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彤说误诊.pdf

佟彤说误诊.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佟彤说误诊》我国的疾病误诊率接近30%。这就意味着,每10个人里面就有3个人被误诊。看到这个数据,你心里有何感受,是再也不敢相信医生了吗?这肯定是不对的。本书要告诉你的是,医学是不完美的科学,医生可能出现误诊,但你不一定被误诊。假如你能懂得稍微多一点的医学知识,假如你能掌握更多的求医问药技巧,假如你能遇到一个水平更高、更具有责任心的医生,假如医院的收费设置更加合理和人性化,绝大多数的误诊病例完全是可以避免的。

编辑推荐
每10个人中就有3人被误诊

以为是胃痛的小病,最终要了命

40岁中年精英突发心梗,英年早逝

400块钱的省钱CT,血管瘤成了癌症

简单的手术,却最终生死两隔

一块麻酱糖火烧,三年吃不饱的错误饮食

糖尿病病人也会低血糖…….

揭开误诊的真相,了解健康真谛

作者简介
佟彤
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系。曾供职于中国中医科学院基础理论研究所,参与国家级“十五”攻关课题“脾虚症的临床与试验研究”,并参与创办编辑国家级刊物《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
现为《北京晨报》首席记者,山东卫视《养生》、MSN中文网《名医讲堂》、凤凰网《健康三人行》嘉宾主持,北京卫视《养生堂》、湖南卫视《百科全说》、江苏卫视《万家灯火》、河北卫视《健康56点》等多档健康养生节目的主讲专家。最新出版《我得的感冒比你打的喷嚏都多》一书。

目录
序言 相信医学,拥抱健康 008

01 节食饿坏了糖尿病人的脑 010

其实我爸一直处于低血糖状态,我们出于对糖尿病的防范始终硬着心肠逼着他忍饥挨饿,结果导致了他的低血糖损伤了大脑。

02 错把心梗当胃病 022

尸检时发现,他的萎缩性胃炎只是中等严重程度,即便有癌变也需要时间,心肌上却有大面积的坏死,是“非典型性”的心梗,和“典型性”心梗的胸闷不同,他在发病前只表现为胃疼。

03 生气引发的“中风”原来是肺癌 034

我这才知道,我妈其实不是脑血管病,而是肺癌!她后来去门诊打点滴的时候做了个CT,才搞清是急诊医生把“肺癌脑转移”误诊为“脑血管病”了。

04 痰液过多可能是肺癌症状 045

他后来告诉我,他一直怀疑我爸每天咳嗽出来的痰是癌细胞分泌的,因为一般的感染不可能有那么大的痰量。

05 被眼外伤掩盖的恶性肿瘤 057

他的CT检查结果把我们都吓坏了:脑子里长了脑瘤!他的视力障碍很可能并不是钥匙砸伤导致的,而是脑瘤出现的症状。

06 盲目保胎漏诊了子宫颈癌 065

他一直以为是“先兆流产”的阴道出血,实际上是子宫颈癌的癌性出血!这就是说,在他妻子怀孕之初就很可能已经是个癌症患者了!他的儿子是和癌症一起长大的!

07 一直当痔疮治的直肠癌 077

她从诊室出来像躲过了一难,不是躲过了自己的病,而是躲过了一个医生的检查。她觉得,最多不就是痔疮吗?为了这么个不要命的病要那么有失体面地趴在床上,接受那种医生的检查?

08 省钱的CT没分清肝癌和血管瘤 089

把我们家折腾得天翻地覆的癌症原来是因为没做“加强CT”造成的误诊!医生居然不肯对医学一窍不通的老太太多一点解释!哪个病人家属会知道“普通CT”和“加强CT”的诊断能差这么多?



09 被“确诊”成结肠癌的结肠炎 102

我做肠镜取活检时出血太多,医生高度怀疑的那一块组织没取上。出于对我负责,医生仍旧建议我做手术,因为根据他们的经验判断和我当时消瘦、贫血的身体状态,他们觉得癌变几乎是百分之百的。

10 当痔疮治的尖锐湿疣 115

从出事开始,他满脑子想的就是尽快还债,就算他也有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也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越轨。他连得性病的机会和心思都没有。

11 性无能背后隐藏着罕见疾病 128

医生特意为他做了腰穿,结果发现他是被误诊了,根本不是单纯的性功能障碍,而是多发性硬化,性功能障碍只是这种罕见疾病的症状之一。

12 消炎片吃出的“性病” 136

他很有可能有过越轨行为,所以才会对自己和兄弟身上同样出现的溃疡心里发虚。但他这次确实没染上性病,至少在我看病时,他就是单纯的药物过敏。

13 被误诊成癌症的子宫颈炎 146

我几乎是失态地抢过了那沓化验单,在第三张纸上看到了我的名字,下面是看不明白的术语,但是我居然在最后一行看到了清晰的字迹:子宫颈炎症,轻度。

14 酷似宫外孕出血的脾破裂 158

来看病的前三天,她挨过丈夫的打,一脚踹在肚子上,那之后一直肚子疼,但是他们都不想让别人知道这样的家庭暴力……

15 “确诊”的胰腺癌原来是十二指肠溃疡 168

医院倒是没有丝毫隐瞒,他们可能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错误巨大的误诊,等于把一个根本不可能死亡的人,生生因为怠慢拽到了死亡线上。

16 “去火”药吃出的肾衰竭 181

社区医生告诉我姨,
高血压在中医里就是“ 肝火旺”。我姨回来就更加坚定自己的判断,用“去火”偏方去“肝火”再合适不过了。被她认定能利尿去火的通草加重甚至说导致了她的肾功能损坏。换句话说,她是被自己“治病”的药吃出病来的!



17 误诊的脊髓炎让病人瘫痪了 194

一次错误地使用激素、两次在我指示下她被她哥哥背走,会在她的瘫痪中负多大的责任我也说不清,但我的确没能遏制她的病情发展,这是我一辈子的愧疚。

附录 9种原因容易造成误诊 206

序言
序言 相信医学,拥抱健康

一次疾病的误诊时常伴随着一次人性的确诊,从身体到心灵,两者都不轻松。

我曾经遇到过一个被诊断为结肠癌的女人,30岁左右的年龄,长得很俏丽。我见她时她正处在恋爱中,和一个从一开始就没给她真心的男人做着一场以爱情为名义的游戏。突如其来的癌症诊断让她绝望,也让早就有了去意的男人更加绝情。经受着癌症和感情双重打击的这个女人决定:将她在恋爱中了解的那个男人的隐私检举出去——他曾经从她手里接受过几万元的贿赂!已被诊断的癌症使她无所顾忌,也无需顾忌。

她在手术前把检举信寄了出去,男人也受到了应有的处罚,但是手术中却意外地发现,她的癌症其实是个误诊——医生做肠镜时的经验判断居然失误了!而她却被这个并不罕见的误诊逼到了非下狠心不可的地步:先是成了自己爱人的敌人,也了断了凭借自己力量不能了断的感情……她的命运因为这个误诊转危为安——如果不是这场误诊,她从病床上站起之时就会重新陷入无望的苦恋……她是幸运者,她的误诊居然把她救了!

但这只是个个例。

更多的被误诊者经历的命运改变是悲剧性的,颠覆性的,因为医生的延误,因为自己的隐私,因为轻视、无知、粗心、胆怯,甚至因为善意导致了误诊,失去了本来在握的治疗时机,乃至彻底改变了平静的生活。我们可以在他们的口述中,清晰地了解他们是怎样一点点远离健康,背离生机的,看到疾病的误诊怎样和人性的确诊纠缠在一起……

根据统计,中国的误诊比例约为30%,和国际的医学诊断水平相近,但诸如直肠癌之类容易误诊的疾病,误诊的比例可能达到70%。

其实,被误诊者所处的社会背景和我们是共同的:医生责任心不强、诊疗技术不高、民众医学知识匮乏、社会上泛滥虚假医疗广告……每个被误诊者冒着的风险和面临的生存危机其实也同样悬在我们头上,我们不过是被命运暂时饶过的幸运者而已。

佟彤

文摘
省钱的CT没分清肝癌和血管瘤

本案提醒:

1. 肝癌和肝血管瘤在普通的CT上有时很难区别,要通过注射造影剂的“加强CT”,对血管进行动态观察,以便鉴别。

2. 乳腺、甲状腺、胆囊可用超声波检查。

3. 核磁共振对软组织层次显示得好,能检出微小癌灶。

受访者:杨丽洁 女 某外企公司职员

我和我哥回家时,我爸已经肾功能衰竭了,他是感到自己不行了才肯惊动我们的。

我大学毕业之后就去了深圳,我哥在美国,到我爸病重,我哥到美国刚2年。因为知道我们都在为事业打拼,我爸和我妈从来没主动要我们回过家,我只在前一年的春节回家住了一个星期,我哥更不可能常回家了,只能打打电话。但我爸妈从来对我们报喜不报忧,都是在他们病好了后才电话告诉我们,自己正康复。他们说,告诉你们有什么用?离得那么远,知道了也是跟着着急,反正我们看病都能报销。

我爸在医院做透析,知道我们那天回去早就等上了。他人已经很瘦,脸色惨白。我一见他就问,怎么突然就做透析了?事先一点情况我们都不知道?我知道透析都是因为肾坏了,得了尿毒症,好像那是最后的治疗办法。我妈说,原来一直治肿瘤,吃着吃着药,肿瘤还没怎么样,人就肿了。医生说是肾功能不行了,得先治肾。

我和我哥都晕了,天哪!原来我爸不仅瞒着他的肾病,居然得了癌症也没告诉我们!我们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他们是怎么过的呀,两个加起来140岁的人?!

我妈我爸以前都是小学老师。小时候,他们在我心中一直是指点江山的人,等我们长大了才发现,他们生活的世界是孩子的世界,接触的人相对单一,所以社会经验很少,离开了学校就跟个傻子一样,一骗一个准儿。

我妈抱着我哭,说你爸可受罪了,两个病的罪都让他受了,要不是越来越严重,他还不让我叫你们呢。我爸想拉住我妈不让说,因为身体太虚没起得了身,闭上眼睛任我妈说去了。我爸真是老了,头发全白了,我一年多之前离家的时候他还送我到火车站,帮我拿着行李呢。

我爸火化的时候我哥哭得特厉害,他悔恨自己没保护好父亲,要是电话里多问几句怎么着也知道他到底怎么样了,去的医院是不是可靠,吃的药是不是有问题。因为是国际长途,我爸每次说几句就嚷着“别多说了”“快挂了”,我哥后来和他们着急:你们说“快挂了”的时间也花钱,还不如说点实情呢。其实就是再说,我们也很难知道真实情况,他们舍不得孩子花钱,更不想让孩子担心。

我爸是因为吃抗癌药吃坏了肾脏的,但是到后来我们才知道,引着他去吃抗癌药的“肝癌”其实是个误诊——医生把他多年的血管瘤误诊成肝癌了!我哥说,要真是癌症我们也就认命了,可是他不是呀,好端端的一个人,本来什么毛病也没有,活得却比癌症病人还短。

事情是这样的:爸妈的学校组织退休老师体检,我爸一查就发现肝上有个肿瘤,而且很大。我爸以前就是乙型肝炎的“健康带毒者”。医生了解了这个情况就更加担心,催他赶快到医院去。我妈第二天就陪着他去了,医生让去做个CT。

我妈自己去交费,到了交费的地方,人家问,是做“加强的”还是“普通的”?我妈一听就糊涂了,她不知道“加强的”是什么意思,人家对老太太也没耐心解释,只说要是“加强的”就再多交400元钱。

小学老师虽然是公费医疗,但条件非常苛刻,有很多情况只能自费。我妈想,CT已经是很高级的诊断设备了,怎么还要加钱?她倒是对医院乱收费早有准备,又没人跟她详细解释“加强”在这里的意思,就选了不加钱的那种“普通的”。

医生从检查室出来就跟我妈说,您孩子在吗?家里谁能做主?从CT上看可能是肝癌。我妈问,那种肝癌病人特别高的“甲胎蛋白”化验他是正常的呀?医生对她解释说,有的肝癌病人这项指标都是阴性的,那个指标也不能完全说明问题。他们仍旧觉得我爸是癌症,因为瘤子大不能手术切除完全,只能保守治疗。

我妈一听当时就傻了,此前一点没觉得我爸有病,一个随意的体检就引来了这么大的麻烦?!我妈当时就想通知我们,至少让我知道。我爸坚决不让,说医生又没说不能治了,没准用上药就好了,你告诉闺女她还不得急死,一路上慌里慌张的,更让我不放心。我爸本来就脾气拧,又查出有病,我妈只能依了他,第二天我妈就自己叫了个车送我爸去医院了。

我总是想象着那个情景:两个孤独的老人互相扶着,拿着家里的脸盆、暖壶默默地锁上门,走出家门。他们不知道这一走还能不能出院,还能不能再回到自己住了几十年的家,毕竟是肝癌,而且是晚期呀!

那是在“五一”长假前,我哥和女朋友在度春假,我和同事去了海南,对家里的一切毫不知情……现在什么时候想起来都感觉是永远不能弥补的歉疚,父母的舐犊深情制造了这种不敢回想的反差。人家说养儿防老,我爸妈儿女双全的,但在最难的时候,我们却一个都不在身边。

我爸做的是局部化疗,好像就是把药物注射到肝癌上,叫灌注。做了一个疗程之后,没有发现缩小。医生告诉我妈,对化疗反应不好的人,可能预后会差一点,意思是可能没救了。这时候我妈又想让我回来,我爸还是不答应,他始终觉得自己能战胜癌症,他不愿意让我们看着他病得厉害。

很多肿瘤病人在诊断肿瘤后很消极,没有信心再接受治疗,特别是像我爸这样的,医生已经告诉他没有手术时机了。但是我爸不同,听到一点希望,比如别人在哪儿治好了,马上让我妈打听去。我理解他的心思,他不是自己惜命,而是担心他的病会给我们兄妹增加负担。我爸老说,我和你妈是小小的老百姓,小学老师,咱们家没后台,全靠你们自己干。他们和同事打电话时也总是说,老人身体好,就是给儿女造福呢。可能也是因为对癌症治疗的迫切心情使他们丧失了应有的警惕。

一直到发现浑身浮肿之前,我爸每天都在吃那种号称能治癌的中药,是他的一个病友介绍的。我哥把那个药拿过来一看,才知道全是药末。我哥在美国呆了几年,习惯了不管什么药,吃之前都要弄清成分。他压着火儿问我爸,压成末儿了你还敢吃?知道是什么成分吗?我爸说,中药不都是这样吗?那些熬成汤的中药中国人吃了那么多年,谁知道成分?更重要的是,在我爸眼里,医生和医院永远是正确的,永远是权威的,怎么可能有问题?

因为是自己找的中医,我爸一直自己悄悄吃药,怕被住院的医生发现了不高兴。所以发现浮肿之初医生也没太在意,癌症病人,特别是晚期的癌症病人,各种功能都可能受到癌症的影响,医生解释说可能就是肝脏问题,因为肝是负责蛋白质代谢的,蛋白质缺乏了就会水肿。我爸也深信不疑,他经历过三年困难时期,老百姓都得了浮肿病,就是因为缺营养,吃不到蛋白质。

后来他出现了明显的尿少,医生才意识到可能是肾的问题,再一查,肾功能已经不好了。医生和他商量,为了保住肾脏减少一点化疗用量。我爸一听治疗要减量,唯恐效果受影响,就实话告诉医生,自己在偷偷吃中药。他请医生考虑一下,是不是中药的问题。

医生让他把药拿来,一看是那种碾成粉的中药,气儿就更大了,说肯定是这种药物的副作用,因为早就有报道说一些中药能引起肾功能衰竭,更何况这种不知道成分的自制药。他很不客气地对我爸说,你的肾脏损害不是我们医院的责任。他要我爸在病历上签字,注明自己没有遵守医生嘱咐吃药,后果自负。我爸就老老实实地签了,他确实觉得自己在给医院添乱。我爸去世后,我在他的病历上看到了那个签名,认真、规矩,就像他判了一辈子作业后写在学生作业本上的字一样。

我爸这才答应我妈把我们叫回来。他觉得对不起医生,把人家的治疗破坏了,而自己现在的身体又没有办法补救。我妈始终说我爸的厉害只是在家里,对外人永远比对家人宽厚,是“宁可别人负我,我不负别人”的人。

我哥原本准备当年结婚,之后就接父母去美国,他们一辈子连飞机都没坐过。他回来时把准备结婚的钱全带回来了,到的第二天就托人从院外请了专家会诊。我爸那天情绪特好,透析完了身体也舒服了些,看见儿子能把那么大的专家都请来很高兴,觉得儿子出息了。

专家翻着我爸的病历问,为什么没做个“加强CT”?主管医生解释说CT是在门诊做的。我妈说,人家当时倒是问了做不做“加强的”,我不知道什么意思,只知道要多加400元钱就没做。专家摇摇头,对跟着他的医生说,你看看,估计又是一个误诊的。

我和哥哥都愣了,难道还有比现在更糟糕的情况?主管医生也很紧张,显然他的诊疗面临质疑。专家让我们马上去做个“加强CT”,拿到结果再说。我小声地问专家,您担心会是什么?专家说,有一种可能,那个肿瘤是个血管瘤,因为在普通CT上,癌症和血管瘤有时候很难分辨。

我们是喜出望外呀,就算是误诊也行呀,只要不是肿瘤,父亲的病就有希望!

结果真和专家估计的一样,父亲一做“加强CT”,医生马上说,这么大的血管瘤呀!

我和我哥在屏幕上和医生一起看父亲的CT,那个医生一边做一边说,看,多大!要是不做“加强”的话,肯定以为是肿瘤呢!

原来把我们家折腾得天翻地覆的癌症是因为没做“加强CT”造成的误诊!医生居然不肯多说一句话,居然不肯对医学一窍不通的老太太多一点解释!如果不懂医,哪个病人家属会知道两个CT的诊断能差出这么多?

母亲对此一直内疚不已,她觉得当初是为了省钱耽误了我爸!我哥一直劝我妈,他要是知道公费医疗里还有这么多讲究,说什么也要多给父母寄钱回来。如果不是为了省钱,父亲也不至于有这场灾难。

医生说肝血管瘤很多人都有,只是大小不同,一般对健康没有威胁。我爸本来是个健康人呀!

还没等我爸从检查床上下来我就跑进检查间了,告诉我爸是血管瘤,不是癌症。我爸还不太相信,医生又把“加强CT”和“普通CT”的差别说了一遍。我爸一听,马上就要自己回病房。他说,就是说我什么病都没有吗?出院,回家,什么药都不吃了……我就说我不是癌症嘛!

我们的喜悦只持续了两分钟,很快就意识到我爸现在的关键问题不是癌症的误诊,而是已经开始衰竭的肾功能。医生也担心,可能这比癌症还要早就要了我爸的命。

把父亲推回病房,我和我哥同时想到要找医院说理——是医院的误诊导致了我爸去吃“抗癌药”,就算那个药是有问题的,但是如果当初诊断正确,他根本就不会去吃什么“抗癌药”!

我爸拽着我哥,坚决不让我们去。他觉得自己瞒着医生偷偷吃中药,也干扰了医生的治疗,没理由去质疑人家。

我说这完全是两码事,他们该对医疗失误负责,他们不能把做什么性质的CT也让病人家属自己决定,这不等于问对化疗一无所知的癌症病人“你想做几个疗程”一样吗?!我爸急了,说你们要是去找医院,我马上就回家,我没脸住在医院,和人家打着官司还求人家看病?我说怎么是求呢?给您治病是他的职责。我爸说:“就算是医生确实诊断错了,现在已经这样了,去找他有什么用?再者说,那个医生以前肯定给多少病人都治好了,还是多少人的恩人呢!”

这就是我爸!做了一辈子的顺民,也受了一辈子的苦,稍微有点享福他就觉得不自在,觉得自己没权利受用。我们带他出去吃饭,他每次都对服务员再三道谢,如果身边有个服务员站着就肯定吃不下去了……人老了就慈祥了,与世无争,与人为善,为什么这样的人还会遭如此厄运?

医院的医务处长第二天就来了,答应免去不该花的医疗费,并说要做补偿。他们显然是怕我们闹事。其实真多余,我爸这种人永远对社会持感恩心态,绝对不会主动地向别人发难。

也许是因为我们都回来了,意外的兴奋和变化让无端接受了很长时间化疗的父亲身体很疲劳,肾功能衰竭很快加重了。我刚回去的时候还是一个星期一次,很快就发展成必须一个星期做三次了。我哥又去找了肾病的专家,他一听病情就说,抗癌药物协同化疗药的毒性一起伤了肾,这种伤害是不可逆的。至于是什么药物,因为他吃的是粉末根本不得而知。

我要去那家中医院问,我哥没让,他说既然人家是压成末就是不想让你知道。我说那可以去查。懂点医的朋友说,除非你能提供可能的药物标本,人家才能根据这种药物的性质在你们怀疑的粉末中有的放矢地寻找,否则查都无从下手,是大海捞针。他劝我算了吧,病人和医院的纠纷,有几个是病人胜诉?因为你永远是外行,人家会说“人体是个有机体,药物的作用会因人而异”。

我哥那时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四处托人找能移植的肾,这也是我们唯一能做的。我们已经打听清楚了,整个换肾加上抗排异药一共需要30多万。我哥说,那也换,只要能让我爸多活几年。

我爸这次没反对儿子花钱,他觉得自己的癌症帽子被摘掉了,生活应该恢复到从前,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他还想看到孙子或者外孙。从准备换肾他就在等,就像当初虔诚地吃抗癌药一样,想活着看儿孙满堂。我妈说,我爸最后的日子因为觉得还能换肾显得信心百倍,也是我们长大之后他最愉快的日子。现在想来这也是唯一的安慰,好歹他过了一段高质量的生活,当然我指的是精神。

肾衰病人的痛苦一点不比癌症轻,只是因为我爸有信念,他始终觉得这种罪受不了几天。但是肾功能衰竭之快连医生也没想到,他突然间就开始昏迷了。医生说是毒素蓄积的结果,病情已经非常危险。

那段时间,我哥在河南托学医的朋友找肾源,我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特兴奋,说正要给家里打呢,他真的找到了,如果不出意外,一个星期之内就能换上。我着急地让他先回来,爸突然病重,可能来不及了。我哥拿着电话语无伦次地问:怎么可能呢?哪能那么快?

结果他赶回来时我爸已经昏迷,稍微清醒的时候看见我哥就抓住手不放。我哥找医生求千万再坚持几天让父亲换上肾。医生也说实话,已经到这种情况,生死就是旦夕的事,因为肾的损伤太大,除了到现在也不知道成分的药末,还有为了治那根本不存在的癌症的化疗药,对70岁老人的肾都是致命的打击。

我爸昏迷了三天之后就去世了,那个已经准备好的肾马上有了新的需求者。那人比我爸幸运,我觉得很多人都比我们幸运!我爸多无辜呀,先是误诊,然后是误治,本本分分一辈子,到了晚年对社会绝对信任,却死得这么冤!我哥一定要找医院打误诊的官司,他实在无处发泄自己的郁闷。我妈把他劝住了,她说我爸一辈子都是宁可委屈自己,不会为难别人,别到最后让他在地下心里不安。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