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王子:全球华德福小学指定故事.pdf

爱尔兰王子:全球华德福小学指定故事.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爱尔兰王子与黑荒地巫师玩牌,他夸下海口,结果输掉最后一局。王子必须出发,找到黑荒地巫师以兑现赌注,否则将身首异处。在完成巫师给出的三个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过程中,王子与巫师的女儿斐黛尔玛深深相爱。在返回爱尔兰城堡的途中,他失去了爱人。为了找回斐黛尔玛,王子历尽艰险,来到迷雾国。一路上,羊皮褂男仆、长牙巫婆、酒之火焰公主、巨人克鲁姆达夫、放牛女茉莱格、算命老婆婆等人的命运一一展开。
爱尔兰王子最终能否打败迷雾国国王,与心上人相聚?羊皮褂男仆的真实身份是什么?“独一无二的传说”到底是个怎样的故事……

编辑推荐
《爱尔兰王子》内容暗含的品质与八九岁左右孩子的心智发展相契合,伴随考验的成长道路已经展开,而孩子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取决于他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爱尔兰王子的故事环环相扣,潜移默化地唤醒孩子内在的光明、爱、勇敢、善良、谦逊等等正向的品质,激发他们对美好事物的向往;
在新的环境下解读古老的故事,孩子将接收到人类久存的智慧宝藏,培养意志,倍受滋养,增强他们迎接未来生活的力量;
帕德瑞克•克拉姆的文字中保留着口传文学的节奏和韵律,以及爱尔兰古老传说中的幽默和诗意,栩栩如生的人物呼之欲出, 那些人类的美好品质也会随之内化在孩子们的生命里,并伴随他们一生。

作者简介
帕德里克•科拉姆(Padraic Colum):20世纪早期爱尔兰文艺复兴运动中最优秀的诗人、剧作家和小说家。他为孩子们写的故事书广受欢迎,令几代人爱不释手,至今依然是儿童文学中的瑰宝。1961年,为嘉奖他在儿童文学领域的巨大贡献,他被授予美国天主教图书馆协会“女王奖”(Regina Medal)。
帕德里克•科拉姆是天生的故事高手,他的叙述跌宕起伏,饱含着口传文学所特有的音乐感,充满了幽默、诗意和栩栩如生的描述,尽得爱尔兰远古神话之精髓。

目录
第一章 巫师的女儿斐黛尔玛
爱尔兰王子玩牌赌输,必须出发找到巫师以兑现赌注,否则将身首异处。在完成巫师给出的三个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中,与巫师的女儿斐黛尔玛深深相爱,一起返回爱尔兰城堡的途中斐黛尔玛被迷雾国国王劫走。

第二章 猫王驾临柯诺王的领地
为找回心上人,爱尔兰王子四处打听迷雾国在哪里,国王的侍从陪伴着王子,并给王子讲述了猫王曾经驾临这里与鹰王搏斗的故事。

第三章 光之剑、独一无二的传说以及《鹤皮书》中记载的羊皮褂男仆的经历
爱尔兰王子在林中小仙人的帮助下,找到高邦索,取得了光之剑。但当王子的傲慢升起,剑的光消失了。只有将整个独一无二的传说讲给高邦索听,他才能将黑剑重放光明。王子又一次出发了。最终爱尔兰最古老的生灵——比尔的老妇人和经历曲折动人的羊皮褂男仆带来了独一无二的传说。

第四章 红城堡镇子
为了找到一个人,能讲述发生在独一无二的传说之前和之后的故事,爱尔兰王子与羊皮褂男仆一起来到红城堡镇子,爱尔兰王子的两个哥哥、强盗头儿、酒之火焰公主、巫师巧扮的魔术师汇聚在这里,又发生了很多趣事。

第五章 迷雾国之王
爱尔兰王子带着恢复光亮的光之剑,来到迷雾国,他攻克了七道城门,三次杀死迷雾国国王,制服了守卫第七道城门的巫婆,由巫婆带领找到了沉睡的斐黛尔玛。

第六章 巨人克鲁姆达夫的领地
羊皮褂男仆找回了自己的名字——弗兰,确认了自己的王子身份,他开始寻找自己的父母。结果被养大他的三个长牙巫婆交给了巨人克鲁姆达夫作仆人。在巨人的城堡遇到了想摘仙花楸树浆果的放牛女茉莱格,他们因此又有了一段不同寻常的经历。

第七章 算命老婆婆

历经种种考验,爱尔兰王子与巫师的女儿斐黛尔玛、弗兰与茉莱格最终结为夫妻,柯婷珍王后与变成七只野雁的哥哥团聚、与失散已久的儿子弗兰相认,这一切的发生,算命老婆婆都是关键人物。

文摘
第一章 巫师的女儿斐黛尔玛

1
那时,一个叫柯诺的国王统治着爱尔兰。柯诺有三个儿子,正如冷杉树也长得有直有弯,其中一个儿子长大后狂傲不羁,最后国王和御前大臣拿他没有办法,什么事都只好由着他。这个年轻人是国王的长子,他的母亲来不及教导他就去世了。
既然国王和御前大臣无力管束,我所说的这个年轻人也就整日无所事事,每天只是骑马打猎。一天早上,他骑马出行——
脚边的猎犬如影随形,
腕上的猎鹰俯首听命。
勇敢的战马任他驱遣,
湛蓝的天空在他头顶。
他纵马向前,来到了路的拐弯处。他看见一个白发老头儿坐在一堆石头上,一个人自得其乐地玩着纸牌。他先让自己的一只手赢牌,然后又让另一只手赢。他说:“右手,干得不错!”接着又说:“击败它,我英勇的左手!”爱尔兰王子骑在马上,一边看着这个奇怪的老头,一边随口唱出一首歌——
我将我的小船儿系牢,
整整一年又一天,
然后我去那花楸生长的地方,
还有那雷鸟育雏的地点;

我脚踩河中的踏脚石,
又一步步蹚过浅滩,
最后来到那养猪人的住所——
那不佩剑的少年。

一只燕子在他的门廊上歌唱:
“咕咦,咕咦,咕咦,”
“所有奇迹中的奇迹,
大海的奇迹;”
一只就要离开大地的燕子在歌唱:
“咕咦,咕咦,咕咦。”
“王子,”那老头儿抬起头看着他说,“如果你不光会唱歌,也能玩得一手好牌,我倒是很乐意你坐到我身边来。”
“没有什么牌是我不会玩的。”爱尔兰王子说。他把马拴在树枝上,然后在老人身边的那堆石头上坐下。
“我们赌点什么?”白发老头儿问。
“你说赌什么就赌什么。”爱尔兰王子说。
“如果我赢了,你必须满足我的任何要求,如果你赢了,我也会满足你的任何要求。你愿意吗?”
“如果你愿意,我也没意见。”爱尔兰王子说。
他们开始玩牌,结果爱尔兰王子赢了。“好吧,你希望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白发老头儿问。
“我不想要你的东西,”爱尔兰王子说,“我想你也没有什么可给的。”
“那你就不用操心了,”白发老头儿说,“我必须说话算数,你一定得向我要点儿什么才好。”
“好吧,”国王的儿子说,“既然这样,我父亲城堡的后面有一片田野,我希望明天早上看见田野里全是牛。你能办到么?”
“我能办到。”白发老头儿说。
“那么,我想要五十头母牛,每一头都是纯白的,长着一只红耳朵,而且每一头母牛身边都跟着一头白色的小牛犊。”
“一切将如你所愿。”
“好吧,如果你真能做到,那咱们的赌注就算兑现了。”爱尔兰王子说。他翻身上马,心里暗暗嘲笑与他玩牌的这个老头儿,他真傻,竟然认为自己能弄来五十头白母牛,每一头都长着一只红耳朵,身边还跟着一头白色小牛犊。他骑着马扬长而去——
脚边的猎犬如影随形,
腕上的猎鹰俯首听命。
勇敢的战马任他驱遣,
碧绿的大地在他脚底。
他很快就把那个白发老头儿抛到了脑后。

第二天早上,他去马棚牵马的时候,却听见马夫们在谈论一桩咄咄怪事。国王的贴身侍卫亚特清晨外出的时候发现城堡后面的田野里全是牛,总共有五十头,每一头都是长着红耳朵的白母牛,而且每一头身边都跟着一头白色的小牛犊。国王下令亚特把牛群赶走。爱尔兰王子看着亚特和他手下的人驱赶牛群。他们刚把这些奇怪的牛从田野一边赶出去,它们马上又从另一边回来了。这时国王的御前大臣马偌望赶来了。他宣称这些牛被施了魔法,在爱尔兰的土地上,没有任何人能把它们赶走。于是这群牛就留在了这片七英亩的田野上。
爱尔兰王子明白过来,他昨天的对手非同常人,他骑马直奔峡谷,想和他再玩一次牌。就在道路的拐弯处,那个白发老头儿正坐在一堆石头上,左手对右手玩着牌。爱尔兰王子翻身下马,把马拴在了树枝上。
“昨天的赌注已经兑现,你看见了吗?”白发老头儿问。
“我看见了。”爱尔兰王子回答。
“我们按昨天的条件再玩一次如何?”白发老头儿问。
“如果你愿意,我也没意见。”爱尔兰王子说。他坐在老头儿身边的一丛灌木下,俩人又玩了一次牌。爱尔兰王子又赢了。
“这次你希望我为你做些什么?”白发老头儿问。
爱尔兰王子有个继母,她的脾气很暴躁,就在当天早上,爱尔兰王子还和继母吵了一架。于是他说:“我希望今天晚餐的时候,餐厅里会出现一头棕熊,嘴里衔着燃烧的木炭,把柯婷珍王后从她的座位上撵走。”
“一切将如你所愿。”白发老头儿说。
爱尔兰王子翻身上马,飞驰而去——
脚边的猎犬如影随形,
腕上的猎鹰俯首听命。
勇敢的战马任他驱遣,
碧绿的大地在他脚底。
他回到了城堡。那天晚上,一头棕熊走进餐厅,它的嘴里衔着燃烧的木炭,站在柯婷珍王后的椅子旁边,不让王后落座。没有一个仆人能将它赶走。御前大臣马偌望闻讯赶来,他说:“这只熊也被施了魔法,我们最好不要管它。”于是所有人都离开了,只留下棕熊在餐厅里,独自坐在王后的椅子上。
2
第二天早晨,国王的儿子醒来后说:“昨天晚上餐厅里的那件事儿实在是太妙了。我还要去大路拐弯处找那个坐在石头堆上的白发老头儿,和他再玩一次牌。”于是,一大早他就跨上马出发了——
脚边的猎犬如影随形,
腕上的猎鹰俯首听命。
勇敢的战马任他驱遣,
碧绿的大地在他脚底。
他纵马飞奔,一直来到道路的拐弯处,那个白发老头儿果真在那里。“你又来了,国王之子。”老头说。“是的,”爱尔兰王子说,“我要和你再玩最后一次牌,条件和以前的一样。”他将马拴在树枝上,然后在石堆上坐下。俩人开始玩牌。这一次,爱尔兰王子输了。说时迟,那时快,白发老头儿将纸牌朝石头上猛地一丢,一阵风吹过,把纸牌卷走了。老头儿站了起来,他的个子高得吓人。
“国王之子,”他说,“我是你父亲的死敌,我已经羞辱了他。我也羞辱了王后——你父亲的妻子。你输了,现在必须接受我的惩罚。你必须在一年零一天之内,找到我的住处,并且拔下我的三根胡子,否则你将身首异处。”
说完这番话,他抓住爱尔兰王子的肩膀,把他举起来,放到马上,并把马头扭向了国王城堡的方向。国王之子骑马前行——
脚边的猎犬如影随形,
腕上的猎鹰俯首听命。
勇敢的战马任他驱遣,
湛蓝的天空在他头顶。
那天晚上,国王发现他的儿子心事重重。临睡前,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唉声叹气,城堡里的每个人都听见了。第二天,他将发生的事从头至尾告诉了国王。国王招来御前大臣马偌望,问他是否知道这个巫师是谁,他的儿子可以去哪里找他。
“从那人所讲的话里,”马偌望说,“大致能猜出他是谁。他是黑荒地的巫师。他的住所很难找到。不过,您的儿子一定得找到他,拔下他的三根胡须,否则就会丢掉脑袋。如果您王国的继承人不能体面地兑现赌注,那爱尔兰的土地将颗粒无收,牛也将不再产奶。”
“并且,”御前大臣继续说,“一年的时间非常紧迫,他必须立即出发,尽管,恕我直言,我并不知道他该往哪个方向走。”
第二天,王子告别了他的父亲和异母兄弟出发了。他的继母不肯为他祝福,因为是他招来了棕熊,把她从王位上赶走。她也不让王子骑他平日里骑的骏马。他只得到一匹短尾巴的跛腿马。这一次,也没有了鹰和猎犬的追随。
国王之子整整一天都在赶路,他穿过树林和荒地,直到黄昏来临。成群的小鸟拍着翅膀,从树顶飞下来,穿过一簇簇的矮树丛,停在石楠的树根旁歇息。小鸟们归巢休息,王子却不能,他继续赶路,直到夜色更深,一片漆黑。国王之子吃了些面包和肉,然后把背包枕在头下,躺下来休息,前面是一片广阔的荒地。
第二天早晨,他骑上马继续赶路。穿过荒地时,他看到一幕不寻常的情景:遍地都是动物的尸体——公鸡、鹪鹩、老鼠、鼬鼠、狐狸、獾、大乌鸦……他所知道的每一种鸟兽都在其中。他继续往前走,目之所及,没有任何活的生物。最后当他来到荒地尽头的时候,终于有两个活的动物出现了,一个是鹰,一个是鳗鱼,它们正在凶猛地格斗。鳗鱼紧紧缠绕着鹰的身体,鹰的眼睛已经蒙上了死亡的黑色阴翳。国王之子跳下马,挥剑将鳗鱼砍成两段。
死亡的阴翳从鹰的眼睛上散去,它细细端详着国王之子。“我是勒希鹰,我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柯诺王的儿子。要知道,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动物之间的战争,以此决定由谁来制定来年的法律。除了我和鳗鱼,所有动物都已经战死,要不是你出手相助,我也已经没命了,那时制定法律的将是鳗鱼。我是勒希鹰,我永远是你的朋友。请告诉我,我该如何为你效劳。”
“如果你要为我效劳,”国王之子说,“就请告诉我如何去往黑荒地巫师的住处。”
“我是唯一能为你指路的生物,国王之子。我现在老了,否则我可以把你驮在背上飞往那里。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怎么走。你往前骑上整整一天,开始的时候太阳在你前面,后来太阳在你背后,最后你会来到一个湖边。等在那里,你会看见三只天鹅飞下来,她们是黑荒地巫师的三个女儿。注意,其中一只天鹅的嘴里叼着一块绿丝巾,那是最小的女儿,她可以帮助你。天鹅落到地上以后,会变成少女,在湖中沐浴。其中两只沐浴完毕之后会走到岸上,穿上她们的天鹅绒衣,变成天鹅飞走。但你必须将小女儿的天鹅绒衣藏起来。她会到处寻找,最后找不着了,她会大声呼喊:‘谁能帮我找到天鹅绒衣,我将为他做世界上的任何事情。’这时候你便将天鹅绒衣给她,并且告诉她,她能为你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带你去她父亲的领地。她会遵从的,你很快就会找到黑荒地巫师的住所。祝你好运,柯诺王的儿子。”
勒希鹰展开翅膀飞走了,国王之子继续他的旅程,开始太阳在他前面,后来太阳落到了他的后面,最后他来到一个湖边,眼前是宽阔的湖水。他让马自由觅食,自己也躺在地上休息,天刚蒙蒙亮,他就专心等候着三只天鹅的到来。
3
三只天鹅出现了,它们从空中落下,脚刚触地就变成三个少女,走到湖中进行沐浴。嘴里衔着绿丝巾的少女将天鹅绒衣留在了矮树丛下,国王之子把它捡起来,藏在一个树洞里。
其中两个少女很快就从水里出来,穿上天鹅绒衣,变成天鹅飞走了。最小的那一个在湖水里留恋了一会儿,也走上岸来,开始寻找她的绒衣。她找呀找,最后国王之子听见她喊:“谁能帮我找到天鹅绒衣,我将为他做世界上的任何事情。”王子从藏身的地方走出来,把天鹅绒衣交给她。“我是爱尔兰王子,”他说,“我想请你带我去你父亲的领地。”
“我宁愿为你做别的任何事情。”少女说。
“我不需要你为我做别的任何事情。”爱尔兰王子说。
“如果我为你指路,你就满意了吗?”
“我会满意的。”
“你千万不能让我父亲知道是我给你指了路。你也千万不要让他知道你是爱尔兰王子。”
“我不会告诉他是你给我指了路,我也不会让他知道我是谁。”

有了天鹅绒衣,少女又能够变成天鹅了。她吹了一声口哨,一只蓝色的猎鹰飞过来,停在一棵树上。“这是我的猎鹰,”她说,“跟随它飞行的方向,你就会找到我父亲的住所。再见了,你将会遇到困难和危险,但我会尽力帮助你。我的名字叫斐黛尔玛。”说完,她就变成天鹅飞走了。
蓝色猎鹰飞过了一片片的矮树丛,又飞过了一堆堆的岩石。夜晚来临,它消失不见,但天亮时它又出现了。国王之子紧紧跟随着它,最后来到一栋房屋的前面。他走近屋子,看见一把金子做的椅子,上面坐着的正是那个把纸牌猛地往石堆上一丢以后站起来个子高得吓人的老头。巫师没有认出王子,因为他身边没有鹰和猎犬,身上也没有穿以前那些华贵的衣裳。巫师询问他是谁,国王之子说他曾跟随一个巫师学艺,刚刚学徒期满。“而且,”他说,“我听说你有三个美丽的女儿,我来这里是想娶她们中的一位做妻子。”
“如果是这样,”黑荒地巫师说,“你必须完成我所布置的三个任务。如果你能顺利完成,我会把其中一个女儿嫁给你。如果有任何一个任务你完成不了,你的脑袋就要落地。你愿意试一试吗?”
“我愿意,”爱尔兰王子说。
“那么明天我会给你第一个任务。今天你来的真不巧。在我们这里,一周只吃一顿饭,今天早晨我们刚吃过一顿。”
“吃不吃饭对我来说没什么,”国王之子说,“一个月不吃不喝,对我来说都很平常。”
“我想你大概也不用睡觉?”黑荒地巫师问。
“完全不用!”爱尔兰王子说。
“那很好。现在跟我到门外来,我带你看看你的床。”他把国王之子带到房屋的山墙边,那里有一个狭窄的水缸,里面没有装水。“这是你睡觉的地方,”巫师说,“现在钻进去吧,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会给你布置第一个任务。”
爱尔兰王子钻进了狭小的水缸。不难猜出,他在里面很不舒服。但半夜的时候,斐黛尔玛来了,她把王子带到一个舒适的房间里,让他在那里饱餐一顿,然后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太阳快要升起的时候,斐黛尔玛及时叫醒了他,他迅速回到水缸里躺下。
太阳刚刚升起,黑荒地巫师就走出了房屋。他站在水缸旁边说:“起来吧!我要给你布置第一项任务了。”巫师带他来到一个地方,一群山羊正在那里吃草,远离羊群的地方有一只小鹿,长着白色蹄子,鹿角闪闪发亮。一看见他们过来,小鹿就一跃而起,像离弦之箭一般跑进了树林。
“那是白蹄小鹿,”黑荒地巫师说。“它总是和我的山羊一起吃草,但没有一个仆人能把它带进我的羊圈。你的第一个任务就是逮住白蹄小鹿,今天晚上把它和我的山羊一起带到羊圈里。”说完,黑荒地巫师便暗自笑着离开了。
“看来我性命难保了!”爱尔兰王子说,“要逮住那只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小鹿,简直比抓住展翅飞翔的老鹰还要难。”
他坐在地上,心里满是绝望。这时有人叫他的名字,原来是斐黛尔玛朝他走来了。她满脸担忧地望着他说:“我父亲给你布置了什么任务?”他告诉了她,斐黛尔玛笑了。“我本来担心他会给你一个更可怕的任务!”她说,“至于这个任务倒是很简单,我可以帮你逮住白蹄小鹿,不过你先吃掉我带来的东西吧!”
她取出面包、肉和葡萄酒。他们坐下来,爱尔兰王子吃着食物,喝着酒。“我猜想父亲可能会给你这个任务,”斐黛尔玛说,“所以我从他的魔法仓库里带了些东西给你。这是疾风靴,穿上它,你就能追上白蹄小鹿。趁它还没跑远,赶快去抓住它。记住,太阳落山的时候山羊会回到羊圈里,你必须在那个时候把它带回来。回来的时候,你就只能靠自己的双脚走了,因为你必须紧紧抓住小鹿的银色鹿角,一刻都不能放松。现在快去吧,凭借疾风靴的力量追上它,然后紧紧抓住鹿角。白蹄小鹿最害怕失去自己的银色鹿角。”
王子谢过斐黛尔玛,蹬上疾风靴,跑进树林。现在他跑起来就像鹰在飞翔。他发现白蹄小鹿正在寒鸦池塘边喝水。
白蹄小鹿一看见他,便一头钻进矮树丛。它从一个矮树丛跳到另一个矮树丛,在如此狭窄的地方,疾风靴几乎发挥不了任何作用。不过他总算把小鹿从最后一簇树丛中赶了出来,此时正是正午时分,烈日当空,眼前出现一片平原,他脚踩疾风靴,一下子逮住了白蹄小鹿。小鹿的眼中流出了眼泪,王子知道,那是因为它惧怕失去自己银色的鹿角。
他双手抓着鹿角,带着小鹿往回赶,穿过了一英里又一英里的平原和牧场、沼泽和丛林。他们走得再快,也赶不上时间的脚步。刚进入黑荒地巫师的领地,他就远远望见羊群正急急忙忙地离开牧场,赶回羊圈。偶尔有一只羊停下来去咬树篱上的嫩叶,另一只就会用羊角顶它,催促它快走。“我凭着银色鹿角命令你,我们必须走快些!”爱尔兰王子对小鹿说。于是他们加快了脚步。
黑荒地巫师正等候在羊圈边,一边清点归圈的山羊,一边时不时地抬头看看太阳。他看见爱尔兰王子成功地逮住了小鹿,顿时恼怒极了,正好有一只长胡子老山羊停下来给自己挠痒痒,他顺手就抽了它一下。那只山羊暴跳起来,用羊角狠狠回敬了他一下。
“好吧,”黑荒地巫师说,“看来你已经完成了第一个任务。你是个不错的巫师,本事比我想象的好。白蹄小鹿可以跟我的山羊一起回圈了,你也回到睡觉的地方去。明天一早我会来给你布置第二个任务。”
爱尔兰王子回到那个没有水的水缸,一头钻了进去。一整天他都在追赶白蹄小鹿,现在已经筋疲力尽。他希望斐黛尔玛能来到他身边,带他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好好睡上一夜。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