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慢之人.pdf

耽慢之人.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耽慢”,是担心太慢吗?作者解释说,是效仿古代优雅文人的“迟延缓慢、随意适性”。自我缓慢,是生活闲适,不慌不忙,或称“自慢”,但在日文的解释,则是“形容自己最拿手、最有把握、最专长的事”(根据何飞鹏先生的《自慢》解释)。是否因为慢工出细活,就把铁杵磨成绣花针,成为最拿手的绝活?古代文人,过的是一种优美的人文生活。吟诗作对,文章写意,诗画言志,文人往来,以文会友,坦诚相处,“我醉欲眠卿可去,明朝有意抱琴来”,“田园将芜胡不归”,这是何等开阔自在的胸怀?现代人是不是也可以过着优雅的人文生活?当然可以。
工作是为了耽慢生活于都市,有多长时间未曾好好静心喝一杯茶?茶可使人生起很大的转变。从一杯冲来熬夜牛饮的茶,到安静地坐下来,好好泡茶、好好喝茶、体会茶味。有茶的地方,就是我们静心的空间。心静下来以后,才喝得出其中淡苦甘醇的滋味;如此饮才对得起天地山川生养,茶农辛勤焙制的一叶一华;退散人浮于世的俗虑与纷扰,得以沉缓幽深,体会美好的事物。
同样生活在现代都市中的“老文化人”邵淑芬,古乐、茶道、茶瓷,件件在行。她认为,每件都需要“慢性”来进行、积极去从事的兴趣,都转化为生活的底蕴和品味。这就是生活的况味。
和作者一样,我们喜欢古物,并非因为知道东西老,有价值,所以喜欢,而是先喜欢、渐渐了解、接近之后,才明白这就是所谓的古董。古物的皮壳、色泽、斑驳,不喜欢的人会觉得老旧黯沉,在我眼里变成了古色古香,耐看得很。从古琴到一切古器物,我们喜欢那份老味道。茶与乐,应该都来自内在的需要,安顿身心,丰富性灵,或者很单纯地,纯粹让活着这件事闲逸而不无聊。
从国乐领域,她一步一步钻探中华文化的底蕴,由乐而器而茶,忠于中国人文精神的体悟。虽她谦称一切耽慢悠游所致,但我们深知艺术文化的耕耘,非在一朝一夕,而是一条漫漫长路,是终生的信念与坚持。在“人澹如菊茶书院”学茶十年,深知从水质、茶器、份量、水温、出汤时间、送茶方式、到茶席的设计,样样都是学问。
听国乐家邵淑芬,用极富韵味的叙述和优美的图片,娓娓道来她一路耽游的精彩故事。本文最后还纪录了她在法国南部普罗旺斯省的亚维侬戏剧艺术节,进行多场中华传统古乐伴奏的感受,同样耽慢有滋味,这正是“文化“的意义。
有好茶配好瓷,古乐配好书,让人好好地,慢下脚步,静下心来,沏一壶茶吧。

编辑推荐
★能够静静地,深入地品尝一盅茶,您才能够跳脱人浮于世的烦琐,感受到生活的况味。
★就像用好茶好水、优雅的白瓷,沏的一壶好茶;配上空灵的古乐,布置的一套茶席。茶过三巡,点到即止,却令人回味再三,心明意畅,甚至兴起同样“习古”、“耽慢”的兴趣,这就是本书的魅力所在。
★如果您爱好古乐,仰慕古物,喜好茶道,有一副怀古的“老灵魂”,抑或你是一个愿意静心、或者渴望静心之人,那么这是一本会让您爱不释手,静心赏读的小书。

名人推荐
从国乐领域, 她一步一步钻探中华文化的底蕴, 由乐而器而茶,忠于中国人文精神的体悟。虽她谦称一切耽慢悠游所致, 但我深知艺术文化的耕耘, 非在一朝一夕, 而是一条漫漫长路, 是终生的信念与坚持。
——奕宣

媒体推荐
能够静静地,深入地品尝一盅茶,您才能够跳脱人浮于世的烦琐,感受到生活的况味。

————燕赵都市报
就像用好茶好水、优雅的白瓷,沏的一壶好茶;配上空灵的古乐,布置的一套茶席。茶过三巡,点到即止,却令人回味再三,心明意畅,甚至兴起同样“习古”、“耽慢”的兴趣,这就是本书的魅力所在。

———— 燕赵晚报

如果您爱好古乐,仰慕古物,喜好茶道,有一副怀古的“老灵魂”,抑或你是一个愿意静心、或者渴望静心之人,那么这是一本会让您爱不释手,静心赏读的小书。


————信息时报

作者简介
邵淑芬,著名国乐大师、茶文化研习者。有一副“老灵魂”的邵淑芬,出生于台湾高雄眷村,从小就莫名爱上国乐,中学加入国乐社,无师自通考上艺专,投入锣鼓乐的钻研,成为台湾第一位习国乐「板鼓」的女性锣鼓师。十八、九岁时,她因一路旁听南怀瑾大师讲国学,又在艺专毕业后转兴插考中文系,同时拜入古琴名家张清治门下研习古琴。从台湾国立艺专国乐科毕业后,先后在东吴大学中文系、南华大学美学与艺术管理研究所硕士学习。曾担任各类大中院校“国乐团”教师,《华夏之音》电台节目制作人兼主持人、南华大学民族音乐学系讲师。著有《实用民族管弦乐器手册》(与徐俊萍合著,2003年11月)、《十番锣鼓研究:以苏州十番班为例》(2000年7月)、《中国传统记谱法:古琴减字谱、昆曲工尺谱、锣鼓经谱》(与施德玉、游丽玉合著,1998年6月)。
她对中国乡野田野调查民间打击乐谱有精深造诣,从西安古乐到新疆手鼓、潮州锣鼓、甚至土家族的「打溜子」、苏南的十番锣鼓;第一手纪录了少数民族留传千年的锣鼓谱。
邵淑芬因好古,进入古董收藏,也结识了从事古董业的夫婿林敦睦。研习美术出身的林先生,转业制作瓷器,到大陆的江西景德镇落脚烧瓷。与夫婿开始烧制灵动雅致的手绘白瓷,从景德镇转到福建德化县,慢研出德化窑的浮雕白瓷、精美的釉中彩,为行家最爱的逸品。

目录
自序 1
推荐序 文化不在一朝一夕 2
推荐序 优雅的人文生活 5
“耽”之章 9
耽慢之人 10
踏上国乐的门槛 14
十九岁的打鼓“姥” 17
“同期”与“票房” 27
琴与书:古代文人的精神世界 33
“乐”之章 43
打击乐和锣鼓乐 44
一方风土一方人 48
西安鼓乐 51
新疆手鼓 54
潮州锣鼓 57
土家族打溜子 61
苏南十番锣鼓 66
“器”之章 75
古器物,越陈越香 76
初试古董买卖 82
从古董到新瓷 88
“玩物尚置”,茶味相倚 92
人生功课转向 100
玉瓷润心,“敦睦窑” 104
“茶”之章 115
学茶之始 116
初任事茶人 119
茶与乐 123
我的自在茶 129
“慢”之章 137
在亚维侬 139
传统是奢侈品? 147
慢的生活美学 154
悠游于古 160
附录一:昆曲剧团相关资料 166
水磨曲集昆剧团 166
兰庭昆剧团 167
台北昆曲研习社 169
附录二:琴苑相关资料 171
百乐琴苑 171
等闲琴馆 172
中华古琴学会——台北琴道馆 173

序言
推荐序:《文化不在一朝一夕》
(董榕森(奕宣)于2012年9月9日)

中国号称“礼乐之邦”,自古“伊耆有苇龠之音,伏羲有网罟之咏,葛天八阕,神农五弦”(《通典•乐典》),中国音乐源远流长,并与时俱进,然“现代国乐”在台湾扎根立足,却是六十余年前的事。这一路来奕宣躬逢其盛,奉献毕生,甚至被后辈拱为“国乐之父”,但我认为大半皆由时代造化,奕宣只是做了自认该做之事。
奕宣生逢兵马倥偬、烽火离乱的时代,原是最不利于文艺发展,然命悬孤岛,军旅反而成为传承文化的火种。奕宣十七岁便随军渡海来台,而立以后开始担任国乐教师,“发扬中国音乐、复兴民族文化”对奕宣来说从未是口号,而是一套按部就班实现的计划。过去台湾正规音乐教育为西乐垄断,台湾艺术专科学校(国立艺专)直至民国五十二年(一九六三)才增设国乐组,每年仅录取学生一到四名,人才培育极慢。
奕宣极力主张国乐科独立招生,建立与西乐科相提并论的专业教育体制。幸获校长朱尊谊的认同支持,于民国六十(一九七一)年国立艺专正式成立国乐科,奕宣忝为首任科主任,一手筹划台湾国乐教育的规制。
五年制专科,除了一般音乐基本课程、国乐理论,依照主修乐器分组:吹管、拨弦、擦弦、琴筝、击乐、作曲六组。除延揽专业人才担任师资,也聘请民间艺人及戏曲老师担任客座,包括京剧、昆曲、秦腔、弹词、山东古乐等民间艺师,以丰富传统音乐的领域。奕宣认为唯透过实战经验才能培育真正专业人才,故令学生在校学习之外,亦多有机会实习演出,包括校内校外各种公演、专题演出,一年一度的孔庙祭孔大典、大型新创中国乐剧等等。除了上场表演,学生还必须亲自参与活动筹备与行政的工作,使他们每个人都有十八武艺,一出校门上舞台即可独当一面。
六十年前台湾国乐筚路蓝缕百业待举,换个角度来说也是成长空间极大。两岸国乐文化交流管道被杜绝,奕宣就自己着手撰写音乐理论、乐评、器乐研究专书。曲目有限,奕宣就鼓励老师创作,自己也拼命作曲给学生练习及演奏使用。奕宣应各种“需要”而做的国乐曲超过百首,录制过八张唱片,其中独奏曲《阳明春晓》更获选为“二十世纪华人音乐经典”。为受专业教育后的学生有前景出路,奕宣直接或间接促成中华国乐团、台北市立国乐团、台湾国乐团的成立,并担任“中华国乐团”第一任指挥(一九六九)。缺乏专业杂志,奕宣就创办第一本也是至今唯一国乐杂志《中华乐讯》(一九七五)。没有国乐音乐剧,奕宣便领导国立艺专学生自己创作中国乐剧《花木兰》(一九七九)、《秋瑾》(一九八一)。奕宣一路担任开路先锋,在台湾国乐界的音乐教育、理论著述、创作、专业乐团、各式国乐演奏会上,披荆斩棘。眼见台湾国乐教育从无到有,从有到盛,民族文化的传承,在我们这一代的手中完成,着实令人欣慰。
邵淑芬是国立艺专国乐科第五届学生,在击乐上表现不俗,且坚持不断进修,充实己身在乐及文化各方面素养。奕宣于一九八四年催生国家级专业国乐团——“台湾国乐团(NCO)”的前身,“国立艺专实验国乐团”时,即延揽她成为首批五名专业国乐演奏师之一。如今她不但是国内专业国乐团的资深演奏员,也是一位有数十年教学经验的国乐教师,从她身上正可窥见国乐教育开枝散叶、蔚然成荫的成果。
如今她撰文写出自己半生经验,在艺专求学时受到昆曲、弹词的启迪,摸索出自己的兴趣与长处,在两岸开放后还亲赴大陆采集民间音乐十年,追溯传统的源头。从国乐领域,她一步一步钻探中华文化的底蕴,由乐而器而茶,忠于中国人文精神的体悟。虽她谦称一切耽慢悠游所致,但我深知艺术文化的耕耘,非在一朝一夕,而是一条漫漫长路,是终生的信念与坚持。
不似我筹擘台湾国乐教育之路,着眼于民族全体的文化传承;邵淑芬更看重传统文化与人己自我的维系,性灵上的潜移默化;这可能与时代精神及个人气质有关。但无论从大或自小着眼,传统都是我们念兹在兹的核心价值,也同样希望能把这价值传递下去。看到邵淑芬也在传承这条路,持续耕耘,努力播种,便知吾道不孤,江山代有才人出。

文摘
我的自在茶

赵州禅师问新到:“曾到此间么?”
曰:“曾到。”
师曰:“吃茶去。”
又问僧, 僧曰:“不曾到。”
师曰:“吃茶去。”
后院主问曰:“为甚么曾到也云吃茶去, 不曾到也云吃茶去?”
师召院主, 主应喏。
师曰:“吃茶去。”
这是禅宗有名的“赵州茶”公案, 我很喜欢这个朴实无华的老故事。如果有人问我为什么喝茶、为什么爱茶, 有没有什么茶经茶道, 我想都无能回答, 只能学赵州禅师说: 来喝茶吧。
春天我喜欢喝乌龙茶、包种茶, 春茶有春天特有的香气。秋天我爱喝凤凰单丛和木栅铁观音。凤凰单丛通常来自同一株老茶树, 不同的茶树, 采下来的茶却有不同的花香气: 芝兰香、蜜兰香、桂花香, 非常特别, 入喉甘韵十足, 很适合深秋。寒冬时我喜欢泡岩茶。
我喝茶没什么玄奥的道理, 经验加科学而已。譬如说温壶, 为了防止注入热水时水温降低, 影响茶叶冲泡出来的结果, 所以事先温壶, 在我看来是科学而非仪式。
从八○年代起, 台湾喝茶的艺术越来越细腻精致, 各式的茶室、茶店、茶空间大隐于巷弄, 不求闻达, 而爱好者络绎不绝。而我呢, 从未想成为专业茶人, 亦不孜孜矻矻。高手如林, 我自觉没什么特别可教人的, 能分享的只有我自己喝茶的一点体会。
我曾和几位同好去过茶山, 亲眼见茶叶从生在树上到制成茶叶, 经历多少辛劳, 一批好茶更是集合天时地利人和而成。但我没有因此成为茶博士, 不过因此更懂得心存珍惜, 用心冲泡, 方不枉费好茶。台北市附近, 阳明山、石碇、乌来都有很好的水质, 若无暇大老远去取水, 以逆渗透或麦饭石过滤自来水, 亦可泡得一壶好茶。
泡茶的技艺是学也学不完的。同一种茶, 必须反复实验, 反复练习,玩味这一次茶汤和上一次滋味有何不同。有时依样如昨, 味道却变化了,原来当天的天气、湿度, 都会影响茶汤的味道。我从不限定多久时间才学到好。自训之道是在一段时间内, 只专注泡一种茶, 慢慢体会, 逐步实验, 经验不断累积之后, 才能充分掌握一种茶的滋味。可是再换上另外一种茶, 又要重头开始。重新经历反复实验, 不断练习的过程。所以我说学茶是永无止尽的。
记得我二十几岁时, 曾陪着香港来的弹词师父张善珙, 在台北到处乱逛买茶。看师父不辞劳苦只为找一种好茶, 也跟着买几两回家尝尝。那时哪懂什么泡茶技术? 可冲出来还是茶香四溢, 艳惊四座。至于是哪一种茶? 年轻的我既不认得也不记得。
如今在我“拾岁小玩”的工作室和新店家中, 都有一方小小的茶室,早晚都会为自己泡盅清茶, 那是一天烦神劳心后, 特别平静的时光。冲茶之间, 往往不用寻什么特别的话题, 就这样和对座的喝茶人共啜着光阴悠悠。一个人泡茶时, 我边喝茶边看书, 读经、读史、看小说、念古诗词, 从不觉得无聊。我最喜欢关汉卿的《四块玉》:“南亩耕。东山卧, 世态人情经历多。闲将往事思量过。贤的是他,愚的是我, 争什么。”一盏茶的时间, 什么都云淡风轻了。
我的学茶老师说我, 喝茶仅为自己高兴。我自己想想, 果然不错,到得后来, 我无论喝茶、弹琴、收藏古玩、欣赏茶器, 都为了自娱自乐,别无他求。这大概就是耽慢之人, 最自然不过的结果吧。
坐在山中的家, 倚窗望去一片青翠, 槭树摇曳, 置一案茶几于窗边,几旁宝鼎生烟, 几上茶香袅袅。这时我想起古人书中的茶寮:“构一斗室,相傍书斋, 内室茶具。教一童子专主茶设, 以供长日清谈。寒宵兀坐,幽人首务, 不可少废者。”虽无童子专门伺候, 但寒宵兀坐, 长日清谈,亦不远矣。
再斟一杯热茶, 我想起年少时跟着善珙老师买茶, 突然觉得一直向往的古人世界已经都到眼前。
还能再对茶说什么? 仍是那句老话:“喝茶吧。”

茶与乐

受到事茶经验影响,我觉得茶与乐是不应该分开的。
但我理想中的茶与乐,并非把茶人和乐人两种“专业人士”拉在一起,同台表演,他人皆为第三者。茶和乐本来都是生活的一部分,无需泾渭分明。事实上,连掌声也是多余的。明代画家陈洪绶有幅《品茶图》,两名文士对坐,端茶正饮,石桌上放着古琴,此时无言胜有言。
还有明代唐寅的《琴士图》,大概画的是大热天,琴士敞着宽松衣领、赤着脚、盘腿坐在松树下,琴放在膝盖上,膝前有茶壶、茶杯,一旁还有炉焚香。侍童在另一端煽火煮茶,备妥墨砚,等着主人随时挥毫吟诗。
正好像宋人梅尧臣说的“弹琴阅古画,煮茗仍有期”,古人喝茶时弹琴,弹琴时喝茶,随性自在,多么令人神往!虽说现代人要像古代文士“琴棋书画诗酒花”样样精通是不太可能的,不过,哪怕是听着爵士乐、钢琴曲、大提琴曲,或是听着歌剧、宗教音乐,或随口吟唱,都可以是一种茶与乐的结合。
唐人烹茶,将焙过的茶末与热水齐置于鍑(茶铛)中烹,添入葱、姜、枣、橘皮、茱萸等作料一起熬煮,以茶汤出“华”为美。宋人点茶,茶盏底盛着茶末,再以茶瓶注入热汤,以茶匙或茶筅搅出汤花、沫饽。明代开始制茶由团茶改为散茶,因此由茶壶烹茶,两人手执品茗杯,此品茗法流传至今。
现代常见用完整的茶叶,冲入热水“泡茶”方式,是明太祖之后方始普遍。古人多喝末茶,类似日本茶道里的抹茶。既然现代人从制茶、泡茶的方式,到茶具的器形,样样都已与古人大相径庭。要模仿古人喝茶,已不太可行。茶味不同,喝的人也变了,现代人的眼睛、耳朵、舌头、感受事情的方式,都不同于古人。虽说喝茶能发思古之幽情,并不是针对茶的滋味去思古,而是针对喝茶的情境去思古。
我自己喜欢古乐,自然向往古书古画里茶人同时也是乐人的境界。但即便用的是现代音乐,以业余的音乐技巧,一般的用茶技艺,只要心灵的频率对了,也可以意韵洋溢。瞧古画里的文人,抚琴、喝茶、焚香、观画、读书,那是为了表演给谁看,不都为着自己的生活情趣吗?
放下“别人看起来怎样”的心,方是自在的开始。茶与乐,应该都来自内在的需要,安顿身心,丰富性灵,或者很单纯地,纯粹让活着这件事闲逸而不无聊。
我喜欢一个人泡茶,也喜欢三五好友一起喝茶。有时我们以茶为主题,各人带来自己喜欢的茶,边喝边聊泡茶的心得。有时拿同一种茶,试试不同水质,或换不同茶具,讨论泡出来的结果,也切磋彼此的沏茶技巧。如果是几个音乐朋友同聚,我们会围着茶桌,一面茶烟袅袅,一面轮流弹琴、击鼓、清唱弹词或戏曲。甚至也有戏剧圈朋友,即席表演一段默剧……
茶使我的人生起了很大的转变。从一杯冲来熬夜牛饮的茶,到安静地坐下来,好好泡茶、好好喝茶、体意茶味。有茶的地方,就是我静心的空间。
心静下来以后,才喝得出其中淡苦甘醇的滋味;如此饮才对得起天地山川生养,茶农辛勤焙制的一叶一华;退散人浮于世的俗虑与纷扰,得以沉缓幽深,体会美好的事物。
上班时间我是不泡茶的。我在自家和工作室都有喝茶的空间,里面茶桌、茶椅、茶炉一应俱全。炉上搁着银壶、陶壶,里面随时有热腾腾的水;桌上放着茶罐、茶盘、茶杯、茶壶、水方、茶则、盖置、茶巾、茶匙,各就各位,只要一坐下来,立刻就可以进入泡茶的天地。其实更简单一点儿,独自一壶一杯,随时添水,构成茶席。重要的并非茶室形式,而是心的场域。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