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界地界.pdf

天界地界.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天界地界(两疆穿行八万里)》讲述作者(常年华)三次西部行,看尽八万里路云和雪,历尽艰难险阻,阅尽醉人景色。作者以日记的形式讲述帕米尔高原无人居住区域、藏地至今尚未通车的墨脱县,以及那些遥远、路险、常人很难去的那些地方的所见、所听、所感。《天界地界(两疆穿行八万里)》是一本文化旅游读本,对于向往西藏、新疆旅游的读者起着向导作用。

编辑推荐
一个男人和他的儿子、妻子及驴友们——在路上。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不见牛羊。
天地之间小人物的动人故事,犹如四季的树叶,在阳光和风雪中,生长又飘落。假若没有它们,这世界会不会太寂寞?
常年华编著的《天界地界(两疆穿行八万里)》是一本文化旅游读本,对于向往西藏、新疆旅游的读者起着向导作用。

作者简介
老驴一头,人过60心却不老。老话说,“老而不死谓之贼”,咱可不想当“贼”。喜山水,爱荒野,足迹布雪山大漠、乱石戈壁。我认为,只有身处朴实的大自然,你才能悟出一些人生的真谛。毕竟,大自然蕴藏着一个能让蒙灰的心灵洁净的天堂,在那里我们能看见一片信仰高于思想的纯洁天空。

目录
开着众泰走川藏
6月25日 第一天 睛 出师不利
6月25日 呵呵,云云怎能知道我的心思?
6月26日 第二天 晴 雄伟的鄂西高速公路
6月27日 第三天 雨 几年没见,老同学成了大胖子
6月28日 第四天 阴有间断小雨 过二郎山
6月29日 第五天 上午小雨下午多云 康定,前方路断了
6月30日 第六天 睛 理塘到左贡一整天没吃上饭
7月1日 第七天 睛 业拉山天险飞下108拐
7月2日 第八天 有间断小雨 到通麦
7月2日 小雨转晴 通麦遇险
7月3日 第九天 多云 拉萨——天高皇帝远
7月4日 第十日 睛 在珠峰住帐篷旅店
7月5日 第十一日 睛 返回拉萨
7月7日 第十三日 上午睛下午雨 再游纳木错
7月7日 晚 太冷太高的安多
7月8日 天气时睛时雨 头上三尺有神明
7月9日 第十五日 睛 挖骆驼草,灰像烟一样冒上来
7月10日 第十六日 睛丝绸之路的幽思
7月11日 白天晴晚上大雨 归家心切
奔向帕米尔
55小时从江西到乌鲁木齐
麦田青旅的“狼群组合”
塔克拉玛干的胡杨和禁不起诱惑的太太
小屁民的提案
走出沙漠去喀什
大男人败在了茜的手下
哪里有卖传说中的喀什陶器
帕米尔高原之行
从红其拉甫口岸到芦苇的出生地三团
小驴友:阿峰与婉婉
郎木寺的扎西一家
走,再进新藏
雪域情结
川藏路上
进墨脱
拉萨城中的阿正
西夏邦马的落日
冈底斯山,让我们睁开羞愧的眼
小白点的故事
神山圣湖啊,何能洗尽人的罪孽
踏访扎达土林和古格王朝
圆梦喀喇昆仑
塔克拉玛干的浪漫之夜
返家之路
后记

序言
2012年秋天,在鹰潭朋友们的一次聚会上,郑云云老师举杯回敬我说:“黄玉生啊,我一直想着代常爷谢谢你呢!”我倍觉讶异。她笑着说:“当年你为常爷那本《天葬》的书写的序,把他写得很爷们儿,把我给蒙住啦!我一直就想自己身边怎么就从来见不着个真爷们儿呢?”我哈哈大笑,能为号称江南才女的郑老师促成一桩良缘,岂不快哉?!不过十年的疑云也就此解开。当年郑老师和老常的结合,曾经轰动了江西文艺界。郑老师何等优雅高贵,超凡脱俗,蕙质兰心,而老常却是何等的落魄困窘。他竟摇身一变,成了现代的司马相如,把我们大家心目中的卓文君给拐了。怪不得人们会咬着牙说:“这狗日的常爷凭啥享此艳福?省城有多少达官贵人、文化名流,她一个也看不上,偏青睐老常这一文不名的穷光蛋,地位卑贱的铁路道口看守员!”
十几年前,因看重人的尊严,耻于同流合污,我被发配到贵溪一个名叫柏里的角落,每天都能在单位院子里看到一个沉默但器宇不凡的中年男子。我也是这德性,别人谦卑我更低调,别人牛逼我更张狂。结果两人谁也没与谁搭腔。一年后的一天,那中年男子来到我办公室说:“黄编辑,请你帮忙看看我写的一篇游记。”他就是老常。我帮他修改后推荐给《江铜报》副刊发表了,从此他就走上了书写文字的道路,并且还出了几本书,有了许多全国各地的粉丝。老常当时的工作是从司机的岗位换到铁路道口上夜班,所以有大概四五年的时间,每天上午他就到我办公室来瞎聊,同事胡文华和退休的老杨头也常来,有时《贵溪报》的刘长明也大老远跑来凑热闹。要么是讨论老常的文章,更多的是胡吹、扯淡、发牢骚、骂娘,只要是看不惯的人和事,我们俩就往死里骂。我们恶毒地诅咒那些该诅咒的家伙,那些沐猴而冠、仗势欺人者。如今让人想起来很不好意思的是,说顺了嘴,即便是赞美一位女人的美丽与妖娆,前面的修饰语也会是“他妈的这婊子某某”,夸哪位男人的修饰语则是“这狗日的王八蛋某某”。我们就这样斯文扫地地用最粗俗的语言,对着空气排愤懑,过嘴瘾。
老常出书后外出开过几次笔会,每次回来都会说:“谁谁又夸你写的序,还有一位北方文人说那写序的家伙黄某,肯定有六七十岁了吧?文笔端的老辣。我说黄某比我还小10岁呢,才40出头。”这让我想起最近在北大演讲被轰的于丹在一次电视上说过:李白没老过,杜甫没年轻过。当然不能和光芒万丈的李杜比,但就心态而言,老常确实比我年轻,我历来就有一种酸溜溜的苍凉与落寞。我在那篇序里将老常总结出“三气”:匪气、侠气、书卷气。现在看来,起码要再增加“一气二性”:戾气、野琳琅满目,摆满了郑老师画的各种瓷艺作品,弥漫着一股风雅之气。郑老师画瓷成绩骄人,继获得“2009年度中国德艺双馨艺术大师”荣誉,前段时间又得“江西省工艺美术大师”称号。走时,老常给我们每人送了一只硕大的瓷蛙。蛙们神态各异,惟妙惟肖,但皆鼓着贼亮的眼睛,双唇紧闭,仿佛随时准备开口,或骂娘,或鼓歌,或求爱,那精气神活脱脱就是常爷自己的翻版。据说常爷的瓷蛙在景德镇都堪称一绝,《上海东方航空》和《江西东方航空》两本杂志,均刊文《民间陶艺家常年华》,以誉其艺。呵呵,其实老常他会时不时地回贵溪来,每次必会到我办公室小坐,或晚上朋友轮着做东约上数人喝一顿酒。几杯酒下肚,大家便似回到从前,又开始由着性子斯文扫地地胡吹、扯淡、发牢骚、骂娘,啥时老常变成了陶艺家?真是近朱者赤啊,看来这是郑老师的功劳。 老常于10年间4次远赴西藏、新疆,其中3次驾车往返,行程10万余里。他又要出一本新书,书名暂定《天界地界》,要我再给他写序。我说:“你们家郑老师可是大家,我岂敢造次。”他说:“郑老师太秀气,写不出我的粗糙;省里的一位知名作家主动提出帮我写,但我嫌他太专业。就喜欢你的春秋笔法和辛辣刻薄的文字,合我胃口,快我意。”待他从网上发过来一看,十几万字,我一口气认认真真地读完。常爷早已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了,大器晚成。文笔质朴,意趣高远,畅酣淋漓,波澜壮阔.大气磅礴,炳炳娘娘,哀梨并剪,大爱无疆,赤子之心跃然纸上。在路上,他用真爱,用生命,用灵魂,丈量和膜拜每一寸土地。读毕,快意之余,便想哭,痛痛快快地哭,但又难以说清哭的理由。
常爷以他的文字为镜,如此生动清晰地折射出天地之间的高山、大地、云雪与人群。生命的卑微与高贵,大自然的冷酷与温情,都在粒粒可感可触的文字问滚动,铿锵作响。

后记
近年来懒得动笔写东西,远游几次啥也没写。这次从新藏回来后还是不想写,除了与朋友们聊天就是天天坐在桌前喝茶、抽烟,有心无心地看连续剧,闭着眼睛回味那些一生难忘的游历,悠然自得。太太说我太懒太坏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走了这么多地方,经历了那么多艰难险阻,也见过了别人所难以见到的风景和事物,为什么不写出来给大家看看呢?被逼无奈,20个晚上没开电视,常写到深夜,终于草成一稿。云云看了夸说很好,发给朋友看,也都说好。此后数月,又静下心来根据大家的意见做了些修改,遂成此书。
我跑高原,主要在乎的是在路上的感觉,一般不怎么拍照。我想,让那景物留在心里更好,翻出照片就没意思了。就像少年时爱上一女孩,怎么回想都是美丽得让人心醉,等若干年后再见时却青春不再,满脸沟壑,体态臃肿,还不如在心里保留一份美好而不见面。所以我一改当年爱好摄影的习惯,很多时候,我出去根本就不带相机,也不留影。我觉得,我喜欢在野外跑,喜欢大自然及亘古的荒凉,主要是享受那美好的回忆,而不是把那些都带回家。我的照片几乎全是同行的朋友给我照的或抓拍的。此书所配照片大多也是他们所拍,在此特别感谢我的儿子大卫,以及芦苇夫妇、阿正、燕子、小不点、杨柳、“狼”、婉婉、台湾的靖玟夫妇……之所以能在20个晚上写出这部书,一是太太的激励,二是这次新藏行一路上,我边开车边口述,燕子帮我做了很多记录,许多事不用再动脑子回忆。此行路上我戏称她为大秘,小不点为二秘,她俩在生活上也对我关怀备至,哪怕在阿里地区、喀喇昆仑山一带,她俩都有高反的情况下,还不忘往我嘴里塞东西吃,小不点每天在颠簸的越野车里忍着头疼,坚持每天给我削苹果、黄瓜,使我度过了最舒服的一次西行。车到新疆后,海拔低了,路也好了,我基本上就不怎么摸方向盘了,此后数千公里大多由小杨开车。在此,向他他们三人表示谢意。
我也特别感谢我的太太,她以女子难得的胸怀和气度,支持着我的高原之旅,让我的人生变得圆满起来。

文摘
6月26日 第二天 睛 雄伟的鄂西高速公路
昨天晚上可能是由于兴奋的原因,睡不着,很努力地让自己睡着了,一大早五点多钟又醒了。爸爸煮了几个粽子当早饭吃。草草吃过便开始收拾东西,东西还真是不少。
八点整,到加油站加满油后,我们正式出发!出发时记下里程,等回来时再看看跑了多少。
从景德镇出来上杭瑞高速,离九江只有109公里,很快便到了九江的泊水湖出口。下了高速就过九江长江大桥,这桥我曾经走过,不过那时真的是人走的哦。过了九江长江大桥就是湖北小池,从小池上黄黄高速至黄石,再过黄石长江大桥。过桥本想在黄石吃饭来着,但是貌似不经过城区。算了,懒得往里走耽误时间了。路上就一人一个早上家里带出来的馒头啃掉,继续前行,从黄石上武黄高速至武汉转沪渝高速,此后,便一直在走沪渝高速,一直到重庆,无比的长。
上高速不久后,至江夏服务区加油,休息。随后,过军山长江大桥。
沙市,我正宗的老家。路过沙市时,见一路牌,我老爸说:“这是你爹我呱呱落地的地方啊。”那还有啥说的,下车合影呗。
之后,一直跑到宜昌长江大桥前的一个服务区加油,然后过宜昌长江大桥。沪渝高速鄂西段是一条新修的高速,我的导航导到宜昌以后就引导我们下高速走318国道,我感到有点奇怪,而且四处看看也没有路牌指示前方通往重庆,下到缴费口一问,人家说你下来干吗呀,再掉头上去吧。再上高速后,老爸说他1993年曾走过那条路。当年,无尽的盘山道爬得人十分心烦,看得见对面山上的来车,但会车说不定还得半小时后呢。在山上看山下的房子就和在飞机上看地面差不多,都是一个个的小火柴盒。
过了宜昌,就进入高山区了。这里属云贵高原东北的延伸部分,都是大山啊。沿路全是隧道、桥梁,以及漫长的上坡和下坡。由于气压的原因,车上带的加仑桶虽还没装汽油,但已开始砰砰作响了,真空包装的食品袋也都开始膨胀起来。老爸说:“到了康定后你再瞧,很多袋子会爆裂开的。”
沪渝高速1246千米处有一条隧道叫金龙隧道,总长8.6千米,与此长度相近的隧道还真有几处。我老爸说开了一辈子车,从来没走过这么长的隧道。在1256千米处还有一个桥,叫白龙潭大桥,这个桥有着世界第一高的桥墩,高度178米,底部在大峡谷里,整条高速大气、壮阔。这条路平均海拔高度在一两千米以上,看来这条路的造价不低。整体看上去,这条路和古代栈道是一样的,很多地方都是横插在山坡上的,与古代走人的栈道比,只不过是能走汽车罢了。这路修起来真的是不易,早年走过此道的老爸十分感叹。
晚上7:40分,我们到达恩施服务区,我俩都饿得不行了,而且前面这一段时间一直是我在开车,开了将近一千公里,从来没开过这么久,好在好奇心重,路上又好看好玩,也就不觉得累了。在恩施服务区我们吃了个快餐,两荤两素20元一份,贵了点,也不怎么好吃,将就吃吧。
本想就在恩施住下的,但是老爸觉得精力还好,而且车上东西太多了,住店不方便。那还是继续赶路吧。
21:30,沪渝高速进入重庆界。湖北的高速公路收费好高,从进湖北到出湖北,过路费600元,可能和那段造价超高的栈道有关系吧。据说鄂西这里过路费每公里一块钱。老爸说:“值,过去从重庆到宜昌要开两三天,现在几小时就能到。”
10:30到达重庆忠县服务区,加油,准备睡觉,可是人还是不困,加上蚊子多,天气热,便又继续赶路。
敬告各位朋友们啊,四川省内的高速公路太恐怖啦,限速120,路上尽是暗坑和鼓包,而且雾多。当时我就想,凭你这种路,开到120,颠一下不是要翻啦?凌晨我与老爸轮流开车。大雨,大雾,路况差,超高超宽车多,视线极差,让我跑,速度也不敢加快,就一直60~70码跑着。一直跑到早上5点整,离成都还有50多公里,服务区里还挺凉快,我俩开着车窗就睡着了。
早上在服务区加油,然后进市区,住在成都体育学院边上的快捷酒店里,我哥们儿就在这学校里读书,学校后门就是锦里,看来晚上有好吃的了。P6-9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