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自述.pdf

蒋经国自述.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蒋经国先生传奇一生,其功业事迹,亲民风范,相关历史记载甚丰,今由祖国大陆学者辑录其日记及相关回忆,汇编为《蒋经国自述》一书,将有助于对经国先生之了解。
《蒋经国自述》内容述及:经国先生在苏联孙逸仙大学读书之过程;经国先生在赣州主持干部训练之理念与坚持,要求训练从严,抱着虚心学习的精神磨炼成为钢铁汉;做事讲求方法,做任何事情应拿出良心,多到民间去服务,并举例;伟大的西北,地大物博,惟独缺水,希望多种树木,开发交通,发展农业,完成经济建设,并鼓励青年回到古老的故乡伟大的西北去。经国先生之宏观、远见与独特之领导风格,于青壮年时期,已在工作上展露无遗。
另一方面,该书还特别记载了有关蒋介石忍让为国、急流勇退的经过,并摘记引退宣言,读之令人感慨万千。

编辑推荐
本书收集了蒋经国的六部日记,录自蒋经国著作大陆解放前的版本和台湾版本,取名为《蒋经国自述》。
蒋经国的这些日记,对于了解蒋经国的生平、他的思想和政治性格等等,是最直接的资料,对于研究民国时期的政治、经济和外交方面的历史,也具有参考价值。

作者简介
蒋经国,1910年4月27日出生于浙江奉化。蒋介石之长子。字建丰,谱名经国,又名尼古拉。1916年入奉化武山小学,1922年入上海万竹高等小学,1924年就读于上海浦东中学。1988年逝世,享年78岁。

目录
第一章 我在苏联的日子
前言
一、一九二五年
二、一九二五年至一九二七年
三、一九二七至一九三○年
四、一九三○年至一九三二年
五、一九三二年至一九三五年
六、一九三六年至一九三七年
第二章 我在苏联的生活
一、孙逸仙大学(一九二五年十二月三日)
二、莫斯科休养所(一九二六年七月二十日)
三、红军(一九二七年六月四日)
四、列宁城中的一个学校(一九二八年十月三日)
五、黑海边上(一九二九年八月二十一日)
六、参观团(一九三○年六月二十一日)
七、狄拿马电气厂(一九三一年二月八日)
八、石可夫农村(一九三二年十月二十日)
九、乌拉山上(一九三三年三月五日)
十、第二次五年经济计划(一九三四年六月十日)
十一、新年(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十二、报馆(一九三六年五月二十一日)
十三、新的莫斯科(一九三七年三月二十五日)
第三章 青年自有青年的气象——致我在江西的朋友们
一、东望章贡合流——写给赣南的朋友们(1945年)
二、赣江的水,依旧在流——哭后安兄之死
三、让我们来接受你的革命利剑——追念我的知友王继春兄
第四章 赣州班干部讲习会训练日记
一、大家去当兵(九月七日)
二、磨练钢铁汉(九月八日)
三、谁有力量,谁才能胜利(九月九日)
四、太阳、空气、水(九月十日)
五、走难路,做难事(九月十一日)
六、呼吸自由空气(九月十二日)
七、冲上最高峰(九月十三日)
八、大家到民间去(九月十四日)
九、愈走愈有力量(九月十五日)
十、赤脚走,赤脚踏(九月十六日)
十一、吃粥不吃饭(九月十七日)
十二、风雨同舟渡章 水(九月十八日)
十三、前面就是水火亦不回头(九月十九日)
十四、紧张、兴奋、努力(九月二十日)
十五、咬紧牙根,走上艰难道路(九月二十一日)
第五章 伟大的西北
一、西北是我们民族的故乡
二、从重庆飞到成都
三、飞过秦岭到长安
四、我们的国防前线——潼关
五、洛阳牡丹甲天下
六、在西兰公路上
七、行进在中国的走廊
八、金张掖,银武威
九、中华民族大团圆
十、雄壮的嘉峪关
十一、到敦煌去
十二、新的青海
十三、伟大的科学工程——自流井
十四、回到民族的故乡去
第六章 战后与苏联的交涉
一、关于1945年与斯大林谈判的回忆
二、五百零四小时
第七章 在上海“打老虎”——沪滨日记
一九四八年八月
一九四八年九月
一九四八年十月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
第八章 危急存亡之秋
一、激流勇退忍让为国
二、徜徉于山林泉石之间
三、坚百忍以图成
四、前进莫退莫退前进
五、乘风破浪再接再厉
六、建立革命复兴基地
七、剑及屦及向前迈进
八、风雨飘摇力挽狂澜
九、逆来顺受克服危机
十、人情反复世路崎岖
十一、不顾成败护党卫国
十二、刷新更生奠基再造
第九章 痛悼亡父与先师
一、我所受的庭训
二、守父灵一月记
三、永远与自然同在
第十章 难忘的一年——70岁生日有感
一九七五年一月
一九七五年二月
一九七五年三月
一九七五年四月
一九七五年五月
一九七五年六月
一九七五年七月
一九七五年八月
一九七五年九月
一九七五年十月
一九七五年十一月
一九七五年十二月
后记

序言
我十六岁时,在北平求学。我希望学法文,准备到法国深造。但是在当时,即公元一九二五年,我国我家都处于政治动荡之中。中共和俄共正设法在中国进行政治合作。
但在一九二五年,他们在中国没有什么实力。因此他们与最初由孙中山先生领导,一九二五年以后由我父亲蒋介石先生领导的国民党合作,至少在表面上是如此。双方的联合历时很短
但是,在一九二五年,北平的“政治环境”看起来洋溢着国共(中共及俄共)友谊的气氛。我本人亦惑于这种心理环境,彻底改变了我原来的计划。年少的我,觉得应该和另外九十个即将启程的学生一起被送往苏联念书。结果,我在苏联度过了十二年,经历了我一生中最艰苦的日子,并且一尝被羁留及放逐的滋味。苏联人觉得我父亲是他们在中国夺权的最大障碍,所以我在抵达苏联之后,实质上就成了被他们胁持的人质。当年在我身边发生的事,将永远留在我心坎上。
一九三七年春天,我终于回国,并且在我故乡溪口住了七个月。其间,我把我在苏联的经历写成了一本回忆录,并且取了个书名叫做《我在苏联的日子》。
几个月前,收拾架上的书本时,居然把这本回忆录的手稿翻了出来,于是就拿起来,展读一遍。重温那些逝去已久的事情时,我不禁又回想起那一段悲惨生活的痛苦,并为之感慨不已。
我还记得,我回国不久,曾经跟余子玉(译音),一位和我同时去苏联读书的老朋友,谈起我们在苏联的生活。我们当时不约而同地说:“那真是一场噩梦!”但是现在细想之下,发觉用“噩梦”二字来形容当时的情况,并不恰当。当年我们经历的痛苦并非梦境,而是最残酷、最惨痛的现实。
去年中秋节,秋收时分头上的一轮明月让我赏玩了好几小时。月亮时而藏身云间,看起来有一种朦胧之感。忽然,一阵乍起的秋风吹透了我被露水润湿了的衣衫,胸臂间顿时感到一丝凉意。这使我意识到,时不我待,岁月不居,光阴就像流水一样,一去不回。
但我仍然认为,只有我们自己才可以决定我们的命运。人生在世,逆境总是免不了的,蓄意去回避,亦属徒然。但只要有勇气有信心,所有艰难险阻,亦不外是对人的生命力的一种考验而已。与其说这是不幸,不如说这是大幸。对于持这种人生哲学的人来说,世问哪有所谓永恒的痛苦,或无尽的困厄。每当我感到极不舒服或不愉快时,我总是问我自己:“为什么你不能忍受一点痛苦?谁告诉你黑夜之后没有黎明?谁告诉你冬天的霜、雪、冰、雹不会溶解?谁告诉你今天的狂风暴雨只会继续变坏?谁告诉你失望之后就是绝望?难道你不晓得黑夜之后就是黎明吗?难道你不知道严冬过后,春天就会来临吗?”
经国
一九六三年于台北

后记
在人们心目中,蒋经国一直有许多未解之谜。曹聚仁先生曾在《蒋经国论》一书中说:“说起来经国也正是哈姆雷脱型的人物。他是热情的,却又是冷酷的;他是刚毅有决断的,却又是犹豫不决的;他是开朗的黎明气息,却又是忧郁的黄昏情调;他是一个悲剧性格的人,他是父亲的儿子,又是他父亲的叛徒。”
诚然,蒋经国早年曾经是一位向往革命的狂飙青年,一个布尔什维克者。也曾梦想要将赣南建设成为一个“人民的劳动生活乐园”;在上海整顿金融敢于碰硬,最终与孔宋权贵结怨;而去台后,却开启了特务治国的威权时代,晚年又一改恐怖政治,“开党禁”“开报禁”,继之又解除戒严,开放台湾民众赴大陆探亲。同时,他还是一个反台独、主张大一统的中国人。在当今岛内,蓝绿对抗仍为两极化,而民调显示,蒋经国是最受台湾民众肯定的台湾领导人。
古人云,言为心声。读其书,察其言,可以想见其为人。本书是蒋经国的部分日记、回忆录等汇编而成,相信对蒋经国研究会有所裨益的。需要说明的是,编者曾对原文中个别内容有所删改,恳请读者原谅;对于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仍用“我国”、“外交”等,及“民国”纪年的地方,我们从保存资料的完整性出发,予以保留,请读者自辨。
编者
2013年11月

文摘
此后几年,我都待在工厂里,几乎完全脱离政治活动。我和共产国际的关系也几乎完全断绝了,也很少到莫斯科去。我在一家夜校继续我的工程课业,希望可以藉此得到升迁。一年后,我升为助理厂长,并兼任当地《重工业日报》的主编。
虽然我已经不参与政治活动,中共仍然把我当作他们手中的一枚棋子,而且苏共为了某些原因,亦加紧了对我的控制。
一九三四年六月,陈绍禹打电报给我,叫我前去莫斯科。我到了莫斯科后,他对我说:“你父亲听说你要回国了。他在上海和其他地方的报纸上宣布要拘捕你。”
我叫他拿报纸给我看。
他说:“这是我们刚从中国接到的消息,报纸这里看不到。”
我怀疑陈绍禹只是捏造故事来吓唬我。但在回到乌拉山区的路上,我的情绪越来越低落。
两个月后,从一九三四年八月到十一月间,苏联内政部突然对我严密监视。每天总有两个人跟踪我,我几乎连一刻的自由都没有。我觉得我像个囚犯一样。在这三个月里面,我除了工厂和宿舍外,什么地方都不敢去,更不用说找朋友了。当时我随时都有可能被捕,特别是晚上。
一九三四年十二月,苏联对我的严密监视总算结束了。内政部乌拉分部主任李希托夫(Lishtoy)召我到他办公室,对我说:“中国政府要我把你送回去。”
我一听之下,精神为之一振。但他接着说:“最后决定权当然在我们。我现在要你写份声明给外交部,告诉他们说你不愿意回中国。”
我拒绝这样做。几天后,李希托夫告诉我,中国大使馆一位书记想和我谈谈,还叫我把我们谈话的内容告诉他。稍后我和该书记会面时,发觉另有两人,其中一人是中国人,坐在隔壁房间。我当然不敢透露我想返回中国。我们只谈到中国局势的发展,以及我家到底有多想我回去。事后,我如李希托夫所请,把我们的谈话内容告诉他。
一个月后,即一九三五年元月,共产国际叫我到莫斯科一趟。这时陈绍禹对我说:“中国最近谣传你在苏联被捕。你该写封信告诉你母亲,你在这里工作,完全自由。”
我欣然接受他的建议,因为我想我至少可以和阔别十年而音讯全无的家人通信了。但显然我高兴得太早了一些。陈绍禹接着说:“我们怕你的中文忘得差不多了,所以我们代你拟了一封信稿。”
我看看那封信。发现信中写的并不是我要说的话。因此我拒绝署名。我们往复辩论了三天信中应该写什么,但是仍然无法意见一致。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之际,他们派了我一个朋友来跟我谈这件事。他说:“假如你接受信稿,将来还可以有机会返回中国。否则你的生命就有危险,他们可以随时给你捏造罪名。”
第四天,我在压力之下屈服。我愿意接受信稿,条件是我在信末可以加上这样的一句话:“假如你们想见我,就到西欧去吧,我们在那里会面好了。”我的想法是,假如我家真的写信来叫我去欧洲,我就可以以此为借口离开苏联。
第二天,我把信拿给内政部长看,并告诉他我是如何被逼迫写这封信的,以及信内哪些地方我不同意。内政部长告诉我,他也觉得整件事很不妥当。于是他和陈绍禹商量,建议把信销毁。
陈绍禹后来同意让我再写一封。我马上坐下来振笔直书。这封信的内容与前一封完全迥异。但是在信中我也没有提到我渴望回家,我只提到了我工作地点的气候和生活环境。不过我却企图用一句话告诉他们我如何想家。我这样写:“我没有一天不想吃点久未尝到的家乡小菜。”写完了这封信,我叫陈绍禹把前一封信还给我。他却说:“那封信毁掉了。”我当时很怀疑他说的是不是真话。后来我发现当时他的确对我撒谎,其实他已经把那封信寄回国内了。这对我有如晴天霹雳。我因此忧愤成疾,在医院住了十三天。
这两封信其实也不能表达什么。一封是别人叫我写什么,我就写什么:而另一封,我又不敢写我想写的。于是我只好另觅机会与我父母联络。回到乌拉山后,我遇到一个名叫陈甫玉(译音)的华侨。他很想回家,却苦无盘川。我变卖了三箱书籍和一些家具,帮他筹了点钱。我叫他帮我带一封信给我父亲,算是报答我。他慨然允诺。但一个月后,他妻子跑来告诉我,陈甫玉已经在距离中苏边境只有几里的赤塔(Chita)被捕。就这样。我那封信一直没有离开过苏联国土。
P15-16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