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问我哪里痛.pdf

马克思问我哪里痛.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马克思问我哪里痛》一书中,作者柳东民富有创见性地运用马克思哲学理论,对日常生活中诸多“异化”现象进行逐一解读,超越政治层面,从爱与人性的角度,清晰而精准地展现了一个富于人情、浪漫的马克思及其核心思想——他已卸下教科书赋予的身份标签,只想面对面地与你聊聊,那些生活中别人不懂的苦痛。
在当今社会,此类哲学中称为“异化”的现象成为青年人无法回避的痛点,经济的飞速发展给他们带来纷沓机遇的同时,也用满载物欲的价值观对其施加控制,使之疲于奔命、不断迷失。
华服出席喧嚣的派对,只感受到一群人的孤单;曾经亲密的恋人,分手却仿佛在两人之间筑起了高高的藩篱;即使亲近如父母家人,也总有难以启齿的时刻……这些都没有关系,让马克思帮你从哲学的角度一一解惑。

编辑推荐
《马克思问我哪里痛》是韩国学者柳东民为年轻人书写的一本关于马克思思想的哲学散文,将严肃正统的马克思理论与现今年轻人关注的社会问题,如爱情、职业、经济等紧密相联,用马克思思想对准当代青年各种“痛点”,并一一击破。
《马克思问我哪里痛》在准确、全面地传达马克思思想的基础上,用年轻人更容易接受的平实、通俗的语言进行解读,是一本很有趣的社科著作。
对那些正在因为社会问题和个人空虚而彷徨的年轻人来说,《马克思问我哪里痛》将是一场酣畅淋漓的甘霖。

名人推荐
这本书让我回想起青春时节……我希望年轻读者能够通过此书摆脱自我异化,在现实的关系中认识爱情和友情的真谛。这本文字清新、言语真挚的书一定会给年轻读者带来乐趣。
——洪世和(韩国进步新党代表,《我是巴黎的出租车司机》作者)

作者简介
柳东民,韩国学者,毕业于首尔大学经济学专业,随后在该校修完了以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为主题的博士研究课程,并取得了博士学位。现在任教中南大学。作品有《政治经济学》、《经济的教养》、《在茂密的经济学森林中寻找前路》、《打造经济学的人们》等。

目录
卷首语// VII
序言// IX
不言而不知,实则言亦不知// IX
旅行的起始:陌生的派对// XII
第一章
是什么让我异化?
少年维特之烦恼// 003
痴狂寻爱而踟蹰徘徊,却从未爱过自己一次// 011
花之絮语// 019
我的生产方式就是我// 026
物神崇拜,虚像抑或安慰的反语// 030

第二章
物质变化给“我”和“你”带来怎样的影响?
偶然的相遇// 039
真理不在彼间,而在此间// 045
既然如此,不得不爱// 050
理论掌握人们的瞬间// 054
崭新的未来,悠久的习俗// 058
世上所有的事情都取决于心态?// 062
关系之外看关系// 066
最大的荣耀,最深的耻辱// 070
第三章
行动,追随“你”和“社会”的期待
爱情,惊险的跳跃// 077
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 081
自由、平等、所有权和边沁主义// 086
不断发起革命的阶级// 092
消费者是劳动者的敌人?// 096

第四章
能力、公正、正义
旧时古昔,那悠远的幻想曲// 105
这里就是罗陀斯,就在这儿跳吧!// 111
从社会的生产力到资本的生产力// 115
当同等的权利相互抗衡时// 118
剥夺者就要被剥夺了// 124
第五章
关系的非对称性,权力以及民主主义
想着你,想知道你的一切// 131
国家,布尔乔亚阶级的执行委员会// 135
三星好就是韩国好?// 139
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144
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是笑剧// 148

第六章
对于透明沟通的梦想:希望和共产主义
历史什么事情也没有做// 155
人类始终只提出自己能够解决的任务// 159
否定的否定// 162
共产主义及其现实性// 165
个人的自由,所有人的自由// 168
错过爱情// 172
共产主义,爱的二次发明// 175
结语// 179
附录
我如此阅读,关于十位作者和一部电影的笔记// 183

序言
卷首语

“了解马克思对于现在的我们有什么意义?”这个问题在本书撰写过程中不断地浮现在我脑海中,而每一次得到的答案就是:为了年轻的后辈们——那些在以资本主义为基本信念的韩国社会中,在无止境的“资格”竞争中颠沛流离而仅有极少数生存下来的青年。青春本应如此,以充满希望的胸怀拥抱世界,以幽默的政治学改变现实,哪怕只是一点积极的改变。如果这本书能使青年人有点滴启发,这就是我所想象到的价值所在。

存在于世的诸多法则和逻辑高高在上,愈发致密地解读这个世界,而面对竞争应接不暇的人们只能接受落后的困境。但是短期困境不能掩盖的是,我们需要理解个人行动与社会全体结构相连接的支点和方式,即努力拥有社会科学的视角对于我们格外重要。培养一种人文学的想象力,以使我们找到生活的终极目标和价值,这不应为我们疏忽。无论是否同意其政治立场,马克思的社会学素养和人文学展望相结合,应该为我们所重视。

我曾认为社会科学的法则改变世界,而人文学的感性是毫无价值的,这也似乎是我开始研读马克思原著的原因。然而大多数的马克思主义者中,尤以经济学家为甚,在强调政治经济学的分析过程里只看到所谓“真正马克思”的影像,而忽略了马克思年轻时代也曾是一位人道主义者的事实。随着时间流逝,人们认为社会科学的逻辑是无价值或有害的,原因在于社会科学的研究脱离了人文学的想象力,因此本书旨在通过马克思的著作,解读那些在典型结构中被忽略的马克思的思想。

我希望与多数读者,特别是没有了解过马克思的读者们共享一种思维的支点,共同审视个人生活与社会的关系,为此我感到无比喜悦。本书不足之处在于,我把过去在报纸和网络上写过的评论作为参考直接插入文中,粗糙之处还望读者见谅。撰写过程中,我也不断发现生活的真实,感悟到学习是无止境的。感谢那些不吝赐教和不断给予我灵感的朋友,感谢出版方对本书出版付出的努力。

柳东民
2012年
4月

序 言

不言而不知,实则言亦不知

村上春树的小说《 1Q84》中,主人公天吾坚守着父亲的病床,他苦苦寻觅着关于自己出生的秘密,面前痴呆的父亲却一言不发 ……天吾在冥冥幻想中听到一个声音,“不言而不知,实则言亦不知 ”。或许我们的人生亦是如此,已经为我们身体所感知的事物,无须他者多言,便已切切实实地谙熟一切。反之,即便说了太多却还是不懂,达到了解何时是个尽头?

“知则为真看 ”,这句古训的本意谈及学习与思考,而现在用于描述我们大多数人阅读文本的状态。人们对待文本,或者其他阅读的对象,往往因为自己迫切的渴望,使阅读过程变得容易并获得了真知。这不难举出实例, 19世纪英国的一个资本家阅读了卡尔 •马克思的经济学著作《资本论》,这部著作旨在揭露资本主义剥削的秘密,然而讽刺的是,资本家却通过这部书找到了更有效剥削劳动者的方法。

学习马克思经典理论已形成了标准的顺序,从哲学开始接触其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接着走进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体系。前苏联就是按照这样的脉络将马克思著作引入国民教科书系列,辩证唯物论被视作哲学概论,构成哲学体系中的存在论和认识论。历史唯物论则适用于解释社会发展和历史经济的相关原理。最后,还有政治经济学分析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结构和发展原理。因为发挥着教科书的作用,为了使人民便于掌握,前苏联将马克思原理的知识编纂成题目,庞大的知识体系变成了选择题和判断题,基本概念和法则一目了然地呈现给了读者。诚然,这样的转化过程简单机械,不免有些夸张之感。

曾几何时,我比现在更投入地阅读过马克思的著作。彼时,游走在几所大学兼职授课,每天从上午九点开始,除去午饭的时间,上下午各有三个小时的授课时间,傍晚时分还要赶去参加研究生们的学术论坛,真是不折不扣的“急行军”。在身体疲乏时,我还要绞尽脑汁准备第二天的授课,课上带着挑选好的电影与学生们进行讨论。有一次,选定的影片是《哈瓦那》,主人公是美国职业赌徒杰克,他打算大赚一笔,把目标锁定古巴的赌场。在前往哈瓦那的轮船上,他救助了一个身陷危机的女人,并与其坠入情网。然而命途多舛,时值卡斯特罗的“1959古巴革命”,女人的丈夫是运动中的革命者,不幸被反革命势力绑架。杰克不能坐视不管,他将作为应急赌注而藏在手臂中的钻石取出,营救了女人的丈夫,之后独自返回美国,只留下了落寞的背影。这部电影播放之后,当晚的学术讨论中,一个学生向我提出异议,“革命爆发之际,怎容得风花雪月? ”而我的回答直截了当,是瞬间迸发的思想火花,“所有的革命,都从人类的自爱之中孕育而生 ……”也许这个答案难免受到质疑,我在打马虎眼,而学生亦是一知半解,讨论陷入尴尬的气氛。可是,十几年之后,当我再想起这个回答,我自认为是一次神来之笔,我对这个答案感到满意。

孔子说过 “四十不惑 ”,即人随着阅历的增长不再因为小事而动摇。但是本人虽然年过四十,却依然感觉不到 “不惑 ”。有时我大胆地推测这个命题的意义,也许这并不是一个实证性的命题,更像是“四十岁应该不迷惑 ”这样一个规范式的命题,甚至是 “四十岁可能不迷惑 ”的表达。很难说孔子四十岁的时候是否做到 “不惑 ”,但相信他下的定义更多是体现自我警戒的意义。

所有的学问起始和结束都需要人文学的思维,所有的学问都在研究 “人 ”并且分析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及人类社会对个人造成怎样的影响 ……这都是学问探求的内容。所以阅读马克思并不需要教科书,也不需要当作 “四十不惑 ”的固有命题,只要我们从生活细微之处出发,以人文学的感性开始解读即可。这一次,马克思与任何考试无关,也不带着何种权威经典的帽子,只要我们随心去读,哪怕只有点滴感悟,不也是一种收获吗?

阅读马克思原著的方法很多,经济学家和哲学家各有各的办法,甚至文学研究者也有自己的套路,这些都是无数人用过的方式。本书的设计路线为:从个人实际问题开始,之后上升到社会问题,最终回归到个人身上。马克思的著作涉及众多领域,数量之大,我们所能阅读的不过总量的十分之一,即使辅以解释也更似浅尝辄止的尝试,这是“四十渴望不惑”的我选择的方式。

旅行的起始:陌生的派对

人们身着华丽的服饰聚集在熙攘的派对现场,你手持着鸡尾酒杯游走在人群之中,寻找一个可以交谈的对象并不是件容易事。好不容易遇见一个有眼缘的,他只是礼貌地打了招呼就立刻消失不见。离派对结束还早着呢,一瞬间你心中或涌起这样的矛盾的对话,“就这么走掉吗?反正我一个人走也没有人会关注的。但这么离开感觉就像个loser(失败者),不能这样!”

你装模作样地从身上掏出手机来看,把已经读过的短消息当作新短信又重新看了一遍,但是进退两难的局面没有任何改善。

怎么样,各位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吗?或者不是在聚会现场,而是当你前往一个陌生的地方也感到过孤独吧?又或是和刚分手不久的恋人在街上偶遇,会感到尴尬和痛苦吗?还有如父母、子女、兄弟等亲近的人,突然在某一刻会感到陌生吗?


这种 “变得陌生的感觉 ”在哲学上被称为 “异化 ”。“异化 ”用德语表示为 Entfremdung,从字面意思来看就是指 “使疏远 ”和 “陌生化 ”。

无论是谁都会在生活的各种层面感受到异化,并且为了克服异化付出各种努力。

长时间不见的儿时朋友们重逢时会尽情畅饮,扯着嗓子高呼 “友谊万岁 ”。几年前有一档电视节目叫《男女探求生活》,其中的 “同性朋友聚会篇 ”出现过类似的场景。喝得微醉的男人们在 KTV(歌厅)中为了争唱第一首歌而吵了起来,最后又勾肩搭背地嘶吼着关于友情的歌曲。虽然是久远的记忆,但我也有相似的经历,所以看着电视节目笑得直拍自己的大腿。记得当年有一位因失恋而受伤的朋友,每次一去 KTV,就用悲惨的嗓音唱着 “当你最后走开,我的人生也落幕 ”。气氛很低落,我便抢了他的麦克风,然后与他吵了起来。

由于恋人突然变得陌生,或者由于爱情的失败,有些人甚至会随便寻找一个人,堕落地与之发生性关系。韩国电影《伤心街角恋人》(The Contact,1997)讲述的是随着通信技术发达,网络聊天作为沟通方式使虚拟空间和现实相互重叠的故事,其中就有类似的情节。当然不仅仅是《伤心街角恋人》,这种桥段似乎成为了电影中的一种陈词滥调( cliché)。

还有一些人无法承受痛苦就去寻求宗教的帮助。我们常看到一些年轻时表现得极为理性、冷静的人,随着衰老或疾病选择皈依宗教。为了控制和克服人的异化,宗教历经漫长的岁月精巧地建立着自己的体系。因此,阿兰•德波顿在《写给无神论者》一书中强调,虽然无法从科学的角度进行裁断,但宗教确实有其积极的作用。

信仰同一宗教的人们,定期聚会、阅读经书并祈祷,去到各自家中聚餐并在日常生活中互相帮助。这是我们在周围教会里经常看到的景象。生活中因为痛苦和孤独而饱受创伤的心灵,在看见十字架或听到弥撒曲的时候,得到了确定的救赎和治愈。事实上,相对于十字架和《圣经》等救赎的约定,与坐在一旁祈祷的人从共同意识中感受到的安慰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这里并非只是肯定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等历经漫长岁月形成的传统宗教发挥着积极的作用。还有比如,现在在城市里几乎看不到,但小的时候在社区里还经常看到的传统巫术。穿着奇装异服的巫婆念着咒语,一边跳着舞,一边赤脚踩在铡刀上……老奶奶们则站在一旁,她们是作法活动的出资者,也在努力地祈祷着什么。法事的高潮部分便是老奶奶本已死于意外的儿子在巫婆身上“复活”,并且与老奶奶对话的场景。瞬间,巫婆就像变成了死去的儿子,呼唤着母亲,诉说自己的遗憾。就这样,深爱却无法相见的沟通需求借用被神灵附着的巫婆的身体,通过触摸和喊叫实现了满足。

实际上很多人需要的只是从异化中脱离出来的安慰,至于给予这种安慰的对象是十字架还是佛像,从本质上并无太大的差别。当发生了痛苦的事情,去寺庙里上供,或寻找巫婆做法事,再或晚年皈依基督教成为虔诚的信徒 ……这些选择都并非异常之举。对于他们而言,他们需要的是一个 “倾听的人 ”,而不在乎那个人是谁,可以是迷信团体,也可以是传统宗教,可以是占星术士,也可以是精神科医生或者心理医生。所以上一代人在首尔很容易见到的巫术和巫婆逐渐消失了,就在它们消失的地方,我们看到取而代之的精神科诊所和心理治愈中心。

英语中有 beside oneself的表达,从字面看就像是自己脱离了身体站在一旁的状态,用来表示 “对自己感情失去控制,精神错乱 ”的意思。我从自我中离开,就像是 “肉体脱离 ”,在我之外像别人一样观察自己的感受,这就是一种异化。

我们每个人最终都要经历生老病死,因此很难期待爱情和友情等所有人际关系永远地持续下去。因此,关于 “永恒爱情 ”的故事,总是以死亡作为结局。

如果换一种造化弄人,罗密欧和朱丽叶没有为爱赴死,他们的爱情能够永远地保持下去吗?说句玩笑话,如果运气好,两人结了婚,最终说不定是罗密欧另有新欢,弃朱丽叶而去的结局吧。

如果说有绝对不变的爱的象征,那就是同耶稣一样的存在。基督教中将上帝之爱区分于人们的爱;甚至连爱徒彼得都在鸡鸣之前,一夜之间三次背叛耶稣,相反,耶稣的爱却是无限且永恒的。但如果耶稣没有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他对人类之爱的无限和永恒就无法得到保证。于是,耶稣死后三天复活成为了对永恒的爱与救赎的约定,成为身处不安和动摇之人最大的安慰。

那么,异化是人类无法规避、难以克服的现象吗?存在主义哲学中认为人是与个人意志无关被“抛”到这个世界上的存在。这里提到了“被投状态”(geworfenheit)的概念,这真的是我们不可改变的命运?

我们就从这个问题启程吧!

后记
结 语
我们从陌生的派对出发,在交往思维之中重新寻回爱与希望,在这段旅程中马克思的文本成为媒介,带我们走到最后。旅客们感觉如何呢?我们触及马克思的关键词,最终完成了爱与交往的拼图组合。曾经有一首流行歌叫作《玻璃墙》。
即使我想抓住你的手/ 却抓不住/ 那看不见的东西 /让你忧伤/ 我能感觉到 / 那撞击的声响/ 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 那里有玻璃墙 / 玻璃墙啊玻璃墙/ 谁也打碎不了 /所有人装作不知 / 那看不见的玻璃墙
《玻璃墙》 韩石作词• 申亨元演唱
歌曲中提到的问题,就是我们在旅行起点讲的人的异化。我们的友情或爱情中横亘着不能打碎的,也看不见的玻璃墙,阻挡着我们的前路。这也可以解读为朋友之间或恋人之间不能实现透明交往的现实。也许这不能单纯地说是资本主义体制
造成的问题,而是人类本来就要面对的存在问题。
人的思考和行动方式受到物质存在方式的影响,从这个观点出发我们清楚地看到,社会的生产方式决定了社会的存在问题。马克思和恩格斯在《神圣家族》中述及“资本家与无产者同样遭受异化,只是经验方式不同。资本家在异化中得到了轻松与力量,他们在这种异化中仿佛获得了人类的存有感。”这句话补充说明,资产阶级在异化中感到轻松的原因是资本,即金钱。但是如果把金钱看作资本主义经济最大的物神,那么资产阶级的结局必定还是自我异化,只不过是怀抱着物神崇拜而回避异化而已。
因此,法国最具代表的左派哲学家阿兰• 巴迪乌在《爱的礼赞》中说的话并不夸张。
我对共产主义进行假设,是以下观点出发的,有三种思维应该复活:其一是共产主义思维,是实现政治解放的形式扬弃;其二是对不受私有需求支配的世界的思维;其三是对自由结合和平等世界的思维。
……爱情并不属于资本主义狂乱的框架之下,而存在于刚才提到的框架之中,随着对自我的重新构筑得到平和。我们之所以要远离利害关系,正因为在资本主义的疯狂中是感受不到任何舒服和平安的。因此,关于爱情真理的程序全部如此,都是从根本上脱离了利害关系。换言之,爱情的价值就存在于它本身,与爱情结合的两个人即刻超越了利害关系,这就是爱情的价值。“共产主义”所包含的事情并未与爱建立联系,所以与爱相连是这个词语重新建构可能的未来。
巴迪乌所说的共产主义是脱离私有制的欲望,建立自由平等的共同体的认识。并且,由于真正的爱并不通过利害关系体现其价值,应该在这样的共产主义思维下进行重构。
回头看我们选定的路线,即从个人自我异化出发,上升到社会关系,然后回归到根据社会关系而确定的个人之上,对于资本主义经济结构和发展进行分析,对马克思政治经济学进行解读,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如此冷静而透彻的线路。但是,马克思的观点把个人作为社会关系的总和,并且把社会作为社会关系的总体,从这个角度来看,希望这一次的旅程并没有在深山小路里迷了路。那么最后就可以肯定地与前言呼应,“所有的革命都起始于人间的大爱”,至少这个选择从未有过偏差。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