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断·曹雪芹家的故事3:五陵游.pdf

红楼梦断·曹雪芹家的故事3:五陵游.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红楼梦断:曹雪芹家的故事3•五陵游(平装)》内容简介: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是康熙的亲信,祖孙三代担任江宁织造达60年之久,曹府盛况一如《红楼梦》中的贾府。雍正五年末,曹雪芹13岁,其家人因罪革职,家产抄没,曹雪芹随母迁回北京居住,曹府从此败落。
曹雪芹以家族兴衰为线索创作的《红楼梦》,大量故事及人物原型来自从小耳濡目染的家族生活,除了以他自己为原型的贾宝玉,精明泼辣的王熙凤,风流灵巧的袭人,口齿伶俐的晴雯,都是现实生活中存在,并为作者所热爱的人。虚构角色的命运,多与人物原型相重合,也有被刻意隐去的现实悲欢。
历史小说大师高阳,潜心研究《红楼梦》30年,“以考证入小说,以小说成考证”,详尽还原出《红楼梦》中被曹雪芹所讳言的时代和事件,尤其是原型人物的最终命运。
翻开本书,在作者精彩的叙述中,贾母、贾政、王夫人、宝玉、贾琏、王熙凤、赵姨娘、贾环、鸳鸯、金钏、袭人、晴雯、平儿等人从“红楼”走出来,在《红楼梦断》中继续那个比梦幻更加真实的故事。

海报:

编辑推荐
读小说,学知识,锁定读客知识小说文库。《红楼梦断:曹雪芹家的故事3•五陵游(平装)》是一部讲述《红楼梦》中贾母、贾政、贾宝玉、王熙凤、袭人等人物原型的真实命运。
历史小说大师高阳,潜心研究《红楼梦》30年,“以考证入小说,以小说成考证”,详尽还原出《红楼梦》中被曹雪芹所讳言的时代和事件,尤其是原型人物的最终命运。
翻开本书,在作者精彩的叙述中,贾母、贾政、王夫人、宝玉、贾琏、王熙凤、赵姨娘、贾环、鸳鸯、金钏、袭人、晴雯、平儿等人从“红楼”走出来,在《红楼梦断》中继续那个比梦幻更加真实的故事。

作者简介
高阳,(1929-1992),著名作家,以历史小说著称,为当代作品发行量最大的作家之一,曾出版《红顶商人胡雪岩》等小说,历来有“有井水处有金庸,有村镇处有高阳”的美誉。
高阳的历史小说,注重历史的真实,又擅长讲故事,读起来轻松畅快,于生动诙谐之中,带领读者一窥历史的本来面目。

文摘
两天之中,春雨到马夫人那里去了三趟,每次去都有借口,譬如马夫人给了芹官一盘荔枝,就可以借送回盘子为名,相机行事。可是机会没有!不是马夫人有事,无法从容细谈,就是有楚珍或者别的丫头在,不便开口。
到得第四趟,马夫人也看出来了,悄然问道:“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是!”春雨将这个机会紧紧抓住了,“要禀告太太的还不是三两句话,也不能让人知道。”
马夫人点点头,正要发话,看楚珍端了茶来,便住口不语,反向楚珍问道:“邹姨娘要你帮她描几个花样,你去了没有?”
“没有。”楚珍答说,“邹姨娘说不忙,我因为天太热,想凉快一点儿再替她去描。”
“说不忙是客气话,你就老实相信了?答应了人家,早早替人家办了,也了掉一桩心事。”
“那,那我明天吃了午饭去。”
“先跟邹姨娘说一声儿!别是你去了,人家倒又没有工夫。再说,要描什么你也得先问一问,自己好有个预备。我看,你这会儿就去吧!”
楚珍如言照办,不一会儿回来复命:“邹姨娘说,不如趁早风凉动手,明儿早上,给老太太请了安以后,就到她那儿。要描的花样很多,只怕得一整天的工夫。”
“我知道了。”
春雨也知道了,马夫人是故意如此安排。到了第二天上午,约莫辰牌时分,来到了马夫人院子里,这一次不需要有何借口,大大方方地空着手来的。
马夫人倒真是充分体会了她的意思,除了楚珍以外,将另外一个大丫头亦借故遣了开去,小丫头不奉呼唤是不准进屋子的,两人在深邃的后轩说话,不必担心会泄露。
“太太,我是个丫头,有些话我刮到耳朵里,连想都不应该去多想,更哪里有我说长道短的份儿。不过,太太这么看得起我,我恨不得把心剖开来给太太看,所以睡到半夜里也好好盘算过,宁愿我话说错了,让太太责罚我,骂我不识轻重,不愿因为我这会儿怕挨骂不敢说,到将来让太太问我一句:你早为什么不说?”
这番话在马夫人听来,真是披肝沥胆,感动之外,也很兴奋,因为她在曹家的地位特殊,由于曹老太太另眼相看,所以上上下下,对她无不格外尊敬,复由于曹老太太当初出于体恤,总说“凡事别让太太操心”,久而久之,把她看成个没主张而又怕烦的人,这一来,她就是有主张也说不出口了。其实,她何尝没有主张?连自己胞侄——震二奶奶都不以为她能当得了这个家,她还能有何作为?现在有这么一个赤胆忠心且有见识的春雨,可以收为心腹,想到自己的许多想法已有一一见诸事实的可能,自然有着掩抑不住的兴奋。
“你不用表白,我全知道。我倒不怕你不忠心,只怕你沉不住气,急于见好,你只要识得透、看得准,有什么话尽管跟我说。说错了,我告诉你,决不会怪你。其实,我也不见得就对,不过,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强,有什么事,咱们娘儿俩商量着办,就错了,也总不至于太离谱。”
“太太,太太!”春雨的双眼润湿了,“太太这么待我,我若是有丝毫不尽心,天也不容。如今,我就斗胆在太太面前说一句:四老爷实在是好的!”
“喔,”马夫人点点头,“你说这话,必是看出什么来了,你慢慢儿告诉我!”
“请太太先看这个!”
春雨取出来一张折得整整齐齐的纸,正就是芹官写了他祖父的四句诗的那张花笺,有物为证。说来越易动听,马夫人认为春雨的看法不差,但颇惊异于曹是存着这样的深心——她一直觉得曹虽是正人君子,但不免迂腐不近人情,现在才知道对芹官责之严是望之深的缘故。看起来他从继嗣袭职那天起,便已下定决心,如果她的遗腹子是个男孩,他一定要好好培植这个侄子,能担当得起世袭的差使。
“吁!”马夫人长长地透了一口气,心中多年隐现不定的一个疙瘩,暂时可以消除了,她想告诉春雨:她有时候会担心,四老爷将来告了老,未见得会写奏折给皇上,拿织造的差使让芹官承袭。如今看来,这个隐忧,似乎是多余的了。但终于只是这样说:“现在要看芹官争不争气了!”
“正是,太太再圣明不过。”春雨很欣慰地说,“四老爷也是‘恨铁不成钢’。不过光靠四老爷一个人督得严也没有用。不是我说句没天日的话——”她停了一下终于说出口来,“四老爷那里不管怎么严,到老太太这里一宽,全都折了。因为老太太那里宽,四老爷就觉得格外要严。凭良心说,芹官那么怕四老爷,一半也是老太太逼出来的!”
听得这话,马夫人闭上眼,泪光闪现,喃喃自语似的说:“我心里从来没有这么痛快过!你把我想说,可不知道怎么说的话,给掏出来了!春雨,”她伸手抓住春雨的臂,“咱们娘儿俩好好合计合计,怎么样才能让芹官争气?”
春雨想了一下说:“第一,得劝劝老太太。芹官也不小了,翅膀硬了如果不放出去,一辈子都飞不起来,反倒害了芹官。”
“这话!”马夫人很快地答说,“得要找机会慢慢儿说。我心里有数儿就是!”
“第二,如果四老爷管得严,请太太不必担心,我自会留神,不会逼出病来的。”
“对了,我担心的就是这一层!真的逼出病来,老太太一定责备四老爷,何苦闹得一家不和!如今你这么说,我可真的放心了。”
“芹官的身子壮,读书累一点,算得了什么?他是心收不拢,能够收心,三更灯火五更鸡也算不了什么。”
“是啊!清寒人家子弟,吃的青菜豆腐,不一样刻苦用功,也没有说累出病来,何况咱们这种人家?你说得不错,倒是收心最要紧!他这个心,怎么收法呢?”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