这本书原定一口气写完的.不料在宁波写了一个月之后,各方函电催促邀我到重庆、江西去了.所以只写了上卷,从祖宗写起到游学为止,回国后二十二年中我究竟干些什么事,我怎样组织家庭,我怎样教小孩子,怎样教导人,怎样帮助人,怎样研究学问,这种种问题,只有待诸将来再答复吧.

序二 永远微笑的儿童教育家
俞子夷
  鹤琴先生写信来,说是五十岁了,我有些不信.我记得他是一位美少年.在南京同事时,我有这样一个印象.分别后,京杭不时相遇,他额上虽有较深的皱纹,但是红红白白的脸色,依旧表露着少年时的美丽.近两年没机会相见,我不信他会像五十岁的老人,即使他到百岁,须发全白了时,恐怕仍旧能保持他的童颜.
  他的姿势最使我羡慕.无论上课、开会、谈话,他总是始终坐得挺直,从不见他撑了头、弯了腰、曲了背,露出一些疲乏的神情.立时、走时,也是这样.就是打招呼行礼,他上半身的弯度,也是很小,并且在背后看不到弧形的曲线.“正直”可以代表他的姿态.
  圆圆的脸孔,健美的脸色,再加上一副永远不分离的微笑,使得和他接触的人,个个发生好感和愉快.即使在研究很严重的问题时,他发言仍夹些微笑.他的语言虽不像音乐,但是这一个微笑却很容易使听者乐意接受.厉声严色,或者有密切的相关.和颜悦色下,只听得他轻快平静的声音,我没有看见过他发怒.
  他和我们常往来.我们感觉到他和气,并没有长篇累牍的说话,更少见故意做作的客套,和气里带着爽直.简明扼要,把要点说完了,翻身就告别;有时“再会”也不喊一声.这最合我的口味.噜苏的谦恭,我觉得徒然浪费时间.不必要的客套,反而要被我疑作虚伪.
  他的简捷爽直和我相同.不过他的微笑和气却是我所不及.我自知率直过度,近乎傲慢.他在和气的姿态中行爽直,这是他最大的优点.和气过了分,容易变成无聊的敷衍,我们同事好多年,他从来不说什么客套话.不必用客套,他的和气已经尽够维持友谊.这样很自然的交往,我竭力模仿,也不容易做到.
  他专攻儿童心理,他不单单在书桌上研究,在沙发上讨论,他要试验,一切都要试验.在南京同事时,他和我们的往来,差不多全是为了试验.我也喜欢试验.这一点,我们的气味最相投合.不试不能知道学理是不是合用.一试验后,可以找出新的问题来.我喜欢用试验的态度办小学,从他的种种试验里,我学会了好多新的经验.共同编造测验时,我得益更多.就这一点说,不但是我的朋友,简直是我的教师.
  从儿童心理推广到儿童教育.短时期的试验,改成功鼓楼幼稚园的长期试验.我们走进了同一个领域.我在初等教育界服务的年代较他早,他在初等教育界的成就却比我多,后来居上,使我更佩服.他的服务精神有坚强的毅力,环境不能改变他的方针,和气里有一贯的主张,为儿童尽瘁,从不灰心.最近试用拼音字教儿童,得到了一个极有价值证明.杂志里做文章互相争论,经过他的一试,证明了完全是浪费纸墨的胡闹.
  恭逢五十荣庆,略微写一些简短的文字,算是庆祝.我祝他健康、快乐,永远为儿童试验新方法!

文摘
版权页:



大会的程序,是上午正式会议,下午小组会议,分别专门讨论。正式会议的时候,是由各国政府代表为正式发言人,发表关于本国状况的报告,接着就是讨论我国的问题,除了政府代表报告了以后,讨论的部分,多半由陈先生发言,一者因报告的本身是他起草的,他对于整个问题有比较充分的认识;二者是他的英语和才干全是超卓过人,所以全靠他来答辩一切。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关于在远东设立国际妇孺禁贩局的议案,英属星加坡代表极力主张在星加坡设立,陈先生极力主张设在上海,因为中国的妇孺被贩卖的数目最多,上海是出口的渊薮,是杜绝此患的唯一门径,设在他处属地,无疑是使中国失了统制的能力,增加他国的便利,对本问题毫无补益。香港之成为妇孺被贩的要港,即可例,经过陈先生的力争结果议决在上海设立。这真是我国参加此次会议的大胜利。
小组会议,是这次会议的主干。是由大会公推或主席指定专家组织成的,专门讨论和研究特殊的问题,或是大会不能解决的问题。陈先生每每被公选或指定作大会的小组专门委员,于是许多议案凡与中国有关的,全没有使我国失去应有的权利及保障,此点不能不归功于陈先生的计划周到,辩才宏畅而致。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