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半生.pdf

我的半生.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1942年,陈鹤琴50岁时,写成了他的自传《我的半生》.他用鲜活的语言生动地描述了自己的家世、童年、中学时代以及海外留学的生活,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孜孜以求、奋斗自强的青年,一个家道中落的杂货店主的儿子,先后考入清华大学,后又留学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哥伦比亚大学的成长历程,以及学成归国后毕生致力于中国师范教育与儿童教育的不平凡人生.陈鹤琴主张“教活书,活教书,教书活,读活书,活读书,读书活.”他提出“活教育”的口号,并率先垂范用“活教育”来改革中国教育,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陈鹤琴的卓越贡献,被誉为中国幼儿教育之父,他的一系列教育理念和实践,已经成为中国教育特别是幼儿教育的宝贵财富,至今影响着当代教育.

编辑推荐
《我的半生》是陈鹤琴教授的自传,真实可感.虽是个人人生记录,但也从一个侧面再现了宏阔的历史风云,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史料,因而具有其他类作品无可比拟的特殊魅力.
  陈鹤琴被称为为中国幼儿教育之父,为中国幼教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他创立了中国化的幼儿教育和幼儿师范教育的完整体系,他从事的幼教事业是全面的、整体的,从托儿所、婴儿院开始,到幼儿园和小学;在师资培养方面创办了中等幼师和高等幼师专校.陈鹤琴为了配合幼儿教育与儿童教育的需要,还创办了儿童玩具、教具厂,制作了多种型式的玩具与教具.为了丰富儿童的知识,编辑出版了大量语言活泼,图文并茂不少儿童课外读物.

作者简介
陈鹤琴(1892—1982),浙江上虞人,中国近现代教育家、著名儿童教育家、儿童心理学家、教授.1911年入上海圣约翰大学,后转入清华学校高等科,毕业后公费留学赴美,先后入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获教育硕士,后转攻心理学博士学位.
  1919年,返国于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任教.1923年,创办鼓楼幼稚园,并兼东南大学教务主任.1927年3月,主编《幼稚教育》(月刊);6月,任南京特别市教育局第二科科长,主管普通教育.1929年9月起,任上海工部局华人教育处处长,达十一年之久.翌年7月,发起中华儿童教育社,被推选为主席.1934年夏,赴欧洲十一国考察教育.1938年7月,和陈望道等共同发起上海语文学会,提倡拉丁化新文字运动,被推为理事长.翌年6月,与陈选善等共同发起上海市成人义务教育促进会,任理事长.1941年元月,主编《活教育》(月刊).抗战胜利后,返上海任教育局督导处主任督学,创办上海市立幼稚师范学校.1947年2月,创立上海儿童福利促进会,任理事长;3月,筹创上海特殊儿童辅导院,兼任院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先后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文教委员会委员、华东军政委员会文教委员、文字改革委员会委员.1953年,全国院系调整后,改任南京师范学院院长.1979年,任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被推选为中国教育学会名誉会长、全国幼儿教育研究会名誉理事长、江苏省心理学会名誉理事长.陈鹤琴提出活教育理论,重视科学实验,主张中国儿童教育的发展要适合国情,符合儿童身心发展规律,呼吁建立儿童教育师资培训体系.编写幼稚园、小学课本及儿童课外读物数十种、设计与推广玩具、教具和幼稚园设备. 一生主要从事于幼儿教育研究与实践.

目录
目 录
卷头语
序一 行年五十尚婴儿
序二 永远微笑的儿童教育家
序三 为国争光的“大脑”代表
序四 二十年的老师
序五 中国的福禄贝尔鼓楼幼稚园创办者
序六 以研究学术精神来办理教育行政的陈老师
序七 可敬的华侨童子军队长
序八 斑白的儿童
第一章 我们的祖宗
第二章 我的二哥
第三章 我的童年
第四章 中学时代
第五章 大学时代
第六章 游学时代
第七章 游学生活

序言
卷头语
  去年夏天,朱君泽甫很恳切地对我说:“我愿追随先生数月,把先生的生平言行,详细记录下来,以做青年的宝鉴.”
  我说:“我的言行那里可以做青年的宝鉴.况且,我如此之忙,那里有时间来顾到这些琐屑的事情呢!”泽甫的盛意,只得心领而已.
  到了秋凉,告假赴甬休养.朱君铭新想我客居无聊,就来书怂恿我从事著作.他说:“‘我之一生’,确是个极好题目.把一生的事略回忆一下,真够味儿.况且你五十岁时,可以把这本书送给老太太做一份寿礼,何等光荣!”
  这一句话,打动了我的心弦,泽甫把我的言行做青年的宝鉴,我是不敢当的.铭新叫我做份寿礼送给我八十四岁的最慈爱的老母亲,那我不敢推辞了.
  写的动机虽然有了;但是书的名称、内容、体裁都是有问题的,而且我的文笔非常笨拙,这种编著重任能否担当得起,也是个问题.思考再三,不敢动笔.
  圣诞节前,我感于佳节之无聊,就从上午九时到下午三时,一口气把《圣诞老人》这篇文章写成功,写了之后,觉得这种故事式的写法,也可以应付,就想把我的生平从头至尾写出来,以作为我七个小孩子做人的参考.
  圣诞佳节是在叶运隆兄家里度过的,叶师母问我:“你的传记写得怎样了?”我说:“最近只写了一篇《圣诞老人》.对于写传记,觉得实在不易着笔,我有什么东西可以传给后世,值得记下来呢!”
  她说:“你的童年,你的求学情形,你的奋斗经过,你的事业,你的处世接物,都值得纪念,值得流传,值得做青年的模范.”
  我说:“我有两个理由,要写这本传记,第一个理由是我可以借此告诉我的七个小孩子,使他们彻底的认识我;第二个理由是我可以借此做我自己下半世的借镜,所谓检讨过往,鞭策来兹,若把我作为青年模范,那似乎有点不配呢.”
  关于书名,铭新建议为《我之一生》,当初我看了这个名称,就感觉到我的一生还没有完,如何可称《一生》呢?
  我虽年近五十,而精神饱满,自觉犹如二十来岁的青年,倒不如称《我之半生》来得好,但仔细一想,这个名称也不妥当.黄君仲苏建议两个名称:一为《行年五十》,一为《五十之年》.这两个名称都是很文雅,也很确切,但觉其太多,还不若《五十回忆录》这个名称,来得直截了当.
  今年春游重庆得逢故旧陶行知兄,请其为《五十回忆录》做一篇短序,并将这本自传题名来源说了一遍,他说:“《我的半生》比《五十回忆录》来得新颖,来得确切,来得有意义.顾名思义,半生事业还在后呢!”
  书的体裁也是很难定夺,传记式的叙述似乎嫌太枯燥.故事式的描写,倒来得活泼生动.遂拟定纲目想仿照《爱的教育》的体裁,一个小题目写一短篇.不料连写了几篇,篇篇都是很长.不得已只有在篇中再行分段而已.
  这本书原定一口气写完的.不料在宁波写了一个月之后,各方函电催促邀我到重庆、江西去了.所以只写了上卷,从祖宗写起到游学为止,回国后二十二年中我究竟干些什么事,我怎样组织家庭,我怎样教小孩子,怎样教导人,怎样帮助人,怎样研究学问,这种种问题,只有待诸将来再答复吧.

序二 永远微笑的儿童教育家
俞子夷
  鹤琴先生写信来,说是五十岁了,我有些不信.我记得他是一位美少年.在南京同事时,我有这样一个印象.分别后,京杭不时相遇,他额上虽有较深的皱纹,但是红红白白的脸色,依旧表露着少年时的美丽.近两年没机会相见,我不信他会像五十岁的老人,即使他到百岁,须发全白了时,恐怕仍旧能保持他的童颜.
  他的姿势最使我羡慕.无论上课、开会、谈话,他总是始终坐得挺直,从不见他撑了头、弯了腰、曲了背,露出一些疲乏的神情.立时、走时,也是这样.就是打招呼行礼,他上半身的弯度,也是很小,并且在背后看不到弧形的曲线.“正直”可以代表他的姿态.
  圆圆的脸孔,健美的脸色,再加上一副永远不分离的微笑,使得和他接触的人,个个发生好感和愉快.即使在研究很严重的问题时,他发言仍夹些微笑.他的语言虽不像音乐,但是这一个微笑却很容易使听者乐意接受.厉声严色,或者有密切的相关.和颜悦色下,只听得他轻快平静的声音,我没有看见过他发怒.
  他和我们常往来.我们感觉到他和气,并没有长篇累牍的说话,更少见故意做作的客套,和气里带着爽直.简明扼要,把要点说完了,翻身就告别;有时“再会”也不喊一声.这最合我的口味.噜苏的谦恭,我觉得徒然浪费时间.不必要的客套,反而要被我疑作虚伪.
  他的简捷爽直和我相同.不过他的微笑和气却是我所不及.我自知率直过度,近乎傲慢.他在和气的姿态中行爽直,这是他最大的优点.和气过了分,容易变成无聊的敷衍,我们同事好多年,他从来不说什么客套话.不必用客套,他的和气已经尽够维持友谊.这样很自然的交往,我竭力模仿,也不容易做到.
  他专攻儿童心理,他不单单在书桌上研究,在沙发上讨论,他要试验,一切都要试验.在南京同事时,他和我们的往来,差不多全是为了试验.我也喜欢试验.这一点,我们的气味最相投合.不试不能知道学理是不是合用.一试验后,可以找出新的问题来.我喜欢用试验的态度办小学,从他的种种试验里,我学会了好多新的经验.共同编造测验时,我得益更多.就这一点说,不但是我的朋友,简直是我的教师.
  从儿童心理推广到儿童教育.短时期的试验,改成功鼓楼幼稚园的长期试验.我们走进了同一个领域.我在初等教育界服务的年代较他早,他在初等教育界的成就却比我多,后来居上,使我更佩服.他的服务精神有坚强的毅力,环境不能改变他的方针,和气里有一贯的主张,为儿童尽瘁,从不灰心.最近试用拼音字教儿童,得到了一个极有价值证明.杂志里做文章互相争论,经过他的一试,证明了完全是浪费纸墨的胡闹.
  恭逢五十荣庆,略微写一些简短的文字,算是庆祝.我祝他健康、快乐,永远为儿童试验新方法!

文摘
第三章 我的童年
  三、私塾开学的礼节
  现在我要讲讲我的私塾生活了.那时我读的书与你们所读的完全不同,学习的方法也与现在的两样.那时乡下没有学校的,只有私塾.私塾里只有一位先生.学生的人数是不等的,少的三五人,多的四五十人.各人读各人的书,不是像现在学校里,四五十个学生完全呆呆板板读一样书,学一样的东西.那时的先生真能“因材施教”呢.聪明的学生,给他多学一点.愚笨的学生,给他少学一点.不举行划一的共同考试,引起无谓的竞争.倒用个别的指导,个别的考查,以资鼓励而促上进.对于学问的获得是如此,对于品格的训练也是如此.其实学业的成就在私塾先生的眼光看来,还不及道德培养来得重要呢.孔夫子不是说过吗?
  “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品行为上,读书次之.
以上所说的几种优点:(一)因材施教;(二)个别教学;(三)行重于学;正是当今欧美新教育所标榜、所提倡的.但你们不要误会我,以为我在现在新教育如此发达的时候,而来提倡私塾教育,开倒车呢!私塾教育在中国已有几千年的历史,它的
优点,我们应当采用,并发扬而光大之.但是它的弱点太多,它的组织,它的内容,太不适于现代的情形了.
  私塾的生活,究竟是怎样的?我来把我自己的经验告诉你们吧!私塾开学是在春季,不像学校是在秋季开学的.我到了八岁,才上学读书.王星泉先生是我的“开笔”先生,开笔先生在私塾时代是很重要的,开笔先生就是第一个先生.开笔先生来得好,学生的前途来得远.开笔先生不行,那学生的前途就有问题
了.所以那时候,学生都选择一个有名望的先生,拜他为师,跟他学.“开笔”二字从那里来的?学生初次上学,写字不会开毛笔,先生就教他怎样开笔头.先把笔头在水里浸一浸,再把笔头轻轻地在砚台里的墨水蘸一蘸.笔头不是完全开的,大概开到三分之一就不开上去了.这就是叫做“开笔”.私塾的先生是顾到学生的,学生开笔写字起一直到下课回家为止,天天如此,年年如此.
  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正月十六日,我上学了,那时我刚刚八岁,实足不过七岁,上学有一定的礼节须遵守的:
(一)祭菩萨:上学之前,先在家里祭那保护读书人的文昌帝君.有的人家祭那保护状元的文魁星.若是你将来要中武状元的话,那么须祭武魁星了.我不愿意中状元,所以只请文昌帝君呢.
(二)上学:
  甲 到书馆里.果盒糕一盒,棒香三根,红蜡烛一对,由二哥替我拿着,陪我走到横街星泉先生的书馆里.
  乙 拜孔夫子.孔夫子是太上老师,称为至圣先师,所以先要拜他.二哥先把果盒摆在孔子神座前面,再把蜡烛点着插上烛台,棒香点着插入香炉,然后请先生坐神桌的左手,叫我开始跪拜了.这一次的跪拜,因恐怕弄错,是预先在家学过的.所以那时我没有把跪拜弄错.怎样拜呢?先直立两手合拢举起一拜,再跪在蒲团上一拜,立起来一拜,跪下去又一拜.如是者四次,这叫作“四跪四拜”.
  丙 拜先生.孔夫子拜后,就拜先生.拜先生用不着四跪四拜,只要跪着一连四拜就行了.
  丁 拜见同学.同学是要互相帮助的,所以必须先要认识,我就向他们作一个揖.
  戊 拜见师母.二哥领了我到书馆后面去拜见师母.我见了她,就叫声“师母”,向她作一个揖.
  己 分糕.先生先把蜡烛吹熄,再把果盒糕三分之一留给师母及师弟兄.其余的糕分给同学,每人一块.同学都吃得很高兴.那天初次来上学的,不止我一个,所以我也有糕吃呢!
这种上学的情形,不是比你们的要有趣味吗?你们初次到学校里去,不但没有这样的趣味,而且还要觉得陌生、孤独呢.我一进私塾就与同学正式相见,不到十天,三四十个同学个个都认识了.你们呢?等了两三个月,恐怕还叫不出同学的名字.
  (三)祭祖:上学回来就要祭祖宗.我们家里祖宗,祭没有祭,那就记不得了.
  (四)请先生吃酒:有钱的人家还要办“先生酒”请先生到家里来吃,并请邻居朋友作陪.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请先生好好儿严格教导小孩子呢.
  这样说来,从前儿童上学是人生中一桩最重要的事情,也是人生中一桩很有趣味而值得纪念的事情呢!
  
  第六章 游学时代
  周校长究竟怎样教我们吃饭的,下面的课文只能说是“大意如此”.周校长是否这样讲的,那我不敢担保了.
  第一课 坐席
  周校长说,中国人让左,外国人让右.女主人的右手座位是首席,男主人的右手座位是次席,女主人的左手座位是第三席,男主人的左手座位是第四席,其余类推.美国人坐起来,总是男女隔坐的,女主人的左右座位普通是男宾坐的,男主人的左右座位普通是女宾坐的.这样男女宾主就可以一对一对地坐谈了.但是入席时,从客厅走到饭厅,女的总是先进去,男子只可随后跟跟,若要“捷足先登”,那就要吃主人的白眼了.
  同席的来宾若是很多,座位名次多是预先规定,男女来宾可以按照名签就坐.若是同席的不多,普通总是由女主人指定座位,请来宾一个一个坐的.
  但是“就坐”不要坐得太快,就坐也有一定的礼貌.第一女主人坐下,来宾方才可坐,女主人还没有就坐,来宾绝对不可坐的.女主人怎样就坐的?这里也有一点规矩,你不能忽略的.首席的来宾一看见大家站立好了,女主人正预备就坐,应当立刻走到女主人的旁边,把女主人的椅子轻轻地拉开来,对她说:“某夫人请坐”,再看她将要坐下去的时候,就把椅子轻轻地往里面移一移.其余男宾一看见女主人就坐,也照样请左手的女宾坐下.
  第二课 坐的姿势
  “立有立的姿势,坐有坐的姿势,”中国人本来很讲礼貌的,现在太随便了.外国人坐的时候,有一定的姿势,客厅里的椅子都是很舒服的.椅背是往外倾斜的.饭厅里的椅子不是那样舒服的,椅背又高又直,你坐下来,一定要把椅子移进去,把你的胸挺直,把你的背紧紧地靠着椅背,这样你的背就不驼了,坐的姿势就对了.我常常看见中国人驼着背,低着头,吃外国饭,这种驼背的姿势实在不适宜于吃外国饭.
  第三课 喝汤
  喝汤有三点要注意的:第一点,头不要往下垂.你要把汤用汤匙舀起来,放在口里.第二点,不要作声.中国人喝起汤来,常常做出“嗤嗤”的声音,这是很不好听的.第三点,汤快要喝完的时候,你若要把汤余舀起来,不要把汤盘往里面侧,若是往里面侧,一个不当心,你会把汤倒在衣服里呢.你应当把盘往外侧.你能顾到这三点,喝汤就有资格了.
  第四课 吃面包
  “吃面包”是最容易做的了.其实面包也不容易吃的,有的人非常粗鲁,把面包一大块,放进嘴里,一口气吞下去.这种吃相,多么难看.你应当先把面包放在盘子里,用刀裂成四小块,再涂点牛油,放在左手,一点一点地吃下去.吃好一小块,再吃点菜,吃了菜再吃面包,不要尽管把面包像吃饭似的一块一块吞下去呢!
  第五课 用刀叉
乡下人吃大餐,拿起刀来放进嘴里,一个不当心,舌头割得鲜血淋淋.这好像是笑话.其实刀儿放在嘴里的我看得很多.吃大餐是不容易的,刀叉是很难用的,第一,刀儿绝对不要放进嘴里去.第二,刀儿要右手捏的.第三,食物也要用叉,叉了放进嘴,这里有一个问题发生了,还是用右手拿了叉把叉着了食物放进嘴里去呢?还是用左手的?两种方法都可以,但要吃得文雅一点,还是用右手好.怎样用呢?譬如吃牛排.先右手执刀,左手执叉.再左手执着叉把牛排揿牢,右手用刀把牛排割开一小块.然后右手把刀儿放下,左手把叉子交给右手,右手再用叉子把一块牛肉叉起来放进嘴里.吃完了,再用右手执刀,左手执叉,把牛排切开,照样放进嘴里吃下去.这是一种很文雅而有礼貌的吃法.
  刀叉不是一律的.吃鱼的刀叉普通是银子做的,比普通的刀叉要厚些、短些、钝些.不知道的人常常用鱼刀、鱼叉切鸡割肉呢!
  第六课 谈笑
  孔夫子说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外国人同孔夫子却刚巧相反.他们以为吃饭是一种社交活动,非说话谈笑不可,所以席间总有人说笑话,讲故事的.但有两点你要注意的,你说笑话或讲故事的时候,不要把刀叉捏在手里.有一次我看见一个人捏着刀叉讲笑话,正讲得起劲的时候,他把刀叉乱动,几乎把旁人刺痛了.
  第二点你要注意的,就是不要讲悲伤的事情.这个道理是容易明白的.说笑话,讲故事原来是为帮助消化,增进快乐.你现在讲到不快的事情,不是使饭都吃不下了吗?
  “吃饭礼貌”课,就此讲完.我们百余个正待装赴美的学生,无意之中,学到这种人生一日三餐不离的重要礼貌,得到了这样一张举世罕有的“吃饭文凭”,哪一个不兴高采烈、眉飞色舞呢!
  
  第六章 游学时代
  八、研究教育和心理
  哥伦比亚师范学院是世界上研究教育最著名的地方.教授学问之渊博,教育学科之丰富,学生人数之众多,世界上任何大学都找不出来的.
  这里的学生大半是有经验的.有的做过中学校长的,有的做过督学的,有的做过小学教师的.女的虽是占多数,男的也不少.青年的虽有,大半都是中年,白发苍苍的也有不少.在克氏(Kilpatrick)教育哲学教授班上与我同学的,有一个六十余岁祖父和一个二十来岁的孙子.在我国有“父子登科”,在哥伦比亚有祖孙同学呢!父子登科还在异时,而祖孙同学却在同时.克氏是师范学院里最著名而最受学生欢迎的一位教授,在他的班上听讲的,总是拥挤不堪,每学期总有几百人.不但学生人数多,而且学生之杂为任何大学、任何学科所不及.他的班上学生有从本国来,有从英国的,有从法国的,有从西班牙来的,有从墨西哥来的,有从非洲来的,有从亚洲来的.男女老少,各种人类,一应俱全.克氏为什么有这样魔力呢?他的思想有魔力,他的教法有魔力.他是主张言论自由,思想自由的.他不肯抹杀别人的思想,也不肯放弃自己的思想.他要集中各种见解,各种思想,来解决疑问,来解释难题,所以他所用的教法是独出心裁而能刺激思想的方法.他不用注入式的讲演法,他用启发式的问答法.这种问答法很有点像希腊圣哲苏格拉底(Socrates)的问答法.克氏先教学生自由分成几十个小组,这种小组生存时期以一学期为限.在未讨论问题之前,发给我们一张纸.上半张印了十来个问题,下半张印了十几种参考书.
  各小组自己认定了问题,课后到图书馆去看参考书.看了参考书,先在小组会议里互相检讨,互相切磋.一到上课时,各组提出意见,意见各有不同,思想各有分别,辩论就开始了.一个问题先由克氏提出之后,班上任何人都可起来表示意见,贡献意见,批评别人的意见,指摘别人的错误.等到各方的意见充分表达后,他老人家起来,把各种意见下一个总检讨.有错误的,他指出错误;有真理的,他指出真理;把一个问题解答得清清楚楚.这种教法是奋兴剂,个个学生都愿意绞脑回肠去研究问题,检讨问题,辩论问题.在他的教室里二三百个学生没有一个会打盹,没有一个会偷看小说,没有一个不竖起耳朵,提出精神去参加辩论贡献竟见呢!克氏的教室,实际就是议会.克氏班的上课,就是开辩论会,无怪克氏之魔力若是其大呢!
  在克氏班上与我同学的有几位中国现今的教育家及几位在中国的传道的教育家.张伯苓先生创办南开中学做过清华教务长,再跑到哥伦比亚来读书,这种好学的精神着实可钦佩呢!已经做过什么河北省督学再到这里求学的李建勋博士常常同我坐在一起的.还有一位从中国来的美国女子Idabelle Lewis(Mrs. A.Main),她研究中国女子教育,得了一个博士学位.后来回到中国办女学,编辑教育杂志,现今在上海同我办理难民教育.这位美国女子爱中国恐怕比中国人还要热烈呢!我常常对她说:“你有美国人的皮肤,中国人的心肠”,这个女子真正有耶稣的那种爱心.当时我能和她同学,现在能和她同工,这也是人生中一大快事呢!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