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品藏书系:刀疤豺母.pdf

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品藏书系:刀疤豺母.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品藏书系:刀疤豺母,讲述了日曲卡雪山下人与动物之间的恩怨情仇的故事。一群珍贵的金背豺在首领刀疤豺母的带领下因为猎杀了猎人强巴的猎犬,而与强巴之间结下了深深的仇恨。强巴把金背豺赶出了草原,但令人想象不到的是,没有豺的草原却遭到了灭顶之灾。为了拯救草原,强巴和“我”一起踏上了寻找金背豺的道路……作品延续了作家一贯的大气沉稳、真实感人的叙述风格,揭示了人与动物之间互相影响互为依存的生存关系,说明了生态平衡的至关重要。

编辑推荐
“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品藏书系”自2008年出版以来已推出四辑共26册,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成为原创儿童文学板块的畅销书系,销售码洋已超1.5亿,开创了全国范围内的“动物文学”热潮。
此次出版的全新第七季“品藏书系”,精选沈石溪作品两册,分别为《刀疤豺母》和《导盲犬迪克》。 作品描写了动物的习性和生活,揭示了动物丰富的不为人知的情感世界,展现了生命中残酷的竞争、顽强的生存和不懈的追求,直接表现出原生态生命的美与丑,善与恶。作品文字深沉优美,阐释了对自然与生命的深刻理解,带给人们厚重的思考。
图书同时配有动物档案,形象生动地介绍了不同动物的知识和奇闻趣事,为读者更科学全面地了解动物世界提供了全面详实的资料。书后附有沈石溪独家档案,多方位呈现动物小说大王的精彩人生。
沈石溪多部作品入选中小学教材,最深刻最长久的记忆在童年的教科书里……
《斑羚飞渡》:人民教育出版社全国初中语文教材七年级下册;江苏教育出版社小学语文教材四年级下册;辽宁人民出版社高中二年级课外语文。
《最后一头战象》,人民教育出版社全国小学语文教材六年级上册, 香港生本教育语文教材第十册。
《猎狐》,湖北教育出版社初中语文教材七年级上册。
《帮大象拔刺》、《保姆蟒》、《残疾豹》、《太阳鸟和眼睛王蛇》、《会做生意的狐狸》,山东教育出版社新课程小学语文读本六年级上册。
《第七条猎狗》,山东教育出版社初中语文课外阅读七年级上册;辽宁教育出版社、语文出版社中小学生语文素养文库初中卷。
《脸色苍白的伙伴》,人民教育出版社初中语文自读课本第二册。
《暮色》,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未来教育教材中国儿童阅读文库。

作者简介
沈石溪,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被誉为“中国动物小说大王”。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上海作家协会理事,曾获中国作家协会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中国图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大奖、台湾杨唤儿童文学奖等多种奖项,是少有的连续数届荣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的实力作家。
沈石溪的作品自八十年代即在文坛引起瞩目,其以《狼王梦》《第七条猎狗》《最后一头战象》《再被狐狸骗一次》《混血豺王》等为代表的作品,历经岁月洗礼而在读者群中风靡不衰。其作品在台湾以及东南亚等地都享有盛誉。

目录
刀疤豺母1
豺·秃鹫·鳄鱼——成丁礼的故事153

动物档案——秃鹫 255
动物小说的灵魂268
获奖记录276
珍藏相册278
图书最新情报280

文摘
刀疤豺母踏着碎步跑到桥中央,伫立在被我抽空了桥面的铁索前,定定地望着我。这一次,它的背毛没有恣张开,也没有龇牙咧嘴露出扑咬的凶相来威胁我;它嘴巴紧闭,蓬松的豺尾拖在地上,缩着脖子,显得很柔顺的样子。突然,它躺了下来,四条腿往外趴开,下巴贴在桥面,嘴吻上翘,耳郭下垂,露出柔软的易受伤害的脖颈,豺尾有气无力地摇甩,表情悲伤,呦呦呜呜,发出轻柔而又凄惨的啸叫。
我研究过豺的行为,当两只豺发生争执撕咬起来,斗败的一方就会做出刀疤豺母现在这种姿势,这是一种放弃抵抗、认输服输、无条件投降的姿势。在豺的社会里,一旦一只豺做出了这种屈服的姿势,另一方就会网开一面,停止扑咬。
在同类相争中,不咬认输者,是豺生活中的一项重要禁忌。
这真是一只智慧超群的豺,它晓得豺群已陷入绝境,只有我才能让它们绝路逢生。
所有的豺,也都学着刀疤豺母的样,匍匐在地,朝我亮出易受伤害的脖颈,呦呦呜呜哀啸。
我的心一阵震颤。我本来就对强巴可怕的复仇手段持有不同意见。为了一条猎狗,就要把这群珍贵的金背豺全部消灭,这实在太过分了。我是动物学家,保护珍奇稀少的野生动物,是我义不容辞的职责。我想,我跟这群金背豺无冤无仇,我不应该帮着强巴对付它们。
野火蹿上铁索桥头,几团枯草,被火点燃,随风飘荡,像一群火鸟,飞落到铁索桥上。有一团燃烧的枯草,滚到刀疤豺母的背上,那块金色的背毛,吱吱被烧焦了,它烫得嘴都扭歪了,可还是匍匐在地,呦呦呜呜朝我哀求。
豺群已经火烧屁股了,要是我不帮它们,它们很快就会在火焰的驱赶中,像煮饺子似的一只接一只从空心桥面跌进波涛翻滚的怒江。
我不再迟疑,将一块木板伸过去,搭在被我抽空的桥面上。
木板还没放稳,豺们就一只接一只踏着木板飞跃而过,往对岸的丛林飞奔。
当豺群排着队,很有秩序地过桥时,刀疤豺母仍趴在桥面上保持着向我乞求宽恕的姿势,嘴里还呦呦呜呜地啸叫着。
顶多两分钟时间,七八十只豺全部从我伸过去的木板上蹿跃而过,安全地跑进对岸的树林。刀疤豺母这才站起来,最后一个踩着我重新铺设的木板越过那段空心桥面。来到我身边,它停了下来,小心翼翼地将嘴吻伸过来,在我裤腿上轻轻磨蹭了几下,呦呦欧欧叫了几声,好像是在对我放它们一条生路表示感激,然后才一溜烟越过铁索桥追赶豺群去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