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裁者手册.pdf

独裁者手册.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为什么同样一个人可以在一个国家推行善政却在另一个国家施行最残暴的独裁?在这里,与其说制度是答案还不如说是问题本身。为什么比利时的制度越来越民主,而同一时期,同一领导人的刚果,却越来越独裁?难道是因为利奥波德二世只爱本国人或者有种族歧视?但后来刚果自己“选”出来的领导人并没有做得更好,仍然是一个糟糕的独裁者。
在《独裁者手册》这本书里,梅斯奎塔和史密斯研究多年,得出了一个能够相当完美地解释这一政治现象的理论,即:不管是国家、公司还是国际组织,其政治格局不能简单地以“民主”和“独裁”来划分,而必须用民意选民、实际选民、胜利联盟的数字多少来描写。如果胜利联盟的人数很多,那么这个国家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民主国家。反过来,如果胜利联盟的人数非常少,那么不管这个国家有没有选举,都是事实上的非民主国家。据此,很容易明白:在刚果,利奥波德二世只需要让少数人高兴就足以维持自己的统治;而在比利时,他必须让很多人满意才行。
不得不提,对任何想理解政治的真正运作方式的人来说,《独裁者手册》都是一本必读的书,无论是政治领域的政治还是商业界的政治,无论是在独裁国家还是在民主国家。

编辑推荐
从管理一家公司、领导一个社会组织,到操控一台政治机器,获得并保持权力的三个维度、五个法则。
独裁者生存的秘密是什么呢?
为什么改革总是如此困难?
为什么民主的美国会去推翻别国的民选政府?
为什么一个国家的自然资源越丰富,它就越不可能民主化?
为什么民主党欢迎非法移民却反对给高技术移民提供特别渠道?
为什么有些极权主义政权垮台了,而有些却仍在台上?
为什么独裁者国家的警察工资都比较低?
为什么某些穷国的税率比富国还高;或者为什么一个领袖花了大把军费却得到一支在国防上孱弱不堪、基本没用的军队。
主要观点:
不管你是独裁者还是民主国家领导人,或者公司的CEO,哪怕你对如何治理国家和管理公司一无所知,只要能不折不扣地执行以下规则,你的权力就可保无虞:
一、要让你赖以维持权力的联盟人数越少越好。这样,收买他们要花的钱就越少。
二、要让名义选民越多越好。名义选民多,一旦联盟中有人对你不满,你就可以轻易替换掉他。
三、控制收入。领导人必须知道钱在哪,而且必须能控制钱的流动。  
四、好好回报联盟对你的支持。一定要给够,但也不要过多。
五、绝对不要从联盟口袋里往外拿钱给人民(员工)。这意味着任何改革如果伤害到联盟的利益就很难进行。
也就是说,领导人要做的事情其实非常简单:通过税收、卖资源或者援助拿到钱,用一部分钱把联盟喂饱,剩下的大可自己享受——或者,如果是好的领导人的话,也可以拿来为人民(员工)谋点福利。

媒体推荐
对独裁国家和有缺陷的民主国家做出了富有启发性和易于理解的观察。
——金融时报

冷酷无情的直率……这本书应当提供保证:阅读之后你会彻彻底底不信任一切形式的政治过程,不然你可以退钱!
——麦克林周刊

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有了新对手,就是布尔诺•德•梅斯奎塔和阿拉斯泰尔•史密斯所写的《独裁者手册》……这是一本极其发人深思的书。我发现自己不愿意赞同书中的观点,但实际上在绝大部分地方我被说服了,书中充满怀疑性的分析是对的。
——黛安•科伊尔 启蒙经济学咨询公司主席

《独裁者手册》是一本重要的书——对任何想理解政治的真正运作方式的人来说都是一本必读的书,无论是政治领域的政治还是商业界的政治,无论是在独裁国家还是在民主国家。
——大卫•金彻恩 美国新闻网站huntingtonnews.net 书评家

读者很难找到一个不按照布尔诺•德•梅斯奎塔和阿拉斯泰尔•史密斯先生所述模型进行运作的政府。因此当读者下次看到某位慷慨激昂的政客声称他采取的立场是“为了他的国家的利益”时,不管他是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记住把“国家”俩字替换成“政治生涯”。
——华尔街日报

在这本引人入胜的书中,布尔诺 •德 •梅斯奎塔和阿拉斯泰尔 •史密斯详尽阐发了他们对于政治统治的观点:所有成功的领导人、独裁领导人和民主领导人几乎完全出于自身政治生存的需要而行事——他们说这个观点“愤世嫉俗,但恐怕是准确的”。然而当我们通过阅读作者对领导人们的选择所做的精彩述评——从凯撒到坦慕尼协会再到绿湾包装工队——我们渐渐认识到,他们这一版本的怀疑主义对于传播法治、组织得当的政府和完善民主制产生了极其现实的指导作用。詹姆斯 •麦迪逊如果还活着应该会喜爱这本书。
——罗伯特 •詹姆斯 •伍尔西 前美国中央情报总监(1993—1995)捍卫民主基金会主席

在这本书中,布鲁斯 •布尔诺 •德 •梅斯奎塔和阿拉斯泰尔 •史密斯教导我们认识到独裁制度只不过是政治的另一种形式而已,他们从这一角度深化了我们对所有政治体系的理解。
——罗杰 •梅尔森 芝加哥大学经济学教授 200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作者简介
布鲁斯•布尔诺•德•梅斯奎塔,纽约大学政治学系Julius Silver讲座教授、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和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他通过设立于纽约的咨询公司长期担任美国政府国家安全事务方面的顾问,也为众多公司提供谈判指导与结果预测方面的咨询服务。
布尔诺•德•梅斯奎塔1971年从密歇根大学获得政治科学博士学位。2001—2002年他担任国际研究学会主席。他是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美国对外关系理事会会员以及古根海姆基金会学者。布尔诺•德•梅斯奎塔迄今出版了16本书,超过120篇论文,并在《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芝加哥论坛报》、《国际先驱论坛报》等报刊上发表过大量文章。
阿拉斯泰尔•史密斯,纽约大学政治学教授。他此前在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和耶鲁大学任教。他从美国罗彻斯特大学获得政治科学博士学位,从牛津大学获得化学学士学位。他从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获得过三项研究津贴,2005年他获得卡尔•多伊奇奖(Karl Deutsch Award),该奖每两年一次颁发给40岁以下最出色的国际关系研究学者。1997—1998年他被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选为国家研究员。

目录
引 言 统治的规则
第一章 政治的法则
第二章 上台
第三章 掌权
第四章 窃贫济富
第五章 获取与花费
第六章 腐败使人有权 绝对的腐败绝对使人有权
第七章 对外援助
第八章 反叛中的人民
第九章 战争,和平与世界秩序
第十章 怎么办?
致 谢

文摘
给钱好办事

统治的关键在于支付报酬给支持者,而不是善治或代表普遍意志。对一名刚刚上台的领导人来说,收买忠诚特别困难。在决定是否要支持一名新领导人时,精明的人不仅要看新领导人今天能给他们多少,还要寻思将来预期能得到多少。
任何新崛起领导人的过渡期联盟成员必须意识到他们有可能时日无多。多伊在夺取了利比里亚政权之后,大大提升了军队工资。这立即吸引了军中伙伴对他的支持。但他们心知肚明可能不会永远受眷顾。别忘了,50名多伊最早的支持者后来落得个被处决的下场。
消除支持者对被抛弃的恐惧是上台掌权的一个关键因素。当然,支持者不会幼稚到相信他们在联盟中地位无虞的政治承诺。但是,做这样的政治承诺可比泄露底牌强多了。一旦走漏风声说支持者将被替换,他们将展开反击。举个例子,在 198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罗纳德•里根获得了赞成堕胎选民的支持,战胜了反堕胎的时任总统吉米•卡特。随着里根真实的反堕胎立场显现,大量赞成堕胎选民抛弃了他。在 1984年的总统大选中,尽管里根获得了压倒性胜利,但却是他的竞选对手沃尔特•蒙代尔获得了赞成堕胎选民的支持。
领导人都明白自己有可能断送在致胜联盟手里。这就是为什么领导人要尽全力给予核心党羽足够的报偿,以使这些同伙真心保持忠诚。这对刚上台的人来说是挺困难的。但有时候,各种机缘共同为一名新统治者创造了条件。
必死性:上台的最佳机会
领导人被废黜的最无可避免、从而也是第一大的风险就是一个谁都躲不了的简单事实:人都会死。死掉的领导人没法给他的联盟报偿。快死的领导人面临的问题同样严重。一旦关键支持者得知领导人快死了,他们就知道必须另找新人确保财源不断。这是将不治之症秘而不宣的一个好理由,因为不治之症必然会导致某些人蠢蠢欲动,不管是致胜联盟内部成员或是外部看到机会想要一举改朝换代的人。
伊朗的阿亚图拉•鲁霍拉•霍梅尼和菲律宾的科拉松•阿基诺都选择了在合适的时机夺取政权。我们以阿亚图拉•霍梅尼为例。他曾经是最高级的什叶派教士之一,也是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国王世俗政权最激烈的反对者之一。1960年代早期,霍梅尼开始公开反对现政权并组织抗议示威。他的活动导致他多次被捕。1964年他被迫流亡,一开始去了土耳其,接着到了伊拉克,最后来到法国,无论在哪都不断宣扬他对国王的反对立场。他演讲的录音带在伊朗广为流传。
1977年,国王的政治对手阿里•沙里阿提逝世,霍梅尼旋即成为最具影响力的反对派领袖。尽管他敦促其他人反对国王,但在国王倒台之前他拒绝回到伊朗。除了极少数特权阶级,几乎所有伊朗人都渴望变革。国王政权和依附于它的人遭到广泛厌恶。人们看到了一个真正变革的机会,于是将支持一股脑儿给予了唯一的可选替代者:霍梅尼。在国王逃离伊朗之后,霍梅尼返国,受到约600万人夹道欢迎。。
一回到伊朗,霍梅尼立即开始反对由前国王政权外交部长领导的临时政府。大量军方人士投向了霍梅尼阵营。在他发起了针对忠于旧政权军人的圣战后,临时政府的抵抗崩溃。接着他下令举行全民公投,让人民在旧君主政体和伊斯兰共和国之间做选择。98%的人选择了后者。霍梅尼修改了宪法,将之建立在宗教统治的基础上。霍梅尼成为最高领袖,他和宪法监护委员会有权否决不符合伊斯兰教义的法律和政府官员人选。
霍梅尼成为领袖是因为他为反对派树立了一面旗帜,也因为军方没有出面阻止人民起来反抗国王。一旦国王被赶走,霍梅尼立即宣称,是他而不是临时政府或什么代表各方利益的委员会在掌管国家。
霍梅尼的成功并无什么特别或独一无二之处。千百万伊朗人希望推翻旧政权并不稀奇。在国王残酷暴虐的政府统治下,有成千上万人失踪。监禁、酷刑和死亡司空见惯。在14年前霍梅尼流亡时,情况已经是如此,而且国王政权看起来无懈可击。霍梅尼之所以能在 1970年代末获得成功,关键在于军队拒绝阻止不满的人民走上街头。他们以前从未允许过这样的抗议活动。到底什么发生了变化?军队不愿意再为维持旧政权而出力,是因为他们知道国王命不久矣。《纽约时报》曾经刊文详述了巴列维如何绝望地掩盖癌症病情的发展。死掉的国王当然无法保证报偿,他的继任者也不行。在位优势烟消云散。军队面临着镇压人民这一令人不快的任务,继续享有奢侈报偿的前景变得渺茫,因而选择了袖手旁观,为革命铺平了道路。
在菲律宾,民主崛起的故事也没有多大不同。贝尼尼奥•阿基诺是一个出色的人,年仅18岁就因他在朝鲜战争中的记者工作而获颁菲律宾军团荣誉勋章。他曾说服一个反叛组织投降。22岁出任菲律宾康塞普西翁市长,29岁担任菲律宾打拉省省长,34岁当上参议员。他不畏危险,成为时任总统费迪南•马科斯的公开批评者。1983年,流亡美国的贝尼尼奥返回菲律宾。在飞回马尼拉的班机上他警告随行的记者们,说一切可能很快结束。的确如此。他立刻被人带下飞机,在停机坪上被暗杀。他本应该效仿霍梅尼,耐心等待时机。
他的妻子科拉松并不具备他的政治才能或经验,但她有一个关键优势:她活着! 1985年末,费迪南•马科斯宣布将提前一年举行总统大选。科拉松•阿基诺代替已故丈夫参加竞选并成为马科斯最大的对手。在 1986年 2月7日举行的大选中发生了大规模舞弊行为,毫不奇怪,一个星期后选举委员会宣布马科斯胜选。但马科斯的支持者迅速抛弃了他。罗纳德 •里根对选举结果表示关切。非常有影响的菲律宾天主教会领导人辛梅枢机主教出面发声。在科拉松•阿基诺的策动下,人们开始举行抗议活动。军方关键人物和其他重要政治人物从政府辞职,加入了阿基诺夫人的阵营。没有军队的阻止,成千上万人加入了抗议队伍,又导致更多的军方人士背离了马科斯。
为了避免大规模流血事件,马科斯和家人向美国寻求避难。
他们离开菲律宾,在夏威夷落脚,不过,内幕人士和其他人都知道马科斯活不了多久。实际上,疾病一直伴随着他。他即将死于红斑狼疮,所有他的核心支持者都知道。他可没法从坟墓里派发糖果,于是他的支持者必须寻找能给他们好处的新的谄媚对象。科拉松•阿基诺没有政府经验,然而在她更有才能的丈夫失败的地方她却成功了。她挑战马科斯的时机正是后者的支持者知道他行将就木的时候。他们在寻找新的拥护对象以换取回报。科拉松•阿基诺就任总统并被《时代》杂志评为1986年的年度女性。
这些不是孤立的例子。洛朗•卡比拉曾经被切•格瓦拉嗤之以鼻,称其缺乏 “革命严肃性”以及 “过度沉迷于酒精与女色”,但此人在扎伊尔挑战强大的蒙博托•塞塞•塞科取得了胜利。卡比拉才能平平,但他时机掌握得非常好。当时蒙博托患了前列腺癌,所有人都知道他时日无多。当卡比拉的叛军攻城略地势如破竹之时,蒙博托的军队干脆拒绝反击。蒙博托从前的支持者明白只有抛弃垂死的主公,未来才有前途,正如老话说的 “国王已死。国王万岁! ”
对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和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健康状况的担忧产生了相似的强烈的政治猜想。两人都通过指定继承人的方式来阻止核心联盟成员起异心。金正日一路提拔他的小儿子金正恩担任各种职务,包括四星大将,尽管金正恩从无军队经验。相似地,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大手术之后面临权力危机,因而将弟弟劳尔•卡斯特罗扶植为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通过指定继承人,也许能保持现有的致胜联盟基本稳定,这两位最高领袖在兑现政治承诺的能力岌岌可危的情况下,都试图防止在位优势的丧失。
垂死的状态常常导致政治死亡。悲伤的事实是:在一个独裁国家如果你想上台的话,与其想方设法医治国家的弊病,还不如偷到在位者的病历。
继承权与亲戚们的麻烦
我们并不是说健康的领导人就高枕无忧。如果一名在位者手头拮据,他就无法给支持者继续支付报酬。他为什么会手头拮据呢?因为他征税太重、窃取太多,人民宁愿休而不作,国库收入因此遇到麻烦。更不妙的是,人民一想到如果不采取行动推翻他们的主人,情况将更糟,因此可能干脆不歇着,起来造反。对致胜联盟管理不善以及革命的诱因都可能会在体制内催生变化,导致现政权的垮台和新领导人上台。
一般来讲,挑战者面临的最艰巨的任务之一就是除掉在位者。但如果领导人死掉或者如威廉•托尔伯特那样被谋杀,这个任务便立刻达成。一旦在位者死掉,还有个阻击其他权力竞争者的问题。有雄心壮志的挑战者必须掌握国家机器、奖赏支持者以及除掉竞争对手。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1299年至 1923年统治现土耳其的奥斯曼人最终制定了 “新君弑杀兄弟法 ”。
当苏丹驾崩之后,谁能继承大位取决于谁能控制国家机器和回报他的联盟。实践中这意味着必须控制国库以养活军队。皇位继承变成了一场适者生存的战斗,看看哪个皇子能成为下一位苏丹。每个皇子都各自统治着自己的领地。当苏丹死去,皇子们纷纷火速赶往首都君士坦丁堡,抢夺国库以赢得军队支持。结果常常是发生内战,每个皇子都带着自己的人马试图夺取唯一的、完全的国家统治权。苏丹生前可能已经中意某一个皇子,将他的领地安排在靠近首都的地方,这样在坟墓里都能继续支持他。
奥斯曼土耳其的皇位继承非常血腥。不成功的兄弟通常被杀掉。穆罕默德二世(1429—1481)通过“新君弑杀兄弟法”将这种行为制度化。根据这项法律,所有不成功的皇位继承人都将被丝绳勒死。一个世纪之后,穆罕默德三世据说杀掉了19个兄弟、两个儿子以及 15个怀孕的父王的妻妾,以此清除了眼前或未来所有潜在的威胁者。到了 17世纪中叶,这种行为被较为仁慈温和的做法取代 ——将所有男性亲戚关在托普卡帕宫的第四庭院 ——几乎可算是最早的黄金牢笼。有类似这样的亲戚,难怪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和罗伯特 •格雷夫斯的克劳迪斯要装疯。
奥斯曼人的皇位继承窘境绝非个例。英国国王“狮心王”理查死于 1199年。由于他没有直接继承人,他死后至少有三个人有权继承王位。理查的父亲是先王亨利二世,第一位有权继承王位的便是亨利二世的王后阿基坦的埃莉诺,她已经年近八旬。第二位是理查最小的弟弟约翰。第三位是理查的另一位早死的弟弟杰弗里最大的儿子亚瑟(时年仅 11岁)。
鉴于早年的经历,老于世故的埃莉诺不愿意冒险参与角逐王冠。她深知这么做的后果。她选择扮演好一位仁慈母亲和祖母的角色,主动靠边站,让约翰和亚瑟去争夺王位。更准确地说,她是在静观谁更有可能胜出便支持谁,世事变幻难料,她这么做能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想要登上大位的独裁者必须准备好杀掉一切竞争者 ——包括最亲近的家庭成员。奥斯曼土耳其人将这种做法制度化,而英国人这么做只是出于传统。专制王权更迭过程所带来的恐惧和不安全感,使谋杀成为这种极端环境下受人偏爱的解决方案。约翰是怎么做的呢?在他已经继位之后他仍然担心亚瑟的挑战。这种挑战随着亚瑟日益年长而愈显强烈。最终在 1203年,约翰将亚瑟投入监狱并将他杀害。传说是约翰亲手杀掉了侄子。除掉亚瑟之后,再也无人对他的王位构成威胁 ——直到 12年后贵族们集结起来武装讨伐他,英国大宪章随之颁布。
对领导人和他的支持者来说,继承权意味着拥有一系列优势。要想顺利统治,收买合适的人是关键 ——而王子们有条件也有能力继续回报支持者。他们知道钱在哪里,也知道该收买谁。话说回来,宫廷中人为什么非得热切趋附继承人呢?毕竟,一旦王子继承了王位,其他人就当不上国王(或独裁者、总统)了。支持王位继承人不可避免地意味着放弃你自己当上国王的机会。不过,这只是一方面。由于有太多人觊觎王位,成功的机会是很渺茫的。在现实中,先王的支持者们最好还是选择拥戴王子,希望他能眷顾助他登顶的人们。
新上位的领导人需要支持者助他稳固权力,对继承人来说,那些支持者本来就已经各就各位。王子知道那些人的底细,也知道该怎么收买他们。当然,我们在路易十四的例子里看到,王子有可能对致胜联盟进行彻底改组。不过,先王的支持者们正确地相信古老箴言“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对他们来说不算一场糟糕的赌博。比起权力传给外人来说,如果权力在王室内部从父传到子、从国王传给王子,核心支持者们有大得多的机会继续保持他们的特权地位。如果你是一位王子,如果你想当上国王,你就绝不要扼杀父王的支持者们继续被你倚重的机会。这样一来他们就会唯你马首是瞻。让他们这样做。你需要他们帮你平稳过渡。如果你要他们走人(也可能不会),可以等到以后把他们从宫里逐走。切记,让他们第一次知道你的真实想法的时机,就只能是你已经登上王位把他们从宫中逐出的那个时刻,一秒钟都不能提早。
当然,如果你是一名想登上王位的年轻王子,你首先要确保活得比 “支持者 ”久。众所周知,历史上那些摄政者们无一不是邪恶的看护人。假如一名摄政者起了杀心,受托照看未来国王是自己成为国王的极好机会。英国国王理查三世就是一个例子。当爱德华四世于 1483年死后,他 12岁的儿子爱德华五世继承了王位。爱德华四世的弟弟理查三世被封为护国公,受命照顾幼王。他本该主理朝政若干年后将权力交还给爱德华五世,然而与许多统治者一样,理查三世对放权之说不以为然。
作为哥哥爱德华四世的遗愿执行人,理查可以操控事态为自己服务。首先他把 12岁的爱德华和弟弟关进伦敦塔,接着他指使议会质疑他们父母婚姻的合法性,宣布两个王子是私生子。兄弟俩从此失踪。理查三世也许根本谈不上是一个 “执行人”,但对执行死刑却心安理得。(一般认为, 1674年在一处楼梯下发现的两具骸骨就属于这两个孩子)。
即使在依赖家族继承的体制下,机会对于非血亲的指定继承人也是存在的。统治者们往往会指定自己的继承人,而且有时候会从血亲以外的人当中挑选,也许是因为他们明白如果在家族内部厚此薄彼会带来何等恐怖的后果。举例来说,罗马帝国的第一位皇帝奥古斯都正式收养了他的继承人提比略。黑帮首脑也经常这么做。卡洛 •甘比诺指定保罗 •卡斯特拉诺为他这个纽约黑手党家族的下一任老大。在这些情形里,被指定的继承人一般被认为将继续发扬光大前任的事业。于是,就没有什么必要急于干掉前任。新的指定继承人甚至还有助于提升旧老大的威望。
对年老体衰的统治者来说,指定一名新的继承人将帮助他们在掌权中度过余生。然而只要联盟里的关键支持者相信继承人将保持联盟人员构成的足够连续性,那么家族内继承人便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联盟成员期望从 “父—子”传承中得到的东西,外人很难给得比这更多。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