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38个践行者的故事.pdf

中国梦:38个践行者的故事.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中国梦:38个践行者的故事》从2008年开始,《南方周末》杂志社用5年时间评选出38位在改革开放30年中,用自己的非凡努力“践行中国梦”的杰出中国人,本书便是这些“中国梦践行者”的故事。他们中有群体——蛟龙号全体科研人员、北川中学、恒大足球俱乐部,更有许多人们所熟悉的名字,他们包括龙永图、吴敬琏、袁隆平、白岩松、陈道明、姜文、章子怡、冯小刚、郭敬明、李冰冰等。这些活跃在当今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等领域的杰出人物兼具家国情怀、公民意识,通过卓绝的努力,获得了令人称羡的成功,是创造举世瞩目的中国奇迹的中国人民中的佼佼者,在中国的“敢做梦”、“能做梦”、“正圆梦”的时代,具有极大的示范性。

编辑推荐
1.《南方周末》较早地提出“中国梦”的概念,这一概念顺应时代潮流。
2.本书所收录的38位践行者,是活跃于当今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等领域的佼佼者,包括江平、龙永图、吴敬琏、袁隆平、龙应台、贾平凹、白岩松、陈道明、姜文、章子怡、冯小刚、郭敬明、李冰冰、崔健、林丹等知名人物,这些人物及团体,在中国的“敢做梦”、“能做梦”、“正圆梦”时代,具有极大的示范性。
3.“中国梦”既是一个国家的梦,也是生活在这个国家当中每个公民的梦想。本书所要传达的正能量,具有一定的励志效应。

作者简介
《南方周末》由南方报业传媒集团主办,创刊于1984年2月11日,以“反映社会,服务改革,贴近生活,激浊扬清”为特色;以“关注民生,彰显爱心,维护正义,坚守良知”为己责;将思想性、知识性和趣味性熔于一炉,寓思想教育于谈天说地之中。

目录
前 言
梦想照耀中国
江 平:希望未来者能看到“法治天下”的那一天
龙永图:“共赢”实现“中国梦”
吴建民:依葫芦画瓢没劲
刘 吉:认真、创新、追求卓越
吴敬琏:中国还处在艰难转型中
刘道玉: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胡祖六:在中国与西方之间
袁隆平:上了船就要划到对岸
曲格平:四十年环保“锥心之痛”
寂寞深海路:“蛟龙号”只是起点
阿拉善SEE 生态协会:减缓沙漠蔓延速度的NGO
王 石:攀登第八峰——王石的梦
郁 亮:“一个农民老老实实把田种好了,未来就是你的”
冯 仑:追求理想,顺便赚钱
雷 军:为发烧而生
北川中学:在未来里拯救记忆
中国快递员:快递员秦永辉的故事
龙应台:我是一个永远的实习医师
贾平凹:我最关心的是人和人性的关系与变化
白岩松:中国的白岩松
王克勤:如果对苦难冷漠,你就不配当记者
易 玛:西班牙与中国的文化使者
阿克曼:不愿做“中国通”的阿克曼
冯小刚:我想在有生之年,赶上一个真正的思想解放
章子怡:你的辛苦我们能看到
姜 文:如果用永久记忆来做电影,我会死的
吴宇森:我希望中国能够强大而谦卑
徐 冰:社会为什么要让你成为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艺术家
陈道明:不做评论者,愿做践行者
姚 晨:“演员只管自己这摊事”的时代正在改变
崔 健:中国摇滚乐第一人
徐莉佳:被大海眷顾的女儿
林 丹:修炼自己直到世界尽头
刘 雯:单眼皮的“灰姑娘”
梅葆玖 :交响、3D,都是京剧——梅葆玖求变
郭敬明:我找不到哪个人可以参照
恒大足球俱乐部:“大佬”
李冰冰:突然代表中国,责任重大

序言
前言

梦想照耀中国

300年前的五月花号绽开了一个美国梦。
五千年的大历史发酵出了一个中国梦。
这是五千年的中国和中国人。她的文明史和梦想史一并持续、长久、辉煌地展开。
民为贵,君为轻。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四海之内皆兄弟。近悦远来,万邦来仪。小康世界。天下大同。
这是170年前的中国和中国人。他们被海盗逻辑和强盛文明所震惊。他们要维新自强,富国强兵。
这是百年前的中国和中国人。共和之梦被内乱外患所破碎。他们要科学民主,救亡启蒙。
这是60年前的中国和中国人。新的共和国、新的人民和新的梦想一并站起来。
这是30年前的中国和中国人。从噩梦时代醒来,睁眼看世界。摸着石头过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发展是硬道理。全民奔小康。
这是今天的中国和中国人。和谐建设和平崛起,找回自信找到从容。
这是能够梦想的中国。这是敢于梦想的你,这是兑现梦想的中国季。
今天,我们在这里,共同回味一群中国人的“中国梦”,回味一个国家的“中国梦”。
让我们一起来聆听一组中国人的梦想故事:真正的法治天下;环境干净点,蓝天多一点;电影的题材更宽,风格更多样,电影走得更远;富强、民主、文明、非常和平的中国;不仅做经济强国,而且做受人尊重的国家;进入大学学法律,做一个感恩的倡导者;为个人、为社会创造财富,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从凡俗之梦到伟大之梦。从个人之梦到家国之梦。
这些“中国梦”的践行者,既成全着其个人的“中国梦”,也成全着中国的“中国梦”;既践行着中国之梦,也践行着地球公民之梦。

在这个难忘的盛典,我们一起展开我们自身的梦想。
在这个普通的日子,我们共同为我们的国家发愿畅想。
我们共同默祷:我有一个“中国梦”。
“中国梦”,承载着中国最基本的价值观,最核心的文明观,承载着中国精神。
更民主更法治,更社会主义更市场经济,更富裕生活更平等权利。
人人都可以。人人有机会。
中国要成为一个伟大国家,就需要中国人人人都是梦想家,就需要摆脱一个个噩梦,刷新一个个旧梦,展开一个个美梦。
梦想照耀现实,现实滋养梦想。
“中国梦”发祥于梦想家的梦想,成就于践行者的践行。
“中国梦”提升着中国,“中国梦”也将感召世界。
我们衷心祝愿每一个人都能实现自己的中国梦!

《南方周末》编辑部

文摘
2009中国梦践行者 龙永图

[致敬词]
龙永图作为中国加入WTO的首席谈判代表,以自己敢于直言的风格和打动中西的智慧,有效地促进了中国加入WTO的进程。他是中国市场化改革不可逆转和中国经济向世界经济全面开放的重要见证人和直接推动者。他是市场经济和国际规则有力的宣讲人,是中国经济持续展开与世界经济对话的代言人。
龙永图是“文革”前的最后一批外语专业大学毕业生,他的一生跟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紧密相联。
他以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而闻名,那场谈判帮助中国真正跨进了全球化的门槛,并成为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之一。随后他成为中国最有声望的非政府国际组织“博鳌亚洲论坛”的发起人。


“共赢”实现“中国梦”
龙永图,1943年生于湖南长沙,在贵州贵阳长大。本科就读于贵州大学外语系,毕业后被中央抽调至北京对外经济联络委员会。此前,贵州大学外语系学生从来不会被分配到中央国家机关。外经委招的150多个大学生中,贵州大学只有两人。
龙永图曾经回忆,当时出头露脸的事儿都是名牌大学的学生在干。他觉得自己的英语水平还可以,但可以到底到什么程度,并不确切地知道,因为他连外国人都没有见过。第一次和外国人讲话是在故宫博物院参观,两名外国老太太正用英语争论她们看到的景点,龙永图就追了上去,想实际检验自己的英语水平。最后,他用英语给争论不休的两位老人作出评判,并给她们讲了具体原因。老人一听吃了一惊:“你懂英语?”回到宿舍,他激动得一夜未睡。
1973年,龙永图赴英国伦敦经济学院学习,主修国际经济学。回国后,在经贸部六局当翻译。从1979年开始,他被派驻联合国,曾任中国驻联合国外交官,后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任职。在英国留学和在美国工作的经历不仅让龙永图的英语能力大大提高,也积累了大量同外国人打交道的经验。
1986年,龙永图从纽约回国,在中国国际经济建设交流中心当常务副主任。1991年,联合国计划开发署署长来中国访问。他是美国得克萨斯人,口音非常重,一般英文翻译很难听懂。开发署一位代表找到龙永图让他当一下翻译。刚从美国归来的龙永图翻译得非常漂亮,部长大吃一惊:这么好的英文?后来不到两个月,即被调到经贸部最重要的部门——国际司当司长,任贸易谈判代表。这次偶然的机会让龙永图从此走上了贸易谈判的道路。
中国从1986年开始复关谈判,龙永图从1992年开始参加谈判,并于1997年2月被任命为外经贸部首席谈判代表,负责贸易谈判及多边经济与法律事务,是中国复关及入世谈判的首席谈判代表。他曾经在谈判中摔座离席,也曾将美国代表赶出会议室。2001年11月,中国终于成功地加入了世贸组织。龙永图这位中国入世的功臣,以他的自信、果敢、从容与睿智,赢得了世界的尊敬。
入世成功后,龙永图辞去了外经贸部副部长的职务,出任非官方国际组织——博鳌亚洲论坛的秘书长,致力于让博鳌论坛成为最活跃的国际经济论坛,成为全球研究亚洲问题最权威的智囊机构和高层次的对话平台。2003年底,他被评为央视2003年度经济人物。
2004年10月,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向龙永图颁发了联合国特别奖,以表彰他对促进中国与联合国合作的杰出贡献。2005年8月,为表彰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在促进亚洲区域合作和促进中欧、中比经贸关系所作出的努力,比利时国王阿尔贝二世陛下授予龙永图秘书长莱奥波德国王勋章。
2007年,受家乡贵州卫视之邀,龙永图以嘉宾主持人身份开办《论道》节目。这个以“高端对话”为定位的电视节目,他一参与就是5年,上过节目的嘉宾,有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克、菲律宾前总统拉莫斯、世界银行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等政要、经济学家。
2010年,龙永图卸任博鳌亚洲论坛理事、秘书长,改任咨询委员会委员,同时就任G20中心秘书长。他认为,政府间组织如果没有非政府机构的配合与互动,就不可能形成一个有影响力的机制。
龙永图的中国梦,是使中国不仅成为一个全球的经济强国,而且成为一个在全球范围内受人尊重的国家。

《南方周末》(以下简称问):提到您的名字,普通中国人都会联想到WTO。自从2001年中国正式加入WTO以来,我们的经济获得了长足的发展,这其中WTO居功甚伟,中国从全球化中获得了巨大的收益。回过头来看,您如何评价加入WTO对中国的价值和意义?
龙永图(以下简称答):应该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进程,实际上就是中国创造条件,参加全球化的过程。“与国际接轨”就是这个进程中出现的一个有代表性的口号。中国要真正成为世界经济的一员,在经济体制上,就必须和全球主流的经济体制衔接起来。简单地说,也就是中国要从计划经济转轨为市场经济。否则,中国将游离于全球主流市场经济之外,那就很可能被边缘化。“与国际接轨”的另外一个含义,就使得中国开放的程度和全球经济开放的程度相接近。我们在开始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谈判的时候,中国的平均关税曾高达45%以上,当时全球经济的进口关税,已经降到了平均大概7%至8%,发展中国家也就是15%。经过长期的努力,我们的关税水平大大地降低了,这使得中国能够以一个平等的、负责任的成员,加入这个全球化。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十年谈判,实际上主要解决了“接轨”的问题。
问:除了制度上的贡献,在具体经济活动中,WTO为中国经济贡献了什么?
答:加入WTO,我们获得的最大好处就是,中国能够充分利用全球的资源,包括自然资源、技术、资本和人才,来为我们的发展服务。从此以后,中国能够利用全球化这样一个平台,来整合全球的资源。
一个企业也好,一个国家也好,它的竞争能力,不完全取决于它占有多少资源,更多地是取决于它整合资源的能力;而整合资源的能力,又更多地取决于它是在多大的范围内、站在什么样的平台上,来整合资源。
WTO给我们的这个平台,帮助中国在加入WTO之后的几年里,每年都以20%至30%的速度增加进出口,从而使中国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国际贸易国之一,这对于我们中国过去七八年的发展,应该说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除了国际贸易,在吸引外资方面也是这样的,由于市场的开放,使中国变成了全球最有吸引力的投资地之一,在过去几年中,中国吸引了大量的外资,从而使中国赢得更多的技术、资金和人才。
更重要的是,随着外资的流入,中国和外国之间的资金链、产业链都联系到一起了,从而使中国的经济和全球经济融合的程度更大。
坚定不移地出口
问:有没有什么是值得我们反思的?比如,它让中国对外部市场产生了依赖。
答:在加入世界经济之后,产生一定的依存是正常的事情。首先,我要澄清一下,中国对外贸易的依存度大约是20%至25%之间,而不是一些人说的70%至80%。如果真的有那么高,这次金融危机一来,对中国经济的打击将是毁灭性的,而不会是今天这个样。
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依靠或者说是充分地利用国外的市场,这是中国的一个必然选择。如果仅仅依靠本国市场,那么,中国的发展将会慢很多。在国际比较中,中国拥有劳动力的优势,我们用这个优势去整合全球资源,这给我们的经济发展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比如,中国在劳动密集型产业方面,在全球范围内,都是非常具有竞争能力的。
我认为,中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面,都需要国外市场,这一点不应该有任何动摇,我们还是要坚定不移地发展中国的对外出口。
另一方面,依赖是相互的。中国的出口依赖一些国家,那些国家的进口也同样依赖中国。如果中国有一天不出口衬衫、鞋、箱包,可能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的市场上,这些产品的供应就会出现很大的问题。
经过这些年来的全球化,在美国和欧洲国家,很多劳动密集型产业已经没有了,他们不可能在一夜之间,重新恢复他们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所以说,这种依赖是相互的。
当然,我们要努力扩大内需,适当减少对国外市场的依赖。这次危机让我们看到,过度依赖外部市场可能会产生一些问题。不过,基于中国的国情,我们还要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发展我们的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出口,这不仅仅对全球的贸易是一个重大的贡献,也是我们发展自己的一条必由之路。因为中国还有几亿农民工,他们的文化程度不高,需要就业机会。现实地说,这样的就业机会只能通过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才能提供。
问:在现有的国际贸易秩序下,资本和商品的流动比较自由,而劳动力的流动则受到很大的限制,而中国恰恰拥有世界上最为丰富的劳动力,这个贸易秩序是否对我们有一些不利?
答:用世界贸易的行话来说,你说的这个问题牵扯到服务贸易,还涉及到自然人、劳工的流动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还是应该采用现实主义的办法。
跟资金、货物的流动相比,人员的流动要复杂得多。它牵涉到一个国家的移民政策、劳工政策,而这些政策普遍被认为是一个国内政策。在WTO的国际谈判当中,对于国内政策,一般在很大程度上,都尊重对方国内的政策。
当然,我们希望在WTO的服务贸易谈判中,能够增加自然人的流动,但是对此还是要有一个实事求是的估计,它的发展速度不会像资金、技术、商品的流动那么快。
共赢,帮助中国赢得尊重
问:作为中国加入WTO的首席谈判代表,您怎么看自己过去的工作?
答:中国入世谈判的进程,实际上就是中国改革开放历史进程的一个部分,我感到高兴的是,我们参与了全球最大的计划经济国家,变成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国家的历史进展,我们亲历了中国从一个相对封闭的国家转变为一个比较开放的国家的过程。能亲历这个历史进程,对我们这一代的中国老百姓来说,包括我本人,都是非常幸运的。这个历史进程奠定了中国进一步发展的基础,中国成为一个经济大国,将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我为这一点感到自豪。
问:在离开政府部门之后,您又投身于博鳌亚洲论坛的工作,这个想法是怎么产生的?
答:博鳌亚洲论坛其实是入世谈判的一个很天然的继续。我们博鳌亚洲论坛的目的是搭建一个开放的对话平台,让中国以及来自全球的企业家、政府官员能进行平等、自由的对话。只有通过对话、沟通,才能加深理解;只有理解,才能够加快合作。
在中国入世的谈判过程中,我们接受了一个重要的概念,就是“双赢”。从一开始,博鳌亚洲论坛就把“全球共赢”作为一个最为重要的宗旨。不管对话也好,谈判也好,甚至有时候争论也好,我们遵循的共同原则都是“共赢”。因为,在这样一个相互关联的时代里,追求一个国家狭隘的自身利益和民族利益,是不可能得到全世界的尊重的,你必须追求共同的利益。
问:您的“中国梦”是什么?
答:我的中国梦,就是使中国不仅要成为一个全球的经济强国,而且成为一个在全球范围内受人尊重的国家。
关于经济强国,我们已经做了很多的努力,在一个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国必将成为经济强国。但是要成为一个受人尊重的国家,那还需要我们做出更大的努力,也就是增强我们国家的软实力,增强我们国家对外的亲和力、吸引力和影响力。我们认真承诺按照国际规则办事情;认真承诺在对外关系和交往当中,遵循“双赢”、“共赢”这些原则。只有做到这些,中国在强大以后,才能成为一个受人尊重的国家。我们知道,历史上很多的世界强国,并不同时也是受人尊重的国家。我们中国要同时做到这两点。这是我对中国未来的梦想。
《南方周末》记者 陈 涛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