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焦裕禄:1965-1966年采访手记.pdf

我眼中的焦裕禄:1965-1966年采访手记.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1965年年初,焦裕禄逝世不到一年,编剧任彦芳等人向长春电影制片厂提出创作《焦裕禄》电影剧本的申请,很快长影批复同意,并委派他们深入兰考采访。1965年4月,任彦芳等人来到兰考,采访焦裕禄的家人、同事、公社干部、群众,获取了大量原始材料。《我眼中的焦裕禄》正是作者任彦芳历时14个月,扎根兰考采访数十人后整理的采访手记。

编辑推荐
著名作家、诗人、剧作家任彦芳尘封48年的兰考手记首次披露
14个月贴身采访,深度还原焦裕禄在兰考的475天
本书所采用的材料源自50年前的原始记录,用几乎不带加工的讲述方式来还原重大历史人物,具有极大的信服力,可谓开了此种解读方式的先河。

媒体推荐
《我眼中的焦裕禄》作者与焦裕禄相识,通过他亲眼见到的焦裕禄和他对焦裕禄身边人采访见到的焦裕禄,真实生动地展现了焦裕禄活生生的形象,体现的是中华文明的核心价值,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品格,这是具有永恒价值的焦裕禄精神;本书纵的方面有焦裕禄在兰考的475天日志,横的方面是二十多名干部群众的口述,读来焦裕禄如在身边,亲切感人。这部书是学习焦裕禄精神的难得的教材。
——摘自《羊城晚报》

一个人民的孝子的鲜活的焦裕禄,一个实事求是为民说真话办实事的焦裕禄,通过《我眼中的焦裕禄》活现在读者面前,无一点虚构的原始采访手记,让人感到真实亲切生动感人。还原了焦裕禄在兰考的四百七十五天,回到真实的历史中。对今天深入学习焦裕禄精神具有特殊的意义,从这部书里我们看到的焦裕禄是党员干部的楷模,也是所有人学习的榜样。
——摘自《南方都市报》

作者简介
任彦芳,一位敢说实话的老作家,生父是革命烈士,继父孟昭芝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任兰考县委副书记,与后来的县委书记焦裕禄搭班子,两家人比邻而居,过从甚密。
著有诗集、长诗《帆》、《心声》、《钻塔上的青春》、《焦裕禄之歌》等9部,长篇纪实《焦裕禄身后:我与兰考的悲喜剧》、《人怨》、《民怨》、《魂怨》、《大海的儿子》、《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等16部,影视文学《泥土》、《风云初记》,舞台剧剧本《任彦芳歌剧诗剧集》等12部。

目录
前言 焦裕禄从历史中走来
第一部分 流年半世纪,斯人远去长相忆——寻找焦裕禄的足迹
1962,饥饿的兰考在母亲河边哭泣
1963,家中初识焦裕禄.
1965,踏访焦裕禄的足迹
“我们要向兰考百姓父老认错”——一份特殊的报告
焦裕禄兰考日志475天
第二部分 尘封的日记,当年众人说书记——身边人眼中的焦裕禄
焦书记的提包,问题不少——县委办公室的负责同志介绍兰考
“你们要给她分一深山沟里去,让她锻炼”——焦裕禄的大女儿焦守凤:我和爸爸
肝痛得他头上冒汗,他也不叫——妻子和母亲的心
“哪儿打硬仗,哪儿就能锻炼出好干部”——卓兴隆深情说老焦
“在成绩面前找差距,在困难面前找出路”——刘呈明副书记谈焦裕禄
他能从碱窝里、河水中,扒出金子来——张钦礼副书记谈焦书记
“要朝气勃勃,不要死气沉沉”——年轻人欢乐的插曲
焦裕禄是我的很好的红镜子——老战士赞赏焦裕禄
他就像你的兄长,没有觉得他是书记——张士义细说老焦事
他捏起一点土,放在嘴里尝尝——听李中修讲老焦的故事
“日子过成这样,是怨天,还是怨人?”——焦裕禄启发农民思考
他临死前还看了看秦寨的麦穗——监委书记潘子春的怀念
“不绕着困难走,要迎着困难走”——张清洁说焦裕禄
“要是哭能解决问题,我领着大家一起哭”——通讯干事永留的记忆
见到泡桐树,想起焦裕禄——胡集村的记忆
成长吧,桐林!——林业大学生的怀念
“我们会一天比一天强,一年比一年强”——春雨蒙蒙访老农刘宗行
我钦佩焦裕禄的领导方法——县委委员孙天袢谈焦书记
焦裕禄和几个普通百姓的故事
附录:焦裕禄生活拾遗和语言智慧
后记 焦裕禄精神的永恒价值

文摘
这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三,过小年的日子。妈妈看看窗外,将炉火通开,说:“我看他们该回来了,人家村里也要过年哪,从打焦书记调来兰考,老孟跟着更不要命了。”
寒风卷着雪扑打着窗户,快到做饭的时候,妈妈把炉火打开。这时,便听到了窗外的说笑声。妈妈说:“怎么样,我知道他们该回来了,果然到了。”
继父孟昭芝顶着大雪回来了,见我到了非常高兴。他告诉我说:“兰考正搞‘小四清’,要安排好社员的生活。要过年了,得让兰考百姓能过个有饭吃的年哪。”
妈妈问:“焦书记也一起回来了?”
“都回来了,明天地委要开电话会。”他扑打着身上的雪,妈妈给他找出一双鞋换上。
这时,焦裕禄推门进来。妈妈对我介绍道:“这就是那个工作不要命的焦书记,那个关心人的焦裕禄。”
我和焦裕禄握手,紧紧地握着。他黑红的脸,目光炯炯,带着笑说:“你看老母亲来了。好哇,不能忘记生身母亲啊。“
妈妈说:“你老家不是还有老母亲吗?老人家多大年纪啦?”
焦裕禄深情地说:“老娘七十多了,也是想我呀。我今年过春节也要去看看他老人家啦。”
妈妈说:“你是该回家看看啦。多少年不见老母亲了,你可知老娘想儿子的滋味不好受哩。”
焦裕禄说:“我跟地委请假了,今年一定要去看看老娘啦。”他转向我说:“多和母亲待几天,说说话。母亲有不少话要对儿子说哩。”
说完他和妈妈都笑起来了。
接着,他和继父谈起工作来。听他说,当前还是要以安排好群众生活为中心,搞好救灾物资的发放,让群众过个好年,做好今年夺取丰收的准备。
他的话说到继父心里,继父连连说:“我同意你的意见。农民盼了一年了,就想过个好年。农民很拿过年当回事呢。”
焦裕禄说:“明天地委开电话会,内容也是安排群众生活的事。”
继父提醒他:“你不是向地委请假要回家看老娘嘛,你该准备走了。春节前的安排,我们和老程一同商量吧。”
焦裕禄说:“回家不急,还有一个星期呢。开个公社书记会,把地委的精神贯彻下去再走不迟。今年春节肯定是和老娘一块过了。”
第一次见到焦裕禄,他在我脑海里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纯朴如泥土,开朗如阳光。他心地透明,充满真诚地热情。他的心全在兰考百姓身上,他真的把兰考人民视为自己的父母一样,他最担心的是百姓过年过得可有饭吃,可快乐。他可是个孝子,是人民的孝子呀。
第二天开过电话会,我碰到了他。
电话会议是当时最常用的方式,开会的人员听电话上讲话,也可以与主持会的对话,只是不见人的面。这样省下了时间,并且很快地传达了会的内容。开完会县委领导从会议室出来,焦裕禄还在和一个同志谈话。这时,他见到了我,便叫我到他屋里坐。
我见到他就说:“我看你真是忙啊。我看到了你在公社书记电话会上的讲话,你是这样关心兰考百姓的生活,我看了很感动。”
焦裕禄坐在我身边的座位上,离我很近。我近距离看他,他的脸上很疲倦,但眼睛仍是明亮的。他说:“我们的工作很不够啊。兰考父老太好了,看到他们生活这样困难,咱心里有愧。1957年以前,兰考是黄金时代,就和现在仪封园艺场一样。可因为瞎指挥,让兰考百姓父老受罪了,到现在也翻不了身。”
焦裕禄这几句话说得深沉,让人感到他心里的沉重。他的声音在我心里震动:“咱们不是父母官,人民才是咱的父母呀;咱也不能满足当清官,那是封建社会的官。咱们让父母养活着,咱们理应孝顺父母,咱们不是当清官,要当老百姓的长工啊。”
也许这话太沉重吧,焦裕禄转了话题:“你们长影拍什么电影啦?我在青年团工作时,最愿领着看电影。我也喜欢文艺,可现在也顾不上了。我们县剧团的戏,你去看看,水平不高,但他们演的《社长的女儿》不错。你有时间去看看,给他们提提意见。”
我们正说话,有人进来找焦书记汇报工作,我只好告辞。如果我们能多说说话,该有多好。他的话深深地印在我的心里。
2月10日晚,焦裕禄又到我家来了。他见到我妈妈仍叫孟嫂。他问道:“给儿子做什么好吃的啦?”
妈妈见他没回家,吃惊地问他:今天都腊月二十八啦,你咋还不走哇?老娘在家里盼哩,老话说,腊月二十八,赶回家呀!”
焦裕禄笑道:“我明天就回山东啦,腊月二十九,往家走哩。大年三十肯定到家见老娘啦。”
他来和继父孟昭芝交代一下他走后的工作,说他和程世平副书记说好了,春节老程在县委值班,有什么事叫继父和他商量。
他把一只心爱的随身带了多年的手枪,留给了继父保存,就和继父握别。他见我还说了一句:“过年看看我们兰考剧团演的戏吧。”
2月11日,焦裕禄离开兰考,回到山东省淄博北崮山村探望母亲。我在2月20号离开兰考。我没有想到,那一次见面竟是永别。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