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怀旧:南洋旅行记.pdf

经典怀旧:南洋旅行记.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大师”级文学家的儿童文学作品。
一代人难忘的阅读记忆,常读常新的必读篇目。
依据民国旧版底本整理,保留原版插图,原汁原味,怀旧经典。

《金鸭帝国》是张天翼在解放前创作的长篇讽刺童话,堪比二十世纪公认最杰出的政治寓言奥威尔的《动物庄园》。《金鸭帝国》与张天翼另三部童话(《大林和小林》《秃秃大王》《宝葫芦的秘密》)成为中国现代童话的奠基之作。内涵的现实主义,思想教育性为筋骨;童话形式的浪漫主义,优美的语言艺术为血肉,是张天翼童话的最大艺术特色。
这是一本长篇童话故事,讲述以大粪王为主角的资本家残酷血腥的发家史,反映当时社会的黑暗以及人民在资本主义压制下的痛苦生活。更深层次上讽刺资本主义国家所信仰的上帝的欺骗性。

编辑推荐
怀旧,不是心灵无助的漂泊;怀旧也不是心理病态的表征。怀旧,能够使我们憧憬理想的价值;怀旧,可以让我们明白追求的意义;怀旧,也促使我们理解生命的真谛。它既可让人获得心灵的慰藉,也能从中获得精神力量。因此,出版《中国儿童文学经典怀旧系列》,也是另一种形式的文化积淀。
怀旧不仅是一种文化积淀,它更为我们提供了一种经过时间发酵酿造而成的文化营养。它对于认识、评价当前儿童文学创作、出版、研究提供了一份有价值的参照系统,体现了我们对它们的批判性的继承和发扬,同时还为繁荣我国儿童文学事业提供了一个坐标、方向,从而顺利找到超越以往的新路。这是《中国儿童文学经典怀旧系列》出版的根本旨意的基点。

作者简介
张天翼(1906~1985),中国现代著名作家。学名张元定,字汉弟,号一之,笔名张天净、铁池翰等。祖籍湖南省湘乡县东山乡双泉村,出生于南京,在杭州读完小学和初中,1925年秋到北京,次年考入北京大学。1929年正式开始职业写作生涯,1931年加入左联,抗战爆发后,一直在长沙等地从事抗日救亡工作和文艺活动。解放后历任中央文学讲习所副主任、中国文联委员、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人民文学》主编等职。代表作有童话《大林与小林》《宝葫芦的秘密》《秃秃大王》,小说《华威先生》《鬼土日记》等。他的童话在儿童文学史上占有重要位置。

目录
南洋旅行记… ………………………………………… 1
十兄弟… ……………………………………………… 88
猩猩姐姐…………………………………………… 126
十姊妹… ……………………………………………… 167
好妹妹… ……………………………………………… 208

序言
今年年初的一天,我的年轻朋友梅杰给我打来电话,他代表海豚出版社邀请我为他策划的一套《中国儿童文学经典怀旧系列》担任主编,也许他认为我一辈子与中国儿童文学结缘,且大半辈子从事中国儿童文学教学与研究工作,对这一领域比较熟悉,了解较多,有利于全套书系经典作品的斟酌与取舍。
一开始我也感到有点突然,但毕竟自己从童年开始,就是读《稻草人》、《寄小读者》、《大林和小林》等初版本长大的。后又因教学和研究工作需要,几乎一而再、再而三与这些儿童文学经典作品为伴,并反复阅读。很快地,我的怀旧之情油然而生,便欣然允诺。
近几个月来,我不断地思考着哪些作品称得上是中国儿童文学的经典?哪几种是值得我们怀念的版本?一方面经常与出版社电话商讨,一方面又翻找自己珍藏的旧书。同时还思考着出版这套书系的当代价值和意义。 中国儿童文学的历史源远流长,却长期处于一种“不自觉”的蒙昧状态。而清末宣统年间孙毓修主编的“童话丛刊”中的《无猫国》的出版,可算是“觉醒”的一个信号,至今已经走过整整一百年了。即便从中国出现“儿童文学”这个名词后,叶圣陶的《稻草人》出版算起,也将近一个世纪了。在这段不长的时间里,中国儿童文学不断地成长,渐渐走向成熟。其中有些作品经久不衰,而一些作品却在历史的进程中消失了踪影。然而,真正经典的作品,应该永远活在众多读者的心底,并不时在读者的脑海里泛起她的倩影。
当我们站在新世纪初叶的门槛上,常常会在心底提出疑问:在这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中国到底积淀了多少儿童文学经典名著?如今的我们又如何能够重温这些经典呢?
在市场经济高度繁荣的今天,环顾当下图书出版市场,能够随处找到这些经典名著各式各样的新版本。遗感的是,我们很难从中感受到当初那种阅读经典作品时的新奇感、愉悦感、崇敬感。因为市面上的新版本,大都是美绘本、青少版、删节版,甚至是粗糙的改写本或编写本。不少编辑和编者轻率地删改了原作的字词、标点,配上了与经典名著不甚协调的插图。我想,真正的经典版本,从内容到形式都应该是精致的、典雅的,书中每个角落透露出来的气息,都要与作品内在的美感、精神、品质相一致。于是,我继续往前回想,记忆起那些经典名著的初版本,或者其他的老版本——我的心不禁微微一震,那里才有我需要的阅读感觉。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也渴望着这些中国儿童文学旧经典,能够以它们原来的面貌重现于今天的读者面前。至少,新的版本能够让读者记忆起它们初始的样子。此外,还有许多已经沉睡在某家图书馆或某个民间藏书家手里的旧版本,我也希望它们能够以原来的样子再度展现自己。我想这恐怕也就是出版者推出这套书系的初衷。
也许有人会怀疑这种怀旧感情的意义。其实,怀旧是人类普遍存在的情感。它是一种自古迄今,不分中外都有的文化现象,反映了人类作为个体,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上,需要回首自己走过的路,让一行行的脚印在脑海深处复活。
怀旧,不是心灵无助的漂泊;怀旧也不是心理病态的表征。怀旧,能够使我们憧憬理想的价值;怀旧,可以让我们明白追求的意义;怀旧,也促使我们理解生命的真谛。它既可让人获得心灵的慰藉,也能从中获得精神力量。因此,我认为出版《中国儿童文学经典怀旧系列》,也是另一种形式的文化积淀。
怀旧不仅是一种文化积淀,它更为我们提供了一种经过时间发酵酿造而成的文化营养。它为认识、评价当前儿童文学创作、出版、研究提供了一份有价值的参照系统,体现了我们对它们批判性的继承和发扬,同时还为繁荣我国儿童文学事业提供了一个坐标、方向,从而顺利找到超越以往的新路。这是《中国儿童文学经典怀旧系列》出版的根本旨意的基点。
《中国儿童文学经典怀旧系列》经过长时间的筹划、准备,将要出版了。
我们出版这样一个书系,不是炒冷饭,而是迎接一个新的挑战。
我们的汗水不会白洒,这项劳动是有意义的。
我们是向往未来的,我们正在走向未来。
我们坚信自己是怀着崇高的信念,追求中国儿童文学更崇高的明天的。
2011.3.20
于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中心

文摘
插图:







南洋旅行记
一、梦想的南洋
南洋的大名,韦梅早就听到了;南洋的游历,也早在韦梅的梦想里。可是上海离南洋很远,父亲又不能和他去,南洋又没有朋友,哪里去得了?
“有志者,事竟成”,韦梅很相信这句话,所以,并不失望。果然,一个月之后,韦梅竟上了船,快乐地到南洋去了!
这一天下午,韦梅放学回家时,走进客厅里,忽然看见一个老人,两个小朋友,都是他不认得的,正在和父亲谈天。父亲见他进来,叫道:“梅儿快来,见见陈伯父!陈伯父刚从南洋回来。”又指着两个小朋友道:“这两位也是从南洋来的,快去和他们玩玩,问问南洋的事情吧!”
韦梅听了,直乐得跳了起来,和陈伯父行了礼后,便拉着两位小朋友的手说道:“这里闷热,我们到后面园里玩去!”
韦梅一边走,一边问道:“两位好朋友,真是刚从南洋来的吗?”他们都答应“是!”韦梅便指着女的一个说道: “你的名字,我知道了,一定叫做南姐姐!”又指着男的一个道:“你的名字,我也知道,一定叫做洋弟弟!”他们姐弟俩听了,一齐大笑道:“你不问问人家,怎么瞎叫起名字来?又怎会知道人家的名字呢?”韦梅也大笑道:“你们不是从南洋来的吗?不是一对南洋姐弟吗?南洋姐弟,不就等于‘南’姐姐‘洋’弟弟嘛!”这一解说,直逗得姐弟俩肚子笑痛。
韦梅很爱讲笑话,一来就是一长篇,没个断头。现在他心里一快乐,便又来了。他们走到茅亭里,靠着栏杆,刚刚坐定,韦梅便开话匣子(留声机)似的说道:“南姐姐,洋弟弟!……”姐弟俩摇头笑道:“你又乱叫了!”他好像没有听到,接下去道:“南姐姐,洋弟弟!我知道:南洋一定天天刮南风;南洋的太阳,一定从南方出来;南洋的水,一定都往南流;南洋的房子,一定都向南;南洋的树木,一定只有楠木与‘杨柳’和洋松;南洋人欢喜用‘蓝’水写字,穿‘蓝’色衣服,用‘蓝’色木器,乘‘蓝’色汽车,因为‘蓝’‘南’同音呀!”
刚说到这里,用人送上凉茶来,韦梅便又指着茶说道:“南姐姐!洋弟弟!我知道:南洋的茶,一定时时刻刻都是烫的,决不会凉,因为天气很热!”
姐弟俩实在笑得够了,掏出手巾来,擦了擦汗,然后说道:“好热的天气!南洋可不像这样。”韦梅急忙问道:“南洋怎样?比这里热过百倍吧?寒暑表里的水银柱,热得变成开水;屋子里的凳子,坐下去会将屁股烫出泡来吧?”
姐姐听了,知道他好开玩笑,便也凑着热闹说:“可不是!南洋热起来时,太阳下的石狮子会淌汗;照相馆里的照片要吃冰淇淋;人在马路上走,会被太阳晒成灰,被风吹得无影无踪,晚上才能回家睡觉!”
韦梅截住道:“南姐姐说得太荒唐了,人既变成了灰,被风吹散了,怎又能回家睡觉!”姐姐笑道:“你说的一大堆,不荒唐吗?别胡闹了。我们到南洋去不过三年,也不大清楚,你要知道南洋的情形,还是问我们爸爸好。他在南洋几十年,顶熟悉,又顶会讲,顶爱小朋友,还是去问他吧。”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