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乡土人文版》2014季度精选集:春季卷.pdf

《读者•乡土人文版》2014季度精选集:春季卷.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读者•乡土人文版》2014季度精选集,以爱情、亲情、友情、乡土为灵魂,以丰富世态、多彩民俗为主题,谱写了众多知名作家笔下质朴感人的乡土风情和人文风貌,带领读者一起品味乡间最纯正的舌尖美食,走进魂牵梦绕的乡土风景,去体味富含浓厚乡土风情的精品美文。感情真挚,耐人寻味。读者美文汇聚精神甘露,点滴真情感动至善人心。

编辑推荐
《读者•乡土人文版》2014年季度精选集-春季卷汇集了读者乡土人文杂志2014年春季最剧精华的人气篇章,将给您带来全新的阅读体验,带您一起,品味舌尖上的美味,遍览华夏大地的精彩,回到魂牵梦萦的故乡。

作者简介
《读者•乡土人文版》——读者的地方人文第一读本。由读者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主办,创刊于2000年,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和自然细腻的笔触,描绘游子刻骨铭心的故土记忆,抒写国人挥之不去的田园情结,刻画乡野清新质朴的人文风貌,挖掘中华传统文化的深厚内涵。融乡情、亲情、感悟、旅食、民居、地理、地方人文和现实关注于一体,全方位地向读者们展现华夏地方人文之厚重与缤纷。

目录
第一辑
忆往昔温暖如春的爱
爸爸,天堂的围巾暖不暖 琴 台 002
锯羊角的额吉 艾 平 004
欠白永霞一个承诺 玲 珑 008
代表母亲保护你 岑 桑 014
奶奶的小脚人生 陈铁锋 018
花 婆 翰 儒 020
梅山风情:庆媒人 罗理力 刘期贵 023
那些让我们难堪的亲人 安 宁 026
阿婆的存款 吴念真 029
母爱之花 朱钟洋 031
我的童年 巩高峰 034
失踪的母亲 帕蒂古丽 038
一件棉衣的温度 邓迎雪 042
姥娘土 孙覆海 045
侯 银 匠 汪曾祺 048
我们仨 叶 子 052
你的指尖是我一生的温暖 韩逸萌 057
谁是你世上最亲的人 四 月 059
丫丫没有娘 林斤澜 062
我的小叔 张 锐 065
修一座桥给“妈妈” 于永海 068
民间哲学家 牛 虹 070
第二辑
爱让我们忘记忧虑
葬 礼 风举荷 074
下 雪 南在南方 077
等 孙春平 080
乡村之光 周 伟 082
五个饽饽 莫 言 085
乡村邻居 牛润科 090
一坛乡情煨酒 简 心 092
白菜的温柔 陈念萱 096
一盆面条两头蒜 刘秉忠 099
穿过骨头抚摸你 朱成玉 101
乡村打喜 陈孝荣 103
谁喊了我的名字 李广智 105
下乡北大荒 邹静之 108
去镇上喝牛肉汤 邓洪卫 111
南方落雨,北方落雪 黑 白 114
簸箕里的沙屑 江泽涵 116
铁匠铺 李登建 118
牛骨头 张玉清 122
家在山东 倪 萍 127
爱让我们忘记忧虑 李丹崖 130
第三辑
挥之不去的故土情结
扎达土林:至上自然粗犷之美 美 朵 134
江水长,秋草黄,草原上琴声忧伤 刘顺儿妞 136
我们在稻谷上睡了一个冬天 帕蒂古丽 139
转场的哈萨克 刘斌立 143
一村菊香的境界 邵火焰 146
走,咱们一搭逛西安走 秦锦屏 148
北京的“大”与“深” 赵 园 151
试花果 周 莹 154
夏 收 汤成难 157
野燕麦的生存智慧 祁云枝 160
昆明在别处 卤 蛋 162
金秋蛤蟆坝 史建忠 166
故乡其实没那么好 李小米 169
拉萨人:最虔诚的信徒,最低调的土豪 梁雅祺 171
种植一地回忆 雷文科 175
最辽阔的人心 马 德 178
窑洞时代 高 凯 181
山西,山西 柴 静 186
早 晨 蒋春光 191
狐狸的母爱 欧内斯特• 汤普森• 西顿 194
虎子:你来过,你很乖 桃子夏 198
烈 马 张鸣跃 201
第四辑
说不完的故乡文化
常熟翁家:书香名门,帝师世家 侯 珏 204
故乡车站:追寻故乡的味道 依江宁 209
故乡地名那点事儿 马九器 214
端鼓腔:扎根船头的民间说唱艺术 褚 新 216
图们江文化:活着的遗产 曹保明 218
千年科举那些事儿 高晓松 221
百家姓之赵姓 袁义达 邱家儒 陈建魁 224
百家姓之董姓 袁义达 邱家儒 陈建魁 229
秦腔:流淌在秦人血液中的音符 刘彭涛 234
白 夜 贾平凹 238
迟来的喜镯 岑 桑 241
我们村庄的传说 胡学文 246
祖 屋 农 人 249
与父亲有关的故事 陈倩儿 252
计程人生 张怡微 255
手心手背不一样 林 涛 258
不比较,才快乐 顾晓蕊 261
寻找城市的灵魂 李 晓 263
茶马古道:穿越千年的商贸走廊 李欣瑶 周者军 罗卫东 265
篁岭:一幅深藏山野的古典乡村画 尤紫璇 270
小巷里的纸牌时光 龚 为 272

文摘
爸爸,天堂的围巾暖不暖

文_琴 台

我是两岁那年被妈妈丢给杨老三的。
那年,在村西头张半仙的撮合下,妈妈带着我千里迢迢嫁到了这个偏僻的小村庄。为了筹备婚礼,杨老三卖了5只山羊,攒够了2000元钱。正商量着要摆喜酒时,妈妈的娘家忽然来信了——我的姥姥病重。妈妈把我托付给杨老三,带着家里仅有的2000元钱离开了,从此再无音信。
从村里人的言语中,我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很多个漆黑的夜里,我无助地想,如果哪天杨老三不愿意养我了,那么,我又能去哪里呢?似乎一夜之间,调皮的我就变得懂事起来:认真学习,勤快地做家务。
13岁那年,我利用晚上的时间,偷偷给他织了一条并不好看的围巾。没想到,当他看到那条围巾时,竟然“呜呜”地哭了起来。那一刻,我在心里暗下决心:等长大挣了钱,一定好好孝敬他。
可是,他似乎等不到这一天了。
杨老三突然病倒了,先是心口疼痛,然后就开始大口大口地吐血。
村里人都鼓动他去找我的妈妈索要抚养费,好用来治病。他似乎被说动了,抖抖索索地找出了那封信。那是妈妈临走前留下的信,上面有姥姥家的地址。
我的心凉透了,到底不是亲生的,好的时候当我是养老的保障,如今需要钱了,又拿我换一笔抚养费。三天后,他回来了,并没有带回我期待中的妈妈,而是带回了一个更大的噩耗——我当初是那女人偷来的,只不过是她骗钱的人质。
他变得更加沉默,可似乎并不想放弃我的抚养费。两个月后,我突然被人从学校里叫回了家。
家里挤满了人,一个胖胖的中年女人冲过来抱住我号啕大哭,我懵懂地看着她身后的警察和藏在角落里擦眼泪的他。费了好大劲,我终于知道,村主任将我的DNA数据放到全国寻子网上,千分之一的概率,我竟然和一对一直寻找遗失女儿的夫妻契合了。她就是我的亲生母亲。
新家比原来的家不知好了多少倍。可不知为什么,每个晚上,我都会梦见他。让我唯一心安的是,妈妈说,他们给了杨老三5万元的抚养费。3个月后,妈妈决定带我回去看看他。我兴奋地拿出所有的零花钱,去商场里买了一条围巾。
可等我站到那个荒凉的家门前时,我才知道他已经不在人世了。我像疯了一样飞奔到村西的坟地。
妈妈流着眼泪慢慢点燃了我买的那条新围巾,她一个劲地摇头:“大哥,你怎么这么傻,那5万元钱,不就是用来给你看病的吗?”
原来,在我被认亲的妈妈接走后,那5万元的抚养费,他又偷偷地寄给了妈妈。附言栏里,他只写了一句简单的话:“这么努力地寻找你们,不是因为钱,而是想在我走之前,给花儿找一个让我放心的家。”

锯羊角的额吉

文_艾 平

额吉在呼伦贝尔大草原深处向远方遥望。风是苍天的舌头,吻着额吉银灰色的发丝,牧草是大地的手指,抚摸额吉长长的影子。额吉的身体挺立着,脸和手与泥土同色。
在这十几年里,额吉的5个孩子像小燕子一样飞出了蒙古包:大儿子和大女儿在旗里生活,其他3个走得更远,一个在呼和浩特,一个在北京,还有一个在日本。他们的名字像一首诗,在巴尔虎人的嘴里一遍遍传颂。每当草原上有婚礼的时候,额吉不论多忙,也要赶去祝贺。回家以后,她便把在宴席上听到的赞扬自己儿女的话,说给留在家里放羊的阿爸听。
额吉和阿爸没到城市里去享受儿女的成功,他们怎么能离开草原呢?
羊怎么办?草场怎么办?每当酸奶子成型,手把肉出锅,额吉便想起从前蒙古包里那5个小脑袋围着桌子等着她分食的情景。每当大雪把草原变成银盆,额吉就后悔把马群卖出去的事情。要是那匹沙毛马还拴在蒙古包前,额吉这会儿一搂鞍鞒上了马,由着马蹄“咯噔咯噔”地敲打着雪壳子,眨眼工夫就能看到大儿子和大女儿了,只要和孩子们一起喝上一碗奶茶,她心中的草地便会像获得了春天的雨水那般滋润。
早晨,阿爸骑着摩托车赶着羊群远去了,只有那几头病羊陪伴额吉。
有什么声音能来搅动一下额吉的草原呢?
额吉似乎听见蒙古包里的桦树皮摇篮发出婴儿“咿咿呀呀”的声音,听见了沙毛马还是个驹子时那细弱的响鼻声,听见有人在牛粪垛下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其实额吉也知道这些声音都是自己胡乱想出来的。可是,这些胡乱想出来的声音却让额吉萌生出想说说话的欲望——有一只羊的犄角早就该锯了,你说把孩子叫回来吧,还有点不值得;不叫吧,家里的锯条不好使了,那羊不能吃草了。
额吉想,大儿子忙,就给大女儿打个电话吧,让她回来的时候捎上一根小锯条,可是大女儿的电话老是无法接通。额吉刚把电话放回草窠里,电话却响了。额吉喜上眉梢,一拿起电话,却是一个推销电话,这一次推销的是香港直飞游。额吉对着电话说:“我飞了,你来给我们家他阿爸熬茶呀?”
额吉把头上的白缎子头巾摘下来,在阳光里抖了抖。头巾上没有一丁点灰尘,今年草好,厚厚的,像在地上绣了一层丝绒,风只能刮起满地的香味儿,刮不起一丝沙尘。额吉心一宽,就听出来草原上其实只有一种声音,是身后那只羊的肚子在“咕噜咕噜”响。那羊的两只角长到脑后,打了一个弯,又向前长,直杵到它的嘴里,使它无法吃草。额吉昨天给大儿子打了电话,让他回来时捎一根新锯条。
儿子说:“额吉,你等我放假回来锯。”大儿子在旗里当干部,总是说回来,到时候就回不来了。于是,额吉自己进了羊圈,抓住羊耙子,捆紧了它的腿,动手锯羊角。这羊耙子是额吉一手养大的,高大壮实,羊群里有十几个它的儿子。除了初冬的时候放进羊群配种,额吉平时把它关在蒙古包前的小圈里,像个佛爷似的供养着。
额吉觉着自己近来好像有一点怕,怕这头大角的羊耙子变老,老得冲不到小母羊的身上去,老得嘴里的8颗牙不能把青草咀嚼成浓浓的绿汁儿;怕它有一天突然往草地上一歪,就把魂交给长生天了。额吉知道人也和羊一样,迟早有那么一天。
阳光顺着额吉手上的小锯条爬来爬去,羊侧着脸,眼睛随着锯条眨巴。额吉锯着锯着,心里渐渐地生出一些惆怅。她想放开嗓子唱一首歌,唱一首很久不唱的长调《牧歌》,又由《牧歌》想起长调歌唱家宝音德力格尔,这首歌谁也没有宝老师唱得好听。额吉想把宝老师的歌儿唱出来,让自己的心在一个人的草原上无拘无束地回到年轻的时光里。可是额吉弓着腰,锯着羊角,气喘吁吁地唱不出来。额吉需要一个嘹亮的声音,来助推一下自己这不由分说的想头。她连忙打开手机,她想起小女儿说手机里可以找到很多草原歌曲。
手机里的歌声唱起来了,高亢而悠扬——阳光……阳光流淌……就在……就在……这片草原……额吉不明白,手机为什么总是唱这一首歌。
额吉的手机是最新款的,是小女儿给她设置的。小女儿经常给她发来照片,额吉和阿爸虽然不会翻看,却还是盼着小女儿不断给他们发,因为每次一发完,那调皮的小女儿就会打电话来。上了大学的小女儿说话还是那么奶声奶气的。额吉和阿爸一听到小女儿的声音,就好像看见了10年前把小女儿送到旗里上小学时,她那小羊羔似的样子。因为小女儿发来的她跳舞的这些图片,额吉和阿爸便有了叫大儿子和大女儿回来的理由。他们一到家,家里的蒙古包就会像萨日朗的蓓蕾突然绽放,变得活色生香。
额吉捣鼓了老半天,手机还是唱不出别的歌曲来。额吉觉得,哪怕是小母羊娇嫩的奶头,也要使劲才能挤出奶来。可是还没等额吉的手指使劲,屏幕上的符号就展开一双又红又绿的翅膀,“刷”一下不知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阳光……阳光流淌……就在……就在这片草原……”岁月果然就在额吉的蒙古袍的边上流走了。额吉想,人要是草原就好了,年年都重新发芽,永远都不会离开自己最心疼的小草和小花。
额吉用手摸摸羊角上自己锯出的口子,还是那么浅。她伸伸腰,喝了一碗奶茶,开始喂羊。额吉用两只手向外掰着羊耙子的两只角,蹲在羊头前面让羊自己吃草。冷蒿和碱草,还有野葱幽绿发亮。羊耙子性子急,老想摆脱额吉的手往前够草。额吉弯着腰,慢慢随着羊往草厚的地方退。
额吉心想,要是老头子看见自己这样侍弄羊,一准儿会说,你这个女人真是个傻狍子,你不要你的老骨头了。额吉的嘴边不由得浮现出一丝微笑,在心里和阿爸说,你不是一直说你老婆像一头4岁小母马那么扛造吗,你这爱尥蹶子的儿马子啊,也懂得心疼人了……俄顷,额吉觉得腿有点支撑不住身子,她想站起来换个姿势,到底是身子骨不那么灵活了,没等姿势拿好,就一屁股蹲儿跌坐在了草地上。
随着额吉这一跌,“扑棱”一下从草丛里飞起一只百灵鸟,它旋转在额吉的头顶上,一声比一声叫得凄厉,就是不肯离开。额吉知道春天深了,果然看见身后有一个用乱羊毛和软草做成的窝,窝里面是4个浅褐色的鸟蛋,油汪汪的,挺好看。额吉赶紧牵着羊,远远地躲到了蒙古包的影子里。百灵鸟轻轻落下来,继续自己的天职。
在寂静的阳光里,一个巴尔虎母亲慢慢地锯着羊角,一只百灵鸟妈妈静静地孵卵。

梅山风情:庆媒人

文_罗理力 刘期贵

中国自古以来就称婚姻介绍人为“媒人”,中国古时的婚姻讲究明媒正娶,因此,若结婚不经媒人从中牵线,就会于礼不合。虽然有两情相悦的,但也会假媒人之口登门说媒。因此,媒人在婚姻中所起的牵线搭桥的作用是很重要的,他(她)们的恩德是不能被忘记的。在湖南省安化县、隆回县一带,至今还流传着“庆媒人”这一风俗。庆媒人的活动虽然烦琐而复杂,却也热闹欢乐、趣味横生。
庆媒人活动主要由师公主持。师公在主持活动时,以下几样道具是必不可少的:师公用的棍、锣、鼓、钹、法衣、头簪、牛角、马鞭等。主人家则要准备:花手巾一块、新布鞋两双、纸做的高帽子一顶、麻做的胡子一套、高粱秆做的烟杆一根、高粱秆做的眼镜一副、朝外翻着的棉袄一件、用胡萝卜做的朝珠一串、红缎子一匹及三牲祭祀品等。当然还得给媒人准备红包,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最低标准是一担谷的礼钱,遇到大户人家,媒人更要讨价还价了。
庆媒人活动一般定在婚礼过后第二天的早饭后进行,主人所有的亲戚朋友都要留下观看。为了使场面滑稽可笑,如果是男人做媒,就“租”一个“叫花婆”或“傻女人”做伴;如果是女媒人,就“租”一个“单身汉”或“叫花子”陪坐。接着,在一阵急促的锣鼓声中,牛角、炮火齐鸣,庆媒人活动正式开始。师公开腔唱道:“说是假来唱是真,列位一起闹新婚。左边摆起龙凤鼓,金锣就在右边存。不为媒人不打鼓,打锣打鼓庆媒人。燕尔新婚多甜蜜,果然好合鼓瑟琴。媒公媒婆高台坐,稳坐台上莫怒心……”
师公唱到此时,干练、精明的媒公媒婆本应走上高台,但此时的媒公媒婆不管师公怎样左唱右唱,主人如何左劝右劝,就是不上高台,等看到主人拿出红包时,才慢吞吞地上台。走上高台的媒公是小丑扮相,让人看了忍俊不禁,只见他头戴红纸做的高帽子,鼻梁上架着一副高粱秆做的眼镜,身上穿着一件里子朝外翻着的棉袄,嘴边挂着用麻做的假胡子,手提一根高粱秆做的烟杆,烟斗是用胡萝卜刻的,烟杆上吊着用旧布做的烟袋。再看那媒婆也是:头上罩着花手巾,一些嫂子把面粉、粑粉抹到媒婆脸上当水粉,两个脸蛋涂得红红的,身披红绸子,脖子上挂着一串用胡萝卜做成的朝珠。
媒公媒婆上台后,开始给大家表演点烟。由于烟杆是高粱秆做的,而高粱秆又是实心的,这怎么能吸得通呢?但媒公还是表演得惟妙惟肖,“吧嗒吧嗒”地吸着,还不时地吐出一口“烟雾”。其实,就算划完半盒火柴,也点不着这根烟。这些幽默的动作,逗得众人捧腹大笑。这时,师公将所有的法器、媒人穿戴的物件根源道明,然后再唱媒人的出身,直唱得媒人心花怒放、喜笑颜开。
赞过媒人后,新郎新娘要向媒人行礼,互讲好话祝福。然后,师公踏九州、交印心,最后要请媒公用新鞋打卦,要打阳、胜、阴三卦。新鞋是不论怎样也打不转三卦的,师公此时会这样唱道:“若是三卦错一卦,三碗冷水口内吞。”所以,打卦的媒公得全神贯注,来不得半点马虎。有心计的媒公,事先把新布鞋放在屁股下坐扁,然后将身子往斛桶前一倾,双手往下一放,三卦便可任意摆弄好。有些初次做媒又无经验的媒公,他只会往空中抛打,怎么能打转三卦,常常被一些看热闹的妇女七手八脚地摁住,把冷水灌入口内,直搞得媒公狼狈不堪、哭笑不得。这样火爆而粗野的场面,将庆媒人活动推向了高潮。
打卦之后,媒公媒婆脱下全身装备,履行最后一道程序:到新郎新娘的床上翻10个跟头。一些年老体胖的媒人常常会滚到床底下,但滚也要滚10次,以图吉利。此时师公会开口唱道:“一打东阁大学士,二打状元文曲星。三打桃园三结义,四打松柏四季青。五打兰桂扬名显,六打朝中部府身。七打七星来拱照,八打神仙吕洞宾。九打太婆来送子,十打文武伴帝君。今日庆了媒人后,多福多寿多儿孙……”
至此,随着一阵清脆响亮的锣鼓声,庆媒人活动圆满结束。据民间传说,通过庆媒人之后,新郎新娘会舒心顺意,必定早生贵子、幸福美满。
爸爸,天堂的围巾暖不暖

文_琴 台

我是两岁那年被妈妈丢给杨老三的。
那年,在村西头张半仙的撮合下,妈妈带着我千里迢迢嫁到了这个偏僻的小村庄。为了筹备婚礼,杨老三卖了5只山羊,攒够了2000元钱。正商量着要摆喜酒时,妈妈的娘家忽然来信了——我的姥姥病重。妈妈把我托付给杨老三,带着家里仅有的2000元钱离开了,从此再无音信。
从村里人的言语中,我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很多个漆黑的夜里,我无助地想,如果哪天杨老三不愿意养我了,那么,我又能去哪里呢?似乎一夜之间,调皮的我就变得懂事起来:认真学习,勤快地做家务。
13岁那年,我利用晚上的时间,偷偷给他织了一条并不好看的围巾。没想到,当他看到那条围巾时,竟然“呜呜”地哭了起来。那一刻,我在心里暗下决心:等长大挣了钱,一定好好孝敬他。
可是,他似乎等不到这一天了。
杨老三突然病倒了,先是心口疼痛,然后就开始大口大口地吐血。
村里人都鼓动他去找我的妈妈索要抚养费,好用来治病。他似乎被说动了,抖抖索索地找出了那封信。那是妈妈临走前留下的信,上面有姥姥家的地址。
我的心凉透了,到底不是亲生的,好的时候当我是养老的保障,如今需要钱了,又拿我换一笔抚养费。三天后,他回来了,并没有带回我期待中的妈妈,而是带回了一个更大的噩耗——我当初是那女人偷来的,只不过是她骗钱的人质。
他变得更加沉默,可似乎并不想放弃我的抚养费。两个月后,我突然被人从学校里叫回了家。
家里挤满了人,一个胖胖的中年女人冲过来抱住我号啕大哭,我懵懂地看着她身后的警察和藏在角落里擦眼泪的他。费了好大劲,我终于知道,村主任将我的DNA数据放到全国寻子网上,千分之一的概率,我竟然和一对一直寻找遗失女儿的夫妻契合了。她就是我的亲生母亲。
新家比原来的家不知好了多少倍。可不知为什么,每个晚上,我都会梦见他。让我唯一心安的是,妈妈说,他们给了杨老三5万元的抚养费。3个月后,妈妈决定带我回去看看他。我兴奋地拿出所有的零花钱,去商场里买了一条围巾。
可等我站到那个荒凉的家门前时,我才知道他已经不在人世了。我像疯了一样飞奔到村西的坟地。
妈妈流着眼泪慢慢点燃了我买的那条新围巾,她一个劲地摇头:“大哥,你怎么这么傻,那5万元钱,不就是用来给你看病的吗?”
原来,在我被认亲的妈妈接走后,那5万元的抚养费,他又偷偷地寄给了妈妈。附言栏里,他只写了一句简单的话:“这么努力地寻找你们,不是因为钱,而是想在我走之前,给花儿找一个让我放心的家。”

锯羊角的额吉

文_艾 平

额吉在呼伦贝尔大草原深处向远方遥望。风是苍天的舌头,吻着额吉银灰色的发丝,牧草是大地的手指,抚摸额吉长长的影子。额吉的身体挺立着,脸和手与泥土同色。
在这十几年里,额吉的5个孩子像小燕子一样飞出了蒙古包:大儿子和大女儿在旗里生活,其他3个走得更远,一个在呼和浩特,一个在北京,还有一个在日本。他们的名字像一首诗,在巴尔虎人的嘴里一遍遍传颂。每当草原上有婚礼的时候,额吉不论多忙,也要赶去祝贺。回家以后,她便把在宴席上听到的赞扬自己儿女的话,说给留在家里放羊的阿爸听。
额吉和阿爸没到城市里去享受儿女的成功,他们怎么能离开草原呢?
羊怎么办?草场怎么办?每当酸奶子成型,手把肉出锅,额吉便想起从前蒙古包里那5个小脑袋围着桌子等着她分食的情景。每当大雪把草原变成银盆,额吉就后悔把马群卖出去的事情。要是那匹沙毛马还拴在蒙古包前,额吉这会儿一搂鞍鞒上了马,由着马蹄“咯噔咯噔”地敲打着雪壳子,眨眼工夫就能看到大儿子和大女儿了,只要和孩子们一起喝上一碗奶茶,她心中的草地便会像获得了春天的雨水那般滋润。
早晨,阿爸骑着摩托车赶着羊群远去了,只有那几头病羊陪伴额吉。
有什么声音能来搅动一下额吉的草原呢?
额吉似乎听见蒙古包里的桦树皮摇篮发出婴儿“咿咿呀呀”的声音,听见了沙毛马还是个驹子时那细弱的响鼻声,听见有人在牛粪垛下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其实额吉也知道这些声音都是自己胡乱想出来的。可是,这些胡乱想出来的声音却让额吉萌生出想说说话的欲望——有一只羊的犄角早就该锯了,你说把孩子叫回来吧,还有点不值得;不叫吧,家里的锯条不好使了,那羊不能吃草了。
额吉想,大儿子忙,就给大女儿打个电话吧,让她回来的时候捎上一根小锯条,可是大女儿的电话老是无法接通。额吉刚把电话放回草窠里,电话却响了。额吉喜上眉梢,一拿起电话,却是一个推销电话,这一次推销的是香港直飞游。额吉对着电话说:“我飞了,你来给我们家他阿爸熬茶呀?”
额吉把头上的白缎子头巾摘下来,在阳光里抖了抖。头巾上没有一丁点灰尘,今年草好,厚厚的,像在地上绣了一层丝绒,风只能刮起满地的香味儿,刮不起一丝沙尘。额吉心一宽,就听出来草原上其实只有一种声音,是身后那只羊的肚子在“咕噜咕噜”响。那羊的两只角长到脑后,打了一个弯,又向前长,直杵到它的嘴里,使它无法吃草。额吉昨天给大儿子打了电话,让他回来时捎一根新锯条。
儿子说:“额吉,你等我放假回来锯。”大儿子在旗里当干部,总是说回来,到时候就回不来了。于是,额吉自己进了羊圈,抓住羊耙子,捆紧了它的腿,动手锯羊角。这羊耙子是额吉一手养大的,高大壮实,羊群里有十几个它的儿子。除了初冬的时候放进羊群配种,额吉平时把它关在蒙古包前的小圈里,像个佛爷似的供养着。
额吉觉着自己近来好像有一点怕,怕这头大角的羊耙子变老,老得冲不到小母羊的身上去,老得嘴里的8颗牙不能把青草咀嚼成浓浓的绿汁儿;怕它有一天突然往草地上一歪,就把魂交给长生天了。额吉知道人也和羊一样,迟早有那么一天。
阳光顺着额吉手上的小锯条爬来爬去,羊侧着脸,眼睛随着锯条眨巴。额吉锯着锯着,心里渐渐地生出一些惆怅。她想放开嗓子唱一首歌,唱一首很久不唱的长调《牧歌》,又由《牧歌》想起长调歌唱家宝音德力格尔,这首歌谁也没有宝老师唱得好听。额吉想把宝老师的歌儿唱出来,让自己的心在一个人的草原上无拘无束地回到年轻的时光里。可是额吉弓着腰,锯着羊角,气喘吁吁地唱不出来。额吉需要一个嘹亮的声音,来助推一下自己这不由分说的想头。她连忙打开手机,她想起小女儿说手机里可以找到很多草原歌曲。
手机里的歌声唱起来了,高亢而悠扬——阳光……阳光流淌……就在……就在……这片草原……额吉不明白,手机为什么总是唱这一首歌。
额吉的手机是最新款的,是小女儿给她设置的。小女儿经常给她发来照片,额吉和阿爸虽然不会翻看,却还是盼着小女儿不断给他们发,因为每次一发完,那调皮的小女儿就会打电话来。上了大学的小女儿说话还是那么奶声奶气的。额吉和阿爸一听到小女儿的声音,就好像看见了10年前把小女儿送到旗里上小学时,她那小羊羔似的样子。因为小女儿发来的她跳舞的这些图片,额吉和阿爸便有了叫大儿子和大女儿回来的理由。他们一到家,家里的蒙古包就会像萨日朗的蓓蕾突然绽放,变得活色生香。
额吉捣鼓了老半天,手机还是唱不出别的歌曲来。额吉觉得,哪怕是小母羊娇嫩的奶头,也要使劲才能挤出奶来。可是还没等额吉的手指使劲,屏幕上的符号就展开一双又红又绿的翅膀,“刷”一下不知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阳光……阳光流淌……就在……就在这片草原……”岁月果然就在额吉的蒙古袍的边上流走了。额吉想,人要是草原就好了,年年都重新发芽,永远都不会离开自己最心疼的小草和小花。
额吉用手摸摸羊角上自己锯出的口子,还是那么浅。她伸伸腰,喝了一碗奶茶,开始喂羊。额吉用两只手向外掰着羊耙子的两只角,蹲在羊头前面让羊自己吃草。冷蒿和碱草,还有野葱幽绿发亮。羊耙子性子急,老想摆脱额吉的手往前够草。额吉弯着腰,慢慢随着羊往草厚的地方退。
额吉心想,要是老头子看见自己这样侍弄羊,一准儿会说,你这个女人真是个傻狍子,你不要你的老骨头了。额吉的嘴边不由得浮现出一丝微笑,在心里和阿爸说,你不是一直说你老婆像一头4岁小母马那么扛造吗,你这爱尥蹶子的儿马子啊,也懂得心疼人了……俄顷,额吉觉得腿有点支撑不住身子,她想站起来换个姿势,到底是身子骨不那么灵活了,没等姿势拿好,就一屁股蹲儿跌坐在了草地上。
随着额吉这一跌,“扑棱”一下从草丛里飞起一只百灵鸟,它旋转在额吉的头顶上,一声比一声叫得凄厉,就是不肯离开。额吉知道春天深了,果然看见身后有一个用乱羊毛和软草做成的窝,窝里面是4个浅褐色的鸟蛋,油汪汪的,挺好看。额吉赶紧牵着羊,远远地躲到了蒙古包的影子里。百灵鸟轻轻落下来,继续自己的天职。
在寂静的阳光里,一个巴尔虎母亲慢慢地锯着羊角,一只百灵鸟妈妈静静地孵卵。

梅山风情:庆媒人

文_罗理力 刘期贵

中国自古以来就称婚姻介绍人为“媒人”,中国古时的婚姻讲究明媒正娶,因此,若结婚不经媒人从中牵线,就会于礼不合。虽然有两情相悦的,但也会假媒人之口登门说媒。因此,媒人在婚姻中所起的牵线搭桥的作用是很重要的,他(她)们的恩德是不能被忘记的。在湖南省安化县、隆回县一带,至今还流传着“庆媒人”这一风俗。庆媒人的活动虽然烦琐而复杂,却也热闹欢乐、趣味横生。
庆媒人活动主要由师公主持。师公在主持活动时,以下几样道具是必不可少的:师公用的棍、锣、鼓、钹、法衣、头簪、牛角、马鞭等。主人家则要准备:花手巾一块、新布鞋两双、纸做的高帽子一顶、麻做的胡子一套、高粱秆做的烟杆一根、高粱秆做的眼镜一副、朝外翻着的棉袄一件、用胡萝卜做的朝珠一串、红缎子一匹及三牲祭祀品等。当然还得给媒人准备红包,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最低标准是一担谷的礼钱,遇到大户人家,媒人更要讨价还价了。
庆媒人活动一般定在婚礼过后第二天的早饭后进行,主人所有的亲戚朋友都要留下观看。为了使场面滑稽可笑,如果是男人做媒,就“租”一个“叫花婆”或“傻女人”做伴;如果是女媒人,就“租”一个“单身汉”或“叫花子”陪坐。接着,在一阵急促的锣鼓声中,牛角、炮火齐鸣,庆媒人活动正式开始。师公开腔唱道:“说是假来唱是真,列位一起闹新婚。左边摆起龙凤鼓,金锣就在右边存。不为媒人不打鼓,打锣打鼓庆媒人。燕尔新婚多甜蜜,果然好合鼓瑟琴。媒公媒婆高台坐,稳坐台上莫怒心……”
师公唱到此时,干练、精明的媒公媒婆本应走上高台,但此时的媒公媒婆不管师公怎样左唱右唱,主人如何左劝右劝,就是不上高台,等看到主人拿出红包时,才慢吞吞地上台。走上高台的媒公是小丑扮相,让人看了忍俊不禁,只见他头戴红纸做的高帽子,鼻梁上架着一副高粱秆做的眼镜,身上穿着一件里子朝外翻着的棉袄,嘴边挂着用麻做的假胡子,手提一根高粱秆做的烟杆,烟斗是用胡萝卜刻的,烟杆上吊着用旧布做的烟袋。再看那媒婆也是:头上罩着花手巾,一些嫂子把面粉、粑粉抹到媒婆脸上当水粉,两个脸蛋涂得红红的,身披红绸子,脖子上挂着一串用胡萝卜做成的朝珠。
媒公媒婆上台后,开始给大家表演点烟。由于烟杆是高粱秆做的,而高粱秆又是实心的,这怎么能吸得通呢?但媒公还是表演得惟妙惟肖,“吧嗒吧嗒”地吸着,还不时地吐出一口“烟雾”。其实,就算划完半盒火柴,也点不着这根烟。这些幽默的动作,逗得众人捧腹大笑。这时,师公将所有的法器、媒人穿戴的物件根源道明,然后再唱媒人的出身,直唱得媒人心花怒放、喜笑颜开。
赞过媒人后,新郎新娘要向媒人行礼,互讲好话祝福。然后,师公踏九州、交印心,最后要请媒公用新鞋打卦,要打阳、胜、阴三卦。新鞋是不论怎样也打不转三卦的,师公此时会这样唱道:“若是三卦错一卦,三碗冷水口内吞。”所以,打卦的媒公得全神贯注,来不得半点马虎。有心计的媒公,事先把新布鞋放在屁股下坐扁,然后将身子往斛桶前一倾,双手往下一放,三卦便可任意摆弄好。有些初次做媒又无经验的媒公,他只会往空中抛打,怎么能打转三卦,常常被一些看热闹的妇女七手八脚地摁住,把冷水灌入口内,直搞得媒公狼狈不堪、哭笑不得。这样火爆而粗野的场面,将庆媒人活动推向了高潮。
打卦之后,媒公媒婆脱下全身装备,履行最后一道程序:到新郎新娘的床上翻10个跟头。一些年老体胖的媒人常常会滚到床底下,但滚也要滚10次,以图吉利。此时师公会开口唱道:“一打东阁大学士,二打状元文曲星。三打桃园三结义,四打松柏四季青。五打兰桂扬名显,六打朝中部府身。七打七星来拱照,八打神仙吕洞宾。九打太婆来送子,十打文武伴帝君。今日庆了媒人后,多福多寿多儿孙……”
至此,随着一阵清脆响亮的锣鼓声,庆媒人活动圆满结束。据民间传说,通过庆媒人之后,新郎新娘会舒心顺意,必定早生贵子、幸福美满。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