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完美的女孩:另一个自己.pdf

最完美的女孩:另一个自己.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我,叶欣,以化名“薇拉”继续存活在这个深不可测的世界中。虽然,我时常听到另一个自己的召唤,但我知道,正义与邪恶的界限,就在对那召唤诱惑的控制中。一个我是正义使者;另一个我是杀人狂魔。跨越在鲜血淋漓的心渊世界的我可能才是最完美的我。
偏执型人格障碍、身份识别障碍、双向情感障碍、抑郁症、虚无妄想症、关系型妄想症、虚假记忆综合症、格斯特曼综合症、司汤达综合症、共感觉综合症……每一次恐怖的谋杀背后都隐藏着一种诡异的心理疾患。
记忆重构、角色代入法、精神分析法、被害人分析法、人类邪恶的分析、群体邪恶分析、地理学的犯罪心理学、死亡与精神病学、精神病患和杀人狂魔的界限……每一个扑朔迷离的死亡谜团都可以用一种科学的方法去破解。在与他们的较量过程中,我明白了——
诡计是一种艺术,就像扭曲是一种智慧。
切割狂魔、食人狂魔、肢解狂魔、鬼魂杀手、情书杀手、童话杀手、旅行杀手、死神杀手、妄想杀人狂、表演杀人狂……
装在袋子里的人肉碎片、埋在地板下的头颅、包在礼盒中的断手……这明目张胆的残害背后,我看到的是扭曲阴森的微笑,读到的是鲜血染红的情书,听到的是心惊肉跳的童话,进入的是危险至极的旅程。可恐惧,还不仅仅于此。
在我的精神世界里,残缺是一种完美,另一个自己,就是敌人。

海报:


编辑推荐
国内心理学推理第一人叶聪灵七年精心之作诚意面市
代表作《最完美的女孩》全新续篇
七年精心沉淀 真挚呈现
新浪读书网专题“聪明人喜欢读的小说”No.1
新浪推理类小说点击率持续前三
改编多部广播剧,三个故事已被收购影视版权。

媒体推荐
有一种书,你会忍不住在深夜打开它。
你读着它,你浑身颤抖,你遍体发寒,你的心脏快要负荷不住心跳……你知道你可能会睡不着了,你或许要做噩梦了,你甚至不敢去上卫生间……明明已经预见到所有的可能性,可你还是舍不得放下,仿佛有一种力量在驱使你不得不读完它……
你问过自己为什么吗?
或有人会自嘲地说这叫“自虐情结” ,或有人嘲弄地说这叫“口味太重”,甚至是心理阴暗的佐证……
都对,但也都不对。
人类的确是喜欢自我折磨的生物,我们心甘情愿地在折磨中获得痛苦,因为我们知道,从某种意义来说,痛苦是购买真相的货币。
而我们之所以如此在乎这个真相,是因为这个真相与我们自身息息相关。
每个人都有其阴暗的一面,在这一面里住着一个幽灵,我相信你不但能感知它的存在,而且清楚它一直伺机而动,随时准备取你而代之——是的,这才是你恐惧的真正来源——影子的逆袭!
你知道自己将终生与它作战,你知道要打败它就必须对它了如指掌,但这并不容易,虽然你能听到它的呼吸,闻到它的气味,偶尔你或许也能瞥见它藏在阴森长发里的半只眼睛,但是你从来看不到它的全相,因为它狡猾无比,擅长伪装,它有时候也会以仁义慈悲的面目出现,安慰你,鼓励你,怜惜你,你甚至会觉得它是你最贴心最忠诚的挚友——在它把你拽下地狱之前。
我们需要帮助。
我们需要一个有着特别天赋的人来帮我们辨认它们。
我很幸运地认得这样一个人。
她的名字叫叶聪灵。
她不但能轻易看透它们的伪装,而且还能精准地画出它们的本相。
我之所以说这是一种特别的天赋,是因为这必然是一种悲壮的天赋:需要坚强的意志力、正直的品格、理智的头脑、敏锐的观察力和慈悲的心怀,缺少任何一种,都无法支撑一个人长久地面对这些残酷与黑暗。
所以,当你翻开这本书,当它真的帮助你认出你的敌人时,你是应该对用心良苦的作者说声谢谢的。
最后我要提醒大家,这不是一本讲故事的书,你将看到的是真相。而让你感到最害怕的那一点,往往就是你生命中最黑暗的部分,所以,你最好在确定有足够的力量对付它之后,再选择与它面对。
你准备好了吗?
——《有一种黑暗叫影子》(《最完美的女孩》评论 漆雕醒)

作者简介
叶聪灵
国内知识悬疑第一人。致力于实验小说的创作。
她笔下的世界里,推理有另一种不同的秩序。
不喜欢循规蹈矩,因为期待着挑战思维的极限。
有些达达主义,因为不相信权威就是震撼。
倔强着,执拗着,追寻文字游戏的快感和思维秩序的创新。
小说见于《男生女生》《试胆》《推理志》《最推理》《悬疑志》《最悬疑》《惊悚E族》《悚族》《魔幻志》等杂志。
系列小说合集包括:《最完美的女孩》《火蝴蝶》《MI论坛迷离事件》《神探弗洛伊德》《谜物馆》和《夏日失踪记事》等。
《最完美的女孩》系列小说中《最完美的女孩》改编成的惊悚电影《女蛹》已于2013年在全国上映。法医馆系列小说《实验的人生》改编成的惊悚中韩合作惊悚电影《诡劫》已于2014年上映。

目录
序言 Introduction
哈迪斯幻想 Hades fantasy
万圣夜之约 Halloween agreement
记忆的情书 The love letter of memory
寻找杜比 Looking for Dolby
我嗜故我在 Bloodthirsty habits make me exist
死神的新衣 The new clothes of death
背叛童话 Betrayal of fairy tales
肢体的预言 Limb prophecy
爱与邪恶 Love and evil
另一个自己 Another me in the world
后记 Postscript

序言
序言:探索黑暗的心渊
爱默生说:“所有的事物都是谜团,而解开一个谜的钥匙是另一个谜。”这句话恰好可以概括这个系列小说的写作逻辑:抽丝剥茧接近真相,可真相往往是另一个结局所埋下的伏笔。而解谜的过程,就像进入了一个复杂烦琐的迷宫,这个迷宫里到处是虚假的记忆,错乱的情绪和伪装的意念,并且,越是深入,便越是诡异危险。因为在迷宫的尽头,是一个充斥着死亡和鲜血的现实深渊。
只有成为恶魔,才能了解恶魔的心声。所以优雅的汉尼拔一边食人,一边研究精神变态者;所以睿智的德克斯特白天是严谨的法医,夜晚是嗜血的杀人狂魔;所以冷静的叶欣一面掩埋自己杀人的历史,一面去追踪心灵黑暗者的嗜杀真相。但是,毋庸置疑,只有极富天赋和充满智慧的恶魔才能成为擒获恶魔的专家。也只有具有恶魔身份的专家才能更加具有勇气地接近人类心灵世界中最可怕的深渊。
美国的医学博士迈克尔•赫•斯通收集了600多个恶魔的个案来试图找出人类邪恶的根源。他跨越了医学、心理学和社会学等种种领域来探讨邪恶的成因。而事实上,纵观人类的历史,又有多少学者在前仆后继地研究着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人类的扭曲和残杀。但是,叶欣有着比这些学者更加强烈地探索心渊世界的渴望,因为她自己本身就沉沦在那个深不见底的恐怖深渊里。
虚假的记忆会成为嗜杀者最好的利器,究竟一个人的记忆和真相之间还有多远的距离,这需要叶欣从庞大的线索分支中寻找到拼凑接近真相的那些记忆。就像电影《记忆碎片》一样,男主角莱尼时常陷入到无法分辨记忆真伪的恐慌之中。环游世界的旅行会成为实现猎杀最好的温床。自称在世界各处谋杀了600多人的史上第一杀人狂亨利就在这张温床上不断把猎物享用。这是记录在案的真实的连环杀手。在小说中,叶欣就遇到了这样一个杀人狂,她要根据犯罪心理学与地理学的双重研究视角来分析她所面对的那个给她埋下线索又危险至极的杀人狂。曾经在各大媒体和网络上让人惊呼不已的啃脸男鲁迪•尤金活活把人的脸吃掉了3/4;让人心惊胆战的日本食人魔佐川一政也将自己的荷兰籍女同学吃掉了。在精神分裂与变态心理之间,在精神病患者和杀人狂之间那一道分明的界限又在哪里?叶欣所遇到的食人狂比尤金和佐川更为疯狂。跨越了心理学研究的领域,叶欣与食人魔周旋的技术含量大大提高。于是,一路走来,带着弗洛伊德的创新精神,带着各种心理学变体的交叉学科的研究天赋,叶欣一次又一次地接近了恶魔们最恐怖、最真实、最荒谬的内心世界。
在这本小说里,叶欣带着好奇者领略了谁才是疯子的心理学实验;进入了嗜杀分裂者的精神世界;观察了优雅杀人狂的生活;研究了目击者的记忆;辨识了各种可怕的心理病症……作为了好奇者的你——这本小说的读者,看到的不仅仅是杀人狂们花样百出的杀人方法,令人匪夷所思的杀人理由和高超到不可思议的伪装手段,还有接近那些杀人狂们的各种学问:行为心理学、变态心理学、犯罪心理学、邪恶心理学、犯罪心理画像、犯罪地理学、司法精神病学……原来辨识这些凶手需要这么复杂烦琐又深邃的“技术手段”!
也许,就像英国诗人奥顿说的那样:“恶魔通常只是凡人,并且毫不起眼,他们与我们同床,与我们同桌共餐。”一个个犹如普通人一样出现在叶欣研究范围内的心理扭曲者们,是永远都不会主动露出一点破绽供人识别他的真面目的,他们极其善于隐藏自己,他们似乎毫无规律,他们在角落里暗笑。就像叶欣在《哈迪斯幻想》中遇到的强敌说的那样:“维拉,我会等着你的,说不定,我们有一天,又会在一个奇怪的地方以一个奇怪的理由相遇。”叶欣要时刻保持警惕,带着探索恶魔们黑暗心灵的研究天赋和勇气才能在每一次不期而遇的较量中获得全胜。
但是,最困难的可能不是如何进入一个又一个黑暗的心渊,而是叶欣要如何勇敢地走进自己的心渊,与那个同样扭曲,邪恶和残酷的自己决一死战。

文摘
插图:



哈迪斯幻想
哈迪斯,是地狱之神。在他黑暗的王国里,游荡着幽魂和恶灵。而在充满怨念的城市里,你很难辨别,是昔日的幽魂在复苏,还是今日的恶灵在肆虐。理性,给了你战胜恐惧的力量,但理性,也同样可以把你送入万劫不复的“无间之狱”。
我是叶欣,过去,曾经有4条鲜活的生命结束在我的手上,她们身体最引以为傲的部分都组合在了我的身上。我曾经因此而恐惧、绝望,在经历了漫长的煎熬之后,我终于可以用死亡来结束一切的罪恶。每当我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我都在怀疑,到底,我是那个手上沾满鲜血的凶手,还是想方设法去追查凶手的人。
萧维洛老师拯救了我,让我可以用维拉的身份继续活下去。在这个凤凰涅槃的过程中,我看到了更多像我这样的人:他们疯狂、错乱、像恶魔般可怕,他们也像孩童般无辜。在离开林邈的3年时间里,我走访了很多监狱、心理诊所和精神病院,研究了无数心理扭曲的患者,他们之中有重刑犯,也有精神病患者。我想,我已经成为犯罪心理画像领域里的资深一员了。
下个月,我将回到中国,与萧维洛老师一起筹建“行为画像”研究所。犯罪心理学、司法精神病学、法医学、法证学和统计学等各个领域里的翘楚也将齐聚于此。
我知道,萧维洛老师为什么会给我一次逃脱死亡的机会,因为不会再有人像我一样,兼具连环杀手和心理专家的双重身份,也不会像我一样,那么深知连环杀手的内心世界。但我,必须挥别我的过去,所以,请忘记我叫作“叶欣”的那个身份,因为现在的我,是犯罪心理画像研究员维拉。
Chapter 1 访问杀人魔窟
我看到一个人,他在一个长桌上切割着一个女人的尸体,一刀一刀……鲜血从桌沿边一滴一滴流淌下来。他动作娴熟、从容不迫,后来,他还把女人的头割下来,放在一个烧开了水的锅里煮……我看不清他的脸,我甚至也不能确认他是男人,还是女人。他旁边,还有另外一个女人,那女人正一笔一笔地画着男人切割尸体的过程。
我突然从睡梦中醒来,满脸冷汗,我喝了一杯白水,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思绪。我知道刚才的情景都是梦境,我也知道那梦境和我调查的事情有关,可我,还是忍不住,在深夜,因为身处这个“怨念之城”而觉得恐惧。
事情还要从一个星期前开始说起——
10月,即将进入旱季的柬埔寨天气已经开始凉爽,在这个怡人的季节里,我来到了金边,进行我回国前的最后一次自由旅行。为什么选择来这个落后的城市?身边的人都很费解,因为,我要研究“怨念之城”给人带来的心理影响。
柬埔寨的S21博物馆 ,可以说是一个杀人魔窟。当年的执政党“红色高棉”在当政的4年时间里杀人无数,柬埔寨将近1/4的人口都在那4年里被杀掉。那时的金边,简直就是一个鲜血淋漓的城市。尤其是走在这座由学校改造成的监狱:S21集中营,我似乎都能嗅到扑鼻而来的血腥之气。
S21集中营里用骷髅砌成的柬埔寨地图让人心有余悸,但更可怕的还是那一面面用几百张照片做成的展示墙,真让人难以相信,照片上的那些人全都死了。我拿到了一本画册,其中,有个法国女子的照片吸引了我:很美丽的女子,却被酷刑折磨得不成人样。她先是被鞭打,然后被拔掉指甲,再用酒精浸泡伤口,下一步是在被倒吊之后将头浸入水里保持清醒,如此反复,最后被钢针吸脑髓而死。照片上的她,太美了,可是画着她受酷刑的油画却太残忍了。我仔细看了一下这个女子的名字,原来,她是从法国来的年轻画家朱莉。
“曾经有17000人丧生于此,尤其是国内外各个领域里的艺术家都难逃此劫。大家看到的油画就是当时被关押的艺术家在红色高棉的指令下画下的犯人遭受酷刑的油画。”导游小姐讲解着。
“导游小姐,很多人都说,金边是一个怨念之城,真的是这样吗?”我问道。其他游客也好奇地等待着答案。
“因为在红色高棉统治期间,这个国家差不多有200万人死于那场浩劫,柬埔寨迷信的人多,又确实发生了一些难以解释的怪异事情,所以才使得冤魂不散这样的说法深入人心。”导游小姐解释着。
而在我脑中挥之不去的,却是那个法国女子遭受酷刑时的油画,她那因恐惧而扭曲的面孔,在我的心里牢牢地定了格。我为什么要记住她呢?我的心里有点儿惶惑。
Chapter 2 诡异的别墅
“怎么会住到这里来?而且还是独自一个女孩子。”一个帅气的小伙子问道。
“听说,这儿的别墅区是闹鬼最严重的地方。”我说道。
“所以啊,对于背包客来说,选择这里就对了!住宿条件好,价格却相当便宜。很多人都不愿意住在这里,因为住过的人都说这里阴气森森。”小伙子微笑着。
“那你不怕吗?对了,你看起来很像亚洲人。”我说道。
“我叫尼尔,是美日混血儿。因为对柬埔寨的吴哥窟和S21集中营感兴趣,所以才来这里旅游的。”尼尔做着自我介绍。
“我叫维拉,来自由旅行的。”我也进行了自我介绍。
……
入夜时,我洗完澡,在小别墅里看白天拍的照片。突然!我发觉窗帘后面好像有一个人影!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壮着胆子一下子把窗帘拉开,却发现窗帘后面根本没人。可是,当我看到黑漆漆的院子时,心里却有一点儿发凉的感觉,好像每一株植物、每一片瓦片上都有东西在动。
“喂!美女,见到你好几次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你也是来旅游的吗?我们交个朋友吧?”说话的人正是隔壁的尼尔。
他还真是一个爱搭讪的人,我心里想着。听清洁大婶诺依说,我们的隔壁住着一对情侣,两个人都是泰国人。他们住在这里有一年多的时间了,最奇怪的是,这片区域根本没有人愿意来,即使偶尔有贪便宜的游客,也只是短期住宿,但是,那对泰国情侣却能住那么久,他们的心脏还真是坚强。
正在这时,突然有人“咚咚”地敲着我的房门。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这急促的敲门声,还真是能吓人一跳。
“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来打扰你,不过我实在睡不着,看到你房间的灯还亮着,我就想过来找你聊聊天。”尼尔一脸抱歉的表情。
“你也知道这片闹鬼,你半夜来敲我的门,是诚心想吓死我吗?”我一边说,一边想着,刚才在窗帘后面的人,会不会是他呢?
“你知道吗?我觉得我们隔壁的那对泰国情侣真的很古怪。你在白天根本听不到他们的屋子里有声音,可是,一到夜晚,那个女人就在他们的花园里晃来晃去。她头发又黑又长,还总是喜欢穿红色的裙子,从远处看起来,还真是诡异呢。”尼尔说道。
“看来,你已经偷偷观察过人家很多次了。人家可是有男朋友的,你还去‘骚扰’?”我揶揄地问道。
“最奇怪的就是这点,我已经来这儿住了3天了,可都没看到过她的男朋友。”尼尔感慨着。
“说不定他和你一样,也四处云游去了。对了,我刚才听到你叫那个女人,可是人家没搭理你。”我说着。
“是哦,那个女人还真怪,每次我从窗户里看到她在院子里,我都和她打招呼,但是她从来不搭理我。我真怀疑,她到底是耳聋呢,还是太傲慢。”尼尔有点儿像是在抱怨。
Chapter 3 神秘的包裹
就在这时,又有人“咚咚”地敲门,难道大家在这半夜时分,都睡不着吗?如果心脏不是足够坚强,还真是会被敲门声给搞得精神崩溃。
打开门来,竟然是为我们打扫的诺依大婶。
“我来这里,是想告诉这位小姐,你以后最好不要这么晚还不睡,否则,你听到什么,或者看到什么,对你的影响都不好。我接待过很多住客了,他们半夜不睡觉,好奇是不是会看到奇特的现象,结果,不是弄得精神恍惚,就是心脏病复发。”诺依大婶说着。
“所以您看到我房间的灯还亮着,就希望我早点儿睡,是吗?”我微笑着问道。
“你们也知道,过去,这片别墅区住过很多外国的艺术家,尤其是在20世纪80年代,可是,在国内大清洗的时候,那些艺术家都被关进S21集中营,几乎都被折磨致死了。所以,这片别墅区也变成了冤魂经常出没的地方。偏偏有些不信邪的人来这里,不过通常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诺依大婶说着。
“是啊,听到这片区域的历史,再看到那些死于集中营的艺术家的照片,还真觉得这里到处让人毛骨悚然呢。尤其是很多家具和装饰物,都是那些艺术家亲自设计、亲手制作的,好像从那些东西上,都会渗出血来一样。”我一边说,一边吓唬着诺依大婶。
“你们就是不信邪,就像隔壁的那对泰国情侣。对了,我已经好几天没见到他们了,也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都好安静啊。连他们花园里的花都无精打采的,好像很久没有人浇过水了。”诺依大婶念叨着。
“怎么会?我刚刚还在后花园里看到那个漂亮的女人了啊。我来这里3天了,连续3个晚上跟她打招呼,她都不理我。”尼尔有些不快地说着。
“是吗?可是,这几天我也没看见她屋有人。对了,我刚才还在她家门口捡到一包东西。”诺依大婶一边说,一边指给我们看。
“您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到,您提着这么大一个包裹进来。里面装的什么啊?味道怪怪的。”我一边说,鼻子一边凑过去闻。
“我们打开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尼尔性急手快,边说边解开了包裹。
“凉凉的,好像是冷冻的肉片,切得又细又薄。”诺依大婶用手摆弄着。
“诺依大婶,你……你……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我用微微发颤的手指,指着诺依大婶手里正拿起来的东西。
“啊!”诺依大婶发出了可以穿破黑夜的号叫声,因为,她手里拿着的,是人的手指!
Chapter 4 到底多少片
本来为了多赚点儿钱养家,才到这片没有人敢来的别墅做清扫工作的诺依大婶,这几年以为她找僧人开了光,有佛祖保佑,就不会遇到邪门儿的事情,可是,硬是捡了一包人肉回来,就算再怎样被保佑,还是被吓坏了。
当天夜里,我们就报了警,警方封锁了整个别墅区,猎犬在别墅区附近找到了几个和诺依大婶捡回来的一样的包裹,打开来检查,里面都是被冷冻过的肉片。
在发现包裹的第3天,别墅区的住客几乎都搬走了,因为没有人敢继续住在这里了。警方的法医确认,包裹里的肉片,全部都是人肉,而且是来自同一个人,加在一起总共有两千多片,又薄又均匀,而且,不是绞刀切的,是人工切的,刀工相当不错。
最要命的是,这些人肉被法医认定是隔壁的女住客、泰国女人侬蓝的,但至今也没找到骨头和人头,以及内脏。而且,侬蓝的男朋友信,也不见了踪影。
“所有的人几乎都搬走了,你还不走?难道,你真的敢留在这里?”尼尔问道。
“你也没搬走啊,你又为什么留在这儿啊?”我问道。
“其实我心里很害怕。法医鉴定的结果显示,那女人至少死于一个星期以前,可是,自从我来了,我每晚都在花园里看到她,还每晚都和她打招呼呢。这么算起来,我和她打招呼的那3天,她其实已经死了。我一想起她被人切得一片一片的,心里就发凉,再想起来她都死了,我还能看到她,我更害怕得要命。” 尼尔脸色有些苍白。
“所以,你想留下来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那女人真的是冤魂,就算你离开这里,你也还是会看到她的。所以,你决定留下。”我说道。
“哇!你总是那么了解别人的内心吗?可是你为什么留在这里呢?”尼尔问道。
“想知道答案的话就跟我来吧!”说着,我朝侬蓝的别墅走去。
我想,到了我应该拜访女死者侬蓝别墅的时候了,对于被害人的研究,可是破案的关键。
“你……你……你不怕她的鬼魂回来吗?我怎么觉得这个别墅阴森森的啊。”尼尔一边抱着肩膀,一边有些颤抖地说着话。
“我是国际犯罪心理画像研究员,基本上,无论发生在哪儿的案子,只要我遇到了,我都有权利参与进去。你呢?虽然你怕成这样,可是你还是坚持留下来,你也一定是从事着非一般的职业吧?”我问道。
“哦……看来真是研究心理学的,对什么都观察入微,我是旅游记者,而且还是那种专门报道奇闻轶事的记者。既然遇到了这个如此‘耸人听闻’的事件,我当然要留下来跟踪报道了。相信这个案件会让我很有收获的。”尼尔说道。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