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新冷战"之疑.pdf

三联生活周刊•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尽管乌克兰国内的民族主义精英常常把国家独立的梦想与回归西方联系在一起,但他们却无法不顾忌俄罗斯的反应。这被称之为“乌克兰地缘政治悖论”,或者叫乌克兰的“安全综合征”。
“冷战”后,“单极世界”在走向“多极世界”过程中矛盾重重,“遏制”与“反遏制”交替进行。世界格局的演变和大国关系的变化,使处于世界地缘政治格局中心地带的乌克兰成为各方力量争夺的对象。俄罗斯需要一个友善的邻居,至少是一个不反对自己的邻居。对于莫斯科来说,西方阵营向东欧的任何扩张都如同在其边境建立“堡垒”,是对俄罗斯的“围困”。
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则希望拉拢乌克兰来遏制俄罗斯帝国的重新崛起,彻底把俄罗斯变成一个普通的民族国家。对西方世界而言,乌克兰就是那颗遏制俄罗斯帝国梦魇的战略棋子。
某种意义上,西方把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态度当作一块试金石。如果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外交不予干涉,那就说明俄罗斯也把自己当成了欧洲国家;如果俄罗斯阻挠乌克兰向西方靠拢,那就说明俄罗斯的帝国梦还在忽隐忽视,没有死亡。
乌克兰的“安全综合征”、西方世界的“帝国恐惧症”与俄罗斯的“围困-堡垒综合征”纠结在一起,使乌克兰成为一个各方力量缠斗不休的黑洞。

目录
封面故事
乌克兰:失控的前景
“新冷战”之疑
36 乌克兰为何搅动世界
56 他们是乌克兰人
60 俄罗斯控制下的乌克兰局势
专访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梁强
68 乌克兰:身份危机的历史解读
76 乌克兰的资源

社会
80 农村问题:中国大豆:曾经与现实
86 农村问题:绝处逢生的阿根廷
94 农村问题:后来居上的巴西
100 人物:桑兰:完美人生的现实选择

经济
78 市场分析:人民币迷雾
108 商业:新能源汽车距离“快行道”还有多远
110 商业:奔驰正在下一盘很大的“中国棋”
112 商业:宝马看好中国车市的“潜力股”
114 商业:捷豹路虎即将“中国造”
116 商业:大众打响“电动车行动”
118 商业:品质与激情——“量子时代”的游轮旅行

文化
122 话题:成为玛格丽特·杜拉斯:三个写作之地
136 话题:她是一个信奉感觉主义的写作者
140 话题:银幕上的杜拉斯
156 思想:奥克肖特笔记
158 书话:工作场所的历史

专栏
20 邢海洋:个人游的“高大上”
148 苗千:四叶草与新粒子
152 袁越:羞辱管用吗?
154 张斌:吉指导
155 宋晓军:宣传片中的技术含量

2 环球要刊速览
10 读者来信
12 观察
14 天下
22 理财与消费
24 好消息·坏消息
25 声音
26 生活圆桌
30 好东西
150 健康
159 漫画
160 个人问题

文摘
插图:











《乌克兰为何搅动世界》
即使苏联解体多年,但俄罗斯精英始终对乌克兰怀有特殊情结,失去乌克兰则被视为“天大的悲剧”。俄罗斯人普遍认为,乌克兰既不同于波罗的海三国,也不同于高加索和中亚地区的其他国家,它本身就应该是俄罗斯的一部分。俄罗斯基督教民主运动的领导人维克多·阿克苏齐兹提出:“即使处于今天这种情况,我仍然完全相信,白俄罗斯人、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在今天仍属一个伟大的俄罗斯民族,这个民族是建立于东正教信仰基础上的共同历史形成的。”
独立后的乌克兰,对于俄罗斯仍具有无可替代的战略意义。整个国家如同一块巨石,横亘在俄罗斯和欧洲战略通道之间——石油和天然气管道、电力网、军用高速公路,这也是俄罗斯和日益扩大的北约之间的最后一块缓冲区。
“冷战”虽然结束,但传统地缘政治争夺在大国之间依旧持续而激烈地展开。由此形成的“遏制政策”理论,指导着国际间的竞争。乌克兰对俄罗斯有多重要,反过来对它的对手也具有同样的分量。换句话说,俄罗斯想要的,就是美国及西方盟友们所不愿看到的。用地缘政治学家布热津斯基经常被引用的话说——“没有乌克兰,俄罗斯也就不能称之为帝国了。”
美国当代地缘政治学者乔治·弗里德曼也指出,长久以来,乌克兰之于俄罗斯的意义,相当于得克萨斯之于美国,苏格兰之于英国的意义。在被俄罗斯统治时,乌克兰将俄罗斯的权势延伸至极难被突破和渗透的喀尔巴阡山脉。但如果乌克兰处于西方集团的影响或控制下,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南部平原至少在地理上无险可守。因此对俄罗斯而言,乌克兰关乎国家的基本安全;而对西方集团来说,乌克兰是遏制乃至击败俄罗斯的前哨。
至于乌克兰自身的命运,乌克兰知识分子并不乐观。乌克兰历史学家维亚切斯拉夫·利平斯基(Vyacheslav Lypynsky)认为,鉴于乌广袤的领土、不小的人口基数、丰富的自然资源和庞大的工业潜力,乌克兰在欧洲东南部具有无与伦比的、足以颠覆欧洲权势平衡的战略价值。因此,“在欧洲,没有人想要一个强大的乌克兰国家。相反,许多欧洲强国实际上是对一个没有或者是尽可能弱小的乌克兰的欧洲更感兴趣。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能将恢复民族传统、实现独立建国的希望寄托在接受外来帮助上的原因。外部强国充其量只会帮助乌克兰成为欧洲和俄罗斯之间的缓冲国。”
就像乌克兰自身无法摆脱地理格局的宿命,它同样无从逃避历史的影响。在基辅罗斯立国迄今为止的1000年历史中,就乌克兰西部而言大约有近700年的历史中是游离于俄国版图之外。从这样一个背景看,苏联解体后,乌克兰的独立,以及“橙色革命”中尤先科亲西方政权的上台,不过是漫长历史的一个小段落而已。
以第聂伯河为界形成的东西分裂,是乌克兰的基本国家形态。西部是以讲乌克兰语、信仰天主教、经济贴近传统欧洲的区域;东部是讲俄语、信仰东正教、经济对接俄罗斯的区域。乌克兰是统一但却是充满裂缝的国家。
更重要的是,地理与历史因素造成了乌克兰的双重分裂。任何内政的对立,都会招致外来力量的干涉;而任何外交选择,也会引发内部的冲突。这种双重分裂使乌克兰在政策上缺乏回旋余地,不断被逼到只能“站队”的死角。这是认识乌克兰的一个基本出发点。
《桑兰:完美人生的现实选择》
2007年开始,黄健对桑兰的感觉有了变化,“就像我的妹妹,很亲,出远门的时候,会很牵挂,放不下。”
黄健承认自己结过一次婚,前妻一直生活在深圳。两人相识于朋友聚会,2007年结婚,2009年离婚。黄健说,前妻知道他是桑兰的经纪人,也知道他像对待亲人一样照顾桑兰,还曾经嫉妒过,但是离婚并不是因为桑兰,而是因为长期两地分居造成的情感疏离。
2010年,桑兰在微博上宣布自己有了男友,两人的感情浮出水面。“桑兰其实教了我很多东西。她的坚强,她对人的观察和分析,她对我的包容。”黄健坦率地说,他有些大男子主义,平时好抽烟喝酒,桑兰虽然不喜欢,但是会柔和地处理这些矛盾。“她会跟我说,你想抽烟的时候能不能去厨房,把抽油烟机打开?或者在我宿醉后醒来的早晨跟我说,你以后喝完酒能不能去外面睡?打呼噜吵得我睡不好。”黄健说,每次听到桑兰这么说,他就会特别愧疚。
黄健很有女人缘,身边异性朋友很多。桑兰有时也会嫉妒,但这丝毫不能影响她的自信。“有时候她一边照镜子一边对我说,你看我皮肤多好,你那些朋友谁能比得上?”黄健说,桑兰甚至有一次半开玩笑地对他说,我要是没瘫痪,怎么会看得上你?
不过,两人在很多方面思想一致。有一次桑兰跟朋友出去唱卡拉OK,玩到晚上零点多钟才回家,桑兰的父母不太高兴。黄健则认为,年轻人应该有自己的娱乐生活,哪怕是高位截瘫的残疾人。他希望桑兰能像普通人一样正常地生活,感受普通人都能有的快乐。而这也是桑兰喜欢跟他在一起的原因之一。
但还是会有一些时刻,会让黄健意识到,桑兰毕竟不是普通人。“大半夜的,保姆准点会过来掀被子,因为要给桑兰导尿。”黄健说,介入两人生活的保姆的存在,让他很没有隐私,这是最让他受不了的。
在桑兰、黄健的讲述中,2011和2012年,是一段谁都不愿提及,但都忘却不了的时间阶段,中间的细节不堪回首,但足以令两人找到彼此的心理支撑和依靠。
《成为玛格丽特·杜拉斯:三个写作之地》
她总是如此,对所有的他律和规矩都不服从:被党制定的组织原则,由男人制定的夫妻规则,被伦理惩罚的兄妹之恋,以及后来那一场令世俗社会鄙薄的忘年之恋。昂泰尔姆后来的妻子莫妮卡写到过杜拉斯这种矛盾和挑战的性格:她在咖啡馆从不付小费,却会慷慨地替朋友们缴税。
很多人谈论她的《情人》并因此而定义她。其实,她不只是《情人》。在那本在生命即将终止时完成的薄薄一本《写作》里,有一段写到了诺弗勒堡大屋里一只苍蝇的垂死,那是更接近杜拉斯的杜拉斯:她在一间空荡的储藏室里等待朋友来访,在寂静中,看到一只苍蝇被粘在粗粝的水泥上做垂死挣扎。她走过去看它死去。朋友到来时,她将那个地方指给朋友看,并告诉她有只苍蝇在3点20分时在那里死去。“我的在场使它的死亡更显得残酷。这我知道,但我仍待在那里,为了看。看死亡如何逐步地入侵这只苍蝇。也是看看死亡来自何处。来自外面,还是来自厚墙,或者地面。它来自怎样的黑暗,来自大地或天空,来自附近的森林或者尚无以名之的虚无——它或许近在咫尺——也许它来自我这个试图寻找正在进入永恒的苍蝇的轨迹的人。”“苍蝇死亡时刻的精确性使它有了秘密葬礼。证据就在这里,它死了二十年,我还在谈论它。”她将那只苍蝇死亡的时刻,形容为“湿柴着火的声音”。事实上,我们在杜拉斯的小说人物里,经常听到这种“湿柴着火的声音”,那是《劳儿之死》里的劳儿·V-斯坦因,也是《印度之歌》里的安娜·玛丽-斯特雷特,积蓄、爆发并具自我毁灭的能量。
《个人游的高大上》
对于内地游客与香港市民的种种矛盾的解释已成显学,引来各种经济、社会和心理层面多角度解释。其实,只要看看人口数量和面积与香港相仿的新加坡的发展,就能理解香港居民对内地自由行的复杂心态。
旅游业是香港四大经济支柱产业之一,却是最小的一只“脚”。香港贸发局的数据,2013年旅游业占GDP4.7%,另三大支柱贸易中物流业占到24.6%、金融业占15.9%、专业服务及其他生产性服务12.8%。自由行对香港旅游业的影响当然不容小觑,近年到港旅游人数大幅上升,旅游业对经济的贡献显著增加,2008年还只有2.8%,2011便升至4.5%,靠的却是不断扩大自由行范围,使环境承压来实现的。旅游业发展的最大好处在于就业,自由行10年来香港酒店从业人员从3万人增至7万人,零售业从业员则由21万人增至26万人,餐饮业从业者由17万人升至24万人,使得香港失业率保持在3.5%的低位。但旅游业的就业相对低端,对于已经步入发达地区行列,渴望产业升级的香港未免“鸡肋”了。并且,个人游发展10年后,对促进香港经济的边际效应呈递减状态,已经有香港政客提出通过征收入境税等措施限制内地游客流量。
香港旅游业被定位为支柱产业,在新加坡,旅游业被确定为像高新技术产业一样的具有高附加价值的创意产业。表面看两地政府对发展旅游业的认识似乎并无区别,但两座城市的城市精神还是在旅游业上塑造出完全不同的状态。两地同为购物天堂,但香港是商人理政,主张自由竞争的商业精神,商业业态丰富多样,自然就有了从低端的购物场所与高端商业中心的多种业态。新加坡是政客治国,给予本国低收入人口充分的生活保障,这样就可以专注于产业政策的“高大上”。新加坡虽地处热带,气候湿热单一,但花园国家的美好环境还是吸引了全球富豪前来定居。而香港人员庞杂,吸引了很多有志向上的移民,游客成分也随着个人游的范围扩大从精英人群向“屌丝”化发展。新加坡还于2010年开放了施行40年的赌禁,目标直指澳门。而澳门正因为吸引了内地的赌客,十余年间赶超并远远甩开拉斯维加斯,成为全球第一赌城。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